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4章
    ,!

    钱三运微笑着说:“张警官是青山县老乡啊,幸会幸会。我是高山镇的,张警官老家是哪个乡镇的?”

    张玉洁惊讶地说:“不会吧?钱书记,我也是高山镇的,老家竹林村的。”

    钱三运欣喜地说:“这么巧,看来我们是正儿八经的老乡呢。竹林村的万亩竹海很不错,现在正在招商引资,在不久的将来有望开发成旅游景点。”

    张玉洁高兴地说:“那太好了!我常常想,家乡生态环境宜人,山水相映成趣,风景如诗如画,方圆几十里没有一丝污染,这样美丽的地方,如果不被开发成旅游景点,简直是旅游资源的极大浪费啊。”

    范文斌笑着插话道:“钱书记,等小张老家那边开发成旅游景点,我一定去走一走看一看,到时候可要给你添麻烦了。”

    钱三运笑道:“范处长这么说就见外了!到时候吃喝玩住一条龙服务,全包在我身上。”

    张玉洁性格外向,嬉笑着说:“只怕那时候,钱书记成了钱县长了。”

    钱三运说:“张警官,你不会是说这万亩竹海景点开发不知道是猴年马月的事吧?”

    张玉洁摇头道:“钱书记,你误会了,我是说你升官快呢。”

    几句闲聊后,范文斌转向了正题,他向袁所长简要说了黄玉的情况,希望在动静闹得不要太大的前提下,尽快将人找到。

    袁所长做事雷厉风行,很快就找到了公寓楼的物业,通过物业找到了房东。

    房东是在单位上班的国企员工,听说黄玉联系不上,神色大变。她害怕房子里发生凶杀案,一旦发生,房子短期内想再出租就很难了,即使能够租出,她的心理始终会有阴影的。

    房门被打开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屏佐吸。

    袁所长经验丰富,怕人多破坏现场,对着众人说:“你们在外面,我先进去看看。”

    袁所长蹑手蹑脚地走向公寓。钱三运站在门外,屋内没看到人影,也没闻到血腥气,意味着不太可能发生流血惨案。当然,死亡的方式多种多样,比如窒息死亡通常不会出血的。

    “屋里没人,卫生间也没有人,房间里很整洁,被子叠得整整齐齐的,没看到打斗痕迹,床头上发现了一部手机。”袁所长在屋里勘察一番后,走出了公寓。

    房东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她并不是太在意黄玉的人身安危,只要房子里没出事,她就心安理得了。

    钱三运喃喃自语:“真的很蹊跷啊,会不会是回老家或者在单位上班?可是,手机怎么会落在房间里?”

    张玉洁接过话茬:“她有几部手机呢?像她这种兼职,一般最少两部手机,一部用来揽客,一部是正常交往。”

    钱三运答道:“落下的这部手机是正常交往的,显示关机的那部是揽客的。”

    张玉洁将信将疑地问:“钱书记,你怎么这么了解?连揽客手机号都知道?”

    钱三运淡然一笑道:“张警官,其实也没什么。她怕我联系不上,一下子告诉我两个号码。”

    张玉洁点头道:“她用于正常交往的手机落下了,用于揽客的手机带走了,说明她应该没有回家或在单位上班。对了,她在哪个单位上班呢?”

    钱三运说:“她说在一个银楼上班,具体哪个银楼我也没仔细问。据她说,她只有在晚上和节假日才兼职。”

    张玉洁不怀好意地笑道:“钱书记,你的这位亲戚真的很信任你啊,连兼职这种非常**的信息都告诉你了。”

    钱三运说:“得知她兼职也是巧合吧。有次我和一位老板朋友在一起吃饭,他说找个刚认识的兼职过来,哪知道这位兼职就是我的这位亲戚。事后,她瞒不过去了,便和我说了实情。”

    张玉洁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啊,钱书记如果不解释,我恐怕要对你的人品产生怀疑了。”

    钱三运开怀大笑道:“张警官,我虽然不是那么高尚,但也不是那么堕落的。”

    张玉洁说:“好啦,钱书记,不和你谈论这个话题了。我们得想办法查出你亲戚的行踪。如果真的遭遇不测,时间就是生命。”

    袁所长打开黄玉落下的手机,翻了翻通话记录,有好几个未接电话都是银楼经理打来的,便回拨了过去。

    银楼经理说,银楼上班时间是早晨九点到晚上九点,两班倒,今天上午轮到黄玉上班,可是她迟迟未到,便打电话催促,可是拨打了好几次,电话始终无人接听,她也觉得蹊跷。银楼经理还说,黄玉是昨天晚上九点十分左右离开银楼的。

    钱三运昨天晚上第一次打电话给黄玉是在十点半。从银楼到公寓步行也就十几分钟时间。也就是说,黄玉在九点二十左右回到公寓,在十点半之前离开公寓的。

    几个人商量一番,认为暂时可以不让刑警介入,因为很难判断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黄玉手机关机的。

    范文斌是经验丰富的警察,他提出先做好三件事:用技术手段对黄玉的另一部手机进行定位;查阅另一部手机的通话记录;调阅视频监控录像。

    由于是老乡关系,张玉洁对钱三运格外热情,对于这个年轻漂亮的女警察,钱三运也乐于与她相处。

    在辖区派出所的视频监控室,钱三运重点调阅公寓必经路口昨天晚上九点二十分到十点半这一时间段的监控录像。

    钱三运非常熟悉黄玉的体貌特征,很快就发现了她的行踪。在十点十分左右,黄玉背着一个肩包,步履匆匆地走了出来。她并没有招手打的,又走了一段路后,从监控视频中消失。

    一直目不转睛盯着监控录像的张玉洁说:“钱书记,这个路口行人车辆密集,打的很容易,但很显然,黄玉没有打的,而是匆匆往前走,我判断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去前方不远处的宾馆或小区,提供上门服务,另一种可能是前面某个地方有车辆接她。”

    钱三运点头道:“张警官分析得很有道理。要不,我们再看看其他路口的监控录像?”

    通过调阅附近几个路口的监控录像,没费太多工夫,就发现了黄玉的身影。在距离她所租住的公寓大约五百米的地方,有个商业中心,商业中心门口有个小型停车场。黄玉上了一辆停在这里的桑塔纳汽车。

    幸运的是,监控摄像头很清晰地拍出了桑塔纳汽车的拍照,从号牌看,是江州本地车辆。

    袁所长安排人员去电信公司打印出了黄玉手机的通话记录。通话记录显示,昨晚快到十点时,有一个陌生号码给黄玉打来了电话,通话时长三分钟。

    与此同时,范文斌通过技术手段对黄玉的手机进行定位,显示手机在大青山。

    通过警种联动,袁所长很快得知,那辆桑塔纳汽车于昨天晚上十点五十分驶入进出大青山的唯一通道。从黄玉上车的商业中心停车场,到大青山,正常情况下需要三四十分钟,从时间上看,是吻合的。

    而且,交警队那边还传来消息,这辆桑塔纳汽车在凌晨十分驶出大青山,在一点左右又开进大青山,在两点左右又驶出大青山,行踪非常可疑。

    范文斌建议,为尽快查出黄玉下落,应立即请刑警介入,钱三运表示同意。

    刑警介入后,辖区派出所予以配合。考虑到钱三运是黄玉的“亲戚”,又熟悉她的体貌特征,所以,他也留了下来。

    经过调查,那辆桑塔纳汽车是从租车公司租赁的,租车人使用的身份证是假的,留的手机号码倒是真的,也与在十点时拨打黄玉的手机号码一致,但是,那手机卡是新卡。(那时候,手机卡还没有实名制,不需要身份证都可以买到)

    刑警队初步判断,黄玉失踪是刑事案件的可能性较大。

    下午四点时,有了重大发现,在距离大青山大约五公里的一处池塘里,发现了那辆桑塔纳汽车。这是上山游客发现并及时报警的。从这池塘步行不到一公里,就是江州通往邻省的国道。

    汽车里没有人,池塘里也没看到漂浮的尸体。但是,在汽车后座,发现了几件衣服,有件衣服钱三运一眼就辨认出,正是那天黄玉穿过的外套。

    刑警队判断,嫌疑人可能在伤害黄玉后,丢下作案工具——汽车,然后步行前往国道,搭乘过往车辆逃走了。

    钱三运判断,黄玉来江州时间并不长,一个柔弱的女孩,不太可能与人结仇的,因此,仇杀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从桑塔纳车辆几进几出大青山看,抢劫的可能性很大。极有可能是,犯罪嫌疑人以嫖娼为名,将黄玉带到大青山,劫色后又劫财。除非是穷凶极恶的歹徒,一般谋财之后不会害命的。他大胆推测,黄玉现在仍有可能在大青山深处的某个角落。

    钱三运的判断推理得到了警察们的认同。但是,在茫茫大青山找一个人,如同大海捞针。

    不过,幸运的是,经过走访调查,摸清了桑塔纳汽车几进几出都停在靠在山脚下的同一位置,可以推测,黄玉如果还在大青山,就应该在附近的某一个角落。

    警察们决定分头寻找黄玉。钱三运也主动要求寻找,张玉洁作为派出所民警,虽然不是刑警,但被所里安排协助刑警工作,这次她自告奋勇要求与钱三运在一起。

    钱三运大喜,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何况张玉洁是一个漂亮的女警察。

    钱三运判断,犯罪嫌疑人作案的地点应该比较僻静。但是,由于在夜里,不可能深入大青山丛林太远。

    虽然目标已经锁定,但是,在一大片山林里,寻找一个人还是很难的。能不能找到、谁先找到,主要靠运气了。

    山林里乱石丛生,矮小的灌木林碍手碍脚,钱三运在前面披荆斩棘,张玉洁深一脚浅一脚地紧随其后。

    “钱书记,你说黄玉有没有可能遇害了?”

    “如果凶手目标只是钱,应该不会杀人的,但是,黄玉很可能失去了人身自由,应该是被控制在某个地方,比如被绑在树上,或被丢在山洞里。”

    “现在已经是冬天了,江州这两天夜里最低气温只有六七度,山里夜里温度更低,即使黄玉没有被害,饥寒交迫,情况也不容客观。”

    “是啊,如果凶手手下留情,我们应该尽快找到她,否则,就像你所说的,在饥寒交迫的环境下,凶多吉少啊。”

    张玉洁忽然大声喊道:“钱书记,你看,衣服!”

    果然,在前方的一个山沟里,钱三运发现了一套女人的保暖内衣,保暖内衣的颜色较深,又在山沟里,如果不仔细看,真的很难被发现。

    张玉洁急切地问:“钱书记,这保暖内衣是不是黄玉的?”

    钱三运苦笑道:“我哪知道!我又没有看到她穿内衣的模样。桑塔纳车子里发现了外衣,这里发现内衣,合在一起就是一身衣服了,再根据犯罪嫌疑人昨夜在此附近停车等信息判断,这保暖内衣很可能就是黄玉的。”

    张玉洁点头道:“钱书记,言之有理。可是,黄玉的外衣、保暖内衣都被凶手脱掉了,那她现在穿什么?三点式?”

    张玉洁话音刚落,突然觉得自己不该说这句话,顿时面红耳赤的,心慌意乱之际,脚又不小心被伸出的树枝绊了一下,一个趔趄,眼看就要倒地了。

    钱三运眼疾手快,连忙伸手托住她的腰身。张玉洁感觉到一双有力的大手正扶在了自己腰身上的时候,本能地将手伸了出来,紧紧搂在钱三运的脖子上。

    被张玉洁的手用力一拉,钱三运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向下一沉,他连忙深吸一口气,稳住身体。

    此时两人身体的下半身几乎紧贴在一起,张玉洁仰着上半身,钱三运俯着身体,两人的脸相距也就几厘米的距离,这样的姿势,说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钱三运看到,张玉洁一张冰清玉洁的俏脸上陡然泛出几朵红晕,使得这个英姿飒爽的女警察多了几分娇艳和妩媚。 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波光流动之间,带着一丝的妩媚,一丝的娇羞,一丝的慌乱,还有一丝的火花。钱三运从来没有想到,一个女孩的眼睛中竟然能同时表现出这么多的情感来,一时间看得有些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