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3章
    ,!

    “媛媛!”钱三运叫了一声。

    叶莺莺这才从悲伤中醒来,脱离了钱三运的身子。

    媛媛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

    “媛媛,你爸爸,他——”叶莺莺哽咽道。

    “爸爸他怎么啦?”看见母亲哭泣,媛媛大惊。

    “你爸爸死了!”叶莺莺又低声哭泣起来。

    媛媛飞快地跑到床边,一把抱住叶莺莺,似乎很不相信地问:“爸爸死了?怎么可能?爸爸怎么会死呢?”

    钱三运柔声说:“媛媛,妈妈不会骗你的。你爸爸真的走了。”

    叶莺莺哭泣道:“媛媛,你爸爸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在几天前打电话给你,就是那个电话,导致他的行踪暴露……”

    叶莺莺由于非常悲伤,声音哽咽,已不能说出胡长发死亡的详细经过。

    意识到爸爸是真的死了,媛媛放声大哭起来,哭得是天昏地暗,哭得是日月无光。

    闻听到媛媛的哭泣声,大乐赶了过来。

    看见大乐,媛媛一头扎进他的怀里,又是一阵嚎啕大哭。

    大乐极其怜爱地将媛媛搂进怀里,就像搂抱着一件价值连城的珍宝。看得出来,大乐对媛媛用情至深。

    媛媛能有大乐这样既优秀又爱她的男孩呵护,钱三运感到无比欣慰。

    甘日新发来了一条短信,说他已经和西市区公安分局刑警队的同学沟通过了,明天上午可以去见死者。

    钱三运对叶莺莺说,明天上午他有空,可以陪她和媛媛见胡长发一面。

    安慰一番叶莺莺后,钱三运借故离开了她家。

    钱三运报考的是省委党校经济管理专业研究生班,上课时采取的是大班教学小班管理。

    准确地说,这次省委党校经济管理专业本部教学点共有三个班级,分为一班、二班和三班,每个班级三十名学员,上课时同在大教室上课,但分班级进行管理。

    钱三运是一班学员,班主任是操思丽老师。

    从学员通讯录上可以看出,经济管理专业的九十名学员来自江中省的各行各业,年龄从二十多岁到五十多岁不等。

    这九十名学员中,钱三运之前就熟识的只有孙幼怡,凑巧的是,孙幼怡也分在一班。

    孙幼怡刚从北京培训回来,几个月不见,她已完全从男友出轨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又恢复了过去那种活泼开朗的性格。v领拼色条纹几何图案针织开衫毛衣外套加深蓝色牛仔裤,洋气十足,将她婀娜多姿的身材衬托得淋漓尽致。

    开学典礼结束后,班主任操思丽召集一班三十名学员开班会,除重申纪律要求外,就是推选班委会成员。

    班长副班长是操思丽指定的。钱三运担任副班长,担任班长的是一个叫曹小兵的人。曹小兵三十岁左右,虽然其貌不扬,但年纪轻轻就担任东江县副县长,实力不可小觑。东江县是云川市下面的一个经济强县,距离江州市区也就几十公里,胡长发最后藏身地就是在东江县。

    除班长副班长外,根据操思丽的要求,在一班全体学员当中推选纪律委员、文宣委员、生活委员、学习委员。

    经过推选,孙幼怡当选文宣委员,在南平县下面一个镇担任副镇长的高鹏当选纪律委员,在中国银行江州支行任中层干部的廖贺生当选生活委员,在江州市公安局办公室工作的鲍艳艳当选学习委员。同时,还推选出三名小组长,省外经集团财务部副部长龚雪、云川市纪委监察室主任科员赵岩和私企老板吴自咬。

    党校研究生学历含金量有限,在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和国企有一定的作用,但对于一名私营企业主来说,几乎没有多少作用。私企老板吴自咬报考党校研究生,更多的是想结识更多的人脉资源。

    当然,不仅仅是吴自咬,对于绝大多数学员来说,都想趁着此次学习期间,结识更多的人脉资源。

    班会结束后,操思丽又召集班委会全体成员开了个短会,布置了班委会工作,明确责任分工,并要求尽快将班级各项文娱活动开展起来。

    班长曹小兵看起来很强势,一举手一投足都显得霸气十足。

    班级没有班费,操思丽老师提议,每位学员出一定数额的款项,作为班费,便于平时聚餐及开展各项活动。至于每人出多少钱、怎么出,大家可以集思广益。

    钱三运建议,每个人最少二百元,愿意多出的可以多出,多多不限。班长曹小兵很快将这个建议给否决了,说这有劫富济贫之嫌,不太妥当。他的建议是人人平等,每人出五百元,至于经济实力不错的同学,可以请大家聚聚,但没必要让他们多出钱。

    钱三运知道,这种霸气风格的人,听不得别人意见,哪怕别人是正确的主张,他也要全力反对,借以树立自己的权威。

    钱三运并不喜欢这种风格强势的人,但第一次见面,他并不想与这种人发生言语上的冲突。

    除班委会成员外,其他学员要么回家,要么去就餐了。吴自咬提议,中午请班委会成员聚餐。

    大伙儿都没有什么意见,毕竟是第一次在一起吃饭,通过聚餐,可以更快地熟悉对方,便于结识人脉和开展班级工作。除学习委员鲍艳艳中午家里有事外,其他学员都踊跃参加。

    操思丽老师也欣然同意参加,不过,她提出了一个要求,中午不喝酒,不然一个个脸红脖子粗的会让下午的授课老师有意见。

    午餐就餐地点就在省委党校学苑大厦的餐厅。学苑大厦餐厅,不仅面向培训学员,也面向社会营业。

    饭前不掼蛋,等于没吃饭。江中省这种扑克牌游戏风靡一时。曹小兵拉着操思丽老师打对家,吴自咬自告奋勇地拉着龚雪打对家。生活委员廖贺生则在吴自咬的委托下忙着点菜。吴自咬显得大气十足,他让廖贺生尽管点,不要替他省钱,反正他买单。

    高鹏、赵岩在一旁看牌。钱三运趁着这难得的时机将孙幼怡拉到包厢外面的一角,与她闲聊起来。

    “幼怡,最近还好吧?有没有回青山老家?”虽然与孙幼怡有过一夜缠绵,但钱三运与她的闲聊并没有出格之处,而是先从寒暄开始。

    “还好,前不久回老家看望父母亲了。听爸爸说,你到县政府办挂职了。你也还好吧?”

    “还好。”钱三运试探着问,“现在和刘向东还好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