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2章
    ,!

    甘日新说:“钱主任,我的那位刑警同学是案件侦办人员之一,刚刚从他那里得到准确消息,你说的那个胡长发是真的死了。”

    “啊,真的死了?”钱三运虽然已有预感,但还是感到很惊讶。

    叶莺莺有一种大势已去的感觉,她依靠在床上,闭上双眼,悲伤的泪水沿着绝美的面孔潸然落下,淋湿了她的衣服。

    “甘队长,胡长发究竟是怎么死的?”

    甘日新大致说出了胡长发身亡的经过。他说得很详细,要不是他与案件侦办人熟悉,叶莺莺也许永远不会知道丈夫死亡的详细经过。

    原来,胡长发出逃后,公安机关并没有停止对他的抓捕。前几天,专案组通过监听胡媛媛的电话,通过技术手段很快锁定胡长发就在离江州市不远的江东县。专案组赶赴江东县,查出胡长发是在一个公用电话亭给胡媛媛打的电话。通过调阅视频监控及摸排,终于掌握到了胡长发的行踪。

    越是危险的地方就越是安全的地方。胡长发出逃后,专案组初步判断他应该逃到一个很远的地方,甚至有可能偷越国境去国外了,却没想到他竟然藏身于离江州市区只有几十公里的江东县。若不是他思女心切,加上心存侥幸,专案组很难查出他的行踪。

    胡长发在东江县城的一老旧小区租了套房子,平日里深居简出。胡长发只是涉嫌故意伤害(甄大福)和强奸(甄大福女儿甄晓丽),并没有犯命案,公安机关并没有对他进行全国通缉,所以他即使出入小区,也没有引起周围人群的注意。

    但是,胡长发时刻保持着警惕。这一天,正在出租屋内的胡长发突然听到门外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他警惕地从门缝里向外望去,看到几个陌生男人顺着走廊向这边走来,有一个男人还穿着一件印有开锁广告的黄马甲。他敏锐地判断出,这几个人就是前来抓捕他的便衣警察,而那个身穿黄马甲的就是警察请来开锁的师傅。

    胡长发的判断是非常准确的,这几个陌生男人正是专案组的成员,他们侦查出胡长发就藏身在此出租屋内,也联系上了房东。房东是一对退休的老夫妻,在将房子租给胡长发后,他们就去了上海的儿子家。房子虽然是老房子,但房门外又加装了防盗铁门。单纯靠人力是很难将房门打开的,房东老夫妻俩短时间内又不能回来,为以免梦长夜多,专案组决定尽快抓捕胡长发,并请来开锁师傅协助。

    胡长发租的房子是一栋四层楼房的顶层,之所以选择顶层,就是为了出逃方便。这套房子的后阳台有个木梯子,胡长发是黑道成员出身,身手非常敏捷,借助木梯子和排水管道,他没有费多大力气就爬上了楼顶。

    专案组从门缝里发现胡长发有出逃的迹象,一方面,让开锁师傅加快开锁进度;另一方面,通知东江县公安机关前来支援,在楼下堵长发可能再次出逃的任何出口。

    专案组兵分两路的安排是非常正确的。但让守候在门外准备进屋抓捕的专案组成员意想不到的是,在后阳台向上攀爬的胡长发又爬了下来。原来,胡长发在后阳台墙上挂了一个袋子,袋子里全是现金。想必是胡长发突然想到忘带现金,又爬下来取现金。

    如果不是取现金,胡长发爬到楼顶后,再顺着水管爬下,趁着东江县前来支援的警察还没有到位,他是完全有可能逃走的。

    这时候,开锁师傅打开了铁门。铁门打开后,警察们一脚就踹开了木门,冲了进来。正在向上攀爬的胡长发大惊失色,他绝没有想到开锁师傅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将门锁打开了。

    胡长发惊慌失措地顺着梯子向上爬,由于惊慌失措,不慎失手,摔在一楼水泥地面上,由于是头部着地,当场死亡。也怪胡长发运气不好,如果他不是头部着地,而是手脚落地,最多也就摔成重伤,不至于当场死亡。

    由于钱三运的手机摁了免提键,叶莺莺对胡长发死亡的经过听得很清晰。听着听着,她已泣不成声。

    “甘队长,人都死了,总要让家属尽快见死者最后一面吧?你能不能和那边公安疏通下关系?”

    “钱主任,好的,我等下再和同学说下此事,让他们尽快安排家属与死者见面。”

    “阿姨,你不要太难过,老胡的在天之灵也不希望你这样悲伤。”钱三运劝慰道。

    叶莺莺没有说话,只是一个劲地低声哭泣。

    叶莺莺梨花带雨的模样,让钱三运无比怜惜。他从梳妆台上抽了几张纸巾,将椅子往床头挪了挪,凑近叶莺莺,轻轻地为她擦拭泪水。

    让钱三运始料未及的是,泪流不止的叶莺莺忽然将半个身子倚靠在他的肩上,小声地啜泣起来。

    “三运,你说我的命是不是很苦?别看我锦衣玉食,其实,我这么多年来过得并不快乐。好不容易将媛媛培养成大学生,命运却又与她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现在,老胡又这么突然地离我而去……”

    叶莺莺呜呜地哭泣,钱三运一边安慰她,一边用手轻轻摩挲她的后背。在这一刻,叶莺莺仿佛幻化成他的恋人。

    这时候,楼下响起隐隐约约的说话声,应该是媛媛回来了。接着楼梯又响起踢踏踢踏的脚步声,钱三运担心被媛媛看见不雅观,便想推开叶莺莺。然而,悲伤过度的叶莺莺显然并没有意识到媛媛回来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媛媛似是向叶莺莺的卧室走来。钱三运下定决心与叶莺莺保持距离,然而,一切已经迟了。媛媛已经发现了母亲正伏在钱三运的肩头上,姿势很暧昧。

    媛媛惊讶万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钱三运竟然与母亲玩暧昧,怪不得他不接受她的爱,想必他并不是真的有女朋友,而是与母亲有私情了。

    媛媛越想越觉得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她感到自己掉入了一个寒冷的冰窟,浑身冷得发抖,动弹不得,只得呆呆地定格在卧室门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