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5章
    ,!

    镇政府大楼的左边是几间瓦房,那是镇政府食堂;政府大楼的后面是四长排瓦房,被分割成许多套房,镇政府职工每家占用一套,不过那瓦房显然有些年代了,由于长期风吹雨打,墙面破损也很严重,看得出,镇政府职工居住条件并不好。沿着一条石子路走到尽头,有一栋二层楼的房子,这里是镇计生办和计生服务所。

    钱三运的宿舍就位于计生办一楼最西侧、靠近山坡底下的一间空置办公室。这还是他担任政法委书记期间分得的宿舍。

    在杨小琴家酒足饭饱后,朱彪很客气地让钱三运留宿,但被他拒绝了。杨小琴之前就和他说过,朱彪生理功能恢复了正常,不会再和他有私情了。而且,偷腥是有风险的,他忌惮于朱彪的骟猪蛋手艺,万一私情被朱彪发现,两个蛋蛋要时刻提防着不被骟掉,那种提心吊胆的滋味可不好受。

    喝了酒的钱三运在床上孤枕难眠。正要准备和远在北京的江曼婷聊骚时,手机铃声响了。

    “钱主任,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今天我正式接到通知,说录取为公办教师了。”电话是梁诗韵打来的。

    前期,钱三运想方设法弄到了此次教师招考的笔试试卷和参考答案,梁诗韵笔试分数位列小学组第三名。此次面向民办学校教师和代课教师招考公办教师,全县共招考六十名教师,其中中学教师和小学教师各三十名。笔试第三,专业测试就轻松很多。纵使这样,钱三运还不放心,通过关系为梁诗韵提前找到了专业测试的评委。因此,梁诗韵的录取在意料之中。

    “恭喜你,诗韵。”

    “钱主任,上次听你说要去高山镇任镇长,现在赴任了吗?”

    “已经到任了,我现在就在高山镇。”

    “那我也恭贺你啊,现在该改口叫你钱镇长了。”

    “诗韵,现在分配到哪里还不知道吧?”

    “钱镇长,今天听说,县教育局为突出公平,改分配为选岗,就是按照考试分数从高分到低分依次选择乡镇。我的综合分数是小学组第四名,也就是说,我是第四个参与选择岗位的。”

    钱三运一愣,说道:“怎么改变规则了?诗韵,你想去哪个乡镇?”

    “钱镇长,这次高山镇共有两名小学教师名额,如果排名靠前的不选高山镇的话,我就选择高山镇。”

    钱三运思索片刻,说道:“只要你想来高山镇,肯定能来的。高山镇经济状况在全县只位于中游,距离县城也较远,排在你前面的考生除非有特殊情况,否则不会选择来高山镇的。”

    “钱镇长,那太好了,就这么定了,我来高山镇。不过,听教育局说,我们录润先培训一段时间,正式上岗得等到明年新学期开学了。”

    “没事的,诗韵,我等得及,明年我肯定还在高山镇。”钱三运这句话有些暧昧,为的是试探梁诗韵的反应。

    “好的,钱镇长,我还有点事,以后再聊了。”梁诗韵似乎有些慌乱,找了个借口就挂断了电话。

    钱三运暗自好笑,心中想:梁诗韵啊梁诗韵,你这次选择来高山镇是羊入虎口啊,不过,我还是很佩服你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气。

    钱三运在书记办公会上与苏启顺斗法,消息不胫而走。镇干部都意识到,书记镇长都年轻气盛,而且上面都有人,以后两个人明争暗斗是少不了的。神仙打架,小鬼遭殃,以后镇干部恐怕要面临选边站队了。

    福建客商一行三人如约来到高山镇政府,苏启顺和钱三运就像接待贵宾一样将他们请进镇政府接待室。镇党政办主任方来友早早地和食堂打了照顾,让大师傅老黄整一桌高质量的饭菜。

    县里刚出台的招商引资奖惩办法规定,招商引资工作纳入县里绩效考核,并对招商引资工作实行一票否决,乡镇政府的招商引资工作直接与绩效考核奖金、干部的评先评优及提拔晋升相挂钩,对于连续两年排名垫底的乡镇,要调整主要负责人的职位。因此,乡镇政府盛情接待前来考察的客商就不足为奇了。

    福建客商一行三人,领头的是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操着一口闽南话。他势子很正,颈部戴着一根手指粗的金项链,手腕上戴着一块名表,一身考究的西装和锃亮的皮鞋衬托着他高贵的身份。

    这个人的名片显示,他是福建盛世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名叫夏天时。据夏总介绍,盛世化工有限公司在江中省也有分公司,这次他来高山镇,就是想投资建设新的硫磺厂,以满足公司日益增长的业务需求。

    陪同夏总前来考察的,还有一个三十岁左右、长相妩媚的女人,说是总经理秘书,另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据说是公司生产部长。

    夏总的闽南话不太好懂,女秘书就担当起翻译。

    苏启顺对此次福建客商考察高度重视,真诚表达了想与盛世化工合作的愿望。夏总表示,如果此次考察及洽谈满意,就签订合同,并希望镇政府在后期公司注册登记、征地及基建等方面给予支持。苏启顺当即表态,镇政府会全力支持配合,争取硫磺厂早日建成投产。

    钱三运虽然在场,但是,始终是苏启顺在唱主角。钱三运知道,夏总是苏启顺当镇长时就结识的,如果此次能成功签约,功劳就是他的,也为他的政绩加分。他可不想让钱三运插手太多。

    钱三运也落个轻松自在,便在一旁默默看着,并不时地偷偷瞟一眼夏总妩媚妖娆的女秘书。

    苏启顺和夏总的沟通很顺畅。夏总表示,新建硫磺厂计划一期投资二千万元。有了这个二千万元的固定资产投资额,高山镇今明两年的招商引资任务就会轻轻松松地完成。

    会谈后,苏启顺和钱三运又陪着夏总看硫磺厂的规划选址地。按照苏启顺的意思,在高山镇到青山县城的道路旁规划一个工业园。工业园不仅将青山县最大的化工厂囊括在内,又有硫磺厂入驻,后期还将有新企业入驻,这样一来,就会形成一个在青山县都有影响力的工业园区。

    钱三运其实是很不赞成高山镇发展污染很大的化工业的,在他看来,高山镇未来的主要发展方向应该是旅游业和特色农业。旅游业特别是温泉旅游业,与化工业是格格不入的。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既想发展旅游业,又想发展化工业,是不可能的。

    钱三运并未当面向苏启顺说出自己的发展理念,一来他觉得有必要缓和与苏启顺之间的关系,刚任镇长就屡次三番和一把手闹矛盾,对谁都不利;二来他觉得苏启顺虽然想出政绩的心情很急切,但很有可能只是一厢情愿。因为,他觉得盛世化工的夏总言谈举止有些可疑。

    钱三运闲暇时间喜欢关注一些新闻,近些年,政府招商引资心切,被骗也是屡见不鲜。某地前些年引进了一家韩国企业,不仅骗地骗补贴涉案数亿元,而且还制造了一大片烂尾工程难以了结。

    钱三运通过观察,发现夏总有疑点。第一,夏总非常爽快,似乎很迫切地希望同高山镇签订合同,而且,条件也很宽松。一般来说,真正的投资商都是斤斤计较的,不会这样好讲话的。

    第二,夏总的坐骑是一辆宝马,但车辆有些旧,挂的是江州牌照。而据苏启顺与夏总的闲聊得知,夏总上次来高山镇,坐骑是一辆奔驰。按照夏总的说法,盛世化工在江州有分公司,汽车挂江州拍照也属正常,但是,钱三运总隐隐觉得,夏总的汽车是从租车公司租来的。

    第三,夏总名片显示,他是福建盛世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按照常理,他不应该每次都亲自来高山镇的,二千万元的投资项目说小也不小,说大也不大。

    第四,随夏总来的生产部长虽然对化工知识了解一些,但似乎不是很精通。

    钱三运记下车牌号,给甘日新发了条短信,让他帮忙查询车牌号的主人是谁。

    很快,甘日新就回复了过来,说车主是江州一个叫吴良材的人。钱三运有理由怀疑夏总的坐骑是从租车公司租来的。当然,租车与假客商并不能划等号。

    钱三运让甘日新通过这辆宝马车及车主吴良材,打听这车是不是车主吴良材将车租给汽车出租公司,如果是,追查今天的租车人是谁。

    下午,苏启顺代表高山镇政府与夏总签订了合同。钱三运虽然觉得夏总可疑,但毕竟没有真凭实据,如果夏总真的是客商,由于他的误判而影响合同签订,苏启顺还不恨死他!而且,如果苏启顺到县里参上一本,他也没有太多的理由反驳。

    合同签订后,夏总一行离开高山镇。根据计划,下一步将办理公司注册登记及基础设施建设。

    苏启顺办事雷厉风行,夏总走后,就成立了工业园区项目拆迁领导组,自任组长。

    夏总没有给一分钱,而征地拆迁补偿需要一大笔钱,钱从哪里来?苏启顺的想法是,为了打造一个良好的投资环境,先从省扶贫办拨付的专项扶贫款中挪用一部分,将工业园征地拆迁工作搞好,迎接硫磺厂入驻。当然,苏启顺还是考虑到了镇里财力,先征地二百亩,以解燃眉之急。

    钱三运当初利用与王晓军的关系,从省扶贫办争取到了一笔一千六百万元的专项扶贫款。当时申报的扶贫项目主要是交通扶贫和产业扶贫,交通扶贫是整修道路,产业扶贫重点是发展旅游业和特色种养殖业。按照规定,专项扶贫款必须专款专用,不得挪作他用。

    钱三运当初的设想是,将高山镇街道到桃花村、磬石山村的道路拓宽改造,为后续的开发虎洞水库及神山旅游资源做好铺垫。完善基础设施建设是开展招商引资的前提条件。然后大力推介高山镇旅游资源,吸引有实力的投资商来高山镇,使高山镇旅游成为高山镇乃至青山县一张响亮的名片。

    然而,扶贫款被雁过拔毛是常有的事。这笔款项县里截留了六百万,到了高山镇就剩下一千万元。就是这一千万元,高山镇还没有做到专款专用。

    为了解这笔专项扶贫资金的使用情况,钱三运叫来了镇农林水办主任杨小琴。

    杨小琴对这笔一千万元的专项扶贫款的使用并不完全知情,只是听说挪用了一部分,大部分还在账上。

    杨小琴叫来了秦薇薇,作为镇政府出纳会计,秦薇薇对每一笔大额支出了如指掌。

    秦薇薇四十多岁,个子不高,人很消瘦,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这个女人是镇政府的几朝元老,长期担任出纳会计工作,掌握了不少镇领导的涉及经济问题的秘密。所以,她也根本不将镇领导放在眼里,反正她不想进步,也进步不了,有的镇领导看她那副桀骜不驯的模样很不爽,想要调整她的工作岗位,但是根本没门。

    由于是杨小琴叫过来的,而杨小琴又是秦薇薇最好的朋友,所以,秦薇薇对钱三运还算尊重。

    “秦会计,请坐!”见秦薇薇进来,钱三运站了起来,很客气地让她坐下。

    “钱镇长,有什么指示?”人心都是肉长的,见钱三运对自己尊敬有加,秦薇薇顿时觉得这个年轻的镇长与其他镇领导不太一样。

    “秦会计,这次让你来,是想了解一下那笔一千万元的专项扶贫资金的使用情况。”钱三运开门见山地说。

    “钱镇长,这个我知道,一千万元支付了一笔三十五万元的饭店招待费,一笔二十八万元的教师工资垫付,一笔五十万元的工业企业补助,还剩不到九百万元。”

    钱三运一边认真倾听,一边记录,并不时地看上秦薇薇几眼。

    “按照规定,专项扶贫款必须做到专款专用,可现实是,被挪作他用不说,还支付了招待费。对了,秦会计,镇政府招待费怎么这么多呢?”

    秦薇薇说:“钱镇长,你以前在镇里也工作过一段时间,对于镇里情况或多或少也是知道一些的。镇干部在镇上饭店吃饭都有签字权,有时候私事吃饭随便编个理由也一道签字了。还有,镇主要领导在县城饭店请客吃饭,一顿饭就是上千元。这三十五万元支付的只是去年一部分的招待费,今年的招待费大部分还没有结算呢。”

    钱三运不禁皱眉,高山镇是穷镇,但吃喝风屡禁不止,固然有制度欠缺的原因,但更多的还是镇主要领导没有做到以身作则。镇主要领导带头胡吃海喝,上行下效,其他镇干部大吃大喝也就不足为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