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8章
    ,!

    聊着聊着,曹小兵就巧妙地将话题引到正题:“王董,三运所在的高山镇不知道去过没有?那里有山有水,特别是温泉资源非常丰富,只可惜,没有开发好,如果有实力的企业去那里投资,确实是个很明智的选择。爸爸前不久去青山县视察,我特意要求他,去高山镇走一走看一看,事后,他对那里的旅游资源赞不绝口。”

    王笑谈说:“曹县长,高山镇没有去过,但听青山县的领导介绍过,的确是个风景如画的地方。只是,那里的交通状况并不如意,这是制约经济发展的瓶颈。”

    曹小兵说:“王董,这次爸爸去高山镇视察,最大的成果就是促成高山镇到我们东江县的公路贯通项目,目前,这项目已经立项,要不了多久,高山镇乃至青山县交通状况落后的现状就会彻底改观。”

    王笑谈说:“看来曹书记对高山镇是高看一眼啊。”

    曹小兵笑道:“王董,爸爸的确是对高山镇高看一眼,我也不瞒你说,主要是我做了他的工作,三运是高山镇的党委书记,是我的好同学、好朋友、好兄弟,我不帮他帮谁?”

    钱三运趁机说:“感谢曹县长对我的关心和厚爱,曹县长比亲哥哥对我还要亲,我的很多工作都依仗曹县长的支持与帮助。”

    曹小兵说:“三运,兄弟不言谢,也算不上大忙,动动嘴皮子而已。”

    曹小兵将目光转向王笑谈,说道:“王董,听说你们省外经集团成功地在外省搞了个温泉旅游项目?”

    王笑谈说:“是的,那是我就任省外经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后干的第一件大事,当时心里没底,害怕投资失败,现在回头看,当时的决策是非常英明的。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人民的生活水平日益提高,老百姓从以前的追求温饱到追求更高生活质量,这也是最近几年旅游业方兴未艾的主要原因。总之,旅游业是朝阳产业,前景广阔,我就任董事长、党委书记后,将投资旅游业作为主攻方向,也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王笑谈不失时机地在曹小兵面前自我吹捧了一番,曹小兵微笑道:“王董,有没有兴趣投资高山镇旅游资源?”

    王笑谈哈哈大笑道:“曹县长,难道我今天参加的是鸿门宴?”

    曹小兵也大笑道:“王董,今天是你做东,鸿门宴一说谈何而起?”

    王笑谈笑道:“鸿门宴之说纯属玩笑。既然曹书记对高山镇的经济社会发展这么重视,曹县长又大力推介,我王笑谈自然要为高山镇旅游开发贡献一份力量。曹县长,我准备近期亲自带公司高层去一趟高山镇,考察那里的旅游资源。”

    曹小兵笑着对钱三运说:“你看王董多么爽快,等下吃饭时,怎么说也要多敬王董几杯酒。”

    钱三运连声说:“那是,那是,王董能够投资高山镇旅游资源,是高山镇人民的福分,我要代表高山镇人民感谢王董。”

    王笑谈对曹小兵说:“曹县长,你现在分管的工作,有没有需要我添砖加瓦的地方?”

    曹小兵说:“是啊,我怎么光想着为三运老弟着想,就没有为自己想想?引进几个大项目,也是为自己谋取政绩啊。不过,我不分管旅游,主要分管工业和交通,王董,省外经集团有没有这方面的投资?”

    王笑谈说:“曹县长,我回去梳理梳理,即使没有,如果需要,也可以为你量身打造一个。”

    曹小兵说:“好,那我提前谢谢王董了。不过,今天的主题是讨论高山镇旅游资源开发,我的暂时放一放。”

    作为很强势的省委副书记曹春林的儿子,曹小兵要想提拔,其实并不难,只要工作中不出现大的纰漏,有没有政绩并不重要,再说了,他想取得政绩比那些没有背景和靠山的干部容易得多。

    正说话间,包厢外响起几声清脆的敲门声,穿着红色旗袍的服务员引领着一位绝世佳人走了进来。

    这位绝世佳人不是别人,正是叶莺莺!

    叶莺莺风情万种,仪态万千,她娉娉袅袅走进来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得呆了。

    短暂的失神之后,钱三运起身站了起来,迎了上去,亲切地叫了一声:“叶阿姨,你来啦。”

    叶莺莺莞尔一笑道:“今天出奇的顺利,一路绿灯,要不然,也没有这么快。”

    钱三运向众人介绍叶莺莺:“这位就是我小学妹的妈妈,江州绿之坊食品公司副总经理。”

    叶莺莺心中窃笑,这个钱三运,我暂时只是家庭妇女,哪来什么副总经理?还有,你又什么时候成为媛媛的学长了?不过,她表面上不动声色,微笑着向众人致意。

    钱三运又开始逐个介绍王笑谈、曹小兵等人。

    叶莺莺落座后,莫小雨口无遮拦,说道:“叶总,刚才我们还在说,钱书记一个人落单了,你来得正好,我们现在是三对人了。”

    叶莺莺俏脸一红,说道:“小雨说笑了,我只是来蹭饭的。”

    坐在一旁的周雪莹打圆场说:“叶总,小雨最喜欢说笑了,我其实和你一样,也是来蹭饭的。”

    叶莺莺冲周雪莹嫣然一笑,刚要开口,莫小雨又说:“叶总,我很好奇,你和钱书记究竟是什么关系?”

    叶莺莺脸色微变,但仍然彬彬有礼地说:“小雨,三运不是介绍过了吗?他是我女儿的学长。”

    莫小雨问:“叶总一个人出来,老公呢?”

    叶莺莺心中愠怒,这个女孩,长相不错,脑子缺少一根筋,问的问题都是古里古怪、缺乏思考的。

    叶莺莺依旧笑容满面,但没有正面回答莫小雨的问题,而是说:“小雨,看得出来,你对我很感兴趣嘛。”

    莫小雨说:“是啊,我对漂亮的女人都感兴趣。”

    叶莺莺话锋一转,说道:“论漂亮,我比小雨和周老师差多了!小雨年轻,漂亮,前途无量;周老师有韵味,有气质,有文化底蕴,是才女,更是美女。”

    周雪莹浅笑道:“叶总可真会说话!我走在大街上,对自己的容貌还有些自信心,可是,叶总来了,我顿时黯然失色,信心全无,我心里都有些嫉妒了,造物主怎么就造就了你这么一个如此美丽的人呢?”

    两个女人越聊越投机,为了防止莫小雨捣乱,周雪莹找个理由将叶莺莺拉到包厢一角。聊着聊着,就聊到年龄上,让人惊讶无比的是,两人竟然同年同月同日生,不过,叶莺莺是早晨出生,周雪莹是午后出生,精确比较,叶莺莺是姐姐,周雪莹是妹妹。

    叶莺莺拉过周雪莹的手,情真意切地说:“周老师,我虚长你几个时辰,要是你不嫌弃的话,我们结拜姐妹,好不好?”

    周雪莹莞尔一笑,说道:“那敢情好啊,我只有一个哥哥,并没有姐妹,我一直想,要是有个姐妹就好了,今天真的如我所愿了。”

    两个人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正聊得火热时,莫小雨不识时务地走了过来,说道:“叶总,周老师,你们以前是不是认识啊?”

    叶莺莺摇头道:“不认识,今天我和雪莹妹妹第一次见面呢。”

    莫小雨惊讶地问:“第一次见面就聊得如此投机啊?”

    周雪莹微微一笑道:“是啊,这就叫缘分呗。小雨,莺莺姐和我同年同月同日生,你说是不是缘分?”

    莫小雨极其夸张地张大嘴巴,说道:“不会吧?有这么巧?”

    叶莺莺幽幽笑道:“那自然是,周老师还会骗你不成?”

    几个女人在这边有说有笑的,几个男人也凑了过来。莫小雨虽然说话口无遮拦,但毫无疑问,她是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要不然,阅人无数的王笑谈也不会看上她的。周雪莹和叶莺莺是成熟风韵的女子,周雪莹端庄优雅,叶莺莺妩媚妖娆,各有各的韵味。

    自古英雄爱美人,三个男人,三个美女。在此刻,恐怕每个男人心中都在胡思乱想,这三个女人都是我的女人该有多好啊。其实,这也不能怪他们。任何一个心理和生理正常的男人,见到美女内心里都不会很淡定的。

    莫小雨故弄玄虚地对三个男人说:“我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叶总和周老师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你们猜猜看,她们谁是姐姐,谁是妹妹?”

    曹小兵笑道:“猜对了有什么好处吗?”

    莫小雨狡黠地说:“你想要什么好处?曹县长,今天周老师在现场监督,你就是有贼心也没贼胆吧?”

    曹小兵哈哈大笑道:“小雨真会上纲上线,我可没说什么啊。”

    莫小雨抿嘴一笑道:“曹县长,你心里是不是有鬼?”

    曹小兵说:“我心如明镜,哪有什么鬼?我刚才是在想,如果我猜对了,能不能让小雨陪我喝个交杯酒?”

    莫小雨说:“那没问题,这个我可以自己做主,不需要征得笑谈同意。”

    莫小雨转而问笑而不语的王笑谈:“笑谈,曹县长想和我喝交杯酒,你没有什么意见吧?”

    王笑谈有意无意地瞥了叶莺莺一眼,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依我看,曹县长并不是想和你喝交杯酒吧?”

    莫小雨当然不是傻瓜,立刻明白王笑谈话语中的意思,说道:“笑谈,我明白了,曹县长是想让叶总陪他喝交杯酒。”

    钱三运心中一怔,觉得王笑谈并不是随口说说,曹小兵的确时不时地将眼光瞄向叶莺莺。难道曹小兵对叶莺莺动了心思?叶莺莺是一个让任何心理和生理正常的男人见了都会想入非非的漂亮女人。换成别人也罢,可是,如果曹小兵真的想打叶莺莺的主意,那该如何是好?

    曹小兵不是普通人,他是省委副书记曹春林的儿子,钱三运很多工作上的事需要他支持,这个人得罪不得。可是,叶莺莺又是钱三运心目中的女神,他心中早就有征服她的想法,只是,她太神圣,就像氤氲在水雾中的神女,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钱三运心中非常后悔,今天叫叶莺莺过来一起吃饭,是不是重大失误?

    的确,曹小兵对风情万种的叶莺莺是有着非分之想的,这也不能怪他,谁让她长得如此魅惑众生呢?如果老婆不在身边,他也许就着莫小雨的话说下去,可是,老婆在,他自然有所收敛,便笑道:“小雨,你说笑了,如果非要喝交杯酒的话,我当然是想和雪莹喝。雪莹是我的爱人,她是贤妻良母,为家庭付出太多,对于她,我一直心存愧疚的……”

    莫小雨拍手道:“好啊,曹县长的爱情表白真的很感动人!我要是个男人的话,如果能有周老师那样既美丽又贤惠的爱人,夫复何求?”

    不管曹小兵说的是真是假,女人都是很容易被感动的,周雪莹说:“小雨,小兵其实是个很不错的男人,也是一个很有生活情趣的男人,他有时候也爱说些玩笑话,活跃一下气氛,其实也没有什么。”

    周雪莹顿了顿,又补了一句:“当然啦,如果小兵和小雨喝交杯酒,我没有意见。不过呢,王董会不会有意见?”

    王笑谈哈哈大笑道:“周老师都没意见,我哪有什么意见?”

    王笑谈心中想,别说是让莫小雨和曹小兵喝交杯酒,就是睡觉,我也没有意见。漂亮的女人多的是,但是,省委副书记曹春林的公子只有一个,孰轻孰重我还分不清?

    晚宴是王笑谈做东,作为大权在握的省外经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王笑谈点菜也非常大方,毕竟,是公家买单,不需要他花一分钱。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爬的应有尽有。

    酒宴气氛也很活跃。席间,钱三运上了一趟卫生间,曹小兵随后也来了,并将钱三运拉到一边。。

    “三运,实话实说,你和那个叶总有没有那个?”曹小兵坏笑着问。

    “你说哪个?”钱三运揣着明白装糊涂。

    “三运,你可真会装蒜。”曹小兵嘻嘻笑道,“如果你和叶总没有什么特别关系,到时候可不要怪我挖你墙角!”

    “曹县长,你可真够胆大的,不怕周老师知道?”

    “三运,这种事,自然都是偷偷摸摸的,她又怎么会知道?都是男人,爽快点,你和叶总究竟是什么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