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7章
    ,!

    陈灵儿蹙眉道:“钱书记,这条公路总造价是四百万元,目前已经投入五十万元,如果返工,不但这五十万元打水漂了,还要投入更多的人力物力,说实话,这条公路我们赚不了多少钱,如果返工,就相当于白忙活了,搞不好还要亏损。钱书记,你也要体谅我们的苦衷,做工程的也难啊。”

    钱三运说:“那我也没有办法,如果工程不返工,这条道路很可能就是豆腐渣工程,这不仅对不起高山镇的父老乡亲,我的心里也会非常不安的。对于任何一个企业来说,要想有长远的发展,质量永远是摆在第一位的,通过人脉关系及一些非正常手段,搞一些小动作,只能是权宜之计,不可能持续下去,而且还存在很大的风险。”

    “谢谢你,钱书记,你给我上了很好的一课,以后,我就按照你所说的,视质量为企业生存和发展的生命。这一次,你就饶了我吧。”

    陈灵儿一边说着,一边警惕地向门外张望,见没有动静,快速地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塞到了钱三运办公桌上的文件夹里,轻声说:“钱书记,这是十万元的银行卡,密码一二三四五六,等工程竣工结算后,我再打十万元,绝不食言。”

    钱三运哈哈大笑道:“陈总,上次在省工商干疗所,我就明确告诉你,我是不吃这一套的,是你太健忘还是你认为我像有的官员那样,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陈灵儿有些惊愕,钱三运用手拨弄着银行卡,戏谑道:“陈总,我在想啊,这张银行卡是还给你呢,还是上交纪委?如果上交纪委,说不定还会赏我一个廉政标兵的光荣称号!”

    陈灵儿哭笑不得,说道:“钱书记,你难道真的视金钱如粪土?这十万元,按照目前公务员的工资水平,得要挣好几年啊。”

    “钱是个好东西,但应该取之有道,如果以牺牲国家利益和人民群众利益为代价而得来的钱,不能说非常肮脏,至少用起来也不会心安理得的。我可不是在唱高调,说实话,我的词典里从来就没有受贿二字!陈总,挣钱不容易,这十万元你还是拿回去吧,如果真的上交给纪委,你的损失就大了。”

    陈灵儿无可奈何地收起银行卡,苦笑道:“钱书记,这事就真的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

    钱三运笑道:“陈总,怎么没有?公路工程该返工的返工,只要工程验收合格,工程款我会及时拨付的,这一点我可以保证。”

    陈灵儿说:“钱书记,你这说了等于没有说,要不这样,你看可行?增加工程造价五十万元,我保证立刻返工!”

    钱三运斩钉截铁地说:“那可不行!这条公路使用的是扶贫专项资金,审计部门事后是要审计的,即使增加工程款,也是有严格程序的,我说了也不算数,再说了,四百万元的工程造价已经不算低了。”

    陈灵儿叹了一口气,说道:“早知道如此,我就不该承建这条公路了,不但赚不了钱,还很可能要亏损。钱书记,你刀枪不入,够狠!”

    钱三运笑道:“陈总,这不能怪我狠,如果你们一开始就严格按规操作,事情就不可能发展到这一步。到桃花村的那条公路是江州一家公司承建的,质量就很好。”

    陈灵儿无计可施,试探着说:“天色已晚,我也不想回去了,今晚还在省工商干疗所开个房间,钱书记有没有空?我请你吃饭,就我们两个人。”

    钱三运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陈总,我怎么感觉你的话语里有着某种暗示?”

    陈灵儿既不承认,也不否认,而是问:“我看钱书记非常年轻,结婚成家了吗?”

    “陈总,这是很**的个人问题,我本来不想回答,但又不想拒绝一个美丽的女人,所以还是答复你吧,我尚未婚配。陈总不会是想为我介绍对象吧?”

    陈灵儿咯咯笑道:“钱书记,将我许配给你,你敢娶我吗?”

    “陈总,你这个玩笑开得有点大了。”

    “哈哈,是吗?”

    “陈总,你是不是还有最后一招——美人计?”

    陈灵儿反问道:“钱书记不贪财,难道也不好色?”

    钱三运笑道:“陈总,这次你又误判了,我的确不贪财,但是我好色。”

    陈灵儿捂着嘴偷笑:“我早就看出来了,上次我误将房卡当做购物卡送给你,你竟然来我的住处。如果你说是学雷锋做好事,并不是贪恋我的美色,鬼才相信呢。”

    钱三运有些羞愧,说道:“那次是你要我过来的,好吗?”

    陈灵儿窃笑道:“那今晚我开好房间,让你过来,你敢来吗?”

    “陈总,有什么好处吗?”

    “钱书记,你希望有什么好处?”

    钱三运心里直犯嘀咕,这个陈灵儿,**裸地诱惑我,简直戳中我的软肋,这下怎么办?公路工程是一定要返工的,可是,如果真的被她拉下水,那麻烦就大了。

    陈灵儿见钱三运不说话,主动挑逗道:“钱书记,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一个童子鸡。”

    钱三运忍不住发笑,这陈灵儿竟然说我是童子鸡!我上过的女人都超过一只手了,连青山县一把手胡若曦也被我骑了!

    “钱书记,怎么不说话?你如果今晚敢来我的住处,我就吃掉你这只童子鸡!”

    “陈总,老牛想吃嫩草?不过,我得提醒你,即使你吃了我这棵嫩草,公路工程该怎样还得怎样,该返工还得返工,你考虑好了没有?”

    “钱书记,你够狠,我陈灵儿总算领教了!我和许多官员打过交道,不瞒你说,有不少好色的官员贪恋我的美色,用明示或暗示的话语,让我做他们的情妇,哪怕陪一夜也行,并许诺给我很多想都不敢想的好处,但都被我拒绝了。说实话,我宁愿一无所有,也不愿意和一个大腹便便、形象猥琐的男人在一起,一夜也不行,太恶心!我刚才之所以和你说这些话,是因为我觉得你既年轻,又阳刚帅气,符合我的审美观,如果真的能够牺牲**,换取工程不返工,倒是可以考虑的。”

    “工程不返工不可能,这是我的底线,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不过,以后如果有工程,同等条件下,我可以优先给你的。”

    陈灵儿忽然站了起来,气鼓鼓地说:“钱书记,以后你有工程给我,我也不要!你这种人,真的很难缠!”

    陈灵儿气呼呼地走了。直到第二天天亮,钱三运也没等到她打电话。她晚上是不是在省工商干疗所开房间休息还是个未知数。

    钱三运有些后悔,送上门的美女,不知道享用,是不是很傻?

    据邵润田汇报,晨凌公路工程有限公司已全面返工。

    钱三运终于意识到,陈灵儿是真的生气了。他自我安慰道,陈灵儿这种美女是带刺的玫瑰,不能碰,一碰就麻烦大了。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如果真的睡了她,哪能硬气让工程返工?工程不返工,导致豆腐渣工程,他又怎能对得起高山镇父老乡亲和自己的良心?

    曹小兵打来了电话,问钱三运周末有没有空,如果有空,他负责联系王笑谈,到时候大家在一起开诚布公地谈谈高山镇温泉旅游开发的相关事宜。

    招商引资是大事,钱三运再忙也要去,便一口答应了。曹小兵过了一会打来电话,说已经联系了王笑谈,见面时间定在周六下午,晚上在一起吃顿饭。

    农历已是腊月了,江州这几天温度下降到零度以下,天空中飘飞着雪花,这是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

    这次见面的地点是在江州五星级大酒店——白天鹅大酒店。

    黄山厅,布置得高端大气上档次。来客并不多,曹小兵和爱人,王笑谈和小情人——江中大学艺术学院的大二学生莫小雨。

    曹小兵的爱人周雪莹是一位中学音乐教师,长得端庄秀丽,温柔大方,一看就是大家闺秀。

    听曹小兵说,周雪莹以前是江州一中的音乐老师,但为了陪伴他,甘愿到东江县一中任教。两人还育有一女,不过没有带过来。

    钱三运之前就认识王笑谈、莫小雨,曹小兵笑着说:“你们认识就好,今天大家在一起聚聚,主要是交流感情。”

    王笑谈笑着说:“曹县长,你是怎么认识钱书记的呢?”

    曹小兵爽朗地说:“王董,你有所不知,我和三运不仅是同学,还是好朋友,好兄弟,以后呢,还依仗你多多关照我的小兄弟,关照他就是关照了我。”

    “那是,那是。”王笑谈随声附和道。

    王笑谈看了一眼钱三运,笑着说:“钱书记,我和曹县长都成双成对的,你怎么落单了?女朋友、情人什么的,叫一个过来?”

    钱三运笑道:“王董,女朋友在外地,情人没有。”

    王笑谈瞥了一眼莫小雨,说道:“小雨,有没有长相不错的女同学,叫一个过来?”

    莫小雨嗲声嗲气地说道:“笑谈,我看是你想认识我的漂亮女同学吧,我偏偏不干_,要是你喜新厌旧,看上我的女同学,我岂不是成了冤大头了?不能给你这个机会!”

    曹小兵哈哈大笑道:“小雨做得对,王董有钱有权,必须看紧点。”

    莫小雨撅着小嘴说:“曹县长,我这还不是跟周老师学的嘛,你看周老师,为了管住你,舍弃省城优越的工作和生活环境,甘愿去东江县这个小县城。”

    周雪莹红着脸说:“小雨,你说得对又不完全对,我去东江县工作,归根结底还是想照顾小兵的生活起居,此外,也是想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庭。小兵工作繁忙,我没到东江县之前,他一个月也就回来一两次,女儿很想爸爸。”

    钱三运笑着说:“像曹县长那样的好男人,用得着嫂子监督吗?”

    莫小雨娇声道:“钱书记,你的言外之意是,笑谈不是好男人?”

    曹小兵插话道:“我每次出去应酬,带的都是爱人,王董带的则是你,是不是好男人,还不一目了然?”

    正在这时,钱三运接到了叶莺莺的电话。叶莺莺说,媛媛和大乐在谈恋爱,经常不在家,她一个人在家闷得慌,想上班。叶莺莺希望钱三运抽个时间来趟江州,商量去绿之坊食品公司上班的有关事宜。

    钱三运说,正巧啊,我现在就在江州,在白天鹅大酒店,你过来吧。

    叶莺莺有些犹豫,问钱三运都有哪些人在,钱三运说,人不多,就几个人。

    叶莺莺想了想还是答应了。

    挂断电话,曹小兵好奇地问:“钱书记,隐藏得很深嘛,是不是相好的?”

    钱三运随口答道:“不是,我的一位小学妹的妈妈。”

    曹小兵竖起大拇指,啧啧赞叹道:“还是钱书记厉害,别人最多也就是泡个小学妹,你竟然泡上了小学妹的妈妈!”

    钱三运笑而不语。莫小雨一贯口无遮拦,惊讶地问:“钱书记,你小学妹妈妈多大年龄了?有没有上床?”

    对于这种胸大无脑的女孩的问话,钱三运哭笑不得,可是,她是王笑谈宠爱的小情人,一点不能得罪,便说道:“小雨,她三十多岁,我叫她阿姨的。”

    莫小雨又问:“她美不美呢?”

    钱三运说: “还行吧,等下你就知道了。对了,小雨,上次听你说拍古装戏,拍了吗?”

    莫小雨一脸自豪地说:“当然拍了,导演对我的演技高度认可,说我天生就是明星料。”

    莫小雨朝王笑谈望了望,说:“笑谈,是吧?”

    王笑谈咧嘴笑道:“是的,小雨最棒了!”

    莫小雨凑近王笑谈,将一只胳膊架在他的肩膀上,娇滴滴地说:“笑谈,这次演的是配角,演得再好,只是配角,想一举成名也很难,什么时候让我演主角呀?”

    曹小兵插话道:“这还不容易?下次让省外经集团投资参拍一部影视剧,为你量身定做个女主角,说不定就一举成名了呢。”

    莫小雨趁机说:“笑谈,你看曹县长都发话了,你还不按照他的指示办?”

    王笑谈笑道:“我是担心啊,如果你真的成了耀眼的大明星,也许就抛弃我了。”

    莫小雨娇嗔道:“怎么会呢?我莫小雨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吗?绝对不是的!”

    曹小兵哈哈大笑起来。周雪莹也抿嘴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