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6章
    ,!

    钱三运问:“像刚才打电话问的包夜,一晚上要多少钱?”

    黄玉红着脸说:“如果是你的话,我一分钱不要。”

    钱三运干笑了几声,然后说:“玉,其实啊,即使你不想在奇石馆上班,也完全可以找份其他的工作。你现在的生活状态,并不太好啊。”

    “钱镇长,其实我有工作。我白天在一家银楼上班,只有晚上和休息日才兼职。”

    钱三运盯着黄玉:“玉,兼职方式多种多样,为什么会选择这种呢?”

    黄玉说:“钱镇长,你说我爱慕虚荣也好,说我贪图享乐也罢,随便你怎么想。一句话,我现在很缺钱,奇石馆那点收入根本就不够用。”

    “你一个女孩子家要那么多钱干啥?”

    “我其实花不了多少钱,但是我的家庭需要。我的弟弟今年才考上大学,需要用钱;我的爸爸今年身体不适,去县医院体检时,查出是肝腹水,治病需要钱。没办法,我只能选择卖身。你是不是看我衣着打扮很时尚,还住这么好的公寓,觉得我很堕落?就算是堕落,我也不是无耻的堕落,而是迫不得已的堕落!”

    钱三运的心灵被深深震撼了,他并不喜欢为了贪图享乐而卖身的女子,但是,在了解黄玉的遭遇后,他对失足女子有了另一种全新的认识。

    “玉,你父亲治病大概需要多少钱?”

    “不知道,最起码要一二十万吧。”

    “玉,要不这样吧,我帮你找份更好的工作,再为你筹措一笔钱,你就不要兼职了吧。”

    “钱镇长,谢谢你的好意。我的选择在你看来,是错了,在我看来,虽然不算对,但是可以接受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的身体是父母给的,现在父亲生了重病,为了他,我就是卖身,也没有什么不对。”

    钱三运以前听人说过,男人最喜欢干的两件事就是劝妓女从良、骗红杏出墙,看来一点不假。弟弟读书、父亲生病,家里急需用钱,一个普通的农家女孩靠出卖自己的身体挣钱,虽然不是一种很好的选择方式,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钱三运在趁黄玉上卫生间的间隙,从包里拿出五千元钱,悄悄地放进她的包里,然后找个理由走出了公寓。

    几天后,高山林和郭子槐派财务人员到了高山镇,在钱三运的亲自陪同下,缴纳了三百万元税款,兑现了承诺。

    高山镇一年的财政收入也只有两三百万,现在一下子多了三百万元税款,相当于财政收入翻了一番。

    按照镇里制定的引税奖励办法,按照百分之五的奖励标准,钱三运应该获得十五万元的奖金,但他只留下五万元作为不时之需,剩下的十万元全部发放给镇干部,作为奖金。

    钱三运此举迅速赢得了民心,据杨小琴说,在私下诚,人们对他的评价越来越高了。

    镇财力紧张的状况很大程度上得以缓解,拖欠的教师工资全部补发了。

    听说镇里有钱了,饭店老板、出租车司机等一批批来到钱三运的办公室,要求报销发票。

    钱三运安排党政办对所有的外债进行了全面清理,除欠银行贷款外,长年积累的招待费、包车费、未兑现的补助、未拨付的工程款等,共计六百多万元。

    不清理不知道,一清理吓一跳。六百多万,相当于正常年份两年的镇财政收入。凭高山镇目前的财力,想一次性支付这些欠债是不可能的。钱三运不禁苦笑,这哪是当镇长,纯粹就是接下了一个烂摊子。

    钱三运决定,对于这些外债,先统一按照百分之二十的比例偿还,然后再慢慢消化。

    债主们虽然不满,但也没有办法。钱镇长最起码给了一部分,以前,方大同和苏启顺干镇长的时候,除了少数关系户能够报销外,其他的都被镇里以账上没钱为由打发掉了。

    镇里这些饭店明知道镇政府结账困难,还继续赊账,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方面不愿意得罪镇干部,镇干部兴冲冲地来了,哪好意思黑着脸让人家滚蛋,另一方面也是认为虽然欠账,但毕竟是公家单位,迟早还是能够报销的。此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公家吃饭,是不看价格的。一个三鲜火锅,如果是私人吃饭,也就收四十元,但卖给镇政府最少六十元,甚至更多,只要不是太离谱,都没事,反正签字人只管签字不管结账。有些心眼坏的饭店老板还在结账菜单上做手脚,多记几个菜,反正酒席散后大家都醉醺醺的,谁会记得餐桌上究竟有哪几道菜。

    县公安局接到高山镇招商引资被骗的报案后,高度重视,指令县刑警大队全力侦破此案,尽快抓捕犯罪嫌疑人,尽最大程度挽回被骗企业的经济损失。

    由于前期做了大量的工作,县刑警大队甘日新大队长和刑警们很快就捕获到卢少林(夏天时)等人的行踪,在外省公安机关的大力配合下,成功抓获三个犯罪嫌疑人。

    卢少林等人被抓获时,正在酒桌上与当地乡政府领导推杯换盏。乡政府的座上宾转眼就成了阶下囚,令酒桌上乡政府领导大跌眼镜。

    卢少林等三人被成功押解回青山县。经突击审讯,他们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被骗的一百二十万元工程保证金,除少部分被他们挥霍掉外,追回近一百万元,帮被骗企业挽回了大部分经济损失。

    无论是人品、业务水平和工作能力,还是出于私交,钱三运都觉得甘日新的职务应该更上一层楼。

    县公安局是正科级建制,局长叶青天不是县委常委,也不是副县长,所以是正科级干部。但下一步,听说青山县公安局长要高配副处级,这样一来,县公安局副局长就可以是正科级。

    甘日新是县刑警大队大队长,是副科级干部。钱三运决定,等下一轮干部调整时,他将极力向胡若曦推荐甘日新,争取让甘日新担任县公安局副局长。

    副镇长邵润田负责的两条道路招投标工作正紧密锣鼓地进行。按照招标程序,镇里已经到县招投标交易中心完成了项目审批、土地、规划、资金证明、工程担保、施工图审核等前期工作。只要再完成招标公告和文件备案,就可着手招投标工作。

    这期间,有不少消息灵通的工程施工单位或找上门、或通过县里、镇里领导打招呼,但都一一被邵润田顶了回去。

    钱三运也接到不少电话,都是帮工程施工单位打探消息或要求关照的,他都委婉拒绝了,说这次工程招投标公开公平公正,高山镇欢迎每一个符合资质的单位投标,所有招投标程序由县招投标交易中心依法依规进行,镇里不插手不干预。

    然而,令钱三运没有想到的是,胡若曦竟然给他打来电话,说她以前一位老领导的儿媳妇在云川市开了一家公路工程有限公司,听说高山镇有公路改造项目,想参与工程建设,适当的时候,她会让这家公司负责人与他面谈。

    胡若曦希望尽可能地给予这家公司关照,钱三运感到很为难,刚刚还嘱咐邵润田依法依规开展招投标工作,转眼间,又要他给予个别公司特别关照,这会让邵润田怎么想?

    可是,胡若曦身份特殊,钱三运根本就无法拒绝。尽管她说得很婉转,尽可能地给予关照,但是,钱三运所能做的,就是要想方设法确保这家公司中标。

    钱三运考虑再三,将邵润田叫到办公室,面授机宜。他的想法是,将公路项目分为两个标段,街道到桃花村的公路项目为一标段,到磬石山村的公路项目为二标段,其中一个标段维持原有招标流程,确保公平公正公开,另一个标段则要为胡若曦介绍的那家公司量身定做了。

    邵润田虽然为人实在,但并不呆板,也不是一根筋,要不然,能力再强也不会得到钱三运赏识的。

    邵润田没有说什么,只是表态会按照钱三运的要求,认真做好此项工作。他也能理解钱三运,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虽然内心里希望工程招标完全公开公平公正,但事实上,一点不受外界干扰,的确很难做到。

    钱三运下村调研期间,发现一些地方扶贫款、低保金发放混乱,截留挪用、虚报冒领、吃拿卡要、优亲厚友现象时有发生,该享受的没有享受,不该享受的又通过关系享受了,一些村民怨气很大。这些问题如果不得到妥善处理,很容易引起投诉上访,影响社会稳定。

    只是,钱三运在很多时候,感觉自己并不能放开手脚开展工作,受到的掣肘太多,阻力太大,很多问题与现象摆在眼前,真想下决心解决,难度却很大,正如镇政府招待费和包车费支出过大,问题症结已经找出来了,可一时就是难以解决。

    胡若曦给钱三运打电话后没多久,一个美丽的少妇就找上门来。

    那天上午十一点左右,正在办公室埋头批阅文件的钱三运,听到几声清脆的敲门声。

    办公室的门其实是敞开的,敲门实际上是礼节性的。每天来镇长办公室谈事的、报销发票的数不胜数,钱三运对于敲门声见怪不怪,便头也不抬地说了一声:“请进!”

    “哇塞,想不到钱镇长这么年轻!”一个女人银铃般的声音响起,然后又响起咚咚咚的高跟鞋与地面的的撞击音。

    钱三运抬头一看,不禁呆了。这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美丽少妇,上身穿着一件名贵的皮草,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的包臀裙,金项链、金手镯、金耳环、金戒指金碧辉煌地挂了一声。

    美少妇显然是经过了精心修饰,粉面含春,峨眉淡扫,星眸微润,秀挺的鼻梁下面,是娇艳欲滴的红唇,胸部惊心动魄地隆起。她看起来精明干练,一米七左右的身高再加上曼妙的身材,又使得她充满了女性楚楚动人的气质,精明干练和楚楚动人这两种完全不同的气质在她的身上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

    钱三运失神了几秒钟以后,努力恢复镇定,微微一笑道:“你好,找我有事?”

    美少妇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木椅上,翘起了二郎腿。钱三运注意到,美少妇被黑色丝袜紧紧包裹的长腿胖瘦适中。腿太胖,那是大象腿,没有几个男人喜欢,但相反,如果太瘦,像竹竿一样,也不会激起男人的**。

    美少妇从随身携带的坤包里掏出一张精致的名片,双手递给了钱三运,莞尔一笑道:“钱镇长,这是我的名片。”

    钱三运接过名片端详起来,名片显示,美少妇是云川市晨凌公路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陈灵儿。他心里直发怵,看来又有人想打高山镇公路项目的主意了。可是,其他人好回绝,这个美艳不可方物的美少妇不实在好回绝,因为他对美女缺乏免疫力。

    钱三运故意问道:“陈总找我有何贵干?”

    陈灵儿噗嗤一笑,乐了,“钱镇长说话文绉绉的嘛。胡若曦书记给你打过电话了吗?”

    钱三运猛然醒悟,这陈灵儿应该就是胡若曦打电话要求关照的老领导的儿媳妇。

    钱三运没有正面回答陈灵儿的问题,而是反问道:“陈总认识胡书记?”

    “岂止是认识,我们还是很好的朋友呢。我公公退休之前长期在市委办工作,那时候我就和胡书记熟识了。钱镇长,你真年轻啊,我本以为你是个中年大叔,却没想到你是个年轻帅哥。”

    钱三运起身为陈灵儿倒了一杯茶水,递给了她,说道:“陈总,还是说说你的来意吧,我这个镇长挺忙的,每天找我的人一个接一个,不过,我很佩服你,选择时机很准,避开了高峰期。”

    陈灵儿轻轻甩了甩飘逸柔顺的秀发,妩媚一笑道:“是吗?我是从云川驾车过来的,路途有点远,这边路径又不熟悉,所以到现在才到。钱镇长,看你的语气,好像不太欢迎我的到来?”

    钱三运摇头道:“不是,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你找我的事估计是摆不上台面的,如果有人来了,说话不一定很方便。”

    陈灵儿瞥了一眼四周,没有看见有人过来,便低声道:“钱镇长,我们公司创立不久,业务量不是很大,要不然也不会为了几百万元的工程来你们这穷乡僻壤了。一句话,我就是想中标公路工程项目,请钱镇长给予特别关照。我说得言简意赅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