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2章
    ,!

    一番荡气回肠的热吻之后,钱三运色咪咪地说:“倾城,我现在很想享受你的美味大餐呢。”

    叶倾城满面酡红,幽幽说道:“大坏蛋,这么猴急!你呀就是爱偷腥的馋猫,这么长时间,你说你没有偷腥,打死我也不相信!”

    钱三运急忙辩解道:“倾城,其实我没有你想象的那样色。”

    叶倾城嘻嘻笑道:“你要是能够靠得住,老母猪都能上树。你平时想我的时候,想不想那个?”

    钱三运做了个手势,叶倾城耻笑道:“都多大了,还靠这个解决?真没出息!”

    “不靠这个靠什么?难道让我去嫖娼?”

    “谁让你嫖娼啦?你不能不想那事?没事时,多看看一些格调高雅的书籍,多听听一些美妙动听的音乐,你的灵魂就会得到净化,脑海中一些邪恶的念头就会消失。”

    “倾城,我没有你想象的那样高尚。”

    “我就说嘛,你就是个大色狼c吧,看在你心里还有我的份上,今天就让你舒服舒服。”

    叶倾城俯下身子,然后深吸一口气,将钱三运的邪恶之根含在嘴里。

    一种无与伦比的快感激荡全身,钱三运顿时有灵魂出窍般的感觉。叶倾城技术娴熟,钱三运感到非常纳闷,不解地问:“感觉你是这方面的老手啊。”

    叶倾城停止了动作,胀红了脸,慢悠悠地说:“三运,你可不要胡思乱想,我不是那种很随便的人。为了你,我最近一有空就躲在房间里练技术,胡萝卜、茄子都成了道具,为的是我大姨妈来时,也能让你舒服。你们这些男人嘛,只有将你们喂饱,才不会四处拈花惹草。”

    钱三运动情地说:“倾城,你真好。”

    正当钱三运飘飘欲仙的时候,床头的手机铃声不识时务地响了起来。

    钱三运拿起手机,看来电显示,是胡若曦打来的。

    “胡县长打来的。”钱三运小声说道。

    叶倾城松开口,说道:“你接你的,不影响的。”

    钱三运摁下了接听键,叶倾城也有节奏地动作起来。

    “三运,刚刚接到市委那边的通知,说后天省委副书记曹春林将来青山县视察工作,重点视察党建、山区脱贫、政法特别是打黑除恶工作,并点名要去东河乡看发电厂项目前期准备情况以及去高山镇调研脱贫攻坚工作。你要做好准备,尽快就高山镇脱贫攻坚工作写一份发言稿。”

    钱三运心中欣喜不已,没想到这么快曹春林就要来高山镇了。他心中默默感激曹小兵,那次要不是曹小兵主动提出,曹春林即使来青山也不会点名来高山镇。

    “好的,胡县长,曹书记这次来高山镇视察工作,我正好借机向他汇报我的打通高山镇到东江县公路的设想,如果能得到他的认可,那修建公路一事基本也就成了。”

    胡若曦说:“小钱,你认为曹书记会对你的设想感兴趣?”

    “事在人为嘛。如果我连尝试的勇气都没有,哪能成就我的想法?”

    “说的也是。三运,省领导来基层视察工作,一般来说,是不会指定地点的。这次却很奇怪,点名要去东河乡和高山镇。去东河乡可以理解,为什么要去高山镇呢?”

    钱三运并没有和胡若曦说过他与曹春林儿子曹小兵之间的关系,在电话中三言两语也说不清,便模棱两可地说:“也许高山镇脱贫攻坚工作有可圈可点之处,省领导对此感兴趣吧。”

    “有可能。上次何胜利市长对高山镇脱贫攻坚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说不定他在各种诚都提到了这一点,从而引起省领导的重视。”

    叶倾城口技娴熟,动作轻柔,钱三运舒爽无比,不由自主地低哼了一声。胡若曦惊讶地问:“三运,你在干什么呢?”

    “没干什么,正在接听你电话呢。”

    “三运,你在哪里?是不是和倾城在一起?”

    钱三运本来想如实回答,但见叶倾城摇头,便撒谎道:“没有呢。”

    “三运,现在忙吗?”

    “不忙,胡县长。”

    “三运,如果不忙,能来我家为我做个推拿吗?最近我工作特别繁忙,身体超负荷运转,想放松放松。”

    钱三运根本就没想到胡若曦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如果叶倾城不在场,他会毫不犹豫答应的,可是,偏偏叶倾城在场,而且,由于手机处于免提状态,她听得很分明。

    钱三运愣了愣,看着叶倾城,想征求她的意见。叶倾城点点头,意思是说可以。

    “三运,怎么不说话?如果不方便,那就算了吧。”

    “方便,胡县长,我等会就过去。”

    “谢谢你,三运。”

    挂断电话,钱三运不解地问:“倾城,胡县长让我过去做推拿,你怎么点头了?如果你摇头,我会找个借口,不过去的。”

    叶倾城停止了动作,柔声说道:“三运,我其实不想你现在出去,可是,胡阿姨是你顶头上司,若是惹她不高兴,后果很严重啊。我了解女人,即使是像胡阿姨这样的领导,心眼其实是很小的。你找个理由拒绝她,她表面上不说什么,心里其实很不高兴的。”

    “倾城,真的难为你了,说实在的,我现在不想出去,只想享受你的服务。”

    “三运,既然已经答应胡阿姨了,不想出去也不行啊。”

    在去胡若曦家的路上,钱三运不禁思忖:上次胡若曦引狼入室,难道就不能吃一堑长一智吗?莫非,莫非她是故意勾引我?

    虽然不是第一次来胡若曦的家,且和她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当钱三运敲门的时候,心里却有一种莫名的激动。

    房门开了,一缕淡淡的幽香扑鼻而来,胡若曦的衣着打扮让钱三运眼前一亮。

    今晚的胡若曦,并没有穿睡袍,也不是穿着白天的衣服,而是从头到脚都是新的。白天是盘起的头发、女士西服加运动鞋,而现在是长发披肩、黑色的毛衣、米色的风衣、黑色丝袜加高跟鞋。

    白天鹅一样的脖颈下面,是高耸的胸脯,毛衣被高高撑起,呈现出一道让人眼馋的孤形。

    黑色丝袜紧紧包裹下的美腿露在外面,胡若曦的腿看起来结实而修长,充满了一种弹性和张力,这样的美腿,让世界上任何一个生理和心理正常的男人都难以做到心如止水。

    “胡县长,你今晚真美!”钱三运由衷赞叹道。

    “难道我平时不美?”胡若曦俏脸一红,露出小女人的娇羞,此刻的她,就是一个风情万种的美女,似乎与往日一本正经的女县长格格不入。

    “不是的,你每一天、甚至每一分每一秒都很美。”钱三运故意卖了个关子,“胡县长,我可以说句实话吗?”

    “可以啊。”胡若曦嫣然一笑。

    “胡县长,平时的你更像是一位领导,但今晚,你就是一个性感、妩媚、迷人的女人。”

    胡若曦莞尔一笑道:“三运,由于我职业的特点,平时工作时只能穿正装,其实啊,每个女人都是爱美的,我也不例外。闲暇之余,我也喜欢逛街,喜欢买漂亮的衣服,可是,很少有诚能用得上。像我这样的领导,其实是没有多少真正属于自己的时间的。我的衣橱里有很多漂亮的衣服,基本上都很少穿过。今天晚上,我心血来潮,就试穿了一套,看你的眼神,我就感觉应该还不错。”

    钱三运微笑着说:“胡县长,岂止是不错,是非常不错!”

    胡若曦娇羞道:“三运,谢谢你的夸奖。”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钱三运心中汹涌澎湃:胡若曦穿上这一身漂亮的衣服,特别是性感的丝袜,难道就是给我看的吗?因为这个屋子只有我和她,而她是不太可能穿着这身衣服出门的。

    “人的一生当中,有很多选择,每一项选择都有得有失。我选择从政,得到了权势,得到了尊重,却失去了自由,失去了业余爱好。比如说吧,我从小就喜欢弹古筝,上中学时还获过奖,大学时还上过电视节目,但在参加工作以后,就没有多少时间继续弹古筝了。特别是我走上领导岗位后,每个月都难得有机会弹上一两次。”

    钱三运啧啧赞叹道:“想不到胡县长还是个大才女!”

    胡若曦微微一笑道:“大才女算不上,不过,在大学里,同学们都说我是小才女,我不但会弹古筝,还会画画、针织、书法,不过,看起来琴棋书画样样都会,却没有一样很精通。”

    钱三运斗胆说了一句:“胡县长,可以听你演奏一曲古筝曲吗?”

    “当然可以啊。”胡若曦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我为你弹奏一曲古筝曲,稍后你帮我做推拿,我们是不是都有所收获吗?”

    “是啊,能亲自聆听胡县长弹古筝,可是我的荣幸啊。”

    钱三运跟着胡若曦进入书房。书房里有很多的书籍,尤以中外名著、经济管理学著作为多。钱三运随手从书架上拿下一本《区域经济理论与实践》翻了翻,见书上用红笔做了很多标注,看得出来,这本书胡若曦认真读过。

    胡若曦坐在古筝旁,缓缓划动下细细的琴弦,优美的音符一个个轻快地跳出。

    那筝音有如桥下潺潺的流水,孤鸿飞过时的几声清啼,以及女人的婉婉叹息。

    一曲弹罢,钱三运意犹未尽地说:“胡县长,弹得真好,我都沉醉其中了。”

    胡若曦悠悠一笑道:“总体弹得不错,发挥了我的正常水平,但有几个音符没把握好。”

    “胡县长,已经很不错了。我有个建议,县里不是每年都举办新年晚会吗?我觉得你到时候可以上台露一手,既突出领导重视,又能增加你的个人魅力,助你树立个人威信。报纸上也经常报道,某地的某个领导大秀才艺。胡县长,我觉得你可以做得更好。”

    胡若曦单手托腮,凝神思考了一会,幽幽说道:“三运,你的这个建议很好,但是,我怕到时候有人说我喜欢作秀。”

    钱三运不以为然地说:“这是领导与民同乐呢。作秀就作秀,现在有的领导连作秀都懒得作了。”

    “好吧,三运,这次我听你的。对了,三运,这次省委副书记曹春林要来青山县视察,我感到很突然,会不会是上次中央二号首长视察过后,他对某些重点工作的督察?”

    “有这种可能。其实啊,胡县长,我见过曹书记。”

    “你见过曹书记,没听你说过啊?”

    “上次在省委党校学习期间,由于机缘巧合,我见到了曹书记。回青山上班后,我忘了告诉你。”

    胡若曦用手指亲昵地在钱三运的额头弹了一下,用似嗔似喜的语气说:“三运,这么重大的事都不和我说,看来你隐藏着不少秘密呢。”

    按照常理,即使是最信任的下属也不可能向领导汇报每件事,胡若曦这样说,显然是将钱三运看成是比最信任下属还要亲密的人。

    钱三运有些尴尬,辩解道:“胡县长,那段时间,你是知道的,我们之间的关系很微妙,我怕你烦我,所以刻意少与你接触。”

    胡若曦没有说话,似乎在回想过去的那段时光。过了一会,她叹了一口气,说道:“是啊,不瞒你说,自从老郑出事后,我的情绪很低落,如果再遇到其他不顺心的事,脾气就特别的大,我记得,我曾在办公室发过你的火。三运,你不记恨我吧?”

    钱三运笑着说:“胡县长,看你说的,我怎么会记恨你呢?你冲我发火,根本原因是我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我向你保证,以后绝不再犯。”

    “三运,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你也不要有什么心理包袱。不说这个了,你还是谈谈曹春林吧。”

    “好的,胡县长。”钱三运于是将在省委党校研究生班上课期间结识曹小兵及见到曹春林的经过大致说了一遍。

    “三运,看得出来,曹春林这次青山之行目的性很强。他视察扫黑除恶工作,是因为铲除乔峰父子黑恶势力团伙是他一手主导的;视察东河乡及发电厂项目前期准备情况是因为他的小情人杭思思;视察高山镇脱贫攻坚工作则是为你站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