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7章
    ,!

    钱三运笑道:“既然是胡书记推荐的,我一定会尽力而为帮忙的。不过,工程招投标变数太多,我也不敢保证你的公司就一定能够中标。”

    陈灵儿妩媚一笑,说道:“钱镇长,你谦虚了!工程招投标表面看公平公正公开,但背后猫腻其实挺大的,如果钱镇长成心想让我们中标,那一定是有办法的。”

    “尽力而为吧。”上次在江州成功竞拍下食品厂,钱三运对诸如拍卖、工程招投标之类的暗箱操作有了充分的了解,陈灵儿长得如此娇艳,又是胡若曦亲自打招呼要求关照的,他会想方设法让她的公司中标的。

    “谢谢钱镇长的关照。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钱镇长中午不会留我吃饭吧?要不,钱镇长能否赏脸,我请你吃饭?我觉得工商干疗所蛮不错的,环境幽雅,是个聚会吃饭的好地方?”

    “陈总去过工商干疗所?”

    “刚才来时,临时开了个钟点房,云川有点远,交通不便,我计划吃过午饭后,在房间休息一会,然后再上路。钱镇长,赏个脸呗,我请你到干疗所吃饭,人多人少由你决定?”

    “陈总,不好意思,我中午有个应酬,没时间,以后再说吧。”与一个美艳的女子共进午餐,的确太惹眼,且不说她有事相求,就是朋友之间的往来,也会引起别人的猜疑。

    “钱镇长,你终究还是没给我面子。好吧,那我先走了,以后合作愉快!”陈灵儿站起身来,伸出纤纤玉手,和钱三运握手。钱三运也站了起来,轻轻握着她白皙娇嫩的柔荑。

    陈灵儿娉娉袅袅走了。过了一会,钱三运起身走到门外走廊边,向下看去,见身材颀长、体态婀娜的陈灵儿钻进了一辆红色的宝马车里。

    返回办公桌旁,钱三运陡然发现文件夹里多了一个信封。毫无疑问,这信封是陈灵儿特意留下来的。

    见面时间并不长,陈灵儿究竟什么时候留下信封的?钱三运忽然想起来了,这信封应该是他为陈灵儿倒水时,她趁机放进文件夹的。

    信封里肯定不是现金,钱三运用手捏了捏,应该是银行卡或购物卡之类的。打开信封一看,竟然是一张工商干疗所的房卡。

    工商干疗所就在高山镇街道上,是省工商局设在高山镇的干部疗养中心,也对社会开放。那次扫黄行动,钱三运将姜娇娇从龙泉洗浴城带出来后,就是在工商干疗所为她开的房间。

    钱三运哭笑不得,陈灵儿是搞错了还是有意为之,为了几百万元的工程项目,将自己搭进去,代价是不是太大?

    陈灵儿也哭笑不得,她返回工商干疗所,准备打开房门时,突然发现房卡不见了,在包里找了又找,没找到房卡,却找到了购物卡。这是一张一万元的青山县贸易中心的购物卡,准备送给钱镇长的。因为与钱镇长素未谋面,不了解他的为人,如果贸然送钱送银行卡不太妥当,一点不表示又不符合行业潜规则,却没想到阴错阳差,竟然装错了卡,这下糗大了。

    陈灵儿让服务员打开房门,进房间后,躺在床上胡思乱想。要是这年轻帅气的钱镇长理解错了,误认为我在勾引他,怎么办?他不会真的来吧?那样就太尴尬了。

    正在这时,陈灵儿收到了一条短信,一看,正是钱镇长发过来的:陈总,你是不是有东西落在我这儿了?

    如何回复让陈灵儿纠结不已。如果说不是,那纯粹是睁眼说瞎话;如果说是,岂不是变相承认我是有意为之?怎样才能将购物卡与房卡对换,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

    思前想后,她还是回复:是的,钱镇长,如果方便的话,你能否过来一下?

    这下轮到钱三运纠结了。去还是不去,这是一个问题。去,如果被某些心怀叵测的人无意撞见,即使与陈灵儿什么都没做,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不去,他心里又痒痒的,就像有一根鹅毛撩拨他的心扉,陈灵儿让人惊艳的美,让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抵挡。

    钱三运决定抓阄,他拿出一枚硬币,若是“一元”字样在上面,就不去;如果牡丹花那一面在上,就去。

    快速旋转硬币后,他用手掌将其掩盖,揭开谜底,牡丹花在上。去!天意不可违啊。

    穿过菜市场前面的巷子,再向前走一段路,就到了工商干疗所。

    钱三运左顾右盼,没有看到可疑人员,像个贼一样走了进去。

    此时的陈灵儿,有些坐卧不安,见到钱三运,她很惊讶,没想到这个小男人真的来了。

    “钱镇长,不好意思,由于慌乱,我装错了卡片。”陈灵儿有些窘迫,将手中的购物卡递给了钱三运,轻声说道,“这个才是你的。”

    钱三运注意到,陈灵儿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因为紧张而微微绷紧,使得她白里透红的肌肤看起来更加迷人,俏脸虽努力保持平静,但是眉目之间却微微蹙着,显示着她的紧张和不安。

    由于房间开了空调,温度较高,陈灵儿已经脱下了身上的皮草,穿着一件粉色的衬衣。由于紧张,她的呼吸微微颤抖着,胸前起伏不定,每一次起伏,胸前的丰满都被高高撑起。钱三运有些担心,如果她的呼吸再急促一些,那结实的丰满会不会将她的上衣撑破。

    钱三运努力保持镇定,微笑道:“陈总,那也是你的。”

    平日里口齿伶俐的陈灵儿,今天却有些惶恐,她期期艾艾地说:“第一次见面,不知道带什么好,送张购物卡,就算是我的一点心意,钱镇长如果不嫌少,就收下吧。”

    钱三运笑道:“陈总,在你眼里,是不是所有的官员都爱占小便宜?所有的工程项目都必须用金钱礼品开道?”

    陈灵儿局促不安地说:“那倒不是,但见面礼总是要有的。”

    钱三运一本正经地说:“陈总,如果你想通过贿赂这种方式来维持我们的交往,那你就错了。”

    钱三运心中说:我并不缺钱,再说了,就是缺钱,也不会收受贿赂的,但是,如果你使用美人计,那是另当别论。

    陈灵儿有些羞愧地说:“钱镇长,不好意思。”

    为缓和气氛,钱三运哈哈大笑道:“陈总,发现你有些拘谨,其实,我这个人很好打交道的。”

    陈灵儿哑然失笑道:“是的,我突然发现,钱镇长非常的平易近人,推脱了中午的应酬,亲自过来送房卡,这样的领导,的确与众不同啊。”

    钱三运知道,这是陈灵儿在揶揄他。如果陈灵儿不是一个姿色出众的女子,他才不会来呢。

    钱三运讪讪笑道:“陈总,见你房卡落在我那里了,怕你无法开门,所以就过来了。”

    陈灵儿坏笑道:“钱镇长难道没有住过宾馆?即使房卡丢了,只要有身份证,就可以让前台服务员开房门的。”

    “宾馆当然住过,我知道房卡丢了,会扣押金的。再说了,陈总,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是你让我过来的吧?”

    几句不着边际的闲聊后,陈灵儿紧张的心情大为缓解,面前的年轻人,虽然是一镇之长,但是,并不难打交道,而且,凭着女人的直觉,他对她有好感。当然,这也不能怪他,只要是个心理和生理正常的男人,都会对她有好感的。

    陈灵儿咯咯笑道:“钱镇长,你难道这么听我的话?如果我再次邀请你和我共进午餐,你愿意吗?”

    钱三运说:“陈总三番五次地邀请我,我如果再不接受,就有些不识抬举了。好吧,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陈灵儿嘻嘻笑道:“那中午的应酬不参加了?”

    “同你吃饭也是应酬啊,而且,你是胡书记介绍过来的,如果冷落你了,你去胡书记那里告状,那我就惨了。”

    “钱镇长,你尽管放心,我不会告状的,以后有机会我要在她面前多多美言你几句。”

    钱三运心里暗笑道,陈灵儿,就我和胡若曦的关系,用得着你在她面前美言我吗?他心里是这么想的,脸上却装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说道:“陈总,那我太谢谢你啦。”

    “谢什么!我们是朋友嘛。”

    钱三运笑道:“陈总,这么快我们就成为朋友了?”

    陈灵儿反问道:“成为朋友与时间长短有关系吗?”

    “没关系。朋友就像男女之间的感情,有的人天天在一起,却就是没有感觉;而有的人,刚一见面,就会彼此钟情对方。”

    钱三运话中有话,陈灵儿冰雪聪明,岂会不知?她俏脸微红,附和道:“是啊,钱镇长所言极是。”

    正聊得尽兴时,钱三运的手机响了。镇党政办主任方来友打来了电话。

    “陈总,不好意思,我先接个电话。”

    “钱镇长,要我回避吗?”

    钱三运摇摇头,摁下了接听键。

    “钱镇长,你在哪里?桃花村杨长乐的老婆喝了农药水,在医院抢救无效死了,她的家人将尸体抬到了镇政府大院。”方来友说话的语气很紧张。

    “杨长乐为什么要喝农药水自杀?他的死与镇政府有什么关系?”

    “钱镇长,是这么回事。杨长乐有两个女儿,还想生个儿子。他和老婆去了外地,躲避计划生育,但前些天,被镇村干部找到了,他怀孕八个多月的老婆被强行带到县计生服务所做引产,并做了绝育手术。当得知这胎是个男孩后,他老婆当场就昏厥了。回到家后,杨长乐的老婆想不开,就喝农药水自杀,送到医院,医治无效死了。杨长乐扬言要将老婆尸体送到镇长办公室,你快过来吧。”

    “送到镇长办公室?我来高山镇没几天,杨长乐老婆被强行引产并不是我决策的,现在人死了,与我有什么关系?”

    “话虽然这么说,但你是一镇之长啊。引产这事是苏书记当镇长时决定的,余少勇副镇长亲自带人到外地将杨长乐老婆抓回来并送进县计生服务所的。”

    “那苏书记和余镇长呢?”

    “上午他们还在,现在不知道去哪里了,手机也无法接听。”

    “好吧,你先挡一会儿,我等下就过来。对了,让镇派出所派几个人过来,维持秩序,但不要抓人,避免矛盾激化。”

    挂断电话,钱三运不无遗憾地说:“陈总,不好意思,镇里出了点事,我必须赶回去处理,下次来镇里,我请你吃饭。”

    “当镇长真的很辛苦,没有一点属于自己的时间。”陈灵儿显然也有些遗憾,略微思索,然后说道,“好吧,钱镇长,你可要记住今天说的话,下次请我吃饭。”

    “好的,一言为定。”

    钱三运赶到镇政府时,发现楼前的一片空地上全是人,有看热闹的,有政府干部,有死者家属,哭声、吵闹声、鞭炮声不绝于耳。

    方来友见钱三运来了,立刻迎了上去,小声说道:“钱镇长,死者家属提要求了,要镇政府赔偿五十万元,否则的话,就将尸体抬进镇长办公室,然后再不处理,就抬到县长办公室。”

    钱三运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头。一般来说,像这类事件的处理都是政府赔钱了事。政府花钱买平安,死者家属得到一笔补偿金后,也就不再闹事了,毕竟人都死了,再闹下去也不能让死者复生。

    当然,政府对于这类事件的补偿一般不会太高,五十万元明显有些狮子大开口。正常情况下,应该是五到十万元。计划生育是基本国策,在乡镇计划生育列入县政府的绩效考核,而且是一票否决。如果超生,按照规定要么引产,要么征收社会抚养费。余少勇带人将杨长乐怀孕八个多月的老婆抓回来并强行引产,虽然作风粗暴,但也不能算是违法违纪行为。

    死者家属要强行将尸体抬到镇政府大楼里,但被镇政府机关干部和派出所民警拦住了。死者家属情绪激烈,要不是派出所民警一直保持克制,估计都会发生一场小规模冲突了。

    派出所来了五六个警察,领头的是副所长谭晓明。钱三运以前与谭晓明打过交道,对他有一定的了解。谭晓明无论是口才、学历还是工作能力都在方永强之上,只是因为寡妇睡觉——上面没人,所以至今还是副所长。

    一想到方永强,钱三运就一肚子气,那次在磬石山奇石采集基地的一幕又浮现在他的眼前。方永强为了方大同的利益,不惜背叛曾经一起战斗过的钱三运。要不是镇派出所的人事权在县公安局,钱三运一定会免去方永强的所长职务,让谭晓明取而代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