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0章
    ,!

    钱三运的心中感到一丝愧疚,虽然按照胡若曦的说法,自那夜以后,两人的恩怨情仇一笔勾销,但事实上,她仍时时处处为他着想。在这一刻,他忽然有些后悔,那天晚上不应该霸王硬上弓。

    “胡县长,感谢你对我方方面面的关心。我和省外经集团董事长王笑谈有过一面之缘,如果查总能够拍板省外经集团和青山县的合作,那是最好不过了;如果需要王笑谈出面,我通过拐弯抹角的关系还是能够找到他的。”

    胡若曦又惊又喜:“三运,真是太好了!明天我们去江州,你准备下。”

    钱三运说:“好的,胡县长。另外,顺便向你请半个月假。我报考的省委党校研究生班后天就开学了,按照学习计划,每半年集中上课一次,每次上课两个星期。”

    胡若曦一愣,随口问道:“还要半个月?”

    “是的。研究生班有两种授课方式,一种是集中授课,一种是周末上课,总课时都是一样的。我选择的是集中授课。”

    “我听说省委党校研究生纪律非常松弛,代上课、代考试都是可以的。是吗?”

    “以前是这样的,但现在学校管理很严格了,违反学校纪律,轻则批评教育,重则直接除名。”钱三运说的倒是实情,但是,纪律要求是一回事,违纪处理又是一回事。据他了解,党校在读研究生真正被严肃处理的凤毛麟角。令钱三运欣喜的是,操思丽老师仍然是他的班主任。在没有正式赴高山镇任职前,他想利用这两周时间放松放松。

    “哦,是这样啊。那好吧,你安心上课。等你回来后,正式任职文件应该签发了。”

    省外经集团全称省外经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总部位于江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外经大厦,是以经营国内国际建筑工程施工、建筑设计、港口码头建设、房地产开发国际劳务合作、国际贸易、连锁超市、宾馆酒店、温泉旅游度假等业务为主的大型综合性国有企业。近几年来,企业积极响应国家“走出去”战略,大力开拓国外市场,先后在非洲、欧洲、亚洲、中南美洲以及南太平洋等地区十多个国家注册成立了子公司,并在二十多个国家承建了我国数十个大中型援外项目和一系列国际工程承包项目。

    胡若曦率县直有关部门的负责同志赴省外经集团考察,省外经集团副总经理查海泉接待并全程陪同。

    查海泉其貌不扬,个子很矮,估计也就一米六,但是,他精神头十足,说话抑扬顿挫,口才很好。

    在听鳃若曦关于青山县情、招商项目及招商投资优惠政策等情况介绍后,查总表示,近期将组织人员赴青山县实地考察,争取让省外经集团与青山县的合作迈出实质性一步。

    考察结束后,胡若曦一行返回了青山县,钱三运则留在了江州。根据计划,第二天将去省委党校报到。

    钱三运敏锐地意识到,随着形势的发展,既想当大官,又想发大财是不可能的,两者只能择其一,要么当官,要么发财。

    进入官场近一年,钱三运体会到了当官的好处,这些好处显然是有钱并不一定能够享受到的。当官,这是钱三运毫不犹豫的决定。

    既然选择当官,就得与经商划清界限,至少如胡若曦所建议的那样,即使经商,也要从台前走向幕后。因此,妥善处理与江州奇石馆及绿之坊食品公司的关系是当务之急。

    钱三运心中已经有了初步想法,由于叶莺莺已经同意来年去江州食品公司上班,由她接替他所拥有的在江州绿之坊食品公司的全部股份。至于叶莺莺在公司的职务,初始阶段担任公司副总比较适宜,因为一来初来乍到,她对公司情况、市场行情不熟,二来如果直接担任公司总经理,现任总经理黄品成无疑会有想法的。下一步,待公司发展壮大,可以组建企业集团,让江州绿之坊食品公司及奇石馆都成为集团的全资子公司。那样一来,叶莺莺就可以担任公司董事长,黄品成继续担任绿之坊食品公司总经理,杨建继续担任奇石馆总经理。当然,这都是以后的事了。

    至于在奇石馆的股份,钱三运的想法是,暂将其转让到香芹婶子名下。其实,香芹婶子并不需要在公司做些啥,到期享受分红就可以了,公司经营这块,杨建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

    为了早日敲定叶莺莺去绿之坊食品公司工作事宜,也为了见叶莺莺母女,特别是叶莺莺本人,钱三运打了个电话给她。

    在接听钱三运的电话时,叶莺莺说话的语气中没有流露出一丝惊喜,相反,却有无限的惆怅和伤感。

    “叶阿姨,你怎么了?”钱三运忍不住问了一句。

    “三运,老胡,老胡他出事了!”叶莺莺说话吞吞吐吐的。

    钱三运一惊,潜逃在外的胡长发难道被警察抓捕了?便连忙问道:“叶阿姨,老胡究竟怎么了?”

    “三运,过来再说吧。”

    钱三运赶到翡翠湖畔叶莺莺家的别墅时,天已经擦黑了。他敲了几下门,是保姆阿姨开的门。由于之前来过,保姆认识钱三运,说叶莺莺在楼上卧室里。

    卧室的门是虚掩的,钱三运推门而入的时候,见叶莺莺半躺在床上,下半身盖着被子,上身靠在床头上。她的眼神茫然,晶莹的泪珠在眼眶里直打转。

    “三运,你来啦。”见钱三运进来,叶莺莺的身子微微动了动,但没有起床。

    “叶阿姨,老胡怎么了?”

    叶莺莺指着床边梳妆台前的一张椅子,说:“三运,坐下再说吧。”

    钱三运很顺从地坐了下来,面对着叶莺莺那张忧郁的俏脸,那次无意中撞见她沐浴的画面又一次浮现在他的眼前。

    “三运,老胡,老胡他死了!”

    钱三运大惊,本以为胡长发被警察抓住了,却没想到他竟然死了。可是,胡长发那么一个精明强悍的人物,怎么突然就死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