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7章
    ,!

    党政联席会后,钱三运拿定主意,今后不仅要靠政绩服人,还要用感情笼络人心。

    据杨小琴说,副镇长邵润田一次因为工作失误遭到苏启顺破口大骂,邵润田虽然没有当场与苏启顺斗嘴,但是,他心里憋屈,因为那次工作失误原因是多方面的,并不完全是他个人的原因。此后,因为其他的事情苏启顺又当着众人的面严肃批评了邵润田,这让邵润田面子上很过不去。

    杨小琴说,邵润田有着丰富的基层经验,善于做群众工作,工作能力还是很可以的,但这个人有个不足之处,就是太实在,只顾埋头干事,不懂得圆滑,不善于向领导请示汇报。因此,他干了十多年的副镇长,一直没有得到提拔。

    杨小琴说,可以将邵润田争取过来。钱三运回想党政联席会上的情景,邵润田在几项重大事项表决上都选择了弃权。

    钱三运将邵润田叫进了办公室。

    邵润田身材魁梧,皮肤黝黑,穿着朴素,衣着打扮就像一个从田间地头走出来的农民。

    “钱镇长,你找我有事?”邵润田不会说客套话,一屁股坐在钱三运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从兜里掏出一包皱巴巴的香烟,点燃了一支,猛的吸了一口。

    “没什么大事,就是想找你聊聊。”钱三运从抽屉里掏出一包玉溪香烟,扔给了邵润田,“邵镇长,我不抽烟,上次吃饭,发了一包烟,你拿去抽吧。”

    不仅是青山县,整个云川市,最近几年都有这样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在饭店宴请客人时,每个人都要发一包香烟,美其名曰“最后一道菜”。香烟的档次以二十元一包的玉溪和四十元一包的中华为主。

    邵润田也不客气,接过香烟就揣进兜里,嘴里说:“钱镇长,我烟瘾大,一天要两三包,我抽的大都是七元钱一包的红双喜。这包玉溪我在商店里能换三包红双喜,够我一天的量了。”

    钱三运笑着说:“邵镇长,吸烟有害健康,最好还是将烟戒掉。”

    邵润田苦笑道:“我何尝不想将烟瘾戒掉?可就是戒不掉,都戒了十多次,可越戒烟瘾越大。算了,都四十多岁了,也没有别的爱好,不戒也罢。”

    几句闲聊之后,钱三运转向正题:“邵镇长,是这么回事。我未到县政府办挂职之前,利用私人关系将镇里申报但一直未获批的专项扶贫资金争取了下来。总共是一千六百万元,县里最初截留了六十万,但又被我要回来了。镇里挪用了一百多万,现在账上还有将近一千五百万元。按照当时申报的用途,此笔款项主要用于交通扶贫和产业扶贫。交通扶贫是整修道路,产业扶贫重点是发展旅游业和特色种养殖业。”

    钱三运顿了顿,接着说:“我的想法是尽快将这笔资金用起来,总不能一直让它在账上睡大觉吧,再说了,很多双眼睛在盯着这笔巨款呢。高山镇旅游资源丰富,但一直没有得到开发,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一条重要原因就是交通不便,基础设施不完善。我在想啊,将镇上到桃花村、磬石山村的道路拓宽改造,为后续的虎洞水库及神山旅游资源开发做好铺垫。”

    邵润田吸了一口烟,很熟练地弹着烟灰,然后不紧不慢地说:“钱镇长,我没意见。”

    钱三运说:“邵镇长,我的想法是请你将这个重任挑起来。你是有着多年基层经验的老镇长,工作责任心也很强,由你负责此项工作,我很放心。”

    邵润田结结巴巴地说:“可,可交通不是我分管的,是余少勇副镇长分管的。”

    余少勇副镇长分管交通,但钱三运并不想让他负责此项工作,最根本原因,他是苏启顺的死党,在党政联席会上紧随苏启顺的步伐,苏启顺说一坨狗屎是香的,他绝不说是臭的。据杨小琴说,余少勇与苏启顺不仅是老乡,还是同学关系。

    钱三运不慌不忙地说:“余少勇分管交通不假,但这笔款项是扶贫专用资金,而你敲分管扶贫工作,让你负责此事没错啊。邵镇长,你不要有什么顾虑,你是为党为人民干工作,不是为我钱三运干工作。”

    邵润田犹豫半天,还是答应了:“既然钱镇长这么相信我,那我就这担子接下来。我就怕自己能力不足,不能抓好此项工作。”

    钱三运淡然一笑道:“邵镇长,你也不用谦虚了。有任何需求和困难,我都会帮你解决的。”

    邵润田说:“那好吧。钱镇长,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我会按照你的要求办的。”

    钱三运笑道:“其实也没有什么要求,真要让我说,我还是提三点吧:第一,要通过招标方式引进合法资质的公司,可以将镇上到桃花村、镇上到磬石山村的道路各作为一个标段进行招标,招标时要确保公开公平公正。”

    “第二,要保证工程质量,绝不能出现豆腐渣工程,工程款项要按工程进度拨付,并让承建单位缴纳一定数额的质量保证金。如果工程质量不合格,通车没几天就出现道路毁损现象,老百姓会骂娘的。”

    “第三,要提高资金使用效率,在保证工程质量的前提下,尽可能地节约资金,将有限的钱用在刀刃上。”

    邵润田频频点头,说道:“好的,钱镇长,我知道了。”

    苏启顺神通广大,没有挪用扶贫专项资金,却以镇办企业镀锌铁丝厂的名义向银行贷款二百万,用于工业园区的前期征地拆迁和基础设施建设。

    这一天,省外经集团副总经理查海泉率领考察组来青山县高山镇考察温泉旅游开发。胡若曦全程陪同。

    高山镇拥有独天得厚的温泉资源优势。高山温泉属于亚热带季风气候。经过科学测试确认:温泉储水面积东西长千米、宽二十多米,有泉眼二十余处,日出水量在千吨左右,平均水温摄氏四五十度,最高水温可达摄氏六十三度。水中含有硫酸根、碳酸氢根、钠离子并含铜、铝、锌、钒、钴、硼、三价铁离子和二氧化硅等四十余种微量元素。平均每吨水矿物质含量三十五千克之多,尤以对人体最有益的氡和氢含量之多。高山温泉不仅对心血管和消化道疾病具有良好的辅助疗效,而且对镇惊安神、清热怯痰、祛翳明目、解毒生肌、通脉活血等也具有一定医疗保健作用。丰富的矿物质含量,温和的水质和充沛的储量,是国内少见的保健型温泉。

    高山温泉在古代就被誉为“九福之地”,相传宋代王安石曾来此濯足,并留下“寒泉时所涌,独此沸如蒸。一气无冬夏,诸阳自发兴”的诗句。20世纪60年代后,省、市、县有关部门先后建成军人、干部职工疗养所和康复中心,省县地震台相继在此建有地热综合试验站。然而,最近这些年,高山镇旅游开发止步不前,高山温泉的宣传推介力度也远远不够。

    考察温泉资源后,钱三运还向查总推介虎洞水库及神山。

    查总饶有兴趣地去了虎洞水库和神山参观考察。镇上到桃花村、磬石山村的道路还没有拓宽整修,道路坑坑洼洼的,车子摇椅晃的。钱三运介绍说,镇里从省里争取到一笔一千六百万元的专项扶贫资金,将对这两条道路进行拓宽整修,查总下次来时,将会看到不一样的高山镇。

    高山温泉、虎洞水库、神山及连绵数十里的万亩竹海都给考察组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查海泉对高山镇丰富的旅游资源赞不绝口,并表示会积极向公司汇报,争取公司在高山镇投资建设一个大型的温泉疗养中心,并尽可能地开发其他旅游资源。

    然而,几天后,钱三运从胡若曦那里得到一个令人沮丧的消息,说查海泉考察结束回公司后,向公司高层汇报了考察情况并谈了开发温泉资源的想法,但被公司高层否定了。公司高层的意思是,高山镇地理位置偏僻,交通不便,且温泉资源投资额较大,投资回收期较长,暂时还不具备投资条件,等将来时机成熟再考虑投资事宜。

    钱三运在遭受巨大挫折的同时,苏启顺的工业园区却推进很快。苏启顺让副镇长余少勇具体负责此项工作。

    工业园区前期征地二百亩,这两百亩地荒地、荒坡较多,良田不多,且周边没有拽,因此征地难度不大。

    在完成征地拆迁后,苏启顺让工程队对土地进行了平整,建了两米多高的围墙,园区修了一纵一横两条水泥路,还通上了水电。

    在苏启顺的大力支持下,硫磺厂完成了工商注册登记。为了扩大声势,硫磺厂还举行了隆重的奠基开工典礼。

    那天,建筑工地上彩旗迎风飘扬,主场地搭建了一个高三米长三十多米的巨大红色背景墙,背景墙上是“高山镇化工园区暨硫磺厂开工奠基仪式”几个大字。主席台处铺放了红地毯,两边摆放小盆花,衬托了生机盎然的气氛。

    六台挖掘机、铲车排成一列,并用彩绸、大红花装点,非常壮观。

    县委副书记周海洋、分管副县长、县直相关单位负责人、镇党委书记苏启顺以及投资方夏总等人胸前都佩戴着一朵大红花,喜气洋洋。钱三运借口生病没有出席奠基仪式。

    奠基仪式按程序依次进行。首先是鸣炮奏乐,在身穿红色旗袍的礼仪小姐的引导下,领导及来宾上台就座。主持人苏启顺介绍各位领导、嘉宾并请县委副书记周海洋致辞宣布剪彩仪式开始。

    剪彩完毕后,苏启顺请领导、嘉宾走下舞台到基床处举行开工奠基仪式。顿时锣鼓阵阵、鞭炮齐鸣,领导和嘉宾围在奠基池前培土。

    奠基仪式结束时,两门豪华礼炮齐放,将活动推向**。

    市县媒体记者扛着长枪短炮拍个不停。

    钱三运事后得知,奠基仪式的所有费用都是高山镇出的,甚至连六台铲车、挖掘机的租赁费用也是镇政府出的。

    奠基典礼结束后不久,硫磺厂公开向社会招标工程施工单位。

    甘日新对钱三运交代的事尽心尽力。他通过技术手段并去了一趟福建,终于查明了夏天时的真实身份。

    夏天时的真实姓名叫卢少林,是福建莆田的一个农民。此人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能说会道,曾经因为诈骗罪被判入狱五年,前年才释放出狱。

    经调查,卢少林和陈继学同在一个监狱服刑。那个所谓的盛世化工只是个空壳企业。

    甘日新分析,卢少林和陈继学是狱友,出狱后二人重操旧业,干起诈骗的老本行,在全国各地以投资建厂的名义收取工程施工方保证金,然后玩失踪。地方政府对这种招商引资诈骗负有重要责任,出事后通常不是报案抓人,而是捂盖子,低调处理此事,甚至私下里赔偿工程施工队损失。以至于他们屡次三番得手,却逍遥法外。

    如果苏启顺是一位听得进不同意见、对钱三运也很尊重的一把手,钱三运肯定会对他敲警钟。然而,苏启顺不但刚愎自用,还视钱三运为政治对手,这让钱三运产生一种让他出出丑、威风尽失的念头。

    在一次会议上,苏启顺当着全体镇村干部的面,将自己兴建化工业园区、引进硫磺厂的事大书特书,还含沙射影说个别人缺乏改革创新精神,干工作创事业畏手畏脚、疑神疑鬼,虽然没有点名,但谁都知道,这是苏启顺在攻击钱三运。

    钱三运却出奇地淡定。他稳坐钓鱼台,在他看来,一趁戏就要开场了。

    果真如甘日新分析的那样,夏天时(卢少林)一伙玩失踪了,人不见踪影,电话无法接听。

    苏启顺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害怕夏总真的如钱三运说的那样,是个骗子。

    一个工程施工队负责人多日联系不上夏总,在与其他工厂施工队沟通后才发现,这个夏总与多家施工队签订了工程承包合同,并收取了一笔高昂的工程保证金。

    施工队顿觉事情不妙,可能遭遇到诈骗了。他们集体找到镇政府,要求镇里给说法。

    经过统计,夏总共收取十多家单位工程保证金,涉及金额一百二十万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