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3章
    ,!

    刘传坤是硬着头皮陪钱三运吃宵夜的,刚刚才和江倩吃过,现在哪吃得下?

    钱三运却狼吞虎咽,不仅吃下一碗鸭血粉丝,还一口气吃下七八串羊脆骨。羊脆骨既香又脆,味道很不错。

    巧的是,刘传坤的房间就在钱三运的隔壁,怪不得晚上,钱三运听到隔壁房间有那种熟悉的噼里啪啦声,敢情就是刘传坤在和江倩鏖战。

    钱三运进了房间,刘传坤也跟着进去了。

    钱三运朝隔壁房间努努嘴,笑着说:“刘主任,怎么进我的房间?让那位独守空房?”

    刘传坤讪讪笑道:“先陪你聊聊嘛。”

    “刘主任,安股长曾多次在我面前夸赞你,说你是好父亲、好丈夫、好儿子,连你这样的三好男人都出轨了,这世上是真的没有好男人了。”

    “钱书记,让你失望了。其实,男人的出轨只是想寻求一种刺激,夫妻时间长了,感情生活就平淡了,爱情就演变成亲情,老婆再漂亮,也有审美疲劳的那一天,正所谓,握着老婆的手,就像左手握右手。一旦遇到合适的机会,男人就想给自己平淡的生活增添点刺激,于是,就有了出轨。当然,出轨后的我还是好父亲、好儿子,但毕竟背叛了老婆,心中感到很愧疚,在家里,我什么家务活都干,老婆的裤衩都是我洗。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蓝蓝在你面前夸赞我的那些优点,是有感而发,并不是故意拔高我。”

    “刘主任,那你如何处理与安股长和江倩之间的关系呢?”

    “蓝蓝并不知道我出轨了,如果知道了,那肯定要和我离婚的。江倩也没想与男友分手,她与我好,也许就是想在寂寞的时候找到一些慰藉。哦,对了,江倩父亲去世得早,是母亲一手拉扯大的,她喜欢我,是不是有恋父情结?”

    “也许是吧,这么说来,江倩心甘情愿做你的地下情人?”

    “应该是吧,到目前为止,她从来未在我面前提过,要离开男友和我过日子。”

    “刘主任,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说的就是你这种人。”

    “钱书记,让你见笑了。”

    “江倩外表娴静,内心却狂热,我刚到县政府办工作时,一批年轻人去歌厅唱歌,有个徐混对江倩动手动脚的,我当时救了她,这事你们估计都听说过。要是知道江倩内心里这么不安分,我当时就捷足先登了。”

    刘传坤神色有些尴尬,讪讪笑道:“钱书记,你比我年轻,又帅气,如果你抢在我的前面,江倩一定是你的人了。”

    钱三运笑道:“开个玩笑而已。我就是有心,她也不一定接受我的,她真正喜欢的就是像你这样的成熟男人。”

    刘传坤说出了与江倩成为情人的经过。

    两人同在县政府办上班,低头不见抬头见,本身就很熟。刘传坤虽然年龄比江倩大一大截,但是成熟稳重,风流倜傥,口才不错,又乐于助人,江倩对他印象挺好的。

    刘传坤自从成为协助胡若曦工作的副主任后,与同为胡若曦服务的江倩交集更多了。江倩的男友吴方才是何胜利市长的秘书,远在云川市,由于工作太忙,平日里两人见面次数很少,给予她的关心也很少。慢慢地,她就对刘传坤产生了依恋。

    自从协助胡若曦工作后,刘传坤实际上已成为县政府办的实际负责人,成了很多人巴结的对象,他又找回了过去那种呼风唤雨的感觉。饱暖思淫欲,对于端庄秀气的江倩,他也动了心思。一开始,他只是用言语试探,说一些暧昧的话语,见江倩没有反感,胆子就渐渐大了。

    在县政府办,加班是家常便饭。有一天晚上,刘传坤和江倩都在加班赶材料。十一点多时,刘传坤终于搞定材料,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就去了江倩的办公室看她。这个时点,整个楼层就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办公室开着空调,江倩上身穿着一件粉红色的毛衣,胸部撑得高高的,青春靓丽的身体让刘传坤怦然心动。他鬼使神差地走到她的身后,双手不偏不倚抓住了她胸前的丰满。江倩吃惊地看着他,但是没有躲闪,没有斥责。

    如果江倩说不,也就不会有接下来发生的一幕。但江倩什么也没有说,也没有挣脱,她的默许和纵容给了刘传坤无穷的勇气。他开始吻她,江倩从一开始的羞涩到后来的热烈的回吻。欲火焚身的刘传坤将她抱到沙发上,江倩从半推半就到主动迎合,两个人自此成为情人关系。

    在办公室偷情,风险太大。江倩与人合租,出租屋也不适合幽会,因此,宾馆成了首选。金色年华大酒店是县政府办定点接待饭店,在这里开房间,签单就行,不需要个人掏腰包。

    今天晚上,刘传坤谎称值班,实际上是先在办公室加了一会班,然后和江倩一前一后来到酒店偷情。后来肚子饿了,下去吃夜宵,回来时碰见了钱三运。

    “刘主任,县里不久就要提拔一大批干部,你在胡书记身边工作,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不出意外的话,会升任正科,成为县政府办的掌门人。在这节骨眼上,你最好还是悠着点。”

    “谢谢钱书记的忠告,我会把握好的。”

    钱三运笑眯眯地说:“刘主任,你可以走了,好好陪你的小情人吧。不过,我得提醒你,动静闹得不要太大。之前,你的房间声响太大,影响我休息,若不是顶着镇党委书记的帽子,我都想踹门了。”

    刘传坤尴尬地说:“不会的,钱书记,已经做过两次了,再想做,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人到中年,那方面的能力也下降了。”

    刘传坤走了,钱三运忽然为安蓝蓝叫屈,这么一个美丽贤惠的女子,老公竟然背叛了她。刘传坤曾经是前任张县长的身边红人,当时像现在一样威风,只是后来张县长在与王连全的权力斗争中落败,才失势的。看他轻而易举就搞定了尚未婚嫁的江倩,要说他以前没有情人,鬼才相信呢。

    睡觉前,钱三运又拨打黄玉的电话。还是像之前一样,一个号码显示关机,一个号码无人接听。

    钱三运不禁为黄玉担忧起来。像她这种边缘职业的人,如何确保人身安全是个大问题。媒体上也经常报道这类人被杀、被抢、被强暴的新闻。

    省外经集团总部。

    胡若曦率县有关部门负责人及钱三运等人,再次与查海泉副总洽谈高山温泉旅游开发合作事宜。

    胡若曦拿出高山镇到东江县公路项目立项的文件及青山县地图,大谈公路贯通后,高山镇的区位优势。

    与上次不一样的是,在查海泉的争取下,胡若曦还拜见了集团董事长王笑谈。

    王笑谈没有明确表态,只是说着一些官话、套话,其实等于什么也没有说。

    胡若曦心中虽然有些不悦,但也无可奈何。省外经集团是省国资委管理的大型骨干企业,是副厅级建制,董事长王笑谈以前是江中省某市市长,是正厅级干部。胡若曦只是正处级干部。王笑谈肯接见她,已经很给她面子了。

    钱三运趁着间隙,又拨打黄玉的手机,还是联系不上。他有一种不详的预感,黄玉是不是遭遇不测了?

    中午,查海泉副总设宴款待胡若曦一行。胡若曦神情有些沮丧,午饭过后,就动身回去了。钱三运由于担心黄玉的安危,找个理由向胡若曦请了假,留在了江州。

    钱三运直奔黄玉租住的公寓,不停地敲门,里面没有人应答,最令人诡异的是,拨打她的其中一个号码时,可以很清晰地听到房间里面有手机响铃声。是手机忘记带?还是出事了?

    要不要报警?但是,如果事后证实黄玉平安无事,只是由于某种原因联系不上,兴师动众将警察叫来,岂不是成了一场闹剧?再说了,他和黄玉只是普通的同乡关系,用得着这么担心她 的人身安危吗?

    钱三运忽然想到了省公安厅的正处级侦查员范文斌,上次在剿灭龙虎帮的行动中,两人有过一段时间的合作,虽然算不上是亲密无间的朋友,但彼此相处也很融洽。

    钱三运拨通了范文斌的电话,让他欣喜的是,范文斌非常热情。由于这事在电话中三言两语说不清楚,钱三运以顺便看望范文斌的名义去了省公安厅。

    省公安厅距离黄玉租住的公寓并不远,不需要打的,步行十来分钟就到了。

    范文斌在省公安厅门口迎接,见到钱三运,紧紧握手,就像见到多年未见的好朋友似的。

    钱三运跟着范文斌去了他的办公室。范文斌是省公安厅年轻的正处级干部,独立使用一个办公室。

    寒暄几句后,钱三运转向了正题:“范处长,我家乡有个亲戚,在江州打工,家里非常贫穷,弟弟今年刚考上大学,父亲得了肝腹水。上次,我无意中发现她在上班之余,还兼职从事色情服务。由于我要来江州出差,准备顺便来看望她,从昨天晚上开始,就一直拨打她手机,一部手机关机,另一部手机无人接听。我刚才去了她租住的公寓,敲门没有动静,拨打手机时,能从里面听到手机铃音。我很担心,怕她遭遇什么不测。”

    范文斌一脸狐疑地看着钱三运,显然并不相信黄玉真是他的亲戚,也不相信他真的只是单纯来看望她。想想也是,钱三运语焉不详,兼职从事色情服务是很隐蔽的事,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钱三运笑着说:“范处长,你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感觉怪怪的,是不是以为我是来**的?如果你真的这样想,那就大错特错了。如果我和她只是嫖客与兼职之间的关系,我才懒得管她呢。”

    范文斌笑道:“本来还对你的动机产生怀疑,听你刚才这么一解释,我就相信她真是你的亲戚了。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兼职,你不会找我的。钱书记,失足女是个风险很高的边缘职业,最近几年,仅在江州就发生过多起失足女被杀事件。失足女被杀,凶手动机五花八门。有的是抢劫杀人、有的是因为嫖资问题杀人、有的只是一时气愤杀人。去年,有个失足女嘲笑嫖客完事时间太短,嫖客一时气愤,就将她掐死了。”

    “范处长,我已经超过十二个小时无法与她取得联系了。想报警,又怕她只是由于特殊原因联系不上,兴师动众对她不好,有什么好的办法呢?”

    范文斌想了想,说:“钱书记,我陪你去她的出租屋看看再说。”

    范文斌驾车,几分钟就到了黄玉租住的公寓。

    再一次拨打手机,还是一部手机关机,另一部手机在公寓里,但无人接听。

    范文斌神色凝重地说:“钱书记,我预感你的这个亲戚情况不是太妙。这样吧,这个辖区派出所所长我很熟悉,让他先找到房东,打开房门再说吧。”

    辖区派出所所长在接到范文斌的电话后,很快就驾车过来了,同他一道来的还有一男一女两个警察。

    女警察端庄美丽,体态婀娜,身穿藏蓝色的警服,里面是件浅蓝色的衬衫,配着深蓝色的领带,头上戴着一顶漂亮的警帽,秀发盘成典雅的发髻,如花朵一样斜开在耳畔,这身庄重的警服穿在她的身上,显得英姿飒爽。

    漂亮的警花让人眼前一亮。钱三运心想,挺好的一身警服,到她身上就成了制服诱惑,这样的尤物恐怕是很能引起男人犯罪**的女警察吧。

    派出所长四十多岁,精明能干,见到范文斌,很是恭敬。

    范文斌介绍钱三运:“袁所长,这位是我的朋友,青山县一个镇的党委书记钱书记。”

    袁所长有些惊讶地问:“钱书记这么年轻,就当上镇党委书记了?”

    钱三运笑而不语。范文斌接过话茬:“钱书记可是正儿八经的镇里一把手,不是副书记。”

    那位英姿飒爽的警花忽然开口道:“钱书记是青山县哪个镇的?我也是青山县人,看来我们是老乡呢。”

    袁所长插话道:“这位是我们所新分配的警察,叫张玉洁,警察学院毕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