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6章
    ,!

    同一首歌ktv风波后,曹小兵和钱三运的关系明显上了一个新台阶。两人通力合作,将班级各项活动开展得有声有色。短短几天,就相继开展了爬大青山、瞻仰革命烈士陵园、公益助残及演讲比赛等一系列活动。通过开展活动,同学们彼此熟悉起来。

    不知不觉中,两个星期的集中授课已过去一半。周末没有课程,钱三运本来计划去江曼雁家看望碧菡,曹小兵却邀请他去家里坐坐。

    曹小兵毕竟是副县长,手头事情很多,他来党校上课也是挤时间的。这次集中授课他能坚持一周,已经很难得了,下周,他将请假回东江县上班。

    根据省委党校的有关规定,学员授课期间请假时间不得超过三分之一,特殊情况除外。操思丽老师是班主任,曹小兵身份特殊,请假超过三分之一,算是可以例外的特殊情况。

    让钱三运感到一丝意外的是,曹小兵驱车去了曹春林所居住的省委别墅区,并不是在他自己的家里。

    在江中省,像省委副书记曹春林这样级别的省领导都分得一栋别墅。别墅区里入住的都是省领导,里面花团锦簇,风景宜人,还有一个美丽的人工湖,门岗有武警站岗,戒备森严,到了这里,人们才深切体会到,有钱不如有权。

    钱三运心中有些悸动,曹春林的小情人杭思思在不在别墅里?如果遇到她,是和她打招呼还是故意装作不认识?

    曹小兵将车开进了一幢独栋别墅的车库里,然后下了车。

    “班长,这里可是省领导的家属院,不是普通的小区啊。”钱三运明知故问道。

    曹小兵淡然一笑道:“三运,你可能不知道吧?我的父亲就是省委副书记曹春林。”

    钱三运故作惊讶地问:“啊?曹书记是你父亲?班长,你太低调了吧?”

    “三运,你不知道也正常。我班同学除了你,都不知道这个秘密,像我这种身份的人,该高调时高调,该低调时还得低调。”

    “班长,你尽管放心,我不会将这个秘密向同学们透露半句的。”

    曹小兵没有接着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而是说:“妈妈身体不好,常年卧病在床,我爱人孝都是在东江县,偶尔回江州,我都是来这里,顺便看望妈妈。”

    钱三运一脸愧疚地说:“班长,你看我两手空空的,要是知道阿姨身体不好,怎么说也要带些礼品看望她老人家啊。”

    曹小兵摆手道:“你有这份心意就够了,说实话,家里礼品太多了,大多数都进了垃圾桶。”

    别墅装修虽然并不算特别豪华,但高端大气,很符合主人的身份。

    钱三运果真在客厅遇见了杭思思。杭思思在倒茶水时见到来客是钱三运时,在短暂的惊讶之余迅速恢复了镇定,装作不认识的样子,钱三运见杭思思装作不认识他,知道她可能有苦衷,哪敢与她相认?

    钱三运和曹小兵坐在客厅里闲聊了一会,就上楼去看望母亲。客厅里只有钱三运和杭思思。

    杭思思衣着打扮与家庭保姆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是,朴素的衣着难以掩饰她美丽的容颜。

    在为钱三运续茶时,杭思思警惕地看了一眼四周,在确认安全后,轻声问了一句:“你怎么来了?”

    钱三运故意问:“你怎么在这里?”

    杭思思低声说:“我一直在这里啊。对不起,上次见你时我撒了谎。你能为我保守这个秘密吗?我不想让人知道我在这里。”

    钱三运微笑着说:“放心吧,我这人口风挺紧的,不该说的一个字也不会说。”

    杭思思感激地看了钱三运一眼,有些好奇地问:“你和曹小兵是怎么认识的?”

    钱三运低声说:“和他是同学,怎么了?”

    “没什么,随便问问而已。阿姨在烧饭,我去帮她打下手。对了,你爱吃什么菜?”

    “只要是你烧的菜,我都爱吃。”

    杭思思脸一红,没有说话,而是径直向厨房走去。

    没过多久,曹小兵下来了。钱三运关切地问:“阿姨身体还好吧?”

    曹小兵点头道:“身体状况虽然未见明显好转,但精神状态不错。”

    钱三运连声说:“那就好,那就好,希望阿姨早日康复。”

    “三运,你是青山人吧,我家的那个小保姆也是青山人。”

    钱三运故作惊讶道:“就是刚才那个为我泡茶的小保姆?”

    “是的,我家两个保姆。一个年龄大的,一个年龄小的。那个小保姆就是青山人。”

    正说话间,曹春林回来了。

    钱三运慌忙站了起来。他虽然与曹春林未曾谋面,但是,他在电视上见过。

    曹春林头发稀疏,却梳得一丝不乱。在官场浸淫多年,曹春林早已历练出一种自信、沉稳、果敢的气质。虽然身材并不高大,但那种高贵与威严已经深入骨髓。

    “曹书记好!”钱三运毕恭毕敬地叫了一声。

    曹春林微微点头,曹小兵解释道:“爸,这是我的省委党校同学,也是我的好朋友小钱,在青山县政府工作。”

    曹春林扫视了钱三运一眼,觉得他不卑不亢,看起来倒也像个人才。钱三运在为江天顺做推拿时,曾见过形形色色的官员,因此,见到高官时,并不显得慌乱和怯场。

    杭思思不知什么时候走过来了,她帮曹春林脱掉外套,挂在衣钩上,并为他倒了一杯水。

    曹春林坐了下来,不经意地问:“你们在省委党校学习,感觉怎样?”

    曹小兵说:“还好,收获不小。”

    曹春林点头道:“我现在兼任省委党校校长,对党校的情况了解一些。有人说,省委党校研究生没有真才实学,教授水平也不高,我看并不是这样的。省委党校的教授大都是有水平的,他们中的很多人视野开阔,治学严谨,学术造诣很高,你们静下心来,是能学到一些东西的。”

    钱三运频频点头。

    曹春林又将话题转移到青山县上面,问钱三运:“这几年,青山县经济社会发展缓慢,除了自身是国家级贫困县,底子薄,历史欠帐多外,你认为还有哪些原因?”

    能见到曹春林并且与他当面谈话,这是钱三运以前想都不敢想的。说他心里一点不紧张,那显然是不可能的,好在这个问题他以前认真思考过,便侃侃而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