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1章
    ,!

    “老胡他死了?怎么可能!”钱三运惊讶地问。

    “三运,今天江州市的公安机关打来电话,说老胡抗拒抓捕,跳楼时不幸身亡。”叶莺莺说着说着,就嘤嘤哭泣起来。

    钱三运与胡长发非亲非故,而且,他夜里私入甄大福别墅一事,胡长发是知情人。如果胡长发真的死了,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

    钱三运提醒道:“你怎么确定这电话就是公安机关打来的?又如何确定消息的真伪?老胡出逃后,行踪诡秘,公安机关又是如何掌握他的行踪线索?”

    钱三运这么一说,让叶莺莺心中又燃起了胡长发也许并没有死的一线希望。她可怜兮兮地望着钱三运,轻声问道:“你的意思是说老胡可能并没有死?那个电话可能不是公安机关打来的,或者说,电话是公安机关打来的,但可能有着其他的动机?”

    钱三运说:“是的,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老胡就是死了,也要去现场确认才行,怎能凭一个电话就认定他死了?”

    叶莺莺说:“我在电话中也提出要见老胡最后一面,但公安机关的态度生硬,说还有一系列手续要办,什么时候认尸等候通知。”

    “叶阿姨,是哪个公安部门打来的电话?是刑警队吗?”

    “我问了,对方说他是西市区分局刑警一队的,给我打电话的那个人自称袁警官。”

    为了帮叶莺莺最终证实消息,他给甘日新打了个电话。

    甘日新从警多年,无疑会有不少警界朋友及同学。果然,甘日新说,去年在江州参加封闭式集训时,与一个在西市区公安分局刑警队工作的学员同住一间宿舍,关系还不错,如果胡长发真的死了,他的那个同学应该能够打听到。

    在等待甘日新回电的那段时间,叶莺莺心神不宁。

    “三运,老胡这次是凶多吉少啊。昨天夜里,我做了个奇怪的噩梦,梦见自己一个人走在一条黑漆漆的小巷里,忽然看见了前方一大滩血。那血越流越多,成为一条血河,我想穿越小巷,可是浑身无力,渐渐地,血水淹到了我的脖颈,我吓得大喊大叫,后来就醒了。现在想想,这是一种不祥的预兆,应该是老胡在这个时间段死了。”

    钱三运安慰道:“阿姨,一个梦而已,没有那么玄乎的。”

    为了缓解叶莺莺紧张的情绪,钱三运将话题转移到胡媛媛身上。

    “媛媛今天不在家?”

    “媛媛和大乐上午就出去玩了,现在还没有回来。”

    钱三运一怔,问道:“媛媛现在接受大乐了?”

    “其实,媛媛这丫头一直挺喜欢你的,可是你有女朋友了。那次你走后,媛媛哭了好几天,幸亏大乐及时开导她。渐渐地,媛媛就对大乐产生了依恋。”

    “阿姨,真的难为媛媛了。媛媛是个美丽善良的女孩,如果我不是有女朋友了,我会很喜欢她的。我没有妹妹,现在多了媛媛这么一个漂亮妹妹,也是挺好的。”

    叶莺莺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幽幽说道:“但愿大乐能够对媛媛从一而终,男人嘛,都是很花心的,他在追你时,什么动听的话都会说,什么勇敢的事都敢做,可一旦得到你之后,就慢慢变了,变得像另外一个人。”

    叶莺莺的话语似是有所指,钱三运不禁想,胡长发当初为了得到你,不惜与甄大福反目成仇,在得到你之后,是不是不知道珍惜?

    “阿姨,并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很花心的,我很羡慕那些能够白头偕老、相爱终身的夫妻,相爱一时容易,相爱一辈子真的很难。”

    “是啊,有时候我也在想,如果能有一个男人一辈子对我好,一辈子只爱我一个人,我可以不要别墅名车,不要荣华富贵,我住茅草屋,天天粗茶淡饭也很开心。我宁愿坐在爱人的单车上笑,也不愿意在坐在花心的男人宝马车里哭。”

    钱三运惊讶地注视着叶莺莺那张幽怨的俏脸,试探着问了一句:“阿姨,我感觉老胡对你挺好的,当初为了你不惜与甄大福撕破脸皮,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发出这样的感慨?”

    “当初老胡为了得到我,并不是真的认定我是他的唯一,而是将我看成了猎物,一个漂亮的女人,始终是猎人心目中最好的猎物和炫耀品。他在如愿以偿得到我不久,就背着我和别的女人鬼混,有一次还被我抓了现行。起初我大哭大闹的,后来也就心灰意冷了,转而将全部心思和精力用在做生意和培养媛媛身上。”

    “老胡是一个花心的男人,但他有优点,就是从来不骂我,也不打我,也许是觉得出轨后内心愧疚,他在家中时时处处谦让我,不像别的男人,一身臭毛病,不仅花心,还动辄欺负自己老婆。总之,我虽然不爱他,却并不恨他。现在,他突然就死了,我一时接受不了。”

    钱三运劝慰道:“阿姨,也许老胡并没有死呢。”

    叶莺莺摇头道:“三运,我知道你是在安慰我,我也希望老胡能够平安无事。我承认我并不爱他,但一日夫妻百日恩,他就是一辈子潜逃在外,浪迹天涯,我也不希望他出事。但是,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这次他是凶多吉少。对了,三运,就在前几天,老胡给媛媛打了个电话,不知道这会不会与他被警方发现行踪有关?”

    钱三运一愣,问道:“老胡精明过人,怎么会这么鲁莽行事呢?他又不是不知道,你和媛媛的电话都是被监控的!”

    叶莺莺脸色发白,说话的语气都有些颤抖,“是啊,再怎么思女心切,也不能心存侥幸啊!老胡啊,你就是一辈子不打电话,我和媛媛也会理解你的。唉,这下完了!”

    听叶莺莺这么一说,钱三运意识到,胡长发多半是真的死了。

    正在这时,甘日新打来了电话。

    “是我的那位公安朋友打过来的,应该是有消息了。”钱三运小声说了一句。

    叶莺莺神色大变,屏佐吸,一脸紧张地看着钱三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