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1章
    ,!

    钱三运想做的第二件事就是对前期调研时发现的扶贫乱象,开展对症下药的整治,纠正和查处在扶贫领域截留挪用、虚报冒领、吃拿卡要、优亲厚友等现象。

    第三件事则更为复杂。青山县化工厂是老字号的国有企业,虽坐落在高山镇,但管理权在县里。这家企业对高山镇的经济贡献率很低,污染却很严重。化工厂不搬走,想在高山镇大力发展温泉旅游业就是一句空话。化工厂是国有企业,人员臃肿,人浮于事,效率低下,最近几年年年亏损,职工工资都难以做到足额及时发放。

    为显示对陆小曼的尊重,钱三运来到她的办公室,当面征求她的意见和建议。

    应该说,钱三运姿态放得很低,他是一把手,完全可以打电话让她到他的办公室。但是,他没有这么做,而是亲自去了她的办公室,以示尊重。

    “钱书记,你来啦。”见钱三运进来,正在埋头看文件的陆小曼,身子动了动,但没有起身。

    这不算是一个友好的举动,但也不算敌对。正常情况下,她应该是起身表示欢迎。

    对于这个冷艳的女人,钱三运不管是适应还是不适应,以后都得在一起共事一段时间。也许是几个月,也许是几年,也许更长。

    “陆镇长,还适应基层的工作和生活环境吧?”

    “还行吧。”陆小曼的脸色淡定从容,透露出神圣不可侵犯之意。

    寒暄几句后,钱三运转向了正题,说出了自己下一步即将开展的重点工作,并征求陆小曼的意见和建议。

    “我没有不同意见。”陆小曼没有表示反对和不认同,“我初来乍到,情况还不熟悉。你的想法很好,不过,我感觉,真要实施起来,难度不小。”

    陆小曼说的倒是实话。钱三运当然也很清楚,他想烧的这三把火,阻力一定很大。正因为有阻力,有难度,他才下大力气解决,不然要他干嘛?

    钱三运微笑道:“陆镇长,有什么好的建议可以提提嘛。”

    陆小曼不动声色地说:“也算不上是建议,只是想法吧。比如,你说的要从源头从严控制招待费支出,阻力一定不小,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个折中方案,或者说是过渡方案?要将改革的力度和人们的承受度有机结合起来。”

    “陆镇长,从严控制招待费支出,无疑动了很多人的奶酪,以前不论是公事私事,都在饭店签单。现在,如果严格执行招待费管理办法,改由党政办统一安排,就相当于剥夺了绝大部分干部的签字权,无疑会引起机关干部的不满。依你看,怎样做,才能最大程度地减少机关干部的不满情绪?”

    陆小曼不紧不慢地说:“我也大致了解了镇里每年的招待费和包车费支出情况。去年,招待费支出接近八十万,这还不包括食堂支出;包车费支出将近二十万。今年一至十一月份,这两项支出总数已经超过一百万了。”

    钱三运笑道:“陆镇长对情况摸得很清楚嘛。”

    陆小曼说:“镇长管钱,如果不将这些最基本的财务收支情况弄清楚,以后工作还怎么开展?我也认为镇里的招待费和包车费支出太高了,如果不想出一个好的解决办法,我这个镇长以后难当啊。”

    “我当镇长那些日子,每天都要花相当长的时间与讨债要账的打交道,耗费了我相当多的精力。今后,一方面,镇里要广开财路,多引进企业,多引税,多争取上级转移支付和各类补助;另一方面,也要节约支出,过去的那套模式已经无法延续下去了。陆镇长,对于缩减招待费和包车费这两项支出,谈谈你的看法嘛。”

    “对于招待费,我是这么想的。当务之急是将镇政府机关食堂办好,改善食堂环境,加强食堂员工和物资管理,今后的公务接待,原则上都放在食堂。我算了一笔账,同样标准的一餐饭,食堂自备饭菜和酒水,成本只有饭店的三分之一,甚至更低。同时,为了最大程度地减轻改革阻力,可以对镇机关干部实施一定的优惠政策,比如,镇机关干部如果有私人招待,也可以安排在食堂,食堂只收成本价。当然,这要根据机关干部的级别限定次数和总额。”

    陆小曼顿了顿,接着说:“饭店招待这块,一下子全部禁止也不可能。除党政办工作人员外,科级以下干部一律不得签单。科级干部可以限定总额,如每人每年不超过五千元。这样做,一方面是鼓励干部在食堂接待,另一方面,也是照顾了干部们的感受,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一顿饭吃不成一个胖子。”

    从陆小曼这一番话可以看出,她是经过深入思考的,考虑问题也很全面。钱三运更多的是关注如何解决招待费支出过高问题,而陆小曼则将解决招待费支出过高与照顾干部们的感受有机结合起来,更具有可操作性。钱三运不禁对陆小曼多了几分佩服,可以看出,她虽然有玲珑的身材和精致的五官,但绝不是一个性感的花瓶。

    “陆镇长,对于包车费支出过高,谈谈你的想法嘛。”

    “钱书记,那我就班门弄斧了。我的想法是:一是要从严控制包车,确有必要,由党政办签发派车单,并严格加强管理。二是要鼓励干部骑自行车下乡,对骑车下乡的可以考虑给予一定数额的补贴。三是要将镇里的公车用好用活,发挥其最大效益,可以考虑再购买一辆面包车,以满足干部下村需求。四是要鼓励干部进城乘坐中巴车等社会车辆,按规定报销差旅费和出差补助。”

    “好的,陆镇长,你的建议很好,我会让党政办根据你的意见拟订一份草稿,到时候在党政联席会上研究通过。”

    钱三运还就其他一些重大事项与陆小曼交换了意见。总体来说,这次谈话气氛还算融洽。

    不久,镇党政联席会通过了招待费及车辆使用费等管理办法。与此同时,镇政府食堂餐厅及包厢进行了局部装修改造,并另外聘请了一名厨师和一名服务员。

    食堂除承担单位业务招待外,还承担干部职工的日常就餐。职工购买餐券,按成本价缴纳伙食费,但食堂菜肴并不好,菜肴品种少,荤菜少,职工颇有怨言。

    钱三运要求,要办好食堂,不仅要改进来客接待菜品质量,还要改善职工就餐环境和菜肴品质。在他的督促下,党政办主任杨小琴拟定了几条整改意见:

    一是改善职工就餐环境,重新购置就餐桌椅,安装空调,并改食堂厨师打饭为自助餐。

    二是增加菜肴种类及品质。以前早餐只有稀饭、馒头和干饭,现在增加点心品种供应,午餐、晚餐分别由两菜一汤增加到四菜一汤、三菜一汤,并确保最少有一个荤菜。

    三是改购买餐券为刷饭卡,以前职工就餐自掏腰包,虽然是按成本价收取的,但也是一笔支出。现在,改为单位为每位职工每月充值饭卡一百元,职工刷卡就餐,其中早餐五角,中餐二元,晚餐一元。职工家属也可以就餐,饭卡余额不够自费充值,如果有结余,可以在食堂换取油、米等生活必需品。

    经初步测算,这样一来,单位每年多支出五六万元,但是,这五万元与招待费节省下来的大额支出相比是微不足道的。

    钱三运完全同意杨小琴的食堂整改方案,并嘱咐尽快实行。

    方案一出台,就得到干部职工的普遍欢迎,这是一项实实在在的福利。基层干部工资普遍不高,现在,吃饭问题基本解决了,而且,不但本人可以去食堂就餐,家人也可以就餐。放眼望去,全县十多个乡镇,吃饭不要钱,而且伙食还这么好的,只有高山镇。

    钱三运还在会上承诺,从今年起,将大幅度增加职工年终奖金。往年,镇政府机关在编干部每人八百元,非在编人员每人四百元,今年,这个数字至少提高一倍。

    无论在任何一个单位,肯为职工谋福利的领导都是受干部职工欢迎的。钱三运关心干部职工,自然赢得了他们的尊重。虽然在饭店签单的权力受到极大限制,但是,在其他方面得到了弥补,他们也能够理解。

    从严控制招待费和包车费支出后,经党政办测算,仅一个月时间,就节省开支五六万元,效果非常明显。

    与此同时,整治扶贫领域的不正之风也取得了初步成效。镇里抽调大批干部,成立多支工作队,全镇联动,开展了一次大规模的地毯式扶贫对象核实及数据清洗工作。镇纪委设立举报热线,严查扶贫领域的截留挪用、虚报冒领、吃拿卡要、优亲厚友等违纪违规现象。在较短时间内,全镇有260户“贫困户”被剔除,处分镇村干部12人。

    经过争取,高山镇到东江县的公路项目正式立项。得知这一重大好消息后,钱三运决定,和胡若曦再去一趟省外经集团。

    由于胡若曦与省外经集团副总查海泉约的时间是上午,所以,钱三运提前一天晚上就到了青山县城,要不然的话,第二天不一定来得及。

    作为高山镇一把手,钱三运的应酬明显多了,要么请县直有关部门吃饭,要资金要项目要政策必须要联络感情;要么有人请钱三运吃饭,作为镇党委书记,手中权力不小,而且,青山县官场都知道,钱三运是胡若曦最信得过的人,要想接近胡若曦,与钱三运搞好关系是条捷径。钱三运并不喜欢太多的应酬,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这天晚上,请钱三运吃饭的是县卫生局局长胡业山。

    实事求是地说,胡业山当上县卫生局局长后,帮了钱三运不少忙,基本上是有求必应。因此,当胡业山再一次邀请吃饭时,钱三运不好拒绝。

    就餐地点在金色年华大酒店的一个豪华包厢。参加今天宴会的有不少县直部门的负责人,当然,胡业山的情人周琼也参加了。

    这个时候,还没有“八项规定”,单位负责人请客吃饭是随心所欲的,不管是公事,还是私事,都可以随意在饭店签单,而且,大多数时候,根本就不需要亲自签单,都由办公室工作人员和司机代办了。

    中国的酒桌文化博大精深,酒桌上觥筹交错中,能结交贵人,敲定生意,扩展人脉,创造机会。在官场上也是如此,能喝半斤喝八两,这样的干部要培养,绝对不是一句戏言。

    作为胡若曦最信得过的人,钱三运在席间接受到了很多人的恭维和献殷勤。其实,从本性上来说,人们都是喜欢听赞扬和吹捧的话,不愿意听批评的话。只不过,有的人故意隐藏自己和装作很大度,表面上显得很平静。

    吹捧的话一波接一波,钱三运兴致高昂,喝了不少酒。

    散席后,胡业山自作主张,在金色年华大酒店为钱三运开了个房间,他自己也开了个房间,反正开房间又不花他一分钱。

    钱三运酒喝得头昏脑胀的,自然也就默许了胡业山的安排。

    胡业山和周琼将钱三运送到酒店房间。周琼为胡业山和钱三运各倒了一杯水。

    胡业山酒精考验,晚上虽然喝得比钱三运还多,但精神状态比钱三运还好。

    “三运老弟,酒不多吧?”

    “不算多,再喝恐怕要现场直播了。你们这些人,一个个是酒桶,干不过你们。”

    “三运老弟,吴德能的副县长被免了,还有一位副县长调到市民政局了,县里缺少两位副县长。据可靠消息说,市里将从青山县现任正科级干部中提拔两个,补充缺位。”

    “胡局长,难道你有想法?”

    “三运老弟,和你说话也不用藏着掖着。以前呢,我觉得干一辈子卫生局长也很好,逍遥自在,全县大大小小的医院都归我管,权力也不小。但人都有贪欲,都想爬得再高一点,现在听说提拔两个副县长,我心里又痒痒的,无论是资历还是能力,我都不算差的。三运老弟,你觉得我有希望吗?”

    “胡局长,说实话,我对这事并不知情。以前任县政府办副主任,在胡书记身边工作,消息比较灵通,现在远离青山县权力中心,消息就闭塞了许多,也不太关注这些事,毕竟我暂时并不符合条件。要不,适当的时候我来帮你问问,这两位副县长是不是从青山县现任正科级干部中选拔,需要符合什么条件?”

    “三运老弟,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帮助我的。有句话不知该说不该说?”

    “胡局长,说话吞吞吐吐,好像不是你的风格呀?”

    “那我就直说了吧,坊间有传言,你是胡书记的面首。我知道这是别有用心的人在造谣,但是,这舆论对你好像不太有利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