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6章
    ,!

    黄玉能够死里逃生,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钱三运那个夜里的电话。

    对于这个卖身救父的农家姑娘,钱三运对她有的只是同情,却没有一丝一毫的鄙夷。以前,钱三运一直固执地认为,那些卖身的女子都是些好逸恶劳之辈,现在看来,这种想法太过于极端,黄玉的不幸遭遇就能很好地说明这一点。对于出生在农家、家庭贫困、又面临沉重的经济压力的农家姑娘,实在找不到一个好的方法让她能够体面地挣大钱、有尊严地活着。

    在离开江州之前,钱三运和黄玉做了一番长谈。这一次,他没有苦口婆心地说服她从良,而是要她多注意安全防范,特别是不能再和底细不明的陌生人外出。黄玉也同意了。

    胡若曦去了两趟省外经集团,但是成效甚微,此次江州之行后,查海泉副总最新回复,集团高层的意思是投资高山镇温泉旅游开发投资额较大,且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必须慎之又慎,因此,短期内想要正式签订投资协议不太可能。

    在官场上,无论是私事还是公事,很多时候,利用常规办法很难奏效,动用私人关系则往往会产生令人意想不到的效果。

    钱三运想到了操思丽。操思丽的情夫王晓军和省外经集团董事长王笑谈是好朋友,要想接近王笑谈,通过王晓军牵线搭桥是个不错的选择。

    钱三运说出自己的想法后,操思丽说,王晓军虽然和王笑谈熟悉,但是,投资旅游开发不是件小事,而且算不上是私事,王笑谈不太可能轻易答应的。这好比王笑谈的朋友想让省能源集团投资,王晓军也不太可能一口就答应下来。

    操思丽在为钱三运关闭一扇窗户的同时,又为他打开了一扇门。操思丽说,你不是和曹春林的儿子曹小兵熟悉吗?可以找曹小兵帮忙啊,在投资高山镇旅游开发这件事上,曹小兵说话份量绝对比王晓军高得多。

    操思丽虽然只是一名普通的省委党校教师,但由于有不少身处官场的学生,加上是王晓军的情妇,经常与各类官员打交道,因此对官员错综复杂的关系网有很深的了解。诸如哪个官员与某省领导关系密切、哪位省领导的儿子现在从事什么职业、哪个官员与谁长期不和之类的话题,她大都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操思丽还说出了王笑谈与曹春林的关系。

    曹春林当初在江中省北部某个县当县委书记的时候,非常赏识王笑谈,通过关系将他由镇党委书记提拔为副县长。后来,随着曹春林的步步高升,王笑谈也一路追随他,并且也步步高升。

    曹春林升任某市市长的时候,王笑谈是副市长,由于两人关系特殊,曹春林又精于权道,将时任市委书记权力架空了。最后,市委书记被逼走,曹春林如愿以偿当上市委书记,足以看出他的手腕高超。

    后来,曹春林升任副省长,王笑谈也官升一级,成为市长。但在市长任上,由于和女下属通奸被抓现行,一度无法收场。当时,多亏曹春林多方疏通关系,才让王笑谈平安着陆。

    通奸事件后,王笑谈被免去市长职务,转而担任省外经集团董事长。省外经集团是省国资委管理的省属大型骨干企业,是副厅级建制,但王笑谈保留正厅级待遇。

    从官踌人到商界,王笑谈也一度很失落,但渐渐地,他也想开了。市长虽然权力很大,但合法收入并不多,一年也就十几万元,要想挣钱,只能靠灰色收入和黑色收入,但无疑风险很大。而省外经集团董事长的合法收入一年就五十多万元,这还不包括庞大的职务消费。省外经集团近些年经济效益一直不错,在国外有不少大型援外工程,在国内,仅五星级酒店就有二十多家。在这样的单位当董事长,实惠并不比当市长时差。

    钱三运想,王笑谈与曹春林有这层特殊关系,想通过曹小兵让王笑谈投资高山镇温泉旅游开发的想法是完全可行的。

    钱三运打了个电话给曹小兵,说曹书记前不久来高山镇视察工作时,明确指出了高山镇未来发展的主攻点是旅游开发,要想发展旅游业,必须通过招商引资这种方式,引进外来资金。

    钱三运说,省外经集团有过温泉旅游开发经验,在外省就曾经成功开发过当地的温泉旅游资源。他委婉地问曹小兵,与省外经集团董事长王笑谈是否熟悉?

    曹小兵是个爽快人,说和王笑谈很熟,这事可以帮忙,只是,最近几天,他在广东考察,等回来时,会安排机会让大家见见面。

    曹小兵肯帮忙,钱三运总算松了一口气。

    高山镇街道到桃花村、磬石山村的两条公路招投标工作已经结束。经过一番操作,陈灵儿的晨凌公路工程有限公司如愿以偿中标高山镇街道到磬石山村的公路拓宽改造工程。江州的另一家公司中标高山镇街道到桃花村的公路拓宽改造工程。

    当时,副镇长邵润田根据钱三运的指示,将这两条公路作为两个标段公开招标。一个标段是为陈灵儿的公司量身定制的,采用的是邀请招标方式,另一个标段则是通过公开公平公正的程序,引进有实力的公司参与竞标。

    钱三运担任镇党委书记后,学习借鉴县里的领导干部大接访制度,每个星期都要抽出时间亲自接待信访群众,将问题化解在萌芽状态。

    这一天,钱三运刚刚送走几个上访群众后,磬石山村十几个农民又一起来上访,反映正在拓宽改造的高山镇街道到磬石山村的公路质量不合格等问题。

    这批上访群众的领头者看起来对公路拓宽改造很熟悉,说得头头是道,指出了这条公路在拓宽改造过程中出现的种种质量问题,比如原材料不合格、压实度不过关、路基路面施工不规范、排水设施不符合规定等。

    领头人说,如果不立刻整改,这条道路很可能成为豆腐渣工程,要不了一两年就会还原成坑坑洼洼的老样子,希望政府部门能够重视这件事。

    对上访群众反映的公路工程质量的种种问题,钱三运深感震惊。他表态说:“高山镇街道到磬石山村的公路是民生工程,也是民心工程,老百姓期望值高,我们决不能让这条公路成为豆腐渣工程。针对你们所反映的问题,我们将立即请县公路局的专业技术人员进行认真的、全面的质量检验,如果确实存在偷工减料、施工不规范等影响工程质量的问题,我们将立即责成施工单位进行整改。我马上就通知施工方,在质量检验报告未出来之前,暂时停工。”

    钱三运当即将副镇长邵润田叫到信访接待室。

    邵润田听说这条公路拓宽改造存在诸多问题时,也感到很惊讶。公路拓宽改造工程按规定是有第三方监理的,如果最终证实这些问题属实的话,那就说明监理方没有很好地履行职责。

    根据钱三运的要求,邵润田当着上访群众的面,打电话给晨凌公路工程有限公司负责此项工程的项目经理,让其立即停工。随后,邵润田又和县公路局取得了联系。

    第二天,县公路局的两名专业技术人员来到了高山镇。钱三运亲自接待,希望他们全面、认真检查,出一份经得起检验的质量检测报告。

    几天后,检测结果出来了,上访群众反映的大多数问题得到了验证,街道到磬石山村的公路拓宽改造工程的确存在很多问题,如果不及时整改,这条公路将很有可能成为豆腐渣工程。

    根据钱三运的要求,县公路局的专业技术人员还对街道到桃花村的公路进行了质量检测,检测结果显示,这条公路质量明显好于另一条,除个别地方施工不规范外,其他方面都是良好。

    钱三运约谈晨凌公路工程有限公司的项目经理,责成立即整改,该返工的必须返工,决不可蒙混过关。工程竣工如果验收不合格,将按合同规定,不予拨付工程款项。

    施工方项目经理将这一情况向陈灵儿总经理做了汇报。

    陈灵儿随后就给钱三运打来了电话,希望镇里能够网开一面,对于已经完成的路段不再返工,以后的工程保证质量,并保证工程竣工验收合格。

    如果能够疏通关系,质量不合格的公路工程也可以竣工验收合格,这不是什么难题。但是,钱三运要的不是纸面上的工程竣工验收合格,而是实打实的工程验收合格。

    对于陈灵儿希望网开一面,不对不合格的工程返工这一请求,钱三运当即拒绝了。他说道,陈总,你应该很清楚,如果按照正常程序,你的公司不一定能够竞标成功,我已经给你很大面子了。现在,你的公司偷工减料、施工不规范,这是不能容忍的。如果不彻底返工整改,将来拿不到工程款,可不要怪我钱三运不讲情面。

    陈灵儿心想,你这个年轻的钱书记,表面上一本正经的,但实际上是什么货色,还不知道呢。诸如工程返工、不拨付工程款这类严厉的话语她不止一次地听官员说过,但最后,都通过找关系或花钱的方式摆平了。在陈灵儿看来,这些严厉的话语充其量只是官员捞让处的筹码罢了。

    陈灵儿在电话中嘻嘻哈哈说了几句后,就挂断了电话。她决定亲自来一趟高山镇,争取尽快摆平此事。

    陈灵儿挂断电话没多久,胡若曦就给钱三运打来了电话,询问陈灵儿的公司停工一事。

    可以看出,陈灵儿的确和胡若曦很熟。钱三运解释了事情的原委,并坚持自己的想法,就是不管是谁的公司,都要保证工程质量,绝不能出现豆腐渣工程,否则无法向老百姓交代。

    胡若曦也表示保证工程质量是最基本要求,并没有说出诸如对陈灵儿的公司网开一面之类的话。

    第二天下午,陈灵儿开着她那辆红色宝马车来到了高山镇政府。

    这次陈灵儿更加光彩照人,当她袅袅娉娉地走进镇政府大楼时,引起很多男男女女侧目注视。

    人们在窃窃私语,这个女人是谁?怎么长得如此美艳?有知道内情的人说,这个女人就是晨凌公路工程有限公司的老总,这次来镇里,一定是为了工程停工的事。有人小声说,钱书记能搞定这个美少妇吗?嘿嘿。

    由于之前有过联系,钱三运对陈灵儿的到来并不吃惊。当咚咚咚的高跟鞋声传来时,他就知道,来人一定是陈灵儿了,但他故意不抬头,装作认真看文件的样子,其实,他的内心世界早就翻江倒海了。这个美女,真的很难让人淡定啊。

    “钱书记,我又来打扰你了。”陈灵儿丹唇未启笑先闻。

    钱三运装作很严肃的样子,一本正经地说:“陈总,你给我添麻烦了!”

    陈灵儿娇声道:“钱书记,我不喜欢你严肃的样子,那样子看着心里直发怵,能不能笑一个?笑一笑,十年少嘛。”

    如果换成是别的人,钱三运也许早就生气了,但偏偏陈灵儿是一个让他无法生气的女人。他舒缓了语气,说道:“陈总,你公司的所作所为实在让我开心不起来啊,当初为了让你能够中标,我可是违反规定的,但没想到,公路工程施工不久,就出现这么多的质量问题。陈总,你应该感谢磬石山村那些上访的农民,要不是他们上访,等这条路全部贯通,再发现质量问题,再返工,你的损失会更大的。”

    陈灵儿嬉笑道:“钱书记,事情没你说得那么严重吧?项目经理和我说了,我们公司承建的其他项目采用的原材料和工序都差不多,竣工验收也都顺利通过了。”

    钱三运正色道:“陈总,我不管你的公司在别处的工程质量究竟如何,在我的地盘上,必须确保工程质量,这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我还是那句话,对于已修路面立刻返工,否则,不予拨付工程款。”

    陈灵儿有些慌了神,问:“胡书记没有给你打电话?”

    “打了,但她也说了,保证工程质量是底线。陈总,既然你和胡书记很熟,胡书记也为你能够中标工程说了情,那你就更应该为她考虑,不能给她添麻烦。依我对胡书记的了解,她不可能对一个豆腐渣工程大开绿灯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