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8章
    ,!

    曹春林沉思片刻,说道:“现在我分管政法这块,青山县的黑恶势力已经到了非铲除不可的地步。这样吧,你将手机号码留下来,我下周要带队前往江浙一带考察,等我考察回来后,会专门部署此事,到时候会有人和你联系的。”

    钱三运心中狂喜不已,知道乔峰父子覆灭的日子已为时不远了。龙虎帮虽然势力强大,但只要引起分管政法的省委副书记的足够重视,就一定会灰飞烟灭的。

    培训结束前几天,钱三运打电话给了香芹婶子,让她来江州,准备抽空去趟北京。

    听说去北京,香芹婶子非常欣喜,一口答应了。

    香芹婶子是一个人来到江州的,并没有带哑巴儿子。

    钱三运去了奇石馆,将股权转让的事和杨建说了。杨建当然没有任何意见,他也知道,钱三运虽然在奇石馆没有股份,却是个影子股东,仍然能像过去那样左右奇石馆的经营管理。

    办完了股权转让手续,钱三运向操思丽老师请了几天假,然后和香芹婶子坐飞机去了北京。

    由于之前已经得到消息,徐芳菲在机场接机。在看到徐芳菲的那一刻,香芹婶子激动得将这个侄女紧紧搂抱在怀里。对于香芹婶子来说,徐芳菲这个侄女与女儿没有什么两样。

    钱三运在一旁静静地观察徐芳菲。来北京后,徐芳菲变得时尚了,以前的两个马尾辫变成了柔顺的长发,从衣着看,根本不像是个从农村走出来的姑娘。她身材高挑,体态匀称,两腿修长,一双大眼睛清澈无比,犹如两汪清泉,挺直而小巧的鼻子,一张精致的鹅蛋脸滑如凝脂,吹弹可破。

    “三运哥,你怎么有空来北京?”

    钱三运笑道:“过来看你呀。”

    徐芳菲俏脸一红,轻声说:“好呀。这几天学校正好没课,我陪你们去北京周边景点逛逛。对了,三运哥,前几天我在你介绍的演艺公司拍了一个化妆品广告,据说过段时间就要在全国各大卫视播出了,真的很感谢你啊。”

    徐芳菲有文艺天赋,一个农村姑娘,没有任何家庭背景,完全靠自己的力量,过五关斩六将,考上了中央戏剧学院表演专业,确实不容易。这姑娘一心想成为影视界明星。然而,娱乐圈是个大染缸,仅凭自己的才华和努力,要想出人头地,难于上青天。钱三运有意助徐芳菲一臂之力,便想到借助江曼婷这个演艺公司为徐芳菲搭建一个平台。没想到她进步明显,在短时间内就进入角色,拍了一个广告。

    钱三运笑着说:“看来江经理对你还是不错的嘛。”

    徐芳菲嫣然一笑道:“江经理人挺好的,对我很关照。”

    钱三运道:“要不,我们现在就去江经理的公司,先参观参观。”

    徐芳菲说:“也行。你和江经理联系过了吗?据我了解,江经理至少是两个公司的负责人,一个是演艺公司,一个是广告公司。”

    在来北京之前,钱三运并没有给江曼婷打电话,为的是给她一个惊喜。

    钱三运拨通了江曼婷的电话。

    “姐,在忙什么呢?”

    “三运,这么多天不给我打电话,还以为你忘了我呢。”

    “姐,怎么会呢?你知道我现在在哪里?”

    “在哪里?不会是在北京吧?”

    “姐,你太聪明了,一猜即中!我刚下飞机呢。”

    “三运,怎么不早说呢?早说我开车接你啊。现在恐怕来不及了,我们公司距离机场在不堵车的情况下至少一个小时的车程。这样吧,你打的过来,车费公司报销。”

    “姐,你真好。打的费要几个钱,用得着报销吗?姐,你在哪个公司?演艺公司还是广告公司?”

    “演艺公司。其实,这两家公司很近的,开车也就十来分钟吧。路上注意安全,晚上我为你接风洗尘。三运,你是一个人过来的吗?”

    “不是的,姐。徐芳菲不是课余时间在你公司帮忙吗?她的婶子也一道过来了。我们在一起呢。”

    “好,一道过来吧,我等着你们。”

    由于堵车,从机场到江曼婷的演艺公司花了近两个小时。到了公司,天已经擦黑了。

    演艺公司位于一栋四十多层的写字楼的第二十二层,整整一层楼都是演艺公司的。在寸土寸金的北京,能有这么大面积的办公场所,可以看出公司还是有一定经济实力的。

    江曼婷在二十二楼电梯门口等候钱三运的到来。陪同江曼婷等候的,还有青山县电器厂职工孔夫子的女儿孔鹊。

    在见到风姿绰约的江曼婷的那一刻,钱三运有一种强烈的想将她揽入怀中爱抚一番的冲动,只可惜这里并不是他们的二人世界。

    “三运,你们终于来啦。”江曼婷笑盈盈地看着钱三运。

    “一路堵车,还是住在小县城舒服,最起码不会堵车。”钱三运笑道,“姐,卫生间在哪里?”

    江曼婷抿嘴一笑,对着孔鹊说:“孔鹊,你先带小钱上卫生间。”

    “孔鹊,在公司从事什么工作呢?”钱三运一边走一边问孔鹊。

    “我是师范毕业的,文字功底还行,江经理以前的秘书辞职了,她就让我试用一段时间,觉得我还能胜任工作,就将我留下当秘书了。钱主任,谢谢你啦。”

    “如果青山县那边威胁你的坏人被绳之以法了,你的人身安全有保障了,你还回城西小学教书吗?”

    “钱主任,暂时还没想好呢。不瞒你说,我更喜欢在大城市工作生活,但是,我的父母亲就我一个女儿,他们希望我能够留在身边。”

    “孔鹊,其实这个问题不难解决,等你事业有成了,可以在北京安家乐业,到时候将父母亲从老家接过来。”

    “事业有成?对我来说,难度不小。走一步算一步吧,对于未来,我还真的没有一个清晰的目标。”

    晚餐就在公司附近的一家酒店。参加人员除了钱三运和江曼婷外,就是香芹婶子、徐芳菲和孔鹊。

    由于女士多,晚餐上了一瓶红葡萄酒。

    这是钱三运第一次来北京。席间,江曼婷说:“三运,你难得来一趟北京,而且还是第一次来,我要抽空陪你在北京转转,看一些景点。**广场、故宫、长城这些都是必看的。对于行程安排,你有什么想法?”

    “姐,耽误你宝贵的时间了。我是这么想的,明天姐不忙的话,我想先看望老爷子。说实在的,我真的很想老爷子。老爷子身体还好吧?”

    “三运,难得你心里还这么惦记老爷子,老爷子身体很好,儿孙都在身边,精神也很开朗。我满足你的愿望,明天陪你去看老爷子。”

    “好的,就这么定了。”钱三运将目光转向香芹婶子,试探性地问,“婶子,要不明天让芳菲陪你在街上逛逛?后天开始,我们一起去周边景点看看。”

    香芹婶子笑道:“钱主任,你不用管我的。我已经决定了,明天去芳菲的学校看看。”

    钱三运点头道:“这是个不错的决定。说实话,中央戏剧学院我也想去看看,不过,这次估计是没有时间了,以后再说吧。”

    江曼婷开玩笑道:“三运,中央戏剧学院美女成群结队的,你不会是想去那里看美女吧?”

    钱三运嬉笑道:“那倒不是。你看,在座的你们四位都是美女,我要是看美女,用得着去那么远的地方吗?”

    江曼婷笑道:“说的也是,你看芳菲,就是数一数二的美女。对了,三运,芳菲在路上告诉你了吗?她拍的一个化妆品广告不久就要在全国各地卫视播出了。”

    钱三运说:“听说了,芳菲不简单,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成功入戏,前途不可限量啊。当然啦,好马还需要伯乐赏识,姐就是一个好的伯乐。”

    江曼婷说:“伯乐谈不上,但平台也很重要。演艺水平再高,也需要大展身手的舞台。我们这个演艺公司在京城不算大,但也不算小,前段时间,我们推出了一个女歌手,为她量身打造了好几首歌曲,在各大电台音乐排行榜排名靠前。就在昨天,我和其他机构正式签订了一份合同,准备拍一部青春偶像剧,暂定名《青春万岁》,争取一炮打响。”

    钱三运不失时机地说:“姐,你觉得芳菲可以出演这部青春偶像剧吗?”

    江曼婷说:“出演倒是可以的,但只能演配角,女一号、二号都内定好了。三运,你可能不知道吧,出演这部电视剧需要出资方和赞助方出钱,但他们出钱都是附带条件的,就是饰演男女主角的演员由他们推荐。没办法,这是行业潜规则。”

    钱三运说:“芳菲才大一,能够出演女配角对她来说也是一个极好的锻炼机会,至于出演女主角,以后再说吧。”

    江曼婷说:“好,到时候我让芳菲出演一个戏份相对多点的女配角,这一点问题不大,毕竟,一部电视剧除跑龙套的外,最少还要几十个演员。”

    徐芳菲听说自己有机会出演女配角,兴奋地说:“太好了!谢谢江经理!”

    江曼婷笑着说:“芳菲,不要光顾着谢我,更要谢谢你三运哥呢。”

    徐芳菲又将感激的目光投向钱三运,说了声谢谢三运哥。

    钱三运乐呵呵的,心里想,要是真的想谢我,就将你的贞操献给我吧。

    晚饭后,江曼婷在附近宾馆开了两个房间。一个是给钱三运的,另一个是给香芹婶子和徐芳菲的,中央戏剧学院距离公司较远,晚上回去不方便,再说,即使回到学校,还是要住宾馆的。

    为了避人耳目,江曼婷将钱三运和香芹婶子、徐芳菲送到宾馆后,借口去公司有点事,暂时离开了。

    钱三运到了房间后,先去卫生间洗个澡,然后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给江曼婷发了条短信:“姐,什么时候过来?”

    “过来干什么啊,械蛋?”

    “姐,我要操你!”钱三运发了一条露骨的短信。

    短信发出去过后,江曼婷没有回复,钱三运心里隐隐有些担心,她不会怪我太露骨了吧?可是,仔细一想,江曼婷并不是那种小家子气的女人。

    果然,过了几分钟后,江曼婷回复了短信:“械蛋,我快到宾馆房间门口了,开门吧。”

    刚看完短信,就响起几下敲门声。钱三运光赤着身子,从床上一跃而起,快速地走到房门口,从猫眼里向外望去,果然是江曼婷来了。

    他打开一道门缝,江曼婷灵活地钻了进来。钱三运啪的将房门关上了,一把抱住风姿绰约的江曼婷,扔到宾馆的大床上。

    “三运,想我吗?”江曼婷眼神迷离地望着身体强壮的钱三运。

    “想!无时无刻不在想你!姐,你也想我吗?”钱三运将江曼婷压在身下,深情凝望着她美丽的面孔。不得不承认,江曼婷保养得很好,虽然已是四十出头的年纪,但肌肤仍然很娇嫩,脸上几乎看不到皱纹。

    “三运,姐也时时刻刻都很想你呢。有时候,我在想,要是能天天和你在一起就好了!”

    “姐,你的身体让我无比迷恋,干脆嫁给我吧,我们天天就能在一起了。”

    “真的吗?如果你愿意舍弃青山那边的工作来北京,我就嫁给你!”

    “真的?姐,可不要骗我!为了你,我可以牺牲一切!这话可是你说的,我过几天就辞去青山那边的工作,来北京!”

    江曼婷嬉笑道:“小傻瓜,姐是逗你玩的呢。不是和你说过无数遍了,姐是不可能和你结婚的,怎么还这么迷恋姐呢?不过,看你真心对我好,我很高兴。”

    “姐,你说话不算话,看我等下怎么惩罚你!”钱三运装作一副恶狠狠的样子。

    江曼婷挑衅似地说:“好呀,我就等着你惩罚我!来吧来吧,就像你刚才短信中所说的,快来操我吧,求求你,玩死我吧!”

    钱三运激动地说:“姐,我来了!今晚我是你的王!”

    大床吱呀吱呀地开始剧烈椅起来。

    江曼婷粉面潮红,嘴唇颤抖着,欢畅地叫喊着,那声音仿佛是从灵魂深处迸发出来的,高亢而婉转。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同时发出几声呐喊,房间里终于安静下来。钱三运轻吻着江曼婷,柔声道:“姐,谢谢你!”

    江曼婷长吁了一口气,美眸中闪过一丝恍惚,颤抖着长长的睫毛,呓语般地说:“嘘,别说话,让姐再飞一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