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5章
    ,!

    张玉洁如梦初醒,猛地挣脱钱三运的身子,俏脸一片酡红,顾左右而言他:“钱书记,我觉得黄玉应该就在附近了。”

    钱三运也心生尴尬,附和道:“是的,我也这么想的。”

    张玉洁左顾右盼,忽然有了惊喜的发现,大声说:“钱书记,你看,前面的小树枝折断了,看痕迹,应该是折断时间不久,说明不久前有人来过。”

    钱三运俯下身子,仔细看矮小的灌木树枝被踩断的痕迹,的确折断时间不是太长。

    这里树木丛生,遮天蔽日,距离环山公路又不远,如果歹徒选择在此作案,既便捷又隐蔽。

    又往前摸索走了几十步,钱三运忽然听到附近有若有若无的呜呜声。

    钱三运轻轻用胳膊肘碰了一下身边的张玉洁,轻声说:“张警官,你听!”

    张玉洁侧耳倾听,点头道:“应该是人的声音,嘴巴估计被塞进了什么东西,很有可能就是你的亲戚黄玉了。”

    终于,在一棵大树后面,钱三运找到了黄玉。

    黄玉的身子连同手臂被牢牢绑缚在树干上,浑身**,嘴被内裤堵住了,文胸被丢在一边,肩包里面的物件散落一地。

    “黄玉”!钱三运大声叫道。

    黄玉被歹徒劫持并被绑缚在这人迹罕至的树林里,已经有十七八个小时了,山林里夜晚很冷,白天还稍微好些。饥饿、寒冷、恐惧,她感觉自己快坚持不住了,但家人的身影一遍遍浮现在她的脑海中,这是支撑她坚持下去的唯一动力。

    刚才听到附近有隐隐约约的说话声,黄玉看到了希望,以为是有迷路或探险的游客来了,便使劲浑身力气发出呜呜声,想引起别人的注意。说话声越来越近,她感觉这声音像是钱三运的,但又觉得难以置信,他怎么会来大青山?

    “黄玉,我们来救你了!”见到黄玉,钱三运惊喜地说。

    黄玉悲喜交加,一时说不出话来。

    除了脸上和屁股部位有乌青外,黄玉身上并无明显外伤,可以看出,歹徒并没有下毒手。

    钱三运判断,这是一个还未丧失人性的歹徒,如果是丧尽天良的歹徒,黄玉也许早就被灭口了。

    钱三运解开绳索,张玉洁帮忙将黄玉的内裤穿上。

    由于长时间身心煎熬,黄玉浑身无力,身子像面团一样瘫倒在地。钱三运赶忙将她搀扶了起来,脱下外套,裹在她的身上。

    “钱书记,真的是你?我是真的获救了吗?不是在做梦吧?”黄玉嘤嘤哭泣起来。

    “是的,玉,这不是在梦里,是在现实中。”

    “钱书记,我以为我要死了!我死了倒没有什么,我就是丢不下亲人,我如果死了,我弟弟学费怎么办?我爸爸治病钱从哪里来?”

    钱三运安慰道:“玉,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你人好好的,什么都会有的。”

    张玉洁打电话给刑警那边,说黄玉已经找到了。

    由于黄玉浑身疲软,走路乏力,钱三运又当了一回英雄,将她背负在肩上。

    钱三运将黄玉送到医院,经全面检查,身体并无大碍。

    虽然警方还未最终锁定犯罪嫌疑人,但是,黄玉成功获救,已让钱三运非常宽慰。

    事后,在黄玉断断续续的口述中,钱三运才大致了解了事情的经过。

    黄玉从江州奇石馆辞职后,成为一家银楼的销售员,由于她口齿伶俐,又有销售经验,长得又讨人喜欢,销售业绩一直不错,收入比在奇石馆时还要高上一大截。

    但是,就这点收入为父亲治餐为弟弟上大学提供学费还远远不够。就在这时,银楼的一个小姐妹,名叫施晴晴的,向黄玉透露了一个快速赚钱的秘诀——做兼职。

    施晴晴虽然在银楼当销售员,但在休息日也做兼职挣外快,据她说,在江州,有很多的学生、打工族甚至白领做这一行当。

    第一次从晴晴嘴里得知兼职的准确含义时,黄玉脸红心跳的,这哪是什么兼职,不就是卖身吗?可是,晴晴一再怂恿她,说这行业挣钱快。晴晴还以自己为例子,说一个月挣个万把块不成问题,如果再勤快点,或者碰到有钱的客人,一个月两三万块都不是梦。

    黄玉有些心动,她自己满打满算,一个月的工资奖金也才一千多元,一两万元的高薪收入,对于缺钱的她来说,的确有着莫大的诱惑力。

    晴晴不失时机地问黄玉是不是处女,黄玉羞涩地点点头。晴晴说,她可以帮她介绍一个有钱的富商,破处费不会少于五千元。

    为了赚钱,黄玉选择了堕落。果然,晴晴为她介绍了一个五十多岁、头发稀疏的老头子,被折腾一夜后,她得到了五千元钱。她不知道,晴晴究竟得到了多少介绍费,但对她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既然已经失贞,黄玉就在堕落的路上越走越远。晴晴将她拉进几个兼职扣扣群,这群里有兼职,有客人。为了吸引客人,她选择了很多漂亮的图片作为相册照片。很快,就有不少男人主动添加她的扣扣号码和手机号码,和她谈价格、谈服务。

    晴晴对于黄玉这个新下水不久的妹子,也是不遗余力地为她介绍客人,还向她传授经验技巧。

    由于黄玉长相不错,服务态度好,“生意”越来越好,在节假日和休息日,除非大姨妈来了,她的日程都排得满满的,很多客人还要提前预约。

    不到一个月,不包括破处费,黄玉就挣了一万四千多元,除留了很少一部分作为生活费和预留的房租外,她全部寄给了家人。

    黄玉租了单身公寓,客人们一般都是主动来到她的住处,但有时也提供上门服务。上门服务的地点包括酒店和居民小区。

    有些客人会提出特殊要求,如玩车震或上山打野战,虽然存在安全风险,但为了多挣钱,黄玉也会选择同意的。

    黄玉做兼职也才短短几个月,但由于长相甜美,服务态度好,回头客很多,高山林就是她的老主顾之一。

    高山林是第一个将黄玉带出房间的人。开始时,她也很犹豫,怕有什么危险,但考虑到他是老顾客,而且出手阔绰,也就同意了。那次在大青山,高山林和她打野战,由于战斗激烈,以至于套子都弄破了。

    有一就有二。自从和五六个客人玩车震、打野战不仅毫发无损,而且还多赚钱后,黄玉的胆子越来越大,警惕性越来越低。后来,她来者不拒,不管是什么人,只要愿意多付钱,她就满足他们的一切要求。

    正是由于黄玉的放松警惕,才导致了这次劫持事件,不但没挣到钱,反而损失几千元,甚至差点搭进去自己一条命。

    出事那天晚上,黄玉接到一个陌生人电话,说要找她玩。以前她经常接到陌生人电话,所以也没有多想。

    这个陌生人说想出去打野战,价格在报价上加了不少,对于急需用钱的黄玉来说,无疑有着很大的诱惑力。

    黄玉坐上了那人的汽车。车里就他一个人。那人三十岁左右,平头,长相一般,操着外地口音,听他自我介绍,说是江州一个公司的副总经理。

    车子开到大青山一个僻静的地方,由于是深夜,山上没什么人了。

    两个人玩了一会车震后,那人还觉得不过瘾,说要进山打野战。黄玉让他先付钱,那人突然凶相毕露,不仅不给钱,还动手打开她的背包。

    黄玉今天刚发了一千多元工资,工资发的是现金。此外,上次钱三运给的五千元,还有最近兼职赚的几千元都存进了银行卡,她准备趁休息日转账给家里人。由于走的时候过于匆忙,加上她缺乏最基本的防范措施,所以这些钱、卡都在随身携带的背包里。

    那人见包里不仅有钱,还有银行卡,大喜过望。黄玉见此人不是好人,准备呼救,被那人用手堵住了嘴。

    那人威胁黄玉,说他是越狱的杀人犯,如果黄玉敢大喊大叫,就掐死她,反正他手里已经有一条人命,再多一条也无妨。

    黄玉兼职几个月来,只有一次有客人赖账不给钱,从未碰过坏人,这个夜里,在荒无人烟的深山里,遭遇坏人,是她从来没有想过的。她心里极度恐惧,哪敢大喊大叫?夜深人静,就是呼救,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更何况,那人还用言语行动威胁她。若是真的因此而丧命,那就太不值得了。

    歹徒要黄玉说出银行卡的密码,黄玉不肯说,这些钱是救命钱,她可不愿意落在歹徒手里。她一个劲地求饶,说出家里的困境,希望歹徒能够放过她。

    歹徒说,看在你一片孝心的份上,今晚我就不杀你,但是,你的钱我是一定要的,你们这些婊子挣钱太快,要不了多久,就会挣回这些钱的。

    无奈之下,黄玉报了一个假的密码,她心存侥幸,先拖延时间,等会也许有机会逃脱。

    歹徒从车上拿出来一根绳索,让黄玉下车。此时的黄玉未着寸缕,外面比较冷,她哀求歹徒让她穿上衣服。歹徒想了想,同意她穿上保暖内衣,但外套被丢在车上。

    歹徒押着黄玉进了附近的山林里。看得出来,歹徒对大青山这边的环境很熟悉,想必以前经常在这里打野战。

    天上虽然挂着一轮明月,但是,山林里光线很暗,借助手电筒的光亮,歹徒将黄玉紧紧绑缚在一棵大树上,为了防止她有可能逃走,他将她脱得一丝不挂,用内裤堵住了她的嘴巴,保暖内衣被扔在不远处的山沟里,文胸被丢在一边,肩包也被翻个底朝天。

    确保黄玉不会逃走后,歹徒才放心大胆地走出了山林,驾车去大青山附近的银行自动取款机取款。由于黄玉告知的是假密码,歹徒自然无法取出钱,极其气愤地返回山林里,给了黄玉几个耳光,并恶狠狠地说,如果不说出正确的密码,就杀了她。

    黄玉在无可奈何之下,说出了银行卡的密码,并哀求歹徒,事后不要杀她,她还要卖身救父,今晚的事,她保证不会报警的。

    歹徒一口答应了,说他今晚只要钱,不要命。这一次,歹徒如愿以偿从自动取款机里取出了钱。

    歹徒还没有丧失人性,并没有杀人灭口。说实话,在这夜深人静的山林里,他杀死黄玉就像踩死一只蚂蚁。

    歹徒将黄玉折磨一番后,离开了山林。他并没有杀死黄玉的动机,他的想法是,等天亮之后,说不定会有游客发现并解救黄玉的,那时候他已经走远。晚上山林里虽然比较冷,但一个晚上也不会冻死人的。如果长时间没有人发现并解救她,并导致她死亡,那是她命不好。

    江州市公安机关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通过调阅汽车租赁公司的监控视频以及比对留在汽车上的指纹,他们很快就锁定了犯罪嫌疑人,在较短时间内将犯罪嫌疑人抓获在案。

    犯罪嫌疑人被抓后的第一句话,就是问黄玉死了没有,当得知她并没有死之后,他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经突击审讯,犯罪嫌疑人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犯罪嫌疑人并不是真的杀人在逃犯,但之前因为飞车抢夺做过三年牢,刑满释放才几个月。出狱后,他在大青山山脚下的一家公司打工,所以对大青山的环境很熟悉。但他天生好逸恶劳,根本吃不了苦,有次在网上看到有人专门抢劫卖淫女的新闻后,他也动了坏心思,想打卖淫女的主意,在他看来,卖淫女处于灰色地带,即使被抢劫,也很少有报案的。

    他着手实施犯罪,成功抢劫两次,抢得六七千元。考虑到不能在一个地方作案太多,他准备再干一票就换个城市,于是就误打误撞对黄玉下了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