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3章
    ,!

    清幽皎洁的月光照进窗子,屋里的一切好像披上了银纱,一切都是那么朦胧,那么美。这么美的夜晚,这么美的女人睡在身旁,真乃人生一大乐事。

    钱三运觉得今天晚上恐怕要解一晚上的扣子,不过他并不着急,觉得这很有意思,就耐着性子一粒粒解下去,从腰间一直往上,没过多久,就将十几个扣子全部解开。

    解开全部的衣扣,安蓝蓝的衣服脱起来就轻松许多,那衣服如绸缎般光滑,轻轻向下一拉,就露出半截白嫩的身子,那种感觉,就像是轻轻剥开一段小葱。

    安蓝蓝的肌肤晶莹白嫩,钱三运轻轻抚摸着那柔软滑腻的身体,感觉浑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浑身发烫,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

    而此时,安蓝蓝翻了个身,不再动弹了,她的气息恬静悠长,似乎并没有从睡梦中醒来。

    钱三运悄悄地趴在安蓝蓝的身上,低下头,从上向下,一路温柔地吻了下去。

    睡梦中的安蓝蓝低哼了几声,似乎有了反应,身子微微颤动,随着钱三运的亲吻,呼吸竟有些局促起来。

    接下来要做什么?难道将安蓝蓝就地正法?

    如果是头脑清醒的时候,钱三运完全能够克制住自己。但是,偏偏他酒劲未消退。

    酒壮人胆,钱三运再也按捺不住自己。在一声宛若莺啼的娇呼中,钱三运终于得偿所愿,兴奋得整个灵魂都仿佛战栗起来。

    第一次见到安蓝蓝时,他就想过,有朝一日能否和这个妩媚的女人发生点什么,就在今晚,他终于如愿以偿。

    安蓝蓝开始动听地低哼起来,那声音飘渺而神秘,如同天籁之音,给他注入了无穷无尽的力量。

    终于,云收雨歇。房间内顿时安静下来,只有大声的喘息声。

    安蓝蓝疲惫到了极点,躺在钱三运怀中沉沉睡去,钱三运怀抱着她,心中涌起无限爱意,轻轻为她盖上被子,自己却因为兴奋过度,竟无法入眠。

    约摸过了半个时辰,钱三运完全恢复了体力,怀抱着温软幽香的身体,血气方刚的他已经尝到了甜头,自然把持不住,又一次动作起来。

    安蓝蓝被他弄醒,战栗着低哼起来:“老刘啊……你今天怎么……怎么会……这么……这么厉害啊啊啊……”

    在一头蓬松的秀发遮掩下,安蓝蓝俏脸潮红,双眸紧闭,睫毛微微翕动,白皙细腻的肌肤上满是晶莹的汗珠。

    钱三运酒已完全醒了,忽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严重错误,呆呆地定在那里,动也不敢动。

    安蓝蓝嗔怪道:“坏蛋,别停,别再吊我胃口了,我好难受。”

    钱三运很想说,我不是你的老公,可是,又不敢说。

    安蓝蓝浑身难受,睁开惺忪睡眼,突然见与她交缠的并不是刘传坤,而是钱三运,惊讶得张大嘴巴,正要尖叫时,被眼疾手快的钱三运用手堵住了。他心里非常害怕,万一刘传坤被安蓝蓝的尖叫声惊醒,发现了端倪,那他就完蛋了。

    钱三运慌忙解释道:“对不起,蓝蓝,你走错了房间,误上了我的床,你的身子是那样的美,我一时把持不住,就,就——”

    安蓝蓝矛盾无比,既想继续这美妙的时刻,心中又愧疚不已,自己怎么就那么糊涂,误上了钱三运的床,还被他占了这么大的便宜。这下可好,万一被丈夫知道了,还以为她是主动向钱三运求爱,那还了得?没有一个男人能够容忍自己的老婆给他戴绿帽子。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房间内净得出奇,钱三运能清晰地听到心脏扑腾扑腾的跳动声。屋外,刘传坤的打鼾声此起彼伏。

    钱三运渐渐松开手,见安蓝蓝并没有大喊大叫,心情顿时轻松了一些。

    钱三运低声哀求道:“蓝蓝,真的对不起,我喝醉了酒,一时糊涂,酿成大错,请你原谅我,好吗?”

    刘传坤人到中年,对男女之事的热情也消退了很多。平时两人床笫之事并不多,而且,他是个快枪手,也根本不像年轻人那样生龙活虎。要不是醉酒,安蓝蓝第一时间就能感觉出那男人不是刘传坤。

    可偏偏她就醉酒了,还误打误撞上了钱三运的床。这个钱三运,看起来像个正派人,却怎么那么胆大妄为?竟然借着酒劲将她给玷污了。这么多年来,除了丈夫刘传坤,她还没有和别的男人有过亲密接触。

    钱三运还趴在她的身上,可是又不敢动弹,安蓝蓝浑身燥热难受,心里在一遍遍骂他:就你这芝麻粒大的胆子,还想偷腥!既然都这样了,还不继续下去!

    钱三运心中惶恐不安,哪知道安蓝蓝心里在想什么。安蓝蓝终于忍不住了,轻声嘟囔了一句:“你傻了啊,怎么还不动?我难受死了!”

    钱三运迫不及待地说:“蓝蓝,我现在就动!”

    不愧是血气方刚的酗子,钱三运一次次地将安蓝蓝推向高峰,又跌入低谷,就在这潮起潮落间,安蓝蓝体验了从未有过的欢乐。

    不知过了多久,钱三运才被轻轻推开,安蓝蓝吁了口气,闭着眼睛幽幽说道:“被你害死了,我要下地狱了。”

    钱三运没有说话,只是用手动情地抚摸身边的美人,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怜爱与感激,就是这具白里透红的诱人身躯,刚刚还在自己的身下婉转承欢,给了他最完美的快乐体验。

    经过充沛的雨露滋润,安蓝蓝的俏脸越发显得娇艳欲滴,弯弯的睫毛微微抖动,晶莹的泪珠竟如珍珠般落下,她用力推开钱三运的手,赌气地转过身去,双手蒙着脸,无声地啜泣着。

    钱三运不知道如何安慰她,也坐了起来,失神地看着她。

    “原谅我,好吗?”钱三运再次哀求道。

    “都这样了,还能将你送进大牢?唉,我得走了,万一老刘醒来,我们都得完蛋!”

    钱三运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安蓝蓝窸窸窣窣地开始穿衣服,钱三运伸出双手,想搂抱她,但被她断然推开了,嘴里还愤愤地说:“钱三运,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要不然,你会后悔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