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9章
    ,!

    高山镇政府有三辆车,一辆老旧的桑塔纳,有些年代了;一辆帕萨特,是今年方大同任书记时才买的;还有一辆面包车。还有一辆年代更久远的汽车今年报废了。

    帕萨特理所当然成为苏启顺的座驾,旧桑塔纳主要归钱三运使用,面包车主要是方便镇干部下村的。

    镇里二三十干部,一辆面包车显然不够用。前些年,镇里为每名干部配备了一辆自行车,鼓励骑自行车下村,但没实行一个月,就没有人骑自行车了。现在车辆不够用的时候,就面向社会租车。高山镇街道有不少私家车,很多都接送过镇干部。每年的租车费都是一笔不小的支出。

    钱三运乘坐旧桑塔纳去了县城。

    胡若曦的办公室在三楼。在上楼梯时,钱三运见到了刘传坤。

    “钱镇长,是不是找胡书记?她在办公室,我刚从她办公室出来呢。”刘传坤见到钱三运,很亲切地打招呼。

    “刘主任,那太好了,我正准备向她汇报工作呢。”钱三运对这个男人有些愧疚,正是自己,让他戴上了绿帽子。

    刘传坤将钱三运拉到一边,轻声说:“钱镇长,真的很感谢你啊。今天不回高山镇吧?上次就说了,你去高山镇赴任时,我为你送行。晚上我们也不去饭店,还是像上次那样,在家里整几个菜,咱们兄弟俩好好喝上几杯,怎样?”

    正是由于钱三运在胡若曦面前极力推荐刘传坤,才使得刘传坤现在成为协助县长工作的副主任。

    钱三运开玩笑道:“刘主任,上次的野狍子肉让我回味无穷,今天晚上准备什么美味呢?”

    刘传坤笑道:“钱镇长,我羡慕你真的很有口福。昨天,我的那位亲戚又送给我一只野鸡,还有几斤野猪肉。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晚吧。”

    钱三运那天夜里将错就错,将上错床的安蓝蓝睡了,安蓝蓝警告的话语还在他耳边回响。虽然他很想品尝野味,很想与安蓝蓝春风二度,但是,他怎么好意思面对安蓝蓝?便笑道:“刘主任,这次我真的没有口福了,今天晚上我没有空。”

    刘传坤有些惊讶地问:“钱镇长,有人提前预约了?”

    钱三运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说:“刘主任,我先上去向胡县长汇报工作,以后有空再聊。”

    刘传坤望着钱三运匆匆离去的背影,心中不禁思忖:他晚上是真的有事,还是不愿意去我家呢?那天晚上难道有什么地方招待不周?回去得问问安蓝蓝。

    钱三运敲门的时候,胡若曦正在埋头批阅文件。

    现在的胡若曦,虽然并未完全从郑耀明被双规后的阴影里走出来,但精神状态比以前好了很多。成功当选县长并代理县委书记,龙虎帮被剿灭,吴德能势力受到打击,她的威信逐步回升,可以说,她已初步掌握县委县政府的权力,虽然还不算牢固,但正朝着牢固的方向发展。

    “三运,你来啦。”见钱三运进来了,胡若曦放下手中的文件。

    “胡县长,向你汇报工作呢。”

    胡若曦起身,亲自倒了一杯水,递给了钱三运。

    钱三运顿时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自从那次霸王硬上弓后,两人的关系降到低点。现在,胡若曦主动倒水,是不是意味着她已尽释前嫌?

    钱三运接过水杯,发自肺腑地说道:“谢谢你,胡县长。”

    “现在工作怎样?”胡若曦回到座位上,用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注视着钱三运。

    “正在熟悉情况呢。镇里工作千头万绪,一天到晚没有一刻闲。大事没干一件,琐事一大堆。”钱三运说的倒是实情,自从去高山镇赴任后,要么去村里调研,要么在办公室。在办公室时,汇报工作的不说,光是报销发票、讨账的就一批接着一批来。

    “慢慢来呗,熟悉情况也需要一个过程。当镇长对你来说,是一个很好的锻炼机会,能接触到方方面面的工作。”

    闲聊了一会,钱三运转向正题,汇报了几项工作,最后,着重谈了自己对打通高山镇到东江县公路的设想。

    胡若曦沉思片刻,缓缓说道:“三运,你的设想很好,如果能够打通这条道路,毫无疑问,就打开了青山县的西北大门,这对于高山镇、甚至对整个青山县的经济发展都有巨大的促进作用。交通问题的确是制约青山县又好又快发展的瓶颈,但解决这个问题,难度很大。青山县没有高速公路,没有火车站,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当然,我们不能坐以待毙,要积极争取。修建公路,特别是开挖隧道,需要一大笔钱,仅凭青山县的财力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这样吧,我抽个时间陪你去趟云川,当面向何市长汇报你的想法。”

    “好的,谢谢胡县长。如果市里真的能将这条公路立项,我们就有充分的理由说服省外经集团开发高山镇旅游资源了。说实在的,如果我是省外经集团高层,就目前高山镇的交通现状,我也不敢投资。交通极度不便,游客进不来,投入再多资金搞旅游开发也是打水漂。”

    胡若曦嫣然一笑道:“说的也是,旅游资源再丰富,景点再宜人,游客进不来,也是徒劳。还好,我们青山县有一张王牌,那就是国家级贫困县,中央和省市对国家级贫困县是有很多扶持政策的。省里市里都有交通扶贫计划,我这里有几份文件,你拿回去好好看看,然后写一份报告,到时候当面呈给何市长。”

    胡若曦从文件夹里找出几份相关文件,让秘书江倩复芋,交给了钱三运。

    “三运,回去要将报告写好,具体哪天去云川,我联系好之后通知你。”

    谈完正事,钱三运要告辞时,胡若曦又将他叫住了。

    “三运,楼下的那位最近老实了很多,我最近主持召开县委常委会和县长办公会等会议时,他不但不提反对意见,还积极表态支持我。你认为这是暂时的蛰伏还是锐气被完全挫败?”

    “楼下的那位”指的就是吴德能,因为吴德能的办公室在二楼,胡若曦的办公室在三楼。

    “都有可能。坊间有传言,吴德能父子是乔峰父子的保护伞,好在乔峰父子死了,否则,吴德能的日子更不好过。当然呢,乔峰父子死了,并不代表吴德能就能安全着陆,毕竟,这案子省公安厅介入了。吴德能家族虽然势力大,但也难保吴德能一定平安无事。此外,吴明被抓,对吴德能的打击也是挺大的。”

    胡若曦点头道:“是的。吴德能不和我唱反调,现在各项工作开展顺利多了。昨天下午,吴德能还破天荒地来到我的办公室。”

    钱三运好奇地问:“胡县长,吴德能是不是想为儿子求情?”

    胡若曦摇头道:“不是,他向我求情也没用。吴明犯下什么罪行,该受到怎样的惩罚,法律说了算,我说了不算。他是为陆小曼的工作找到我的。”

    钱三运一愣,问道:“他是不是想提拔陆小曼?”

    “是的,陆小曼现在的处境有些尴尬,虽然是临时主持工作的县政府办副主任,但又不直接协助我工作。别人都知道,我并不喜欢她。吴德能的想法是,能不能将陆小曼提拔为县政府办主任。”

    “你答应了?”

    “怎么可能?上次不是听你说,陆小曼是吴德能的情人吗?真亏吴德能想得出,我就是提拔她,也不会将她提拔到县政府办主任的位子上。”

    钱三运笑着说:“也许这正是吴德能的精明之处,叫声东击西。不过,我得纠正一下,以前我听坊间传说,陆小曼是吴德能的情人,可事实是,陆小曼是吴德能的私生女。”

    胡若曦显然有些惊讶,不解地问:“陆小曼怎么会是吴德能的私生女?”

    “是的,千真万确。胡县长,你准备提拔陆小曼吗?”

    “我当时没有直接表态,说会考虑他的意见的。今年末或者明年初,县里根据干部队伍的现状,准备提拔一批科级干部。陆小曼能不能提拔,得看吴德能的表现。如果他支持我的工作,我会适当考虑的。”

    想着美艳的陆小曼,钱三运忍不住说了一句:“其实啊,我也能理解吴德能的心情。唯一的儿子要坐牢,女婿方大同虽然被调整为城关镇党委书记,却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如果没有人撑腰,方大同早就干不下去了。他对私生女陆小曼愧疚太多,所以才想着为女儿谋后路,才肯厚着脸皮向你求情。我有一种预感,即使吴德能这次能够平安着陆,也难保能继续待在常务副县长的位子上。”

    胡若曦说:“真要像你所说的,那就太好了。没有吴德能,就少了一块绊脚石。”

    钱三运说:“但愿如此吧。”

    胡若曦说:“三运,你大力推荐的刘传坤总体还可以,沟通协调能力不错。”

    钱三运不失时机地说:“胡县长,我觉得刘传坤可以提拔,让他担任县政府办主任比较合适。”

    胡若曦点头道:“可以考虑。”

    钱三运心中欣喜不已,他这么不遗余力地帮刘传坤说话,最根本原因不是刘传坤处处向他示好,而是他对刘传坤心存愧疚,毕竟,他睡了人家的老婆。能为刘传坤的提拔助一臂之力,也算是对他们夫妻俩的一种间接补偿吧。

    钱三运下楼时,撞见了陆小曼。陆小曼在见到钱三运的那一刻,神情有些复杂,嘴巴动了动,想和他打招呼,可还是没有说出来。

    “陆主任,你好。”钱三运打了声招呼。

    “哦,是钱镇长啊。”陆小曼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对了,陆主任,我突然想起一件事,那天我走得匆忙,办公室钥匙忘记上交。”钱三运掏出一把钥匙,递给陆小曼,“陆主任,我现在离开了县政府办,钥匙要物归原主。”

    “钥匙不用交给我的,你交给小汤就行了。”陆小曼没有接下钥匙,顿了顿,又说道,“钱镇长,到我办公室坐会儿?”

    陆小曼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并不是真诚的邀请,钱三运岂能不知?但是,这个风情万种的女人有着一种特别的魔力,就像一块磁石,巨大的吸引力让他无法离开。

    “好的。”钱三运跟在陆小曼后面向她的办公室走去。陆小曼身材很好,凹凸有致,细腰翘臀长腿,对于男人有着很大的杀伤力。她的身上还有一种淡淡的芳香。

    对于钱三运,陆小曼心情复杂。这个男人,曾经帮过自己,在晚上送她女儿去医院,还动用私人关系安排单人病房。但是,他也是抓捕吴明的组织者之一。吴明虽然试图强暴她,但毕竟是她的亲弟弟,他锒铛入狱,她是不希望看到的。

    然而,直到现在,陆小曼还不知道那天晚上救她于水火之中的那个男人就是钱三运。

    吴德能势头正猛的时候,胡若曦的县长权力被架空,陆小曼春风得意。现在的形势则完全相反,吴德能由于吴明被抓及可能涉黑,常务副县长的位置岌岌可危,能不能安全着陆都是一个未知数,而胡若曦身兼党政一把手,势头如日中天。

    陆小曼现在的处境很尴尬。虽然是临时主持工作的副主任,但明眼人都知道,陆小曼已大权旁落,而协助胡若曦工作的刘传坤后来居上,实际上已是县政府办的一把手。

    “随便坐吧。”陆小曼的语气不算冷淡,但也谈不上热情。

    “陆主任,最近工作忙吧?”钱三运寒暄道。

    “忙?我能忙什么!”陆小曼说话的语气显然有些不高兴,也许是钱三运戳中了她的痛处。现在县政府办大大小小的事,几乎都是刘传坤说了算。胡若曦如日中天与吴德能日薄西山,同样,刘传坤如日中天,陆小曼日薄西山。

    钱三运有些尴尬,陆小曼对他不冷不热,他没有必要热脸贴人家冷屁股,刚才就不应该来她办公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