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2章
    ,!

    钱三运对这种言论并不惊讶。一个男下属与女领导走得近,即使两人的关系一清二白,也会有人胡乱猜疑的,更别说,有些居心叵测的人故意抹黑了。

    钱三运只有两个晚上与胡若曦有过缠绵,而且都是在她的家里,因此,不可能有人知晓二人之间真正的关系。现在有人放出这种言论,如果能排除有人故意造谣抹黑的话,那就是坊间人们的胡乱猜疑。

    钱三运淡然一笑道:“胡局长,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有的人爱嚼舌头根子,我也没有办法。”

    胡业山似乎不太相信钱三运说的话,问道:“你们真的没关系?”

    钱三运笑道:“怎么没关系?当然有关系啦,我们是上下级关系。”

    胡业山嘿嘿笑道:“三运老弟,不瞒你说,坊间传言你和胡若曦有一腿,我也相信了。你长得阳刚帅气,胡若曦据说是单身,**,不燃烧很难啊。”

    “胡局长,这话可不能乱说。我能得到胡若曦的信任,主要原因是我曾救过她,这事全县人民都知道。面首之说,纯属胡说八道!”

    “知道了,知道了,下次有人乱说,我一定为你辟谣。三运老弟,你女朋友在云川,远水解不了近渴,青山县就没有几个相好的?那个幼儿园老师叫什么来着,今晚怎么没有一道带过来?”

    “胡局长,你说的是梁诗韵吧。我和她的关系也是一清二白的。不是我说你,你自己好色,就将所有男人都想象成和你一样。”

    胡业山眯着眼,坏笑道:“难道钱书记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依我看,未必!”

    胡业山突然站了起来,神秘兮兮地将钱三运拉到卫生间,关上房门,轻声说:“三运老弟,我们是朋友,说话也不用拐弯抹角,你对周琼有没有兴趣?”

    钱三运惊讶地问:“周琼不是你的情人吗?我就是有兴趣,也不会打她的主意。朋友妻,不可欺,同样,朋友的情人也不能乱碰。”

    “三运老弟,我就问你对她有没有兴趣。有就有,没有就没有。”

    “胡局长,我实在猜不透你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真的让周琼陪我上床?”

    “三运老弟,我直说了吧,今天我和周琼谈了选拔副县长的事,她是个官迷,希望我的官越当越大。不是她极力怂恿,我的想法也不会这么强烈。我和周琼说,我如果想当上副县长,我的三运老弟不帮我在胡若曦面前说话,是不可能的。周琼说,你和钱三运关系那么好,他肯定会帮你说话的。我开玩笑说,我的三运老弟看上你了,你如果愿意陪他上床,他就愿意帮我。周琼擂了我一拳,问说我是不是移情别恋了?我说没有。周琼又责怪我不珍惜她,竟然将她当作礼物一样送人。我说,我的三运老弟年轻帅气,他能接受你,那是你的福气。周琼叹道,现在人老珠黄了,他不一定能看上我的,如果他愿意,我牺牲一回也没什么。”

    “胡局长,你他妈的没良心啊,周琼对你一往情深,你竟然将她当礼物送给别人。”

    “周琼这女人比较现实,我以前也和你说了她的情况。老公去世得早,一个人拉扯着女儿,以前饱受冷眼和欺负,现在一心想出人头地。按她的说法,之所以迷恋权力,是因为太懂得权力的重要性。三运老弟,这女人年龄虽然大了点,但床上功夫好,口技一流,用过后你就会知道,那感觉并不亚于年轻的女孩。”

    钱三运笑道:“胡局长,我就是有兴趣,也不敢干。谁知道这是不是陷阱呢?这方面,你可是有前车之鉴的。”

    胡业山赌咒道:“三运老弟,我若是有害你的心思,就活不过今晚!我们是朋友,我希望你步步高升,好跟着沾光。也没有必要通过那种方式要挟你,因为我知道我不要挟你,你也一样会帮助我的。”

    “算了吧,胡局长,你用过的,我再用,总觉得怪怪的,心理上接受不了。”

    “三运老弟,嫌我脏是吧?真正没人用过的只有处女了,人妻什么的,都是别人用过的。”

    “胡局长,你也不要胡思乱想。周琼是你的情人,你好好珍惜吧。”

    “三运老弟,你如果对周琼没兴趣,对她年轻漂亮的女儿有兴趣吗?”

    “胡局长,这个话题你早就说过了,我现在有女朋友了。”

    “三运老弟,没说你要和她女儿搞对象,不就是玩玩吗?周琼女儿打扮妖冶,在中学时就谈恋爱了。周琼说了,如果你不喜欢她,可以说服她的女儿陪你,但前提是,你要让我干上副县长。”

    钱三运摇头道:“这个女人权力欲太强烈了,为了权力,真是不择手段。”

    “是啊,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当初为了当上护士长,主动跑到我的办公室,甘愿当我的情妇。现在当上了城东医院的副院长,还不知足,还想干院长。”

    钱三运开玩笑道:“你下次问问周琼,如果我让你干上副县长,可不可以让她们娘俩一起陪我玩?”

    胡业山咧着嘴说:“这个问题嘛,我没有和她谈过,下次我来问问。”

    “好啦,不说了,你们也早点回去休息吧,我明天还有公务活动。”

    两个人走出了卫生间。周琼瞥了一眼钱三运,没有从他的眼神中读出暧昧的痕迹,一脸狐疑地望着胡业山,胡业山无奈地摇摇头,周琼便知道这个年轻帅气的男人看不上她了。

    胡业山和周琼走出了房间。钱三运看着周琼丰腴的身影,心中叹道:一个女人,为了权力,什么事都做得出,也真是奇葩啊。

    钱三运冲了个澡,浑身轻松了很多,躺在床上,给叶倾城打了个电话。煲了半个小时的电话粥后,还不过瘾,又给江曼婷打了个电话。给江曼婷打电话比给叶倾城打电话更刺激,令人耳红心跳的情话让他血脉偾张,他有些后悔,应该让周琼留下来。

    喝了酒的钱三运,晚上特别亢奋。接连打了两个电话,还觉得不过瘾,又想与人聊天。可是,想来想去,难以找到合适的聊天对象。夏月婵和柳月儿不知所踪,杨可欣陪初恋男友在上海治病,孙幼怡与刘向东破镜重圆,杨小琴又开始恪守妇道,香芹婶子有早睡的习惯。至于胡若曦、江曼雁、陆小曼、安蓝蓝和梁诗韵,显然不适合在这个时点打电话。

    钱三运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个女孩的身影,那就是黄玉。这个为了帮父亲治病而选择卖身的女孩,当初也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农家姑娘。

    那晚在江州,如果钱三运愿意,黄玉一分钱不要,也会陪他,但是,他选择了离开,临走之前,还悄悄地在她的包里塞进去五千元。

    事后,黄玉给钱三运发了短信,说感谢他的好意,那钱她暂时收下,算是借的,以后会还他的。

    钱三运浑身燥热,全身升腾起一种强烈的**,如果此刻黄玉在身边,他一定不会选择当柳下惠的。

    钱三运拨打黄玉的手机,手机关机。难道今晚又被嫖宿的男人包夜了?

    那次,黄玉给了钱三运两个手机号码。一个是揽客的,一个是工作的。钱三运又拨打另一个号码,没有关机,但无人接听。

    钱三运嘿嘿一笑,不会是在干那事不方便接听吧?

    钱三运找不到一个可以聊天的,翻来覆去在床上又睡不着,便躺在床上看了一会电视,肚子却饿了,很想吃东西。

    房间里只有方便面,钱三运一直不喜欢吃方便面。看看时间,快十二点了。

    金色年华大酒店位于闹市区,前面不远处有条巷子是小吃一条街,夜里两三点都还有宵夜。

    钱三运披衣起床,走出房间,在电梯门打开的一刹那,他看到了两个熟人,一个是县政府办副主任刘传坤,一个是胡若曦的秘书江倩。两人并肩站在一起,刘传坤的一只手紧贴在江倩的臀部,姿势很暧昧。

    电梯里就刘传坤和江倩两个人。钱三运是准备下楼,而他俩是上楼。从两人暧昧的姿势可以看出,他们之间的关系非同寻常。

    刘传坤突然看见了钱三运,非常慌乱,没想到这深更半夜的在电梯里竟然遇到熟人。

    “钱书记,是,是你?”刘传坤结结巴巴的。

    钱三运没有走进电梯,站在楼道里与走出电梯的刘传坤闲聊:“刘主任,这么晚了还来酒店?”

    刘传坤支支吾吾道:“是,是的。”

    江倩站在一边,红着脸,低着头,一言不发。

    钱三运瞅了江倩一眼,故意问道:“这不是江秘书吗?”

    江倩抬起一张羞红的俏脸,低声说:“是的,刚好上电梯碰见刘主任了。”

    刘传坤缓过神来,接着江倩的话茬说:“是啊,钱书记,今晚真巧,不但碰见小江,还撞见你了。钱书记出去?”

    钱三运笑道:“今晚县卫生局胡业山请客,酒喝大了,他在酒店为我开了个房间。睡了一觉,发现肚子饿了,想出去吃夜宵。刘主任,还有江秘书,要不一起过去?我请客。”

    江倩连忙说:“钱书记,谢谢你,我们刚吃——”

    江倩忽然感觉自己说漏了嘴,便改口道:“我刚吃过了,男朋友还在房间里,我就不去了。”

    钱三运问:“吴秘书今晚来青山了?”

    江倩说:“是的,他来青山看我。”

    刘传坤说:“难得钱书记请吃夜宵,我去。”

    两人下了楼,走出酒店,来到小吃一条街。

    夜晚的小吃一条街,生意清冷了很多,吃客并不多。

    钱三运找了一个僻静处坐下,点了一份鸭血粉丝,刘传坤点了一份牛肉锅巴,并让小吃店老板烤几串羊脆骨。

    钱三运坏笑着问:“刘主任,**一刻值千金,这大晚上的,不在家里陪安股长,跑到酒店里干什么?”

    刘传坤的眼神有些躲闪,信口说:“钱书记,是这么回事,胡书记让我赶写一个材料,明天就要,我就在酒店里开了个房间,准备熬通宵。”

    “所以,你就碰见了江倩?”

    “是的,江倩男朋友从云川过来陪她,也住在酒店里。”

    “那我刚才怎么没看到江倩的男友吴秘书?不对呀,今天不是周末,何市长的秘书哪有空闲来到青山看望女朋友?”

    “这我也不知道,也许是请假吧,小江和男友不在一个地方,也挺不方便的。”

    “江倩和男友不在一起,你就趁虚而入?”

    刘传坤结结巴巴地说:“钱书记,你都看到了?”

    钱三运坏笑道:“刘主任,不老实!明明看到你将手搁在江倩屁股上,还在撒谎!这点事,哪能逃过我的眼神?”

    刘传坤低着头,轻声说道:“钱书记,我们是好兄弟,你可一定要替我保密啊,要不然,我的前途就没了!蓝蓝要是知道,家里会闹得天翻地覆的!”

    “刘主任,你大可不必担心,且不说我们是好兄弟,就是一般关系,我也不会乱说的。这种事传出去,搞不好,会让家庭妻离子散的。不过,我还是要批评你,胆子怎么那么大呢?要秀恩爱,也应该偷偷摸摸的,在电梯里竟然就开始亲昵了!”

    刘传坤苦笑着说:“钱书记,我和江倩出来吃夜宵,是一前一后,不坐在同一张餐桌上,互相装作不认识,只是上电梯时,见电梯里没人,又深更半夜的,一时糊涂,有了出格举动,不巧被你撞见了。幸亏是你,要是别的熟人看到了,那就麻烦大了。”

    “刘主任,你是我老哥,但我还想批评你几句。家里有安股长那么漂亮的老婆,却在外面和何市长秘书的女朋友鬼混,这可是在刀尖上舞蹈啊。”

    “钱书记,家花没有野花香,这个你总该知道吧?偷情这玩意像鸦片,一旦染上,就戒不掉了。”

    刘传坤四十多岁,浑身透露出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长相也不错,温文尔雅,谈吐不凡。有的女孩喜欢小鲜肉,而有的女孩喜欢中年大叔,想必江倩就是后一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