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0章
    ,!

    苏启顺斩钉截铁地说:“绝对没有的事!这是某些人居心叵测,指使他人诬告陷害我!”

    蒋炳海早已听说苏启顺与钱三运不和,他与苏启顺打交道很少,但与钱三运有过工作交集,而且钱三运还帮他的女儿蒋依依从东河乡调到了县城。他了解钱三运,并不是那种睚眦必报的小人。

    蒋炳海板着脸说:“真的没有?镇医院的肖士王晓丽与你是什么关系?”

    苏启顺哈哈大笑道:“我就知道有人会拿王晓丽说事!王晓丽是我的小表妹,平时与她说几句话也成了我的罪状,简直可笑至极!”

    蒋炳海冷笑道:“苏启顺同志,你真有能耐,竟然将自己的小表妹哄骗到自己床上!”

    苏启顺正色道:“我说蒋主任,你可不能信口开河!我苏启顺再好色,也不会打我小表妹的主意!我想问你,有人举报我和王晓丽有私情,证据何在?”

    蒋炳海不慌不忙地从包里拿出一叠照片,递给了苏启顺。翻过一张张丑态百出的照片,苏启顺惶恐无比,怎么这么不小心,让人偷拍了床照?

    苏启顺毕竟不是普通人,他努力恢复镇定,狡辩道:“这些照片是ps的!我怎么可能与王晓丽发生性关系?”

    蒋炳海冷冷地说:“是不是ps的,到时候由公安部门做鉴定!”

    苏启顺忽然情绪失控,歇斯底里地说:“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合谋搞臭我!没门!”

    蒋炳海严肃地说:“苏启顺同志,请你严肃点!”

    苏启顺突然站了起来,扬长而去。蒋炳海目瞪口呆。

    苏启顺走出去,第一件事就是给舅舅周海洋打电话,如实交代了相关情况,请舅舅无论如何要帮助他。

    周海洋一声长叹,本来希望苏启顺在仕途上能够步步高升,却没想到他如此不争气。没办法,还得低声下气地找胡若曦求情,谁让他是自己亲外甥呢?

    苏启顺接着又给王晓丽打电话,说纪委正在调查他们之间的关系,让她一定要死扛着不承认,舅舅周海洋正在疏通关系,熬过去就云开雾散了。

    苏启顺第三个电话是打给余少勇的,却没有打通。事后才知道,当时余少勇正在接受纪委问话。

    苏启顺第四个电话打给了承包水利兴修工程的老板。电话打通了,老板支支吾吾的,苏启顺问了半天,老板才说纪委已经找他问过话并做了笔录。苏启顺在电话中将老板一顿训斥,老板也生气了,用威胁的口吻说,送你的五万元,我一直守口如瓶呢。苏启顺顿时就像泄了气的皮球,转而说,你那五万元是我借你的,我这几天就还你。

    秦薇薇做事也太绝了,想方设法打听出苏启顺老婆的工作单位和姓名,将苏启顺和王晓丽的床照寄给了她。

    苏启顺的老婆不仅家世显赫,还是个母老虎,得知苏启顺竟然包养小三,这还了得?她立刻打的去了高山镇医院,找到了王晓丽。母夜叉见王晓丽如花似玉,醋意大发,当即给了她几个耳光。

    王晓丽见这凶神恶煞般的泼妇动手打自己,就判断出她应该是苏启顺的母夜叉老婆,因为苏启顺一直称呼老婆是母夜叉,而且长相也符合苏启顺的描述。

    王晓丽战战兢兢地问:“你为什么要打我?”

    母夜叉又给了王晓丽几个耳光,从包里掏出一叠照片,砸在王晓丽脸上,大声质问道:“你和苏启顺通奸多久了?”

    王晓丽眼角含着泪,就是不说话。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母夜叉情绪失控,也不考虑后果,当着众人的面揪住王晓丽的头发,并狠狠地打她,还拼命地脱下她的衣服,说是要人们看看这女人究竟有多骚。

    母夜叉力大无比,身体柔弱的王晓丽哪是她的对手?不一会儿,王晓丽的衣服就被母夜叉扒得精光,连内裤也被扒下了。母夜叉还不解恨,对躺倒在地的王晓丽拳打脚踢。

    围观的人群热衷于看热闹,劝阻的很少。最后,镇医院院长和几个医生合力将母夜叉拉开了。女医生帮王晓丽穿上内衣。

    母夜叉还在嚷嚷着,无奈之下,镇医院院长只得打电话让苏启顺过来了。

    其实,苏启顺已经知道母夜叉老婆来了,但不敢见她,现在镇医院院长打来电话,他怕事情闹大,便硬着头皮赶过来了。

    母夜叉果然是个悍妇,见到苏启顺,气不打一处来,连踹了他几脚,有一脚甚至直踹他的裆部,幸亏避让及时,要不然就让她给废了。

    “苏启顺,你和这小婊子通奸多久了?”母夜叉当着众人的面大声质问道。

    苏启顺颜面尽失,苦笑着说:“有什么事私下里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怕人笑话?”

    母夜叉用手指着苏启顺,撒泼道:“你苏启顺还要脸面,要脸面也不会干这丑事了!平日在家里从来不交公粮,说什么工作太劳累,浑身没劲,倒在床上就呼呼大睡,害得我经常炖老母鸡炖老鳖给你大补,没想到你力气都用到这小婊子身上了!”

    围观人群哄堂大笑。这母夜叉,连宫闱之事都说出来了。母夜叉见众人哄笑,破口大骂道:“笑你妈臭b!”

    大部分人见大戏差不多快收场了,这泼妇又不可理喻,便陆续散了,只有少数人还在继续围观。

    苏启顺哭丧着脸说:“你这样闹下去,我真的会罢官的,我沦为平民百姓对你有好处吗?”

    母夜叉冷笑道:“你还想继续当官?简直是在做白日梦!我宁愿你是一个一无所有的平民百姓,也不想看到你和别的女人鬼混!苏启顺,我和你没完!”

    正在这时,舅舅周海洋打来电话,说他已向胡若曦求情,但由于违法违纪事实确凿,想保留职务已不可能,现在正全力争取不移交司法机关。

    苏启顺见大势已去,突然硬气了起来,冲着母夜叉大声吼道:“你这个母夜叉,我早就受够了你的气!离婚!我一天都和你过不下去了!”

    母夜叉其实并不想离婚,但在气头上,并不想服软,嚷嚷道:“离婚就离婚!谁不离婚就是狗娘样的!苏启顺,离婚后孩子归我,你净身出户!”

    苏启顺大声说:“我就是一无所有,能离开你这个泼妇,也心甘情愿!”

    母夜叉气得发抖,咬牙切齿道:“苏启顺,明天九点县民政局门口见!谁不离婚就是婊子养的!”

    母夜叉拂袖而去,地下散落了一大堆苏启顺和王晓丽的床照。

    见母夜叉负气走远,苏启顺将躺在地上,犹如行尸走肉的王晓丽搀扶了起来。看着鼻青脸肿、遍体鳞伤的情人,苏启顺心一软,流下了几滴眼泪,柔声说:“晓丽,我现在几乎一无所有了,你如果愿意嫁给我,我明天就娶你!”

    王晓丽眼神茫然,既不点头,也不摇头。苏启顺搀扶着王晓丽,走进门诊部,让医生为她全身检查。检查结果显示,王晓丽只是皮肉伤,身体并无大碍。

    几天后,县里对于苏启顺的处理结果出来了。苏启顺被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调到县统计局任科员。苏启顺的忠实跟班余少勇被免去副镇长职务,还在高山镇任科员。

    从风光无限的镇党委书记到黯淡无光的小科员,强烈的反差让苏启顺备受打击。没几天,他就打了份辞职报告,不知去了哪里,王晓丽也不见了踪影。

    苏启顺虽然结局很惨,但是,要不是周海洋极力求情,他恐怕要身陷囹圄了。

    鉴于苏启顺被撤职,县委常委会研究决定,钱三运担任高山镇党委书记,不再提名为镇长候选人。

    县委同时决定,陆小曼任高山镇党委副书记,提名为镇长候选人。

    此次县委常委会,这几项人事任免一致通过。

    要不是胡若曦手下留情,苏启顺很可能要被移交司法机关。周海洋已经对她很感激了,自然不会在常委会上阻碍钱三运的提拔。吴德能以支持钱三运提拔,换鳃若曦对陆小曼的提拔。

    这次高山镇官场震荡,钱三运是最大的赢家。经历此次事件后,钱三运静下心来,认真总结经验教训。

    第一,无论顺境还是逆境,都要沉着冷静,相信在经历山重水复后,一定会迎来柳暗花明。《史记》上说得好:“顺,不妄喜;逆,不惶馁;安,不奢逸;危,不惊惧;胸有惊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拜上将军!”

    第二,官场险恶,一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这次苏启顺败走麦城,就能很好地说明这一点。官场斗争,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第三,权力之争、利益之争是官场永恒的主题。在这个充斥着野心家、阴谋家和投机者的地方,是典型的弱肉强食之地,理想主义者注定会碰得头破血流。

    第四,任何时候,不能忽视小人物的力量。秦薇薇是个不受重视的小人物,但是,正是由于她的致命一击,导致了苏启顺的一败涂地。

    不久后,云川市委决定:吴德能不再担任青山县委常委,提名免去青山县副县长职务,提名为县政协副主席候选人。

    从这一人事任免看,吴德能在经历龙虎帮黑恶势力覆灭事件后,已平安着陆。坊间都传言吴德能是乔峰黑恶势力团伙的保护伞,而且他儿子身陷囹圄,现在仍能成功脱险,足以说明他的能耐很大,靠山很强。

    吴德能从权倾一时的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到边缘化的县政协副主席,胡若曦是最大受益者。清除了这个绊脚石,胡若曦的权力更稳固,也就能放开手脚干一番事业。

    在离开青山县的权力中心之前,吴德能让自己的私生女陆小曼官升一级,可谓煞费苦心。

    陆小曼任高山镇党委副书记、提名为镇长候选人,让钱三运喜忧参半。喜的是,能与这个冷艳美女共事;忧的是,两人的关系注定会磕磕绊绊的。

    从镇长到党委书记,提升的不止是职务,更多的是权力。当镇长时,处处受苏启顺掣肘,稍微想干点事,苏启顺都在背后使绊子。现在完全不一样了,他的权力、威望大幅度跃升。陆小曼立足未稳,又是女同志,短时间内想与他分庭抗礼显然不太可能。

    新官上任三把火。当上镇党委书记后,钱三运首先进行了人事调整。一般来说,新官上任由于情况不熟,短时间内不进行人事调整,但钱三运不一样,他之前就在镇政法委书记和镇长位置上历练过,对高山镇的情况很熟悉,对镇村干部也很了解。

    这次镇村干部调整,杨小琴被重新任命为镇党政办主任,方来友被任命为计生办主任,原计生办主任则被任命为农林水办主任。

    吴克标被任命为镇纪委副书记,他的女友余思彤兼任政法干事。

    镇农技站长到龄退休,朱彪被任命为镇农技站长。

    镇政府由于不设财务科,财务职能归党政办,秦薇薇得到重用,被任命为镇党政办副主任。

    磬石山村原党支部书记徐尚明由于年龄及健康原因被免职,董丽云兼任村党支部书记。

    这次人事调整完全是在钱三运的主导下进行的,现在的他,是高山镇名副其实的一把手。

    一朝天子一朝臣,一点不假,换成任何人掌权,都会将自己信得过的人放到重要岗位上,钱三运也不例外。下一步,他还将视情况进行人事调整。

    人事调整后,钱三运准备办几件以前想办却没有办成的大事。

    他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制定招待费和包车费管理办法,从严制定标准,减少不必要的支出。这一办法无疑动了很多人的奶酪,过去几任领导都没有办成,但现在,已经到了非办不可的地方。镇里每年招待费和包车费是一笔很大的开支,如果不从源头抓起,狠刹吃喝风和公车私用等现象,镇有限的财力就会被掏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