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6章
    ,!

    何胜利青山之行的最后一站是考察发电厂项目建设的前期筹备工作。

    何胜利说,发电厂项目建设能够落户青山,是青山县积极争取的结果,也是青山县人民引以自豪的大事,必将对青山县经济社会发展产生巨大的助推作用。

    何胜利指出,发电厂项目领导重视、社会瞩目、百姓关心,一定要将好事办好,并要求青山县成立高规格的工作领导小组,把项目建设作为“一把手”工程来抓,进一步明确分工,明确时间节点,倒排时间,压实责任,强化督办。要站在全县大局的高度,牢固树立安全意识、环保意识、责任意识、服务意识,主动为企业排忧解难,全力提供高效、便捷、优质的服务,及时协调解决项目建设中出现的困难和问题,确保项目施工顺利推进。要高标准、高质量、高速度推进项目建设,力争项目早日竣工、早日运营,实现社会效益、生态效益、经济效益的“多赢”目标。

    在东河乡副村调研期间,何胜利还抽空去了魏庄村民组调研脱贫攻坚工作。魏庄村民组并不位于发电厂项目的规划拆迁区域内。省委副书记曹春林的小情人杭思思所在的姜院村民组距离魏庄大约一公里。

    领导下来调研,每个地点集中一个或几个主题,但是,通常来说,不会在不同的地点重复同一个主题,除非他此次调研只有一个主题。按理说,何胜利在高山镇桃花村和磬石山村已经就脱贫攻坚工作展开调研,就不会来东河乡副村又就脱贫攻坚工作展开调研。

    但很显然,何胜利市长并不按常理出牌。在高山镇临时增加磬石山村行程让很多人大惑不解,这次在东河乡调研发电厂项目之际,又抽空调研脱贫攻坚工作,而且还指名要去魏庄村民组,更是让人匪夷所思了。

    但是,市长的决定谁敢提出异议?何况,并没有规定在不同的地点不能调研同一个主题。市长就脱贫攻坚这个主题展开多次调研,也可以说他对此项工作高度重视。

    魏庄村民组到村部的一段路不仅狭窄,而且坑坑洼洼的,小汽车根本就无法通过。何胜利神色凝重地说:“要想富,先修路,这绝对不是一句空话,而是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路都不通,怎能脱贫,更谈不上发展。在这方面,青山县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胡若曦赶忙说:“何市长说的极是,这段道路将纳入到全县村村通计划,本着特事特办的原则,确保春节前修好一条连通魏庄与东河乡街道的水泥路。”

    何胜利满意地点了点头。

    钱三运心中思忖:高山镇街道连接桃花村、磬石山村的道路状况也不是很好,何胜利只字不提,却为何惦念这条魏庄到东河乡街道的道路?

    政府部门做出的很多决定或领导做出的一些决策,表面上无懈可击,实际上都有着这样那样的动机。这种动机的真正受益者并不是百姓,而是有特定的受益人,如果有百姓受益,那只是敲沾光而已。何胜利此次来魏庄村民组,是不是也有着不可告人的动机?

    县纪委和县委组织部联合成立的调查组正根据举报人的线索展开调查核实工作,其间,还找到了钱三运。钱三运回答得天衣无缝。虽然调查核实工作还需要一段时间,但是,好事多磨,对于最终的任命,钱三运还是有必胜信心的。

    面向全县民办学校教师和代课教师招考教师的公告正式发布。令钱三运欣喜若狂的是,李银桥真的提前搞到了试卷。

    听李银桥说,他这几天密切观察孟青副县长的动向。这天,县教育局局长来孟县长办公室汇报工作。他就怀疑县教育局局长是不是送试题来了。敲县委副书记周海洋让孟县长过去一下,他就进入孟县长办公室,在一个未上锁的抽屉里,不仅看到了试卷,还发现了参考答案。他快速将试卷和答案复印了一份,整个过程干净利落。

    钱三运连夸李银桥机智。李银桥谦虚地说:我如果不是孟县长的秘书,再足智多谋也无济于事。正因为是孟县长的秘书,我才会在第一时间知道县教育局局长来了,才有机会光明正大地进入孟县长的办公室。当然,其中也有运气的成分。如果不是周书记敲找孟县长,使他没有时间细看,也许就与试卷擦肩而过了。

    送走李银桥后,钱三运给梁诗韵打了个电话。电话无人接听,想必她是在上课。

    这时候,县卫生局局长胡业山发了条短信:刚看到一个段子,可百思不得其解,兄弟能否帮我破译?

    钱三运回复说:我试试看吧。

    胡业山很快回复了过来:出差在外,住在宾馆。接到小姐发来一条消息: 天津 安徽 江西?机智如我,马上领会了她的意思,很想回复:湖南 江西!但是一摸兜,只能回复: 海南!她回了一个白眼: 山东!

    乍一看,这个段子就像情报人员使用的密码,确实看不懂。钱三运苦思冥想了一会,终于破译成功,便回复:天津简称“津”,安徽简称“皖”,江西简称“赣”,湖南简称“湘”,海南简称“琼”,山东简称“鲁”,连在一起,就是:津皖赣(今晚干)?湘赣(想干)!但是琼(穷)!那就自己鲁(撸)吧。

    胡业山回复:还是老弟聪明!听说老弟要荣升,今晚提前祝贺一下,正式任职时再为你送行。老弟一定要赏脸啊!

    钱三运想了想,便答应了,但他提出了一条要求,毕竟没有正式任职,一定要低调,晚上参加的人数越少越好。

    胡业山一口答应了,说今晚是小范围的,等下次正式任职时为钱三运隆重送行。

    过了一会,梁诗韵打来了电话:“钱主任,真的不好意思,刚才正在和孩子们做游戏,手机不在身上。你找我有事?”

    钱三运说:“诗韵,今晚有没有空,请你吃个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