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9章
    ,!

    胡业山信口胡说,钱三运既不愠怒,也不阻止,对于他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试探,胡业山说出了他想说又不方便说的话。

    梁诗韵满面酡红,也不反驳,只是低垂着头,一只纤纤玉手轻轻拨弄手指头。

    周琼挥舞着拳头,在胡业山胸口轻轻擂了一拳,嗔怪道:“老胡,你是不是酒喝多了?梁老师和钱主任只是朋友呢。”

    胡业山继续借着酒劲说着胡话:“朋友?男女之间有纯粹的朋友关系吗?想当初我们也是朋友,现在不也一样上了床吗?”

    梁诗韵坐立不安,钱三运看在眼里,便制止胡业山:“胡局长,酒足饭饱,我们是不是要撤了?我还要送梁老师回家呢!”

    胡业山不解地问:“回家?不去开房?”

    钱三运斥责道:“胡说八道什么?我和梁老师之间的关系是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是你想歪了!”

    胡业山酒醉心明,见钱三运有些不悦,也就不敢再乱说一通了。

    胡业山和周琼留下来买单,为了避人耳目,钱三运和梁诗韵一前一后走出了老鹅馆。

    在一僻静处,钱三运将梁诗韵拉到一边,将试卷和参考答案交给了她,并叮嘱她一定要注意保密,此外,考试时不需要考满分,否则会引起别人怀疑的。

    交代完毕后,钱三运在街上招手叫停了一辆出租车,梁诗韵坐在后排,钱三运也跟着坐在后排。

    司机问:“去哪里?”

    钱三运答道:“去县电器厂。”

    梁诗韵有些惊讶,她本以为钱三运在酒桌上和胡业山说的要送她回家是胡诌的,却不料他真的要送她回家。她已经做了最坏打算,如果钱三运无耻地用试卷和答案相诱惑,她就舍身陪他。

    梁诗韵并不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老公几年前因车祸瘫痪在床后,她一直对他不离不弃。家里非常困窘,老公治病要钱,儿子扶养要钱,电器厂效益不好,公公收入微薄,而她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民办幼儿园教师,收入也是少得可怜。

    女人天生都是爱美的,她也不例外,可是,这几年,她几乎没有买过一件像样的衣服。有时候,她也很迷惘,看不到希望。

    公办教师招考让她眼前一亮,如果能成功考取公办教师,不仅工作稳定,工资收入也要高上一大截。可是,她知道,仅凭自己之力,想成功胜出真的很难。

    如果钱三运以保证她考取公办教师为诱饵,让她陪他一夜,她也会答应的。生活所迫,她别无选择。

    钱三运闻到了梁诗韵身上淡淡的清香,他贪婪地嗅了嗅,并下意识地将身子往她的身边挪了挪。

    梁诗韵心跳加速,心中既有些渴望,又有些紧张。

    钱三运装作自己酒喝多的样子,将脑袋依靠在梁诗韵的肩膀上。

    梁诗韵对钱三运这个出格的举动并不感到意外,她在酒桌上就已经从他的眼神中读出他对她是有想法的。不过,这也不能怪他,换成任何一个男人都会这样的,她对自己的容貌还是很有信心的。相比之下,钱三运的举动并不算太出格,没有借机揩油,更没有提出非分要求。

    依靠在梁诗韵肩膀上的感觉真的很好,钱三运希望,通往电器厂的路永远没有终点。然而,幸福的时光太短暂。出租车已经到了县电器厂大门口。

    “到了。”出租车司机提醒道。

    梁诗韵轻轻推开钱三运,柔柔地叫道:“钱主任,到了。”

    “到了?”钱三运故意说道,“今晚酒喝多了,好想睡上一觉。”

    “钱主任,我下车啦。”

    梁诗韵的声音本来就好听,又也许是职业习惯,柔柔的,轻轻的,犹如春风拂面般的感觉。在这一刻,钱三运忽然觉得,梁诗韵如果不成为电台或电视台的主持人太屈才了。

    梁诗韵下了车。由于电器厂大门距离厂区宿舍还有一段不短的距离。厂区内有几盏路灯坏了,远看黑咕隆咚的,钱三运不放心,让出租车司机不要熄火,将前灯打开。

    出租车前灯照亮了梁诗韵回家的路。走到尽头,梁诗韵回眸一看,出租车还没有离开,一股暖流涌上心头。

    “我平安到家了,谢谢你!”

    收到梁诗韵的这条短信后,钱三运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大声对出租车司机说:“师傅,回书香门第小区!”

    青山县招商引资工作在全市垫底,何胜利市长来青山县调研时也提出了批评和期望,这让胡若曦坐卧不安。

    胡若曦将钱三运叫到了办公室。

    “小钱,为做好招商引资工作,我要求县相关部门起草了几个办法,包括优化投资软环境、奖惩措施、组建招商小分队以及招商引资优惠政策等,但我认为,领导同志更应该带头招商。昨天,我和省外经集团副总查总联系过了,准备明天去一趟江州,争取省外经集团来青山县投资。其实,前期县招商局的同志也与省外经集团进行了对接,希望能够合作开发高山镇的温泉资源,但效果不是太好。”

    钱三运与省外经集团董事长王笑谈共进过晚餐。王笑谈的爱人是青山县的,本人是青山会成员之一,与省能源集团董事长王晓军和省广播电影电视剧局长徐竞的关系都很好。钱三运虽然与王笑谈只是一面之交,估计也很难说得上话,但是,能通过王晓军和徐竞的关系找到他。毕竟,王晓军是操思丽的情夫,而徐竞则是江曼婷老爸江天顺的老部下。

    钱三运不动声色地问:“胡县长,省外经集团的查总是什么态度?”

    胡若曦道:“我以前在云川市工作时,与查总打过几次交道,他是个爽快人,不像有些人城府很深。他的表态很好,说要尽全力促成省外经集团与青山县的合作,但是,温泉资源投资额很大,短期内又很难收回成本,而查总只是集团副总,不一定能够拍得了板。小钱,如果能让省外经集团来高山镇投资,既能促进我县的招商引资工作,又能为你的政绩加分,好处多多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