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9章
    ,!

    “钱镇长,苏启顺掣肘你不说,还处处与你为敌,再这样下去,他就要在你头上撒尿拉屎了!”杨小琴说话直截了当。

    钱三运淡定一笑,说道:“杨主任,你说说,我该如何反制他?”

    杨小琴信誓旦旦地说:“钱镇长,只要你许可,这事交给我,保证让苏启顺卷铺盖走人!”

    钱三运微微一笑道:“杨主任,这么自信?”

    “那是。钱镇长,像苏启顺这种级别的官员,没有几个是屁股干净的,要么有经济问题,要么有作风问题,要么两者都有。”

    钱三运讪讪笑道:“杨主任,你不会是指桑骂槐吧?”

    杨小琴噗嗤一笑,道:“没有指桑骂槐,但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你虽然没有什么经济问题,但是,作风也不正派。”

    钱三运辩解道:“杨主任,我是未婚男青年,即使与几个女人有情感纠葛,也不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吧?”

    杨小琴见四下无人,嬉笑道:“钱镇长,以谈恋爱名义与多个女孩交往,即使有什么出格行为,也没什么大不了,但是,你还与有夫之妇有过亲密关系,这就是作风问题了。”

    钱三运苦笑道:“杨主任,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我倒想与她重温旧情,但是,她却与我保持距离了。”

    杨小琴用手指轻轻弹了弹钱三运的额头,娇笑道:“如果你不怕老朱骟猪蛋的快刀,你就与她重温旧梦吧。”

    钱三运摇头道:“我没有这个胆量,为了一时之快,当一辈子太监,那代价太大了。”

    “没有胆量就不要说这事了。钱镇长,我现在是相夫教子的好女人,你前途无量,可不要栽在女人身上啊。”

    “杨主任,谢谢你的关心,我会把握好的。”

    杨小琴扭着肥臀走了,钱三运心中苦笑:我要是能戒掉好色的毛病,就真的算得上是一位好官了。

    当天晚上,杨小琴就来到了镇出纳会计秦薇薇家里。

    秦薇薇性格孤僻,除了杨小琴,基本上没有什么朋友。杨小琴因为在危难时刻帮助过她,所以,她一直将杨小琴视为好友、比亲姐妹还亲的人。

    秦薇薇的女儿在钱三运的帮助下,如愿以偿去了县医院城东分院上班,家里就剩下她和弱智儿子。

    见杨小琴来串门,秦薇薇很高兴,家里是一潭死水,有个人陪着聊聊天也很不错。

    “薇薇姐,和你说个事啊,你看你,年龄也不算大,是不是可以考虑找个男人,别的不说,家里有什么体力活,还可以让他干。”

    秦薇薇沉默不语,一个单身女人拉扯着两个孩子长大,特别是儿子还是个傻瓜,真的很不容易。夜阑人静、苦雨孤灯的时候她也很想有个人来慰藉。

    杨小琴继续说:“薇薇姐,我老家有个堂哥,女人前些年死了,两个女儿都相继成家了,年龄也不算大,五十岁不到,身体强壮得很,上次我开玩笑说帮他介绍个婆娘,他一口答应了,说只要是个蹲着撒尿的女人,他都愿意。”

    秦薇薇噗嗤一笑,说道:“这个男人肯定不咋地,条件这么低,只要是个女人都行,有这么饥渴吗?”

    杨小琴说:“薇薇姐,我们情同姐妹,不会诓你的。我的这位堂哥一身力气,身体也健康,但就是长相不好看,头发也没几根,是个秃子。不过,他是个手艺人,年轻时就是瓦匠,现在跟着建筑队后面干活,收入也还可以。”

    秦薇薇皱眉道:“你说他长得丑,丑到什么程度?”

    “怎么说呢,反正不好看。皮肤黝黑,塌鼻梁,头发少,不过,他人品不坏,很勤劳,身体壮得像头牛。薇薇姐,要不这样吧,下次我安排个时间让你和他见个面,如果中意,就继续交流;如果你不中意,也没关系。”

    秦薇薇想了想,说道:“好吧,小琴,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谢谢你的好意。这么多年来,你比我的亲姐妹对我还好,真的谢谢你啊。”

    “看你说的,你说这话,就见外了。”杨小琴话锋一转,“薇薇姐,钱镇长最近日子不好过啊,你也知道,他连续两次被人举报到县领导那里,连续两次在镇党政联席会上做检讨。”

    秦薇薇说:“钱镇长是个好人,我家庭困难,历任镇主要领导都知道,但只有他一个人到我家里看望,而且,还为我女儿解决了工作问题。抛开私人感情不说,钱镇长也是位好领导。他担任高山镇镇长时间虽然不长,但做了不少好事、实事,别的不说,就拿引税来说吧,他一个人就引来三百万元的税款,还将本属于他的奖励给我们镇干部发奖金,其他领导哪能做到?就是这样的好干部,竟然还有人整他,我不服这口气!”

    杨小琴不失时机地说:“薇薇姐,这一切都是苏启顺搞的鬼,他有时亲自去县领导那里告黑状,有时候指使余少勇写举报信,这余少勇就是苏启顺的一条狗,让他咬谁就咬谁。”

    “是啊,我猜测应该是苏启顺干的,他来高山镇,就没干过好事!苏启顺整谁我没意见,但不能整钱镇长_,苏启顺,你和钱镇长过不去,就是和我过不去!”

    杨小琴说:“薇薇姐,你长期担任镇出纳会计,或多或少也知晓一些领导的秘密,苏启顺在担任镇长期间,有没有经济问题?”

    “有!怎么没有?他每个月的工资就那么点钱,不贪污不受贿怎么包养情人?”

    “薇薇姐,那你是说苏启顺有重大经济问题?”

    “小琴,苏启顺有没有受贿,我不知情,这种事都是私下里的,但是,他贪污公款,我是知道的,也掌握了一些证据。”

    “薇薇姐,你是说苏启顺涉嫌贪污?”

    “是的,他经常搞一些发票自己报销,品名要么是办公用品,要么是书籍,这都是小事。今年水利兴修,本来工程款只有一百八十万,他让人开了二百万,多余的款项都被他和余少勇私分了。”

    “薇薇姐,有确凿证据吗?”

    “当然有。上次苏启顺威胁我,要调整我岗位,我说,只要你敢调整,我立刻让你下台!他做贼心虚,以后再也不敢说了。”

    “薇薇姐,我在想啊,如果你有苏启顺涉嫌贪污的证据,可以向纪委举报,即使他不被双规,也可以将他搞臭,让他离开高山镇,要不然,钱镇长处处受他压制,根本就不能施展拳脚开展工作。”

    “小琴,实不相瞒,我正有此意。要搞就将苏启顺彻底搞臭!让他滚蛋!我在想啊,仅拿他的经济问题说事还不够,还要搞他的作风问题!”

    “薇薇姐,你上次不是看到了苏启顺租了民宅,和镇医院的肖士王晓丽鬼混吗?”

    “我只是意外发现这两人有奸情,但是,这不能算是证据。没有真凭实据,他们到时候矢口否认,还会说我诬告。小琴,我准备这几天,去苏启顺的出租屋附近守株待兔。”

    “守株待兔?会有效果吗?”

    “苏启顺不敢将王晓丽带到宾馆,怕被人看到,他们约会的地点只能是出租屋。苏启顺就是个大色狼,他可以一两天不与王晓丽幽会,但根本熬不过三五天,我只要持之以恒,就一定能有收获的。”

    秦薇薇说的一点不假,苏启顺根本就熬不了几天不碰王晓丽。王晓丽前凸后翘的身材,美丽的脸蛋,青春的身体,越来越高超的床技,苏启顺一日不见,就觉得心里失落落的。

    就在第二天中午,潜伏在镇政府后山里的秦薇薇,发现王晓丽悄悄进入了苏启顺的出租屋。

    秦薇薇心中大喜,手拿相机,蹑手蹑脚走到房子后面的窗户里。

    也许是觉得出租屋幽静,中午不会有人偷看,也许是太性急,这次窗帘没有完全拉上,从窗户外面可以很清晰地看到里面的场景。

    猴急的苏启顺将王晓丽拉上床,就行起了**之事,而且花样百出。秦薇薇连续拍了多张清晰照片,苏启顺浑然不知。

    几天后,县纪委受到秦薇薇实名举报,反映苏启顺有贪污公款、包养情人等问题。对于实名举报,纪委是一定要调查的。

    县委常委、纪委书记王闽第一时间向胡若曦作了汇报。胡若曦听后,深感震惊,指示县纪委认真开展调查核实工作。

    县纪委成立调查组,由第一纪检监察室主任蒋炳海担任组长,在去高山镇之前,经验非常老道的蒋炳海已经找到举报线索的相关当事人,并进行了调查核实。

    县纪委保密工作做得很到位,苏启顺浑然不知自己被秦薇薇实名举报了。要是提前知道,他肯定向自己的舅舅周海洋求助。当蒋炳海代表县纪委找他谈话时,才隐隐觉得大事不妙。

    蒋炳海是经验丰富的老纪检干部,查处过一些大案、要案,他用猎人般犀利的眼神盯着苏启顺,苏启顺心中惶恐不安,不知道纪委究竟掌握了多少证据。

    “苏启顺同志,我代表县纪委正式找你谈话,对于我们的问题,希望你能如实向组织反映,不要有任何侥幸过关的思想。”

    苏启顺后背直冒冷汗,踏入官场也有十多年了,接受纪委调查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好的,我一定如实回答。”苏启顺无可奈何地说。

    蒋炳海一脸严肃地问:“苏启顺同志,有人反映你在担任镇长期间,以办公用品、书刊费的名义报销大量费用,这些报销手续不符合财务管理相关规定,有这回事吗?”

    苏启顺不是傻瓜,蒋炳海这一问话,他就立刻猜出举报人很可能就是秦薇薇。他报销此类发票,只有秦薇薇知情。

    纪委问话一般都是从小问题问起,这类问题通常不是原则性问题,被问话者也容易接受。再说了,纪委既然找谈话,或多或少都是掌握一定证据的,什么也不承认,无异于与纪委对抗。

    苏启顺说:“我承认报销过一些办公用品、书刊费之类的发票,我这个人喜欢摄影,也喜欢看书,有时候在县城购买一些摄影器材和书籍,就开了发票报销。我当时想,这些虽然是私人用品,但是,摄影、看书也是陶冶情操、增长知识的好方式,与工作有一定关系,就心安理得在单位报销费用。现在看来,我没有能够做到公私分明,我将立即整改。”

    蒋炳海点头道:“你这种立行立改的态度还是值得赞赏的。苏启顺同志,有人反映你伙同他人,多开了二十万水利兴修工程发票报销,私分公款,有这回事吗?”

    苏启顺冷汗直冒,这个秦薇薇阴险狠毒啊,竟然举报这个重大问题,这个一定不能承认,一旦承认,就是贪污,这可是涉嫌犯罪的,先扛下来,事后紧急找舅舅周海洋,然后再与余少勇及承包工程的老板订立攻守同盟。

    苏启顺断然否认:“蒋主任,这是诬告陷害!绝对没有的事,我苏启顺受党教育多年,怎么会干这种违法乱纪的事?这件事我记得很清楚,是这么回事,当时水利兴修工程报价是一百八十万元,由于成本增加,临时追加了二十万元。当然,这事我有一定的责任,没有经过集体研究,违反了三重一大事项的相关规定。但是,一码归一码,我没有做违法乱纪的事。”

    蒋炳海心中冷笑,在此之前,他已经找到了承包水利兴修工程的老板,并进行了问话,老板说只收到一百八十万工程款。

    蒋炳海又问:“苏启顺同志,有人反映你作风不正派,包养情人,有这回事吗?”

    苏启顺最担心的是贪污公款问题,对于作风问题并不害怕,因为这事取证难,只要王晓丽不承认,就啥事没有。可以肯定,在此之前,蒋炳海并没有找王晓丽核实,因为一旦纪委找到她,她会第一时间告诉他的。再说了,蒋炳海下午才到高山镇,而就在中午,他还和王晓丽在床上颠鸾倒凤,蒋炳海根本就没有时间展开调查核实。

    (明天请假一天,4月1日00:15分恢复正常更新,感谢读者朋友们的一路陪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