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0章
    ,!

    为了化解尴尬,钱三运故作神秘地说:“陆主任,我刚从胡县长办公室出来,听她说,今年末或者明年初,县里将提拔一批科级干部,你主持县政府办工作也有一段时间了,怎么说也得转正吧?”

    陆小曼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淡淡地说:“你要是县委书记就好了。”

    钱三运不失时机地说:“我虽然不是县委书记,但在县委书记那里是能说得上话的。”

    陆小曼扬起脸,不无讥讽地说:“难道你是县委书记的面首?”

    钱三运苦笑道:“陆主任,你怎么将我的好心当成驴肝肺?”

    陆小曼面无表情地说:“你是好心?你为什么要帮我?难道觊觎我的美色,想睡我?”

    钱三运哭笑不得,连连摇头道:“陆主任,你这说的是哪对哪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个人天生乐于助人。”

    陆小曼用咄咄逼人的语气说:“想邀功请赏?的确,那天晚上你帮过我,将我孩子送医院,还找关系安排了单人病房,可是,就因为这个,我要感激你一辈子?”

    “陆主任,我知道你对我有成见,但是,那是政见不同,你我之间并没有个人恩怨。”

    陆小曼摆手道:“钱镇长,不说这个了,我现在手头还有点事,不能陪你聊天了。”

    陆小曼下逐客令了,钱三运无可奈何,只得悻悻地走了。

    陆小曼瞥了一眼钱三运有些落寞的背影,心中忽然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想拿他出气。吴明被抓,钱三运虽然也有参与,但是,将这笔账算到他头上的确有失公允,因为说到底,吴明被抓完全是咎由自取。吴明胆大包天,在绑架她失手后,还伺机强暴她。如果他不是亲弟弟,她会将他送进大牢的。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钱三运这一天在批阅文件的时候,办公室突然一下子涌进来一大群人。本来就不算宽敞的办公室被围得水泄不通,连走廊里都站了不少人。

    兼任镇信访办主任的党政办主任方来友介绍说,这些人来自部分被骗单位,他们为了工程保证金被骗的事找镇长。

    领头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汉子,自称青山县龙腾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徐天培。

    徐天培气势汹汹的,用咄咄逼人的语气质问钱三运:“你们镇政府审核把关不严,将骗子引进来了,骗了多家单位一百多万工程保证金,这损失是不是应该由你们镇政府承担?”

    硫磺厂是苏启顺引进来的,钱三运一直持反对态度,因此,这事与他没有半毛钱关系,但是,毕竟他是镇长,拒绝接待被骗单位是说不过去的。只是,钱三运有些不解,苏启顺不是已经授意副镇长余少勇与被骗单位签过补偿协议了吗?

    在不了解徐天培等人的真实想法之前,钱三运不急着表态,而是严肃地说:“我也听说你们被骗了,但是,你们被骗的主要原因并不在于镇政府,而在于你们自身。你们审核把关不严,与骗子签订合同,我们镇政府完全不知情,现在出了事,你们遭受了损失,就让镇政府承担责任,这说得过去吗?如果对方不是骗子,你们赚了钱,带我们镇政府分吗?我觉得你们找错地方了,应该是去县公安局而不是镇政府!”

    钱三运强硬表态,上访人群顿时炸开了锅。人们七嘴八舌的,说个不停。徐天培脾气暴躁,猛地一拍桌子,气愤地说:“你说的是什么屁话!硫磺厂是你们镇政府引进来的,你们搞了个声势浩大的奠基典礼,电视台报纸还大肆吹捧,让我们信以为真。现在出事了,你们将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说得过去吗?”

    方来友在一旁赔笑道:“徐总,有话好好说,不要那么冲动嘛。钱镇长的意思是,你们被骗了,应该及时报案,让公安机关帮你们追回损失。”

    徐天培显然很不满意方来友的话语,怒气冲冲地说:“余镇长已经和我们签下补偿协议了,现在为什么不兑现承诺,尽快将补偿款拨付给我们?”

    钱三运故作惊讶道:“余镇长与你们签订了补偿协议?我让他过来一下。”

    钱三运对方来友说:“你将余镇长叫过来。”

    方来友转了一圈,一个人回来了,对钱三运说:“钱镇长,余镇长手机关机,听说是下村了。”

    钱三运眉头紧锁,思索片刻,问徐天培:“补偿协议带来没有?”

    “白纸黑字,余镇长签的字,镇政府还盖了章,不能不认账吧?”徐天培将补偿协议递给钱三运,说话的语气缓和了些。

    钱三运将补偿协议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然后慢悠悠地说:“这事余镇长没向我汇报,我确实不知情,但既然已经签字盖章,镇政府也不能不认账。但是,镇里现在账上没钱,等有钱了,再拨付给你们。”

    徐天培的怒火又燃烧起来了,大声说:“你一句没钱就将我们打发了?怪不得有人说,这次补偿协议书记都同意立即拨付,就镇长压着不批,看来一点不假!”

    徐天培说到此,钱三运忽然察觉出来,这些人应该是受人指使的。有人故意向他们放风,说镇长不同意拨款补偿,他们就一起过来联合施压。

    徐天培情绪激动,钱三运却镇定自若,不慌不忙地说:“徐总,我没说不批。现在批了也没用,没钱。这几天,每天都有一批人要钱,你问问有几个领到钱了?”

    徐天培忽然说:“要不这样吧,现在镇里不是准备拓宽两条道路吗?你们让我们这些被骗单位每人承包一段,就算充抵补偿款,这不过分吧?”

    钱三运先是一愣,然后不紧不慢地说:“不错,镇里的确准备拓宽两条道路,目前正在招标。我欢迎你们积极参与报名,也期待着能与你们合作。”

    徐天培的态度突然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语气平和地说:“钱镇长,如果招标的话,我们不一定能竞得上。我们的想法是,不走招标程序,工程直接让我们干,我们保证质优价廉,让领导满意,让百姓放心。而且,余镇长也说过了,镇里有工程优先让我们干。”

    钱三运斩钉截铁地说:“那可不行!这次使用的是专项扶贫资金,必须用招标方式,公开公平公正地确定中标人,暗箱操作是要承担责任的。我还是那句话,欢迎你们积极参与报名,也期待着能与你们合作。”

    听钱三运态度如此坚定,徐天培又气势汹汹地说:“好吧,既然一毛不拔,那我们现在就去县政府上访!”

    徐天培率人兴师动众地来钱三运办公室,其实是受了余少勇的暗示的。

    苏启顺放下身架找钱三运,要求挪用扶贫专项资金,却大失所望,这让他非常生气。他灵机一动,将余少勇叫到办公室面授机宜。

    余少勇心领神会,想到了徐天培。他多年前就与徐天培相识,了解这个人,脾气火爆,与黑恶势力有着藕断丝连的联系。余少勇给徐天培打了个电话,暗示镇长钱三运不愿意拨付补偿金,还吐露镇里将投入巨资拓宽两条道路。

    徐天培要钱心切,又想承包道路拓宽工程,便串联其他几个被骗单位工程施工队负责人,又叫上二三十工人,浩浩荡荡地来到镇政府,找钱三运讨说法。

    当时,余少勇见徐天培等人来了,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借口下村,离开了镇政府,并关掉手机。其实,他压根儿没有下村,而是躲在镇政府附近不远处的一家饭店包厢里,和几个狐朋狗友打麻将。

    余少勇的如意算盘是,徐天培等人集体找钱三运施压,可能迫使钱三运想办法筹钱,这样就解了苏启顺的燃眉之急。如果钱三运不筹钱,那毫无疑问就惹怒了徐天培等人,而徐天培并不是好惹的。此外,故意吐露拓宽公路工程,就是想给钱三运添乱。因为有言在先,镇里今后凡是有工程,优先给这些工程施工队干,但很显然,钱三运不会轻易答应的,因此,矛盾冲突就有了。

    徐天培以上访相威胁,主要是认为镇政府怕上访怕将事情闹大,他哪知道,钱三运这次倒是希望他们上访,因为说到底,这次招商引资被骗与钱三运没有丝毫关系。从一开始,钱三运就对夏天时的身份产生了怀疑,在党政联席会表决时明确提出反对意见,硫磺厂举行声势浩大的奠基仪式时也借口没有参加,因此,上面即使要追责,板子是要打在苏启顺身上,钱三运不但不被追责,还可能会坐收渔翁之利。

    钱三运来了个欲擒故纵,故意装作害怕的样子,赔着笑脸说:“徐总,上访我看就不必了吧?你去县政府上访,最后皮球还会踢到我们身上,问题还由我们来解决。这样吧,等镇里有钱了,同等条件下优先安排发放补偿款。”

    徐天培怒气冲冲地说:“你这说的和没说一个样!今天我就问你,补偿款究竟什么时候能够发放?”

    钱三运说:“徐总,这个还真不好说,假如只补偿你一家单位五万元,我想明后年应该能解决,关键问题是一百多万元,镇里实在拿不出,上个月教师工资还没发放呢。现在上面有要求,一要吃饭,二要建设,我这个镇长首先得保证干部职工的吃饭钱啊。”

    (注:我在乡镇工作的时候,教师工资还不是县财政统一打卡发放,而是乡镇发放,那时,由于乡镇财力有限,拖欠工资是常有的事。一要吃饭二要建设也是中央明确提出来的方针。)

    钱三运的言外之意大家都听明白了,这补偿款发放根本就没有一个清晰的时间表。徐天培大手一挥,大声叫嚷:“走,我们现在就去县政府上访!”

    钱三运出奇的平静,苏启顺却坐不住了。

    第一时间得知徐天培等人去县政府上访,苏启顺立即打电话给余少勇。然而,余少勇手机关机,根本联系不上。他气得破口大骂:“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就在徐天培等人去县政府上访的同时,县委常委、纪委书记王闽给苏启顺打了个电话,说有人举报,反映高山镇招商引资被骗,镇里在财力非常紧张的情况下还要赔偿被骗单位一百多万元,县纪委将成立调查组,调查政府工作人员有无失职渎职、滥用职权等行为。

    七处冒火,八处冒烟,苏启顺头都大了,他想当然地以为举报人要么是钱三运,要么是钱三运指使的。

    苏启顺将钱三运叫到办公室,大声质问道:“为什么在背后捅刀子?”

    钱三运也很惊讶:“苏书记,我怎么可能自己举报自己?”

    苏启顺强词夺理道:“即使不是你干的,也是你指使别人干的!”

    钱三运摇头道:“苏书记,真的不是的,我没有举报,也没有授意别人举报。”

    苏启顺气急败坏地说:“是你干的,你会承认吗?”

    钱三运被苏启顺的蛮不讲理惹怒了,他丢下一句话“信不信由你”,拂袖而去。

    苏启顺无计可施,只得给舅舅周海洋打了个电话,老老实实地说了招商引资被骗以及由此引起的一系列连锁反应。

    对于苏启顺这个亲外甥,周海洋是爱护有加,不但提拔他,还想方设法为他积累政绩。上次硫磺厂奠基仪式,周海洋亲自参加,为苏启顺站台。谁知这一切都成了笑柄。

    为了给亲外甥擦屁股,周海洋亲自找了胡若曦,如实说了高山镇招商引资被骗的事,希望她能网开一面。

    胡若曦之前就接到县纪委书记王闽汇报,了解到了高山镇被骗的经过,由于举报信只将矛头对准苏启顺,而不是钱三运,便同意县纪委成立调查组对此事展开调查并启动问责程序。

    胡若曦虽然执掌县委县政府大权,吴德能暂时也不蹦哒了,但根基并不牢固。周海洋是手握实权的县委副书记,以前二人也有过愉快合作,现在亲自来求情,这个面子胡若曦不给也得给。

    胡若曦表态说,上面有文件精神,要允许干部犯错误,对于一心为了工作、并没有谋取私利的干部,即使犯了错误,也不能一棍子打死。当然,调查还是要正常进行的,要调查被骗经过,吸取经验教训,避免今后重蹈覆辙。

    苏启顺从舅舅周海洋那里,得知胡若曦这个表态,心情顿时轻松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