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5章
    ,!

    操思丽走后,郭总对高总说:“高总,菜肴早就点过了,三个人吃一桌子菜,还有野味,也太奢侈了,要不,我们叫几个人过来一起吃?”

    高总说:“马上菜都要上桌了,现在请吃饭,明显对人家不重视,请客吃饭得提前预约才行。还是不邀请了吧,免得弄巧成拙。”

    郭总点头道:“说的也是,不过,你可以叫你的小情人过来。”

    高总说:“这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我现在就让她过来。郭总,你的情人呢?是不是也一道叫过来?正宗的野味,可媳啊!”

    郭总微笑着说:“好。”

    高总和郭总分别给自己的情人打了个电话。

    郭总对身边的钱三运说:“钱镇长,在江州有没有相好的,也叫她一道过来。”

    钱三运笑着说:“哪有啊。”

    高总不太相信地说:“钱镇长,你们这些政府官员有几个没有情人?有的官员甚至有好几个。这么多年,我和很多政府官员打过交道,真正洁身自好的好像没几个。”

    郭总说:“官员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能允许我们找三妻四妾,就不能允许官员找小老婆?”

    高总说:“那不一样,我们找情人的钱是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官员的钱则来得不干净。”

    郭总哈哈大笑道:“高总,得了吧!你的钱是辛辛苦苦挣来的,你还真敢说!”

    高总也哈哈大笑起来:“不说了,不说了,说多了就露馅了。”

    高总又望了一眼钱三运,说道:“钱镇长,我们都是操老师的学生,是同门师兄弟,大家以后都是朋友,你虽然是政府官员,但也不要太拘谨。我和郭总都叫来了自己的情人,你孤孤单单的,怎么说也叫个女人陪陪。”

    郭总说:“钱镇长,你是政府官员,身份特殊,不同于我们这些商人。但是,生理需要都是一样的。你可能有这样那样的顾虑,怕传出去影响不好,其实,你是多虑了,我们和形形色色的官员打交道,官员找情人玩女人多的是,我们早就见怪不怪了。”

    高总说:“钱镇长,如果你在江州实在没有相好的,那就临时找一个客串一下嘛。要不然,三男两女也挺别扭的。这样吧,我临时叫个兼职过来。”

    钱三运一愣,不解地问:“兼职?”

    高总微微一笑道:“钱镇长果然是作风正派的好官啊,连兼职都不知道。我来解释一下,所谓兼职就是有的女孩在工作学习之余,偶尔也陪男人玩玩,赚点外快。”

    钱三运说:“这与失足女区别不大。”

    高总说:“失足女是全职,这些是兼职。我前些天认识一个才下水的,长得不错,钱镇长有没有兴趣?”

    钱三运摆手道:“没兴趣。”

    高总说:“钱镇长,没兴趣也没有关系,不就吃一顿饭吗?”

    钱三运想,引税的事还需要高总和郭总大力支持,如果太不近人情了,以后也没办法与他们相处了,便说道:“好吧,在一起吃顿饭也没啥大不了。”

    高总当即拨通了电话:“,现在有空吗?上周在大青山打野战,将套子弄破了,还记得吗?你过来一下,陪一个客人,钱不会少你的。”

    高总随后告诉了那个兼职女孩土菜馆的地址和包厢号。

    “钱镇长,搞定了。”高总说道。

    郭总说:“高总,你小子很会玩,找了个才下水不久的兼职在大青山打野战,竟然将套子弄破了,可见当时战斗有多激烈。”

    高总笑道:“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趁着自己还能玩的年纪,不好好享受人生,等以后年纪大了,想玩也力不从心了。”

    郭总说:“你怎么知道那兼职才下水不久?”

    “她自己说的。”

    “兼职说的话你也当真?”

    “她说的话可以有假,但她的身体和肢体语言不会撒谎,你我都是情场老手,是不是才下水,一看就知。”

    高总的小情人先到了。这个小情人充其量只有十四五岁,不仅嫩,而且长得美。

    郭总则口味较重,他的年龄三十岁左右,却找了一个半老徐娘情人。难道郭总有恋母情结?那情人虽然脸上涂着一层厚厚的脂粉,却难以掩盖她的真实年龄。如果钱三运没有猜错的话,她的年龄应该在四十五岁左右。

    菜陆续上桌了,野猪肉和野狍子肉的香味四散开来。高总皱眉道:“怎么还不过来?”

    郭总说:“不会是堵车吧?”

    “我来打个电话问问看。”高总刚拨通手机,门外就响起手机彩铃声,随后,包厢门被推开了。

    高总嘀咕道:“来了。”

    钱三运扭头一看,顿时呆了,来者不是别人,而是奇石馆“五朵金花”之一黄玉。

    惊呆的不止是钱三运,黄玉也惊呆了。她进门时脸上还挂着浅浅的笑意,现在笑容突然凝固了。

    “钱书记,你也在?”黄玉还是习惯用老称呼。

    钱三运尴尬地说:“是啊。”

    高总大笑道:“原来你们早就认识啊,这下就巧了。,钱镇长是我的朋友,今晚好好陪陪他,不会亏待你的。”

    黄玉红着脸说:“钱书记是我的老领导,我会陪好的。”

    黄玉怎么做起了令人不齿的兼职?钱三运的大脑在飞速转动着。他突然想起来了,上次去奇石馆聚餐,没见到张玉珊和黄玉,后来问了杨建,说两人都辞职了,张玉珊去了一家珠宝店,黄玉则不太清楚。

    钱三运扫视了一眼黄玉,衣着时尚,打扮得体。她的身材是丰满型的,丰乳肥臀,但由于个子高,看起来也不觉得胖。她本来就长得好看,长着一张明星脸,以前脸上的青春痘也消失了。

    席间,钱三运得知高总的小情人叫俞金萍,他忽然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

    当高总递来一张名片时,钱三运这才知道高总就是高山林。高山林和杨建熟悉,当初江州市食品厂改制拍卖时,杨建就从他那里获知了很多窍门。不过,钱三运和高山林并没有见过面。

    高总就是高山林,俞金萍的脉络也就清晰了。那次杨建是当着钱三运的面拨通高山林电话的。高山林在电话中详细说了自己是怎样俘获俞金萍这个尤物的。

    高山林去帝豪夜总会消遣时,为他服务的就是俞金萍。俞金萍由于家庭贫困,又年幼无知,被一个女同学的哥哥以找工作的名义骗到江州,被迫卖淫。她的第一位客人是一位香港客商,花了整整五千元,买下了她的初夜权,不过,钱全都被她女同学的哥哥拿去了,她分文未得。

    高山林是俞金萍的第二位客人,他不忍心看到这个年仅十三四岁的少女身陷淫窝,想方设法将她带了出来,并将她送到汽车站,给了她五千元钱,还为她买了车票。

    然而,在车子开动的一刹那,俞金萍却下车不走了,说高山林是个好人,愿意做牛做马做奴隶守候在他的身边。

    高山林曾经也是混世的,为了替俞金萍出气,他派手下将那个欺骗并胁迫俞金萍卖淫的家伙脚筋挑断了。

    钱三运看着名片,试探性地问:“高总,你认识江州奇石馆的杨建?”

    高山林一愣,说道:“认识,钱镇长认识杨建?”

    钱三运说:“是的,他也是高山镇人,是我的朋友。”

    高山林说:“既然大家都认识,那我来打个电话,让他也过来一下。”

    高山林拨通了杨建的电话,但杨建在外省出差。

    席间气氛渐渐活跃起来。男人喝白酒,女人喝红酒。不过,总体来说,黄玉有些拘谨,放不开,话语不多,仿佛心事重重。

    相比之下,郭总的老情人则开放得多。这个半老徐娘叫刘晶晶,她当着众人的面,不仅说荤段子,还不时地拿其他人开涮。

    由于喝了红酒,刘晶晶的脸红红的,借着酒劲,她将目光投向年龄足足比她小三十岁的俞金萍,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金萍,最近没有陪高总去大青山啊?”

    俞金萍不解地问:“去大青山干嘛?”

    刘晶晶坏笑道:“去大青山还能干嘛?打野战?”

    俞金萍一脸的茫然,问道:“什么打野战?我好像没听懂。”

    刘晶晶笑得前仰后合:“金萍,你太单纯了,太可爱了,怎么连打野战都不懂?你问问高总,他最爱这个。”

    俞金萍傻傻地问身旁的高山林:“山林,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个爱好呢?”

    高山林开玩笑道:“因为我和晶晶在大青山打过几次野战。”

    刘晶晶说:“好呀,既然高总有这个兴趣,那我就牺牲一下自己,是今晚吗?”

    高山林说:“那得先问问郭总,他同意不同意。”

    郭子槐笑道:“如果让金萍陪我玩车震,我就同意。”

    俞金萍从几个人的谈话中明白了打野战的意思,一脸的娇羞。

    高山林说:“那可不行,金萍是我的最爱,概不外借!”

    刘晶晶不以为然地说:“我说高总,刚才你还说在大青山与姑娘打野战,套子都弄破了,既然如此珍爱金萍,又怎么会与别的女人鬼混?”

    黄玉面红耳赤,低垂着头,一言不发。

    高山林也不生气,嬉皮笑脸地说:“那是两码事。我与别的女人玩乐,那是逢场作戏,金萍也并非不知情。”

    高山林在俞金萍白皙娇嫩的俏脸上摸了一把,柔声问:“是吧,金萍?”

    俞金萍顺势将头靠在高山林怀里,轻声说:“是的,山林。”

    刘晶晶突然鼓起掌来,大笑道:“你们两人在大庭广众之下竟然秀起恩爱来了!”

    郭子槐趁机在刘晶晶丰满的胸部摸了一把,笑着说:“晶晶,要不我们也秀恩爱,来个交杯酒?”

    刘晶晶说:“好啊。”

    交杯酒有很多种喝法。郭子槐和刘晶晶选择的是缠缠绵绵式,两个人互相拥抱着,把举杯的胳膊绕过对方的后颈然后完成饮酒动作。

    高山林带头鼓起掌来,钱三运看着精彩,也情不自禁地跟着鼓掌。

    刘晶晶说:“高总,你和金萍也来一个?”

    高山林说:“没问题。”

    高山林选择的是后背拥入式,俞金萍在前面,他拥着她在身后,完成喝酒动作。

    两对都相继喝了交杯酒,钱三运估计,下一步他们会将矛头对准他和黄玉。

    果然,刘晶晶这个搅屎棍发话了:“钱镇长,现在该轮到你和姑娘了。”

    高山林和郭子槐也在一边起哄,钱三运无奈,试探着和黄玉说:“我们是不是也来个?”

    黄玉微微点头,站了起来,钱三运一手举杯,一手挽住她的胳膊,喝了一杯。

    酒足饭饱,郭子槐本来想邀请大家去ktv唱歌,不料高山林接到一个电话,临时有事去不了,去ktv计划搁浅。

    临分别前,刘晶晶还话中有话地对钱三运说:“今晚姑娘就交给你了。”

    钱三运笑而不语。

    高山林等人走后,只剩下钱三运和黄玉。

    黄玉说:“钱书记,你现在是高山镇镇长了?是不是升官了?”

    “算是吧。”

    “那我改口叫你钱镇长了。你怎么和高总认识?”

    “我也是今晚才认识的。”

    “哦。”黄玉忽然说,“钱镇长,可以送我回去吗?”

    “当然可以啊。玉,你住在哪里?”

    “我在市区租了一间小公寓,距离这里大概七八公里吧。”

    钱三运有些好奇地问:“玉,为什么从奇石馆辞职呢?”

    黄玉看了钱三运一眼,又迅速收回视线,轻声说:“钱镇长,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会做那种事?”

    “算是吧,毕竟一开始是我将你从磬石山村带出来的。”

    “回去告诉你吧。”

    黄玉租住的单身公寓条件不错,房间布置的也很温馨,厨房、卫生间齐全,租金应该不会太便宜。普通打工妹大多选择的是合租,能一个人租住一套单身公寓算是很奢侈的了。黄玉身份特殊,客人来了,总需要一个温馨舒适的环境,算是工作需要吧。

    黄玉倒了一杯水,递给了钱三运。这时候,有男人给黄玉打来了电话:“,今晚可以包夜吗?”

    黄玉瞥了钱三运一眼,红着脸说:“不好意思,今晚已经有约了。”

    钱三运喝了一口水,缓缓说道:“玉,你今晚有约,我是不是早点离开这里?”

    “我是骗他的,你来了,我不想再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