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8章
    ,!

    “诗韵,你来啦。”钱三运向胡业山介绍道,“这位就是梁诗韵老师。”

    这是钱三运第二次见到梁诗韵,上次还是在她家里。梁诗韵个子不算高,大概就一米六吧,比安蓝蓝要矮上一截。她身材苗条,但身上该丰满的地方绝不吝啬,胸部惊心动魄地隆起。一头浓密乌黑的秀发,像是很随意地拢在脑后,秀发中间戴着一只蝴蝶型发卡。她虽然衣着普通,却依然难掩她倾国倾城的容颜。

    情场老手、阅人无数的胡业山见了这么标致的美少妇,顿时呆了,好半天才说了一句:“梁老师,请坐。”

    胡业山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自我解嘲道:“我这人嘛,三运老弟知道,一看到美女就失神。不过,这也不能怪我,怪就怪梁老师长得太漂亮了。”

    钱三运暗骂道,你这个老色鬼,真是贼心不死啊,不过,我量你也不敢打梁诗韵的主意,否则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诗韵,这位是县卫生局的一把手胡局长。”钱三运顿了顿,又开始介绍周琼,“这位美女是县医院妇产科周护士长。”

    钱三运只字不提考试试卷的事,梁诗韵虽然心里痒痒的,可也不便问他,毕竟,搞到试卷一事是需要严格保密的。

    虽然只是四个人就餐,胡业山作为东道主,点了一桌子的菜,反正是公款消费,又不要自掏腰包。

    不过,酒是胡业山从家里带的,是一瓶茅台30年陈酿,市场价几千元,毫无疑问,是别人送给胡业山的。这茅台酒,比上次在安蓝蓝家喝的茅台酒,档次要高上一大截。

    胡业山为两位女士点了一瓶红葡萄酒。梁诗韵说她不会喝酒,但经不住劝说,还是满了一杯。

    胡业山三句话不离本行,为活跃气氛,他提议每个人说一个段子助助兴,最好带点荤的。

    梁诗韵一脸娇羞地说:“我不会说啊。”

    胡业山说:“梁老师,你为人师表,不会说就算了吧。我们三个人说,你就当听众吧。”

    梁诗韵红着脸,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胡业山说:“我先来一段,算是抛砖引玉吧。丈夫听说妻子有外遇,设计报复,一夜妻子熟睡,在妻子ru头擦上浓缩鼠药。第二天夜里,妻子回来迟,丈夫追问原因,妻子悲愤交加地说,我们领导被人下毒身亡了!丈夫问,知道是谁干的吗?妻子说,凶手挺狡猾的,通过什么途径投的毒连警察都没法查出来,不过已有线索了,正在调查三鹿奶粉。丈夫问,为什么呢?妻子说,领导咽气时曾说,天那!世上还有放心奶吗?”

    胡业山说话,周琼笑得前仰后合。这个笑话钱三运以前听过,所以并未觉得好笑,他看了梁诗韵一眼,见她也忍俊不禁。

    轮到周琼了。她不紧不慢地说:“宿室里弟兄们正围在电脑前看岛国动作片,正在播放女主角脸部特写。一个哥们突然跳起来神色慌张地大喊:我妈!我妈!我妈!然后把播放器给关了。哥几个瞬间石化。转眼一看,原来他妈正好给他打电话,他怕妈妈们听见片子里传出来的声音。”

    周琼说完,胡业山捧腹大笑。梁诗韵将嘴里的菜都差点喷出来了。钱三运见此情景,也哈哈大笑起来。

    轮到钱三运了。他心里想,段子不能说得太黄,否则会让梁诗韵怀疑他的人品,忽然想起了以前曾听过的一个长段子,于是一字一句地说开了。

    “我就要和相处一年的女友结婚了,毫无疑问,我很高兴。现在唯一困挠我的是:我未来的小姨子,一个20岁的漂亮女孩。她喜欢穿紧身的低胸t恤衫以及迷你短裙,经常在我的面前有意无意地弯下腰,更要命的是,在别的男人面前她从不这么做。要说她没有诱惑到我,向**保证,那是我在撒谎。直到那一天,我未来的小姨子打电话给我,让我去看看请柬的准备情况。当我到达时,家里只有她一个人,迎接我的是她无尽幽怨的眼神:我爱的人结婚了,新娘不是我,我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在你结婚之前,把我最宝贵的贞操献给你。她在楼梯上对我说:姐夫,我在卧室里等你,如果你决定了,就上楼来找我。我呆立了一分钟,然后做了我当时唯一能做的事:拉开大门,走向我的汽车。门外,我未来的岳父大人老泪纵横,给了我一个热烈的拥抱:亲爱的孩子,我们家的测试你已经顺利过关了,欢迎你加入到我们的大家庭中。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的是:把套套放在自己的车里是多么的重要啊!”

    一直很少说话的梁诗韵微笑着说道:“钱主任的这个段子很有内涵。”

    周琼听完惊呼道:“天哪,原来套套放在车里,没读最后一句,还真以为遇到了柳下惠!”

    胡业山接过话茬:“世上哪有柳下惠?哪有不吃猩的猫?”

    胡业山还有意无意地瞥了梁诗韵一眼,意思像是说,钱三运也是一直爱吃腥的猫。

    说完段子,几个人又在周琼的提议下,玩了几个酒桌上的小游戏。

    胡业山像是有意成全钱三运,不停地劝梁诗韵喝酒。梁诗韵涨红了脸,一脸无奈地望着钱三运。

    钱三运本来就没有打算今晚搞定梁诗韵。据他判断,如果以试卷答案及保证她考取公办教师作为交换,让她陪他一夜,也不是不可能。但是,他并不想这样做。男女之事,一旦牵扯上了**裸的利益交换,就变味了。这就好比嫖娼,男的付钱,女的脱裤子。

    钱三运的想法是,真心帮助梁诗韵实现自己的梦想,然后,让她心甘情愿地献身于他。

    钱三运说:“胡局长,梁老师酒量有限,我看就饶了她吧。”

    胡业山仗着酒劲,说话开始口无遮拦,坏笑道:“其实啊,喝了酒更助兴。等下我要和周琼去金色年华大酒店开个房间,你们要不要开一个?费用由我来买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