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5章
    ,!

    班费下午就全部收了上来。大家知道,没有班费,就无法开展班级各项活动和聚餐,聚餐是增进交流最好的方式。

    晚上,曹小兵安排一班全体同学聚餐。除极少数同学临时有事外,绝大部分同学都参加了。

    觥筹交错间,同学们彼此加深了印象。曹小兵也暂时放下副县长的架子,与同学们打成一片。

    大伙儿都喝了不少酒,有的人东倒西歪,有的人当场直播,有的人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有的人则胡言乱语起来。

    私企老板吴自咬虽然喝得醉醺醺的,但仍然邀请大家去ktv飙歌。由于聚会时间太长,有恋家的同学借口不去,醉酒的同学去不了,响应者寥寥无几。

    曹小兵今晚也喝了不少酒,但听说要唱歌,顿时兴奋起来,嚷着要去一展歌喉。

    钱三运本来不想去,但见曹小兵去,便也跟着去了。他数了数,只有六七个同学去了ktv。孙幼怡并没有去,晚饭一结束,刘向东就开车将她接走了。

    众人打车去了同一首歌ktv,这是家新开的门面,生意应该还不错,离老远就能听到狼嚎似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众人下了车,簇拥着曹小兵向ktv走去。吴自咬之前已经订好了包厢,推门进入,发现这里装修得很漂亮,主体色调是温馨浪漫的粉红色,里面的设计绚丽而不凌乱,舞池很宽敞,几个迷你餐桌摆在环形的绕壁沙发前。

    坐好后,服务员走进来,吴自咬冲着曹小兵嘿嘿地笑,曹小兵明白他的意思,就笑着说:“大伙随意,就当我不在。”

    众人忙哄笑道:“那可不成,今天是同学们第一次聚会,领导就算不起带头作用,也得来个与民同乐。”

    曹小兵哈哈笑道:“好吧,今天就听大伙的。”

    吴自咬赶忙站起来,走到服务员身边,对她耳语几句,服务员点头出去,没过多久,十几个衣着暴露的小姐就排队走了进来。

    曹小兵点了一个,众人这才开始挑选。没过多久,音响开始播放了,大伙就边喝边玩,掷色子喝啤酒唱歌跳舞。

    刚开始还有些拘束,但喝了两瓶啤酒以后,大家就开始放松起来,见曹小兵正饶有兴趣地和身旁的小姐丢色子,大伙就各自搂着小姐,或唱或跳,包厢里的气氛就渐渐热闹起来。

    包厢里的灯光并不明亮,大家都玩得欢畅,谁也没注意到曹小兵什么时候走出了包厢。

    突然,门外传来一声叫喊,众人抬头望去,只见曹小兵惊慌失措地跑了进来,身后追进来一帮人,这些人都穿着黑t恤留着小平头,一看就知道是社会上的混混。

    “竟敢调戏我的马子,今晚我要让你死得很难看!”一个徐混恶狠狠地说。

    同学们见很多凶神恶煞般的徐混进来了,顿时吓得六神无主,小姐们胆战心惊的,有的缩在墙角,有一两个趁乱逃走了。

    钱三运处变不惊,大声问道:“班长,怎么回事?”

    曹小兵钻到同学群中,战战兢兢地说:“副班长,这伙人无理取闹!”

    钱三运大声道:“班长,不要怕,有我在!”

    徐混吆喝道:“弟兄们,他们是一伙的,我们将他们一起收拾了!”

    钱三运冷笑道:“真够猖狂的!”

    徐混不识时务,挥舞着拳头就向钱三运砸来。

    钱三运感到自己大展身手的时候到了。虽然喝了不少酒,但打架状态特别好,一瞬间,不但将袭击他的徐混打倒在地,还干倒两三个尾追而来的徐混。一个家伙被他打的鼻口窜血,一个家伙被他打倒后还踏上一脚。

    惊魂未定的曹小兵躲在拐角里给某人打了个电话。

    徐混人数不少,打倒几个,后面的又涌了上来。钱三运打红了眼,见身穿黑色t恤衫的就揍。几个同学见钱三运如此神勇,也渐渐恢复了镇定和勇气,跟在钱三运身后和混混们打起来了。

    两伙人正打得热闹,包厢外面忽地响起一阵凌乱嘈杂的脚步声,紧接着,从外面冲进来一群警察,领头的大声吆喝道:“不许动,我们是警察,蹲下去!”

    原来是曹小兵搬来了救兵。徐混们本来就吃了大亏,现在见警察来了,乖乖地束手就擒。

    曹小兵和几个同学都感到后怕,要不是钱三运关键时刻挺身而出,而且特别会打架,恐怕现在瘫倒在地上的,就是他们自己了。

    “曹老板,让你受惊了!”领头的警察很识时务,不叫曹小兵的职务,而是叫他老板。因为在这样的诚,叫他身份显然不合适。

    “张所长,你治理下的这片区域社会治安乱得很啊,以后要多加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对扰乱社会秩序、寻衅滋事的不法之徒要严惩不贷!”转危为安的曹小兵又打起了官腔。

    “是的,是的,曹老板批评得对,我们立刻整改,立刻整改。”

    曹小兵大手一挥,极有气势地说:“去吧,记得,依法依规处罚这些寻衅滋事的不法之徒!”

    “好,好,曹老板,我们先走了,你们继续玩。”张所长和一群警察押着这些徐混走了。

    其实,今晚的冲突并不能完全怪那些徐混。曹小兵晚上喝了不少酒,那个陪他的小姐外出上厕所,过了一会没见回来,他出去小解时,在女厕所门口发现一个女人的衣着和身材轮廓都很像那位小姐,趁着酒劲,将那女人从后面拦腰抱着了,却不料那女人是徐混的马子,闹出了误会,便有了开头的一幕。

    当然,曹小兵不会说这些,而是说:“这伙不法之徒简直无法无天,一个女人我只是多看了一眼,就说我调戏她。哼,不给你们点颜色看看,还不知道马王爷究竟有几只眼!”

    发生了这场冲突,大伙儿唱歌的兴致已荡然无存。在离开歌厅之前,钱三运将同学们叫到一边,低声嘱咐他们不要把今天的事情讲出去,说我们倒是无所谓,别影响曹县长的光辉形象,众人连声说是。

    吴自咬忍不住赞叹道:“钱班长身手真好,若不是亲眼所见,真的难以相信你竟然以一敌众。”

    钱三运谦虚地说道:“以前学过一些三脚猫的功夫,没想到今天派上用场了。”

    曹小兵内心里非常感激钱三运,要不是他,今天晚上他可要吃大亏了。钱三运不仅帮他制服了徐混,还嘱咐同学们不要乱说,可谓有勇有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