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4章
    ,!

    省委副书记曹春林在云川市委书记徐华为、市长何胜利以及省有关部门的陪同下,来到青山县视察工作。此次青山之行的最后一站就是高山镇。

    曹春林一行先后来到高山温泉、万亩竹海、虎洞水库和神山,对高山镇丰富的旅游资源赞不绝口,指示随行的市县领导要科学做好高山镇旅游规划,积极引进省内外有实力的企业投资开发,将旅游开发与山区脱贫攻坚有机结合起来。

    在介绍神山时,钱三运不失时机地拿出一幅地图,就地阐述了打通高山镇到东江县道路的构想。曹春林不时点头,表示赞许。

    曹春林对随行的省市县领导说:“钱三运同志虽然年轻,但有想法,敢闯敢试,我认为打通高山镇到东江县道路的设想很好,要想富先修路,这一句很朴素的话语,蕴含着大道理。”

    曹春林嘱咐随行的省市领导:“你们回去后,组织相关单位论证设想的可行性,方案报我。”

    省委副书记发话,陪同的省市县领导频频点头。

    曹春林视察结束返回省城后,钱三运与曹小兵取得了联系,再次感谢他的大力帮助,并谈了打通高山镇到东江县公路的想法。东江县的交通工作是由曹小兵分管的,他表示将全力促成高山镇到东江县的公路项目。

    几天后,省市专家组来到高山镇,为突出对这项工作的高度重视,胡若曦全程陪同。

    这类专家都是非常好面子的,县里一把手全程陪同让他们很有面子。县政府办副主任刘传坤很会来事,暗地里给每位专家一个大红包,还有一份青山县的土特产。

    在论证会上,与会专家纷纷表示,打通高山镇到东江县的道路意义重大,对振兴经济、脱贫解困作用巨大。

    修建公路一事有了眉目之后,钱三运将工作重点转到解决镇政府财政困难上去。

    由于多种原因,高山镇财政非常困难,干部职工工资足额准时发放都成了一个问题。镇政府外欠的招待费及包车费就有几十万元。

    钱三运也想着严格控制招待费和包车费支出,从源头上压制支出规模,但仔细一想,还是没有做这方面的工作。

    举个例子,就招待费来说,镇政府机关干部人人都可以签字,不论是公事还是私事都可以签字。

    如果严格控制招待费支出,无疑会动了很多人的奶酪,在当前立足未稳、根基不深的情况下,贸然实施这项政策,无疑会引起很多人的不满。胡业山、方大同和苏启顺都没能从源头上解决这个问题,可见阻力还是很大的。

    一个人不满问题不大,当大多数人都不满时,钱三运的处境就会堪忧的。在任何一个单位,如果没有足够的拥趸,就是孤家寡人,注定是干不成事的。在没有掌握绝对的权力之前,韬光养晦是最好的保全策略。

    高山镇有镀锌铁丝厂、轮窑厂等几户镇办企业,经济效益一般,每年上缴的利润不到二十万元,还不够镇里的招待费支出。在当前镇财源不足的情况下,必须另辟蹊径。

    钱三运在为江曼婷的父亲江天顺做推拿的时候,曾接触过形形色色的官员。这些官员谈论的话题很广,涉及到经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他们在交谈时,钱三运并没有资格插嘴,但是,他默默地听着,也听出了一些名堂。

    除了招商引资外,还有一个名词,叫“引税”。引税并不同于招商引资,并不需要企业来投资建厂,而是将本不属于自己区域内的税收,通过各种非正规途径“拉”到、“借”到或“买”到自己辖区。通俗点讲,就是让外地企业或个人过来开税票,或将税务登记移入自己辖区,将本应在外地交的税引到自己辖区。

    引税虽然违反国家有关税收政策,却并不涉嫌违法犯罪,当年在很多地方引税成风。乡镇引税,市县其实也知情,但出于地方保护主义,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在青山县,真正引税的乡镇少之又少,一来乡镇政府领导信息闭塞,思想不解放,又怕承担风险。二来他们有心想引税,也不一定就能心随所愿。

    在当前镇办企业举步维艰、招商引资进展缓慢、乡镇财力非常吃紧的情况下,创收的最好方式就是争取上级政府补助和引税。

    钱三运两条腿走路。一方面利用与胡若曦的亲密关系,积极争取上级转移支付;另一方面,就是引税。

    引税,一般要引外地的,说句不好听的,就是损人利己。引税以引营业税为主,营业税是地方主体税种,是由地方税务局负责征收,管理不太规范。而增值税是由国家税务局负责征收,由于实行了增值税发票制度,管理相对严格。属于营业税的建筑安装和房地产行业是引税的重点目标。

    钱三运组织人员制定了高山镇引税办法,办法对被引税企业的优惠政策及引来税款的人员奖励都有详细的规定。

    比如,办法规定,镇政府机关干部只要引来税款,都会按比例给予一定数额的奖励,引得越多,奖励越多。税引得越多,镇里就有钱,镇里有钱,大家日子都会很好过。所以,这个引税办法一出台,受到几乎所有镇干部的欢迎。

    镇党政办主任方来友是第一个引来税款的。他的一位中学同学是外地一家建筑公司的小老板,这次经他介绍前往高山地税所缴纳了一笔两万元的税款。根据引税办法,钱三运第一时间就为其兑现了一千元的奖金。一千元相当于近两个月的工资。

    方来友是第一个吃螃蟹的。在巨额奖金的诱惑下,大家都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短短一个星期,就引来税款近十万元,钱三运均在第一时间为他们兑现了奖励。甚至于一直和钱三运不和的苏启顺和余少勇也蠢蠢欲动,想方设法将外地企业引过来缴税。

    但是,由于镇干部视野和交际的原因,引来的税款数额让钱三运并不满意。要想引来较大数额的税款,必须引来上规模的外地企业前来缴税。

    钱三运想到了见多识广、交际广泛的操思丽。他打了个电话给操思丽,向她谈了引税的想法,并表示将给予介绍人一定的报酬。

    操思丽很热情,一口答应了,说她有两个党校研究生班的往届毕业生在江州各开了一家规模还算可以的建筑公司,到时候可以引荐。

    钱三运决定亲自去趟江州。

    在去江州之前,钱三运精心准备了一些土特产,如竹鼠、野猪肉、神山野茶,并想方设法弄来了几斤野狍子肉。操思丽一直对他关心有加,争取扶贫专项资金、参加“青山会”聚会认识王笑谈等人都离不开她的帮助。特别是她提前透露曹小兵是曹春林的儿子,要不然,依照钱三运要强的性格,迟早会和曹小兵发生冲突,也就不会有后来的曹春林来高山镇视察。

    感谢操思丽,钱三运怎么做都不为过。当然,他了解操思丽,送钱她绝不会收,再说她也并不缺钱;送礼品,说实话,她也不在乎。作为省能源集团董事长王晓军宠爱的情人,她物质上应该是非常富有的。送些她花钱在省城也难以买到的土特产,价格不贵,她也会很欢迎的。

    果然,操思丽对钱三运带来的土特产兴趣浓厚,并一个劲地感谢。

    经操思丽提议,见面地点在省委党校附近的一家特色土菜馆。钱三运做东。

    操思丽与这家土菜馆的老板娘非常熟悉。之所以安排在土菜馆,一方面是想照顾老板娘生意,另一方面,是想晚上让土菜馆厨师各烧一盘竹鼠肉和野狍子肉。操思丽是想借花献佛,将钱三运带来的一部分野味让两位学生老总品尝。

    在操思丽的引荐下,钱三运见到了她的两位学生,一个姓高,一个姓郭。两个人在江州都拥有自己的建筑安装公司,规模虽然与大型国企不能比,但也不算小。

    高总身材高大魁梧,皮肤黝黑,留着寸头,一脸杀气,乍一看就像是黑社会成员。

    郭总则完全相反,身材矮小瘦弱,皮肤白皙,像个女人,嬉皮笑脸的,看起来不像是公司老总。但人不可貌相,据操思丽介绍,高总公司去年做了三个亿的生意。

    由于是操思丽引荐的,高总对钱三运还算客气。

    点好菜,并安排厨师精心烧好野味后,四个人围坐在一起打掼蛋。打牌不是目的,而是一种交流方式。

    钱三运从打牌时的交流可以听出,无论是高总还是郭总的公司,操思丽都曾经帮过忙。

    虽然现在工程招投标有一整套程序,貌似公平公开公正,其实,都是有空子可以钻的,都存在这样那样的猫腻。

    王晓军还是省扶贫办主任的时候,操思丽为高总和郭总的公司争取交通扶贫项目帮过大忙。现在,两家公司又希望省能源集团董事长王晓军在青山县发电厂等工程项目上给予他们关照。

    操思丽是个热心肠,对于学生们的要求,只要不是太出格,都会鼎力相助。所以,当她打电话给高总和郭总时,他们都推掉应酬赶来了。

    钱三运介绍起高山镇的引税优惠政策,镇里出台的办法规定,对到高山镇地税所缴税的企业,按照最多不超过百分之二十的税款比例返还给企业。

    操思丽插话道:“税款反正都是要交的,在江州缴税没有一分钱返还,而在高山镇缴税还有百分之二十返还,返还比例挺高的。”

    高总冷不丁说了一句:“操老师,你有所不知,有的地方返还比例更高,对于大笔税款返还百分之三十甚至更高。”

    操思丽惊讶地说:“不会吧?怎么这么高。”

    郭总说:“高总说的是事实,我去年在北部一个乡镇缴了一笔一百万的税款,返还比例高达百分之四十。”

    操思丽说:“那乡镇政府只能得到百分之六十?”

    郭总说:“百分之六十也赚大了。就拿这一百万税款来说,乡镇政府平白无故就得到了六十万,这是多么好的事啊。”

    操思丽笑道:“说的也是。钱镇长也是省委党校研究生班学生,算起来还是你们的师弟,你们要尽可能地多关照他,关照他就是关照了我。”

    高总说:“就冲操老师这句话,我近期就安排财务人员去趟高山镇,缴纳一笔一百万元的税款。”

    郭总也说:“都是同门师兄弟,互相关照是应该的。我本来还想去北方的那个乡镇缴纳一笔两百万元的税款,现在果断决定,改在高山镇缴纳了。”

    钱三运连忙道谢。其实,他心里很清楚,他最应该感谢的人是操思丽。如果他们不是有求于她,怎么可能放弃返还比例高的而选择返还比例低的?

    既然高总和郭总当着操思丽的面表态了,这三百万税款入库高山镇是板上钉钉的事。当然,以后他们还在不在高山镇缴纳税款,得看操思丽了。

    四个人又玩了一会牌,正准备吃饭时,操思丽接到了王晓军的电话。王晓军今晚有个应酬,让她过去。

    操思丽有些为难,本想着晚上与三位学生边聊天边品尝野味,却不料王晓军突然叫她过去。对于王晓军,她是不能得罪的。

    操思丽一脸抱歉地说:“真的不好意思,王晓军董事长让我参加一个重要应酬,今晚失陪了,也不能品尝三运带来的野味了。”

    郭总开玩笑说:“操老师,没事的,你不在,我还能多吃几块野味呢。”

    操思丽噗嗤一笑,说道:“你这是变相在赶我走啊?好吧,我如你所愿,不过,引税的事你还要上心。”

    郭总笑道:“放心吧,操老师,我郭子槐是怎样的人,又不是不知道!”

    操思丽说:“好,好,有你这句话我就很放心了。”

    高总说:“操老师,我刚才承诺的一百万税款会一分不少地交给高山镇,你也尽管放心。发电厂项目基建的事,还得让操老师费心了。”

    操思丽嫣然一笑道:“你们都是我优秀的学生,我会为你们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你们的事业越来越成功,我这个当老师的脸上也有光啊。”

    众人哄堂大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