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6章
    ,!

    秦薇薇走后,杨小琴看着她消瘦的身影,若有所思地对钱三运说:“钱镇长,秦薇薇虽然性格倔强,也有些孤僻,却是个苦命人。”

    钱三运对秦薇薇很有兴趣,因为她干了多年出纳会计,掌握了不少领导的秘密,将来有必要时可以加以利用,于是问道:“杨主任,你是秦薇薇最好的朋友,说说她的情况吧。”

    杨小琴说:“秦薇薇当年嫁给了镇中学的一位教师,生了一个女儿,但不幸的是,在女儿三岁的时候,丈夫遭遇车祸死亡。过了两年,经人介绍,认识了化工厂的一个工人,那个工人三十多岁,不仅家穷,脾气不好,还抽烟酗酒。秦薇薇丧偶还带着一个女儿,长相也不好看,便降低条件,与那个工人结婚了。不知是不是丈夫酗酒的原因,秦薇薇生下来一个天生弱智的儿子。丈夫嫌弃她,过了几年就离婚了。儿子今年十几岁了,见人就傻笑。”

    钱三运点头道:“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

    杨小琴说:“一个女人拉扯着两个孩子也不简单。秦薇薇之所以舍不得离开出纳会计的岗位,是由于这个岗位还是有点油水的。比如,人家报销大笔款项,即使领导报销程序走完了,她说没钱,人家也没有办法,只得求她。”

    钱三运说:“秦薇薇这样做,虽然不太对,但也情有可原。”

    杨小琴说:“我成为秦薇薇最信任的朋友,是有原因的。十多年前的一个早春,乍暖还寒,秦薇薇的女儿夜里突发疾病,昏睡不醒,由于性格原因,她没有什么朋友,一个人又抱不动女儿,便试探着给几个同事和邻居打电话,要么不接,要么不愿意帮忙。由于平时和我还说几句话,她给我也打了个电话,我心想孩子生病是大事,想都没想就穿衣起床,急匆匆赶到她家,帮她将孩子送到县医院。经诊断,孩子是脑膜炎发作,幸亏送得及时,要是再耽误一会,孩子即使治好也会有后遗症的。就这样,我成了她最信任的人。不是我吹牛,她可能不听书记镇长的话,但我说什么,她一定听的。”

    钱三运说:“救命之恩,没齿难忘,秦薇薇听你的话,也是可以理解的。秦薇薇家庭困难,我想抽个时间去她家探望探望。”

    杨小琴说:“难得钱镇长这么关心下属啊。秦薇薇住在镇中学宿舍,她第一个丈夫死后,没有搬出来。学校让她搬走,她就是不搬,学校也拿她没办法,以后也不提此事了。”

    “镇政府没有分配她宿舍吗?”

    “分配了一个小套房,但她将房子租了出去,每年还能收到一些租金。”

    “秦薇薇家庭情况特殊,给予她一些关照也是可以理解的。这样吧,你安排下时间,到时候我们去趟秦薇薇家。”

    经杨小琴的安排,钱三运抽空去了一趟秦薇薇家。

    去秦薇薇家之前,钱三运在街上买了一些牛奶和水果,另外,还准备了一个六百元的红包。与其他领导看望家庭困难的职工不同的是,钱三运是自掏腰包。

    对于礼品和红包,秦薇薇心安理得地收下了。在她看来,这些钱都是公款,只不过被领导做了个顺水人情。

    杨小琴读出了秦薇薇的心思,提醒道:“薇薇姐,这礼品和红包都是钱镇长自掏腰包的。钱镇长和其他镇领导不一样,你家庭困难,历任镇主要领导都知道,有没有人来你家探望?”

    杨小琴这么一提醒,秦薇薇很不好意思,面红耳赤,赶忙将红包掏了出来,还给了钱三运:“钱镇长,我真的不知道红包是你自己掏腰包的,你的心意我领了,礼品我收下,但红包不能要。”

    钱三运好说歹说,杨小琴又在一旁劝说,秦薇薇才将红包收下了。

    秦薇薇住的是镇中学的职工宿舍,是个两室一厅的瓦房套房,后面有个小院子,院子后面是一间厨房。

    秦薇薇的傻瓜儿子十几岁了,长得很胖,见了人就傻笑,鼻涕都出来了也不知道擦。

    秦薇薇的女儿二十多岁了,很像妈妈,瘦瘦的,长相一般。

    据杨小琴介绍,秦薇薇女儿卫校毕业后,由于是自费生,没有分配工作,现在镇医院防疫站工作,工资也不高。镇医院防疫站这几年承包给了私人,因此,说到底,还是个临时工。

    秦薇薇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女儿有份稳定工作,然后再找个好婆家。以她的家庭背景和人际交往能力,想为女儿谋份好工作简直难于上青天。

    钱三运又一次想到了县卫生局局长胡业山,当场给他打了个电话,简要介绍了一下秦薇薇家的实际情况,希望能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给予她女儿必要的帮助。

    胡业山说,县医院城东分院即将投入运行,需要增加不少职工。秦薇薇的女儿可以进城东分院,但身份是县医院自聘,比临时工强很多,但比正式事业编制差一点。正式事业编制必须参加全县事业单位招考。

    能以县医院自聘身份进入城东分院,秦薇薇笑得合不拢嘴,她的女儿也欣喜万分。县医院自聘人员虽然不是正式事业编制,但待遇比临时工高很多,而且也很稳定。中国是人情社会,想成为县医院自聘身份人员,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对秦薇薇来说,最多也只是想想而已,但对胡业山来说,也就是动动嘴的事。

    钱三运解决了秦薇薇家的最大难题,秦薇薇感激涕零,自不必说。

    甘日新经过一番追查,了解到宝马车主吴良材近期将汽车租给了一家汽车租赁公司,当天租用该车的是一个叫陈继学的人。陈继学户籍地址是江中省北部的某个县,经过照片比对,基本可以确认陈继学就是陪同夏总前来考察的生产部长。甘日新通过公安机关内部系统查询,发现陈继学几年前因为诈骗罪入狱四年,两年前刑满释放。查询他的开房记录,发现其踪迹遍布全国各地。

    甘日新初步判断,夏总及陈继学有可能是借招商引资诈骗,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强有力的证据佐证。关键人物夏总的信息一无所获,甚至连夏总的真名是不是叫夏天时都是一个疑问。

    钱三运去了一趟苏启顺办公室,开诚布公地和他就一些重大事项进行商讨。

    关于化工园区建设,钱三运提出质疑。高山镇的发展重点应该是特色农业和旅游业,对于工业,不是不可以搞,而是要有选择的搞,对于一些污染行业,最好不要引进来。

    关于盛世化工,钱三运暗示,夏总等人有些可疑,如果实在要引进来,应该按程序办事,不能事事开绿灯,更不能在对方不出一分钱的情况下就搞征地拆迁及前期基础设施建设。

    关于挪用扶贫专项资金搞征地拆迁,钱三运明确反对,他认为,扶贫款必须专款专用,上级是有明文规定的。

    对于钱三运提出的这三点,苏启顺完全不能接受,他一一反驳。

    关于化工园区建设,苏启顺认为工业立镇是根本,要想发展工业,必须加大招商引资工作力度,而吸引投资的最好方式就是建立园区并加大基础设施建设,栽下梧桐树,才能引得凤凰来。高山镇的确旅游业资源丰富,但是,旅游业投资较大,短期内又难以收回成本,投资方不愿意投资。苏启顺还反问钱三运:你有能力引进一个或几个大的公司来高山镇投资旅游业?如果没有,那就不要质疑大力发展工业的思路。

    关于对夏总等人的怀疑,苏启顺觉得是杞人忧天,还讽刺钱三运疑神疑鬼。在苏启顺看来,夏总如果是骗子,能骗什么呢?能将高山镇的土地带走?能骗走镇政府的钱?政府最多就是投资建设工业园及补偿农民征地拆迁款,退一步说,即使夏总是骗子,硫磺厂没有建成,土地永远还在,还可以招商引进其他的企业来。

    关于挪用扶贫专项资金,苏启顺嗤之以鼻,在他看来,扶贫款就是唐僧肉,从上到下都想吃一口,层层截留、挪作他用屡见不鲜,也没见哪个受处分。只要不装进自己腰包,怎么用、用在哪里都没事。苏启顺还反问钱三运,你有能力将县里截留的六百万扶贫专项资金要回来吗?

    两个人谈不到一起来。钱三运越来越觉得,他和苏启顺在一些重大问题上意见相左,分歧很大,隔阂甚至对立在所难免。

    不过,苏启顺的取笑刺激了钱三运。他静下心来,给胡若曦打了个电话,反映了六百万专项扶贫资金被截留的事,并希望能将此笔款项还给高山镇。

    一个镇长给县一把手打电话而不是当面汇报要求追回被截留的资金,这在别人看来是不可想象的,但是,钱三运做到了。胡若曦非常重视,在了解事情原委后,责成有关部门立即按规定将被截留的专项扶贫资金一分不少地还给高山镇。

    对于胡若曦来说,帮助钱三运要回被截留的资金,说好听点就是坚持原则,严格执行上级关于扶贫专项资金不得截留和挪用的规定。说不好听点,就是心存私心,想为钱三运积累政绩做些添砖加瓦的事。

    钱三运要回被截留的专项扶贫资金让高山镇干部刮目相看,他们不得不佩服钱三运的能量非同一般。

    要回六百万后,钱三运将出纳会计秦薇薇请进办公室。由于钱三运帮助女儿解决了工作问题,秦薇薇对待他就像对待自己的恩人一样,非常尊敬。

    钱三运说,上级明文规定,扶贫专项资金必须做到专款专用,不得挪作他用,希望秦薇薇把好关,凡是不属于专项用途的支出,一律不得支出。

    秦薇薇一口答应了,并且讨好地告诉钱三运,苏启顺上次要求的凡是两千元以上的发票报销必须经过他签字同意就是个屁,她今后会严格遵守镇长一支笔审批的规定,只要钱三运签字,她就给予报销。

    秦薇薇性格倔强,不但掌握了苏启顺在经济方面的秘密,而且还知道他与镇卫生院肖士王晓丽有私情。苏启顺虽然极度讨厌秦薇薇,可也无可奈何,不能批评她,更不能调整她的工作岗位。用秦薇薇的话来说,她可以轻轻松松让苏启顺下台。

    钱三运满意地点点头,他知道,这肯定是杨小琴私下里授意秦薇薇的。他与苏启顺第一回合的较量以他的完胜而结束。

    苏启顺主持召开党政联席会,就一些重大事项集体研究决定。

    第一项议题,研究建设工业园区,加大征地拆迁力度,迎接硫磺厂早日入驻园区。为此,镇里将暂时动用扶贫专项资金。

    也许是苏启顺在会前做了工作,大部分参会人员都支持这一议题。

    有资格参加党政联席会的都是副科级以上干部。钱三运意识到,自己作为新上任的镇长,没有特别的政绩,没有树立自己的威望,也没有建立自己的圈子,以至于在党政联席会上明显处于劣势。

    根据镇党政联席会议事规则,同意或赞成票超过应参会人员半数以上为通过,很显然,从发言情况看,表决通过并无悬念。

    钱三运说:我明确反对挪用专项扶贫资金搞征地拆迁,上级明确要求专项扶贫款必须专款专用,不得挪作他用。说实话,我不赞成建立工业园区,更反对引进污染企业。如果一定要建工业园区的话,想要挪用扶贫专项资金是不可能的。

    苏启顺很不高兴,认为钱三运处处与他作对。但是,他没有办法。挪用扶贫专项资金一事可大可小,万一钱三运较真,向上级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吃亏的绝对是他。

    最后,苏启顺做了妥协,仅就投入资金建设工业园区和征地拆迁做了表决。钱三运虽然持反对意见,但仍获通过。

    第二项议题,镇里全力支持配合硫磺厂入驻,协调有关部门尽快为硫磺厂办理工商注册登记及前期基建准备。

    表决获得通过。钱三运明确反对,他说:说实话,我对盛世化工及夏总等人持怀疑态度,表决虽然通过了,但请会议记录人员一定要准确记下我的态度,那就是,我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