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1章
    ,!

    盖子已经揭开,捂不住了。苏启顺将余少勇臭骂一顿后,责令他代表镇政府向公安机关报案。

    正当钱三运百思不得其解是谁向县纪委举报的,政法干事吴克标主动站了出来,坦白说这事是他干的。

    吴克标说,他看不惯苏启顺霸道的工作作风,想通过举报的方式将苏启顺搞臭,最好能将其赶走,好让钱三运取而代之。

    这次举报,镇政府很多干部都认为这即使不是钱三运干的,也是他指使的,这让他一度很被动。其实,这真是冤枉他了。

    吴克标的举报弄巧成拙,钱三运很想严肃批评他,但是,转念一想,还是忍住了,只是提醒他以后做任何事都要三思而后行,切不可率性而为。

    吴克标十分尴尬,本来想邀功请赏,却受到批评。

    由于事实清楚,县纪委联合调查组很快就得出调查结论。胡若曦看过调查报告后批示,要苏启顺向县委县政府深刻检讨。

    只是检讨,没有任何处分,胡若曦的确给了周海洋很大的面子。不过,对于雄心勃勃的苏启顺来说,已是颜面尽失,威风丧尽。

    正常情况下,县里向市里争取交通扶贫项目,首先得跑市交通局、市扶贫办等部门,然后去市政府分管此项工作的副市长那里,最后才去找市长。

    但是,胡若曦这次直接去找何胜利市长,因为她知道,钱三运和何市长有私人关系。在官场上,无论是公事还是私事,通过私人关系比走正规流程更管用。

    胡若曦这次准备非常充分,不仅让钱三运写了一篇很有水平的报告,还携带了一幅地图,并用声情并茂的语言向何胜利阐述了修建高山镇到东江县公路的基本构想、重大意义和作用。

    何胜利听得很认真,并不时地插话。末了,他说道:“若曦同志,你这个构想很好,如果真的要贯通一条连接青山县山区到东江县的道路,不仅对于振兴青山县经济,帮助山区人民脱贫解困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而且对促进东江县与青山县的经济互补,实现云川市整体经济繁荣具有现实而深远的意义。我个人是支持修建这条道路的,但是,省市虽然有交通扶贫项目,但是由于资金池有限,而申报项目又多,想在一个项目上投入几千万的资金,难度很大。”

    钱三运有些失望,接过话茬:“何市长,青山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山区人民迫切希望能打通这条公路,借以走上脱贫致富的道路,希望何市长能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给予高山镇以更多的支持。”

    何胜利笑道:“小钱,我理解你急于干事业的心情。这样吧,你将这份报告留下来,到时候我来召集几个市直部门开个会,研究下这个跨县公路建设的可行性。”

    何市长话说到这个份上,胡若曦和钱三运都不好再说什么了。不过,总的来说,这次云川之行还是有收获的,至少何胜利本人对这个公路项目感兴趣,如果再烧上一把火,说不定这个项目就真的有戏了。

    胡若曦并没有回青山,而是回了云川花园小区的家里。由于工作繁忙,她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青山县度过的,只有在去云川市开会或汇报工作的时候才顺便回到自己家,打扫卫生、给濒临干涸的花草浇水。

    钱三运也没有回青山,在与胡若曦分别后,就直奔市人民医院。在快到医院门口时,他给叶倾城打了个电话。

    “三运,今天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已经有三天没有给我打电话了。”叶倾城在电话中埋怨道。

    “倾城,你记性真好。我这几天在镇里忙得焦头烂额,白天没时间,晚上倒床就睡着了。”

    “三运,要注意劳逸结合,不能太累着。真的很心疼你,什么时候来云川我来犒劳你。”

    钱三运当然知道叶倾城话语中“犒劳”的意思,明知故问:“怎么犒劳我呢?”

    “赏你一顿美味的大餐!”电话那头的叶倾城应该是躲在角落处,说话声音很小。

    钱三运故意说:“倾城,在哪个大酒店吃大餐?”

    叶倾城窃笑道:“三运,你这个大笨蛋!大餐都不懂吗?”

    “不懂,能说得具体点吗?”

    “我不信你真的不懂。三运,在哪里呢?”

    “倾城,如果我说我在你们医院大门口,你会相信吗?”

    “不信。”

    “假如我是真的在你们医院门口呢?”

    “如果是真的,那我晚上赏你大餐。”电话那头的叶倾城咯咯笑道,她并不相信钱三运的话,因为他不止一次在电话中骗过她,她也骗过他。

    “倾城,我真的到医院大门口了,你有空就出来接我。”

    “三运,你不会真的来啦?你可不要骗我,否则,我要狠狠地惩罚你!”

    钱三运哈哈大笑道:“倾城,怎么惩罚我?”

    “罚你半年不许碰我!”

    “倾城,这次我真的不逗你,出来吧。”

    不多时,身穿粉红色护士服的叶倾城兴冲冲地跑了出来。钱三运躲在医院门口的一棵大树后面。

    叶倾城左顾右盼,就是不见人,正当她掏出手机拨打电话时,钱三运蹑手蹑脚地绕到她的身后,突然用双手蒙住她的眼睛。

    “啊!”在短暂的惊慌之后,叶倾城突然意识到,蒙住她眼睛的一定是钱三运。

    钱三运故意压低声音说:“别叫,叫就强暴你!”

    叶倾城忽然一个转身,一头扎进钱三运怀里,娇嗔道:“三运,别逗我了,我知道是你。”

    钱三运松开手,在叶倾城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一脸坏笑地问:“倾城,什么时候赏我一顿美味大餐呢?”

    叶倾城哭丧着脸说:“三运,真的不好意思,我大姨妈来了,今天晚上不能赏你大餐了。”

    钱三运用手指轻轻地在叶倾城的鼻梁上勾了一下,嘻嘻笑道:“大骗子!说话不算话!”

    叶倾城忽然红着脸说:“三运,我真的不是想骗你。今晚虽然不能赏你大餐,但是,我会换另一种方式让你快乐的。”

    钱三运的精神为之一振,忙不迭地问:“什么方式?”

    叶倾城的粉拳不停地捶打钱三运的胸膛,娇羞地说:“三运,怎么这么猴急,你让我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怎么说出口?”

    钱三运喜欢娇羞的叶倾城甚于大大咧咧的叶倾城,此时的叶倾城,娇羞无限,风情万种,他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真的很想将她抱到床上,来一敞畅淋漓的欢爱。

    两人闲聊几句后,钱三运关切地问起叶倾城妈妈的伤情。

    叶倾城说:“好些了,现在已经从医院转到家里了,但生活不能自理,请了一个保姆在家照顾。”

    “倾城,我很想去看看阿姨,可以吗?”

    “三运,你是我未来的老公,当然可以啊。妈妈其实挺喜欢你的,唉。”一想到因为车祸卧病在床的妈妈,叶倾城的泪水就止不住地往下流。

    钱三运掏出纸巾,温柔地为叶倾城擦拭泪水,劝慰道:“倾城,别难过了,阿姨一定会好起来的。”

    叶倾城点点头,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三运,你今天怎么来云川了?是学习还是开会?”

    钱三运将此次云川之行简要说了下,叶倾城若有所思地问:“胡阿姨回家了?”

    “是的。”

    “三运,你说胡阿姨结婚了吗?有的人说她至今还是单身,有的人说她结过婚,但和老公感情不好,有的人还说她是领导的小三,反正,胡阿姨个人生活很神秘的。”

    “我和胡县长只是工作上的交往,她的个人私生活我不太清楚,也不方便打听。”

    “说的也是。胡阿姨不仅长得很漂亮,而且有气质,很有女人的魅力。我要是个男人,也会喜欢她的。”

    钱三运开玩笑说:“倾城,你的意思是,我是个男人,可以有光明正大的理由喜欢她?”

    叶倾城用胳膊肘轻轻捣了一下钱三运的胸膛,佯装生气道:“大坏蛋!真是个花心大萝卜!我不许你喜欢她!不过,我相信你没有那个胆量!敢打女领导主意,不想在官场上混了?”

    钱三运心中沾沾自喜道,怎么不敢?我敢想敢做,将胡若曦睡了,你相信吗?不过,能和胡若曦这样的美女一夜缠绵,就是死上一次也值得。

    钱三运心中胡思乱想,嘴上却说:“就是,就是,借我十个胆子也不敢打顶头上司的主意。”

    叶倾城咯咯笑道:“三运,你是有贼心没贼胆。老实交代,最近有没有勾引别的女人?”

    钱三运义正词严地说:“怎么可能?我现在可是堂堂的一镇之长!广大人民群众无时无刻不在监督我,我的一言一行都小心翼翼,哪敢做出格的事?”

    “三运,真的是党的好干部。如果真像你所说的那样,爸爸就放心了。”

    “倾城,我知道,叔叔并不喜欢我。”

    “你错了,三运,爸爸不是不喜欢你,只是不喜欢你的花心而已。爸爸这几天去外地出差了,要不然,你们可以多多交流,增进感情。不过,爸爸不在家有不在家的好处。”

    “什么好处?”

    “三运,爸爸是纪委干部,平时在家一本正经的,他如果今晚在家,肯定不允许我们同床共枕,但是,他不在家,我们就无所顾忌了。”

    “阿姨不管吗?”

    “妈妈很大度,她知道我是你的人了,我们睡在一起,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叶倾城回医院办理了工作交接手续,提前下了班,在陪钱三运在街上买了一些礼品后,步行回到家里。

    “阿姨,我妈妈还好吧?”叶倾城一回到家,就关切地向保姆阿姨问起妈妈的身体状况。

    “还好,刚刚喝了一晚乌鸡汤,现在正醒着呢。”

    妈妈房门是虚掩的,叶倾城拉着钱三运的手,轻轻地推开房门,见妈妈正依靠在床头上闭目养神。

    “妈妈。”叶倾城轻轻叫了一声。

    叶倾城的妈妈面色有些苍白,听见叫唤声,嘴唇动了动,微微睁开眼。

    “阿姨好!”钱三运也轻轻唤了一声。

    “小钱来啦?”叶倾城的妈妈见钱三运也来了,似乎有些惊喜,身子微微前倾,睁大眼睛,将未来的女婿看了又看。

    “妈妈,三运很挂念您的身体健康,百忙之中挤出时间特意来看您。”叶倾城为了讨妈妈欢心,故意撒了个谎。

    “让小钱安心工作,我现在就这个样子,短时间好不了,但也坏不到哪里去。”

    钱三运柔声说:“阿姨,您安心养伤,现在医疗技术这么发达,相信用不了多久,您就会完全康复的。”

    叶倾城的妈妈凝视着面前的一对年轻人,喃喃地说:“你们也不小了,即使不结婚,也可以先将婚事订下来。”

    叶倾城欣喜地说:“妈妈,您同意了?”

    “你们都这样了,妈妈能不同意吗?”

    “可是,妈妈,爸爸好像——”叶倾城欲言又止。

    “你爸爸喜欢国庆,说国庆这孩子实在,特别是妈妈这次突发车祸,是国庆及时献的血,要不是国庆,妈妈的老命就没了。国庆这孩子确实不错,但妈妈知道,你心里只有小钱,感情的事不能勉强。”

    叶倾城动情地说:“谢谢您,妈妈。国庆在我心目中,一直是我的好哥哥。我知道他恋我太深,可是,我对他就是没有感觉。”

    叶倾城的妈妈又说:“倾城,你爸爸说小钱太花心,也不知道他是通过什么方式调查出来的。其实啊,我一直没告诉你的是,你爸爸年轻时也风流倜傥,追求他的女孩很多,你爸爸是个多情种子,见一个爱一个。不过,他结婚后,就收敛了很多。男人嘛,一旦结了婚,就要对家庭负责,不能再为所欲为了。”

    叶倾城一脸坏笑地看着钱三运,说道:“三运,妈妈这是在提醒你,结婚后就不能再四处留情了,能做到吗?”

    钱三运口是心非地说:“能做到。”

    叶倾城的妈妈说:“倾城,你爸爸那边我来做工作,家里重大事项还是我说了算。你们出去吧,我想休息一会儿。”

    叶倾城牵着钱三运的手,退出了房间,并随手将房门掩上了。她心里其实很清楚,妈妈并不是真的要休息,而是想给二人创造单独交流的机会。

    叶倾城将钱三运拉进自己的卧室,将门反锁后,就将钱三运推倒在床上,整个柔软芳香的身子就趴在他强壮的身体上,疯狂地亲吻他。

    (从明天开始,更新时间调整为中午12:1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