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8章
    ,!

    方来友提高嗓门,对着情绪激动的死者亲属大声喊道:“钱镇长来了,你们有什么想法和要求,尽管提!”

    钱三运虽然在桃花村蹲点过一段时间,但并不认识杨长乐,杨长乐却认得他。

    见来人是钱三运,杨长乐非常惊讶,他只知道镇长姓苏,钱三运什么时候担任镇长,他一个常年在外打工的农民并不知情。不仅杨长乐不知情,他的很多亲属也不知情。

    那次泥石流滑坡,钱三运挽救了很多人的性命,其中就包括杨长乐的父母亲和两个女儿,只是,那次杨长乐陪妻子在外地,得知家里房子被埋后才急匆匆地赶回家,也就在那时候,他知道家人平安脱险多亏了钱三运。

    杨长乐结结巴巴地说:“钱,钱书记,你啥时候成为镇长了?”

    方来友抢着答道:“老杨,钱镇长前不久才当镇长的。”

    杨长乐问:“那以前的苏镇长呢?”

    方来友说:“苏镇长现在是镇党委书记。老杨,你既然认识钱镇长,那就和钱镇长好好谈谈。”

    杨长乐突然一下子跪倒在钱三运的面前,失声痛哭道:“钱镇长,你可要为我做主啊,我心里苦啊,儿子没了,老婆也没了!”

    杨长乐悲痛的心情,钱三运感同身受,他双手将杨长乐搀扶起来,劝慰道:“老杨,我理解你此刻的心情,但是,人死不能复生,任何过激行为不仅无助于问题的解决,反而会造成难以弥补的后果。这样吧,我们进镇政府会议室,好好谈谈问题如何解决,你看怎样?”

    杨长乐哽咽道:“钱镇长,你是好官,那次泥石流滑坡,要不是你,我的很多亲人就没了,乡亲们也没了,大伙儿都很感谢你。别的领导的话我可能不听,但你的话我是一定要听的。”

    钱三运大手一挥,示意谭晓明等民警先行撤离,因为形势很明朗,发生小规模冲突的前提已经不复存在。

    杨长乐和妻弟作为谈判代表,在会议室与钱三运就善后事宜进行谈判。

    善后事宜到最后就演变成补偿金额的问题。杨长乐的妻弟情绪激动,要求镇政府最少补偿四十万元,否则免谈。

    四十万元显然高了,钱三运自然不能接受,他说道:“从人道主义角度出发,镇政府给予你们一定的补偿,但是,这并不代表镇政府有重大过错。退一步说,就是镇政府有重大过错,赔偿四十万元也无理无据。现在工伤及交通事故赔偿标准,想必你们也知道吧。”

    桃花村有个村民,前不久在外地建筑工地打工时不幸从脚手架上摔下来,送往医院不治身亡,建筑方按照规定标准赔付了二十万元,这事很多村民都知道。

    杨长乐试探着说:“钱镇长,我们相信你,你说个具体数额,如果我们能够接受,就马上将尸体抬走,不给你们添麻烦,我们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

    这事如果是苏启顺解决,最多不会赔付十万元。但钱三运不一样,他宁愿镇里少吃几顿饭、少租几次车,也不愿意让老百姓吃亏。人心都是肉长的,杨长乐不仅翘首企盼的儿子没了,老婆也没了,悲伤的心情可以理解。金钱不能让他减少痛苦,但可以让他得到一定的补偿。

    钱三运一字一句地说:“老杨,我报个金额,不会让你吃亏的,但你也不要和我讨价还价。镇里补偿你们二十万元,先补偿五万,等尸体火化后,再一次性兑现余款。此外,我个人再捐赠你两万元。”

    上次引税得到奖励十五万元,钱三运将其中的十万元作为奖金发放给全体镇干部,还剩下五万元作为不时之需,这下派上用场了。

    钱三运在说话时,方来友一个劲地向他使眼色,意思是说,你的价码出得太高了。然而,钱三运并不理会。他何尝不知道这价码高了?但是,与一条年轻的生命相比,这点钱又算什么?

    这个数字大大出乎杨长乐的意料,他和亲属将死者尸体抬到镇政府,对于到底能得到多少补偿金心里并没底,最乐观的估计也就五六万元。毕竟他违反了计划生育政策在先,老婆自杀说到底还是个人行为。

    杨长乐的妻弟见钱三运这么好说话,还以为这个年轻人处理此类问题经验不足,很好讹诈,不同意报价,说最少赔付三十万元才行。

    钱三运神色严峻地瞥了杨长乐的妻弟一眼,冷冷地说:“该说的我都说得很清楚,不想再赘述了。说实在的,我很不喜欢别人和我讨价还价。如果你不接受这个补偿标准,那我们就依法依规办事!”

    杨长乐见状,连忙说道:“钱镇长,我知道你是好意,就这么办吧。”

    杨长乐的妻弟见钱三运态度坚决,便不敢再强求了。如果再蛮横无理,将尸体抬进政府办公室,领导一怒之下,真的会抓人的。自己有错在先,又和强势的政府对抗,注定是没有好下场的。这一点,就是普通的老百姓也能想得明白。

    钱三运叫来了镇法律事务所的工作人员,并代表镇政府与杨长乐签订了补偿协议。随后,他安排出纳会计秦薇薇先行拨付了五万元补偿金,余款待尸体火化后再拨付到位。

    事情得到妥善解决。钱三运本以为此事到此结束,却不料苏启顺到县里参他一本,说他未经过集体研究,擅自决策,动用大额款项支付本不属于镇政府支出的事项,违反了三重一大规定。

    钱三运脑袋都气炸了!

    苏启顺指使余少勇蛮横粗暴地将杨长乐的老婆抓到县计生服务所做引产手术,间接导致其死亡,死者亲属聚众闹事后,他不闻不问,犹如人间蒸发。等事情处理结束,他又跳出来说人家处理不对。

    钱三运个人决定赔付标准,的确不妥,但是,这是特殊情况特殊处理。如果不是杨长乐对他充分信任,如果未就补偿数额达成一致,当时发生什么样的后果也不奇怪。前几年,临近乡镇就发生过一起闹事者当众自杀事件,影响很坏,乡镇主要领导受到严肃处理。

    好在胡若曦帮钱三运说了话,最后的处理结果是,钱三运在镇党政联席会上做检讨。检讨并不是纪律处分,但是,钱三运和苏启顺之间的裂痕越来越深了。

    镇干部都知道,镇党委书记苏启顺和镇长钱三运不和,经常明争暗斗。

    如果说苏启顺的此次告状让钱三运对他成见加深,那么,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则让钱三运与他彻底决裂。

    在政府部门工作,干事很重要,但宣传同等重要。只干事不宣传,领导不知道,也就失去了被领导赏识和提拔的机会。

    宣传的方式多种多样,召开现翅,也是其中的一种。

    钱三运在桃花村蹲点时,就尝试发展特色种养殖业,并取得了一定成果,受到上级领导重视和表扬。当上镇长后,更是下大力气扶持特色种养殖业,并给予政策和资金倾斜,取得了丰硕成果。其间,镇农技站副站长朱彪做了大量工作。

    钱三运去了一趟分管农业的副县长洪天明的办公室,当面向他汇报高山镇发展特色种养殖业的思路和成果。洪天明在此之前就已经对此项工作有了一定的了解,且许诺适时召开现翅。现在,召开现翅的时机已经成熟。

    洪天明决定,在高山镇桃花村召开全县加快发展特色种养殖业现翅,县直有关部门负责人及乡镇长、分管乡镇长、镇农技站长参加会议。

    洪天明是江中农业大学教授,是钱三运的老师,在青山县挂职副县长,对于钱三运这个得意门生,自然不遗余力地为他站台。

    洪天明还亲自去了胡若曦的办公室,希望胡若曦到时候能参加现翅。胡若曦一口答应了。

    为认真开好现翅,钱三运提前谋划,精心准备。镇里成立了由他担任组长、分管农林水及扶贫工作的副镇长邵润田为副组长的领导小组,领导小组设办公室,镇农林水办主任杨小琴兼任办公室主任。领导小组还下设了四个小组:综合协调组、文字材料组、现场组、会务组。

    现翅那天,桃花村彩旗招展,公路两旁随处可见宣传标语和横幅。

    现翅按照既定预案有条不紊地进行,副县长洪天明和县委代书记、县长胡若曦分明发表了讲话。县媒体记者全程采访报道。可以说,现翅开得很成功。

    然而,现翅一结束,县领导那里就收到了匿名举报信,说高山镇镇长钱三运好大喜功、沽名钓誉、弄虚作假,高山镇发展特色种养殖业只是处于起步阶段,成绩远没有宣传的那样突出。在现翅上,很多饲养户的黄牛、竹鼠、山鸡都是从其他地方的农户花钱租来的,种植户品相很好的山核桃、蘑菇、木耳等成品大都是花钱买来的。

    胡若曦和洪天明都相继打电话给钱三运,询问举报信内容是否属实。钱三运说,举报信内容部分属实,但并不是像举报信所说的那样夸张。在一些展会及现翅上,为了突出宣传效果,花钱租或买一些产品是通行做法,并不是高山镇一家这么做的。高山镇发展特色种养殖业虽然起步较晚,起点较低,但发展很快,成绩有目共睹,百姓也得到了实惠。

    展会或现翅上花钱租或买产品,虽然是通行做法,大家都心照不宣,但是,如果真有人拿此说事,钱三运就显得很被动了。

    钱三运想,举报信是谁写的呢?会不会是苏启顺指使人干的?这倒符合他爱打小报告的习性,但是,这是损人不利己的事啊。毕竟,苏启顺是镇党委书记,高山镇现翅弄虚作假,他这个书记脸上也无光啊。

    政法干事吴克标无意中向钱三运揭晓了谜底。

    吴克标虽然不知道钱三运被人举报,但是,他悄悄说的一件事显示,苏启顺极有可能就是此次举报的幕后主使者。

    吴克标最近和镇党政办秘书余思彤在谈恋爱。余思彤是现翅的工作人员之一,专门负责现翅的摄影工作。

    副镇长余少勇将余思彤叫到办公室。余少勇是余思彤的堂叔,对于这个侄女,他还是比较关爱的。

    余少勇没有参加现翅,他详细向余思彤询问了现翅的有关情况,特别是钱三运安排人员弄虚作假的情况,并且让她提供有关照片。这些照片大多是农户在现翅上特色农产品的展示。最后,余少勇还让余思彤将现翅弄虚作假的有关情况写成书面材料。

    余思彤去年才通过公务员考试进入高山镇政府工作的,出校门不久,人很单纯,再加上余少勇是她堂叔,也就没有拒绝。余少勇还叮嘱余思彤,不要和任何人透露此事。但是,事后她还是悄悄地向恋人吴克标说了这件事。

    吴克标经验老道,深谙官场权道,一下子就猜出了余少勇这是在借机搞钱三运。钱三运在担任镇政法委书记期间,吴克标是政法干事,两人关系一直不错。而且,吴克标也看中了钱三运的能耐和潜力,便死心塌地做他的心腹。

    钱三运明白了,举报他弄虚作假的即使不是余少勇,也是余少勇指使的。余少勇是苏启顺的心腹和忠实走狗,对于举报一事,苏启顺即使没有授意,也应该是默许的。

    从举报成本分析,由于现翅是钱三运主导的,上面如果真要追责,板子要打在钱三运身上,对苏启顺影响甚微。当然,这事钱三运不一定会被追责,毕竟不是什么上纲上线的事,而且胡若曦在关键时刻肯定会为他讲话的。但是,抹黑钱三运的效果达到了。

    此事最后的处理结果是钱三运在镇党政联席会上做检讨了事。

    在较短时间内,两次被举报,两次在镇党政联席会上做检讨,一直支持钱三运的杨小琴坐不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