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9章
    ,!

    钱三运嘿嘿笑道:“曹老板,你懂的,就是那种关系。”

    曹小兵惊讶地问:“三运,真的还是假的?小学妹的妈妈也被你上了?”

    “曹老板,小声点好不好?不怕隔墙有耳?”

    “屁大的事啊!不就是睡个女人吗?三运,真的羡慕你,能将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搞上手,真的艳福不浅啊。”

    “曹老板,你也别谦虚了,凭你的能量,什么样的女人搞不到手?”

    曹小兵叹了一口气,说道:“三运,叶莺莺被你捷足先登了,要不然,我也会插一脚的。算了,既然她已经是你的女人,我也不想做伤害兄弟感情的事了。”

    “曹老板,周老师是近乎完美无缺的一个人,能有这样的妻子,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三运,话虽然这么说,可是,男人们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是很多男人的梦想,你我都是凡夫俗子,不能幸免啊。”

    回到酒桌上,曹小兵一边喝酒,一边帮钱三运将高山旅游开发的事搞定,在他的要求下,王笑谈初步同意在高山镇投资不少于一个亿。

    在推杯换盏间,酒桌上的气氛达到**。

    喝到兴头上,曹小兵给钱三运打气:“三运,从现在开始,你每敬王董一杯酒,王董就从既定的不少于一个亿的投资额上再追加投资一千万元。王董,没有不同意见吧?”

    王笑谈哪有不同意见,连忙道:“我完全赞同!”

    酒杯不是大杯,也不是小杯,是那种一杯将近一两的酒杯。

    为了加快高山镇的旅游资源开发,为了山区百姓早日脱贫解困,钱三运决定豁出去了。

    他又接连干了五杯酒,当场将王笑谈干得现场直播。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钱三运今晚酒量也到了最大极限。其实,他的酒量并不比王笑谈大,能将王笑谈干趴,一个重要原因是他年轻,又不愿意在美女面前丢脸,所以气势很猛。

    王笑谈被干趴,钱三运虽然没有现场直播,可也好不了多少。相比之下,曹小兵今晚喝得最少。

    听说老婆和叶莺莺义结金兰,曹小兵找到了与叶莺莺亲近的切入点。他频频举杯敬叶莺莺,力邀绿之坊食品公司去东江县投资,并许诺给予最大程度的土地及税收优惠。

    钱三运酒醉心明,知道曹小兵嘴上虽然说着不想做伤害朋友的事,但实际上,他对叶莺莺还是抱有幻想的。只不过,由于周雪莹在身边,他还算规矩,没有说一句出格的话。

    酒宴散场,三个女人搀扶着三个男人走出了酒店。

    钱三运虽然还不到不省人事的地步,但头晕脑胀,走路轻飘飘的,要不是有叶莺莺的搀扶,也许就栽倒在地了。

    叶莺莺招手叫了一辆出租车,先将钱三运扶到后排座上,自己也坐在了后排。

    “去琥珀山庄。”叶莺莺和驾驶员说道。

    钱三运心中嘀咕一声,看来今晚是要在叶莺莺家过夜了。只是,按照他目前的身体状态,就是叶莺莺主动委身与他,他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钱三运闭着眼,靠在车后座上,叶莺莺身上淡淡的香味让他着迷。曹小兵流露出的对叶莺莺的迷恋让钱三运有了危机感。不管怎样,不能让这个迷雾一般的女人与曹小兵走得太近,否则,日久生情,什么样的后果都可能发生。

    夜晚的江州街头,飘着小雪,由于寒冷,路上行人车辆比平日里少了很多。叶莺莺透过车窗玻璃向外望去,一对处于热恋中的情侣,正旁若无人地在路灯下热烈拥吻。

    叶莺莺有些黯然神伤。这一年来,对于她来说,经历了太多沉重的打击。有时候,她不禁抱怨上苍为什么对她如此不公?

    先是女儿媛媛神秘失踪,多方寻找未果。终于有一天,媛媛出现了,却已是饱受蹂躏,身心受到巨大伤害。好不容易女儿恢复健康,丈夫胡长发又意外死亡。

    叶莺莺思绪万千时,钱三运的身子向她这边倾倒,脑袋靠在她的肩膀上。

    雨雪天路滑,一个急匆匆过路的行人横穿马路,司机急刹车。钱三运的身子一振动,脑袋从叶莺莺的肩头滑向她的大腿和小腹之间的位置。叶莺莺本能地弯腰托住他的脑袋,防止继续滑落。

    “三运,是不是很难受?”叶莺莺轻声问道。

    钱三运的脑袋搁在叶莺莺芳香的身上,很柔软,很舒适,是个温柔之乡,便不想动弹,也装作昏睡的样子,不说话。

    叶莺莺今晚亲眼目睹钱三运在酒桌上的壮举,知道他酒喝多了,见没有应答,也不再问,一手拉着他的一只手,另一只手托住他的脑袋,不让继续滑落。

    叶莺莺有些怜惜地看着身边的小男人,心头涌现出一种很特别的情愫。这个男人,是媛媛的救命恩人,如果不是他误打误撞,媛媛也许早已不在人世了。虽然她以长辈自居,但是,她和他之间并没有任何亲戚关系。她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子,知道他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将她当长辈看待。她从他火辣辣的眼神中,已经读出了不一样的意味。那次在媛媛的房间沐浴,无意中被他看见了她的**,他惊讶和复杂的目光,她永远都记得。

    如果说,之前叶莺莺和钱三运之间隔着一个媛媛,那么,现在媛媛已经彻底地退了出来。凭女人的直觉,叶莺莺知道钱三运不爱媛媛,归根结底还是她的缘故。

    车子到了琥珀山庄。在下车时,钱三运对着一处垃圾桶,用手塞进喉咙,鼓捣了几下,一下子就呕吐出来了。

    叶莺莺掏出纸巾,递给了钱三运,柔声道:“三运,喝酒太伤身体了,今晚情况特殊,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了!”

    叶莺莺与其说是埋怨,不如说是疼爱,钱三运感激地看了她一眼,说道:“一杯酒一千万,我宁愿喝醉,也要坚持下去,当官也不容易啊。现在呕吐过后,感觉好多了。”

    叶莺莺笑道:“高山镇人民真的有福,能有你这样的好领导,为了经济发展和人民幸福,不惜牺牲自己的身体。只可惜,这种光荣事迹永远上不了新闻,怎不能报道你在酒桌上一杯酒引资一千万元的壮举吧?”

    钱三运苦笑道:“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我在酒店大吃大喝呢。不被纪委查处就不错了,哪敢奢望上新闻?”

    叶莺莺附和道:“是啊,虽然说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但很多时候,你所看到的并不一定就是事实真相。”

    呕吐过后,钱三运不觉得那么难受了,但是,身子还是轻飘飘的,有一种随时都会飞起来的感觉。

    为了想得到叶莺莺的继续搀扶,钱三运做了一个很逼真的假摔动作。果然,叶莺莺见状,关切地说:“三运,我来扶你吧。”

    钱三运内心欢喜,说道:“谢谢阿姨,虽然现在头痛好多了,但是,总觉得身子轻飘飘的,浑身无力。”

    叶莺莺心疼地说:“三运,以后听阿姨的话,不能再酗酒了,酗酒伤身体啊。”

    到了家,叶莺莺也许是有顾虑,松开搀扶钱三运的手臂。保姆阿姨见主人回来了,亲切地和她打招呼。

    “媛媛回家了吗?”叶莺莺问保姆阿姨。

    “还没有呢。”保姆阿姨恭恭敬敬回答道。

    叶莺莺皱起眉头,拨打媛媛的手机,手机处于无法接通状态。

    叶莺莺神色大变,又拨打大乐的电话,手机也是无法接通。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叶莺莺一脸惊恐地望着钱三运,说道:“三运,媛媛和大乐出去玩了,说好了今天回来,可是,直到现在,不但没看到人影,手机也处于无法接通状态,会不会出什么事呢?”

    钱三运安慰道:“大乐我了解,很精明的一个酗子,对待媛媛也是一片痴心,应该没事的。”

    “可是,怎么两个人的手机同时无法接通呢?”

    “也许是信号不好,比如在山区。对了,媛媛和你说过今天去哪里玩吗?”

    叶莺莺摇头道:“没说去哪里,只是说去江州周边转转,晚上赶回来。”

    “阿姨,不要急,等下再拨打看看,如果还打不通,我通过私人关系,找省公安厅的朋友,看看能不能对媛媛的手机进行定位?”

    叶莺莺点点头,又开始拨打媛媛和大乐的手机,还是没打通,急得神色大变。

    叶莺莺心急如焚地说:“三运,我担心媛媛会不会是真的出事了?我们是不是要报警?”

    媛媛和大乐同时失联,虽然时间不长,但是,也难保就一定不出事。叶莺莺想报警,钱三运当然不会阻止。

    “阿姨,我来试试看,如果实在打不通,就报警吧。”

    钱三运拨打媛媛的手机,令他意想不到的是,手机竟然打通了。

    “三运哥,今天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电话那头传来胡媛媛熟悉的声音。

    “媛媛,你去哪里了?手机一直打不通,叶阿姨都急死了!”钱三运说完就将手机递给了叶莺莺。

    叶莺莺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接过手机,就埋怨道:“媛媛,你这死丫头去哪里了?妈妈都急死了!”

    “妈,我和大乐来到了千佛湖,在一座小岛上,信号不稳定。现在信号又稍微好了些,刚刚看到有几条未接电话短信提醒,正准备打电话给您,敲接到三运哥的电话。妈,我和大乐玩得挺开心的,您不要担心。”

    “你们两个人的手机都打不通,怎能让我不担心?我刚才正和你三运哥商量,要不要报警呢。”

    “妈,有这么夸张吗?今天我和大乐来了场想走就走的旅行,本来想晚上回去,可大乐说,岛上的小木屋不错,住一晚再回去吧,我觉得好玩,就同意了。”

    “媛媛,晚上不回来,也不给妈妈打个电话!”叶莺莺嗔怪道。

    “妈,是这样的,刚才为我们在岛上看演出,太吵闹,信号又不稳定,所以就没给您打电话。妈妈,我不是正准备给您打电话吗?妈妈,可不要生气啊。”

    “媛媛,妈妈怎么会生气呢?你和大乐都平平安安、开开心心的,妈妈也很开心。媛媛,游玩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安全,明天回来妈妈为你们烧好吃的。”

    “妈妈,明天三运哥还在不在家里?能不能让三运哥接个电话?”

    叶莺莺随手将手机还给了钱三运。

    钱三运说:“媛媛,和大乐玩得很开心吧?”

    媛媛说:“三运哥,要是知道你今天来江州,我怎么说也要将你和妈妈带来。千佛湖第一次来,感觉风景不错,是个游玩的好去处。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江州今天下了小雪,但千佛湖这边没有下雪,要不然,就能欣赏湖中雪景了。三运哥,明天还在我们家吗?”

    “我今天查了天气预报,从后天开始,青山县将有大到暴雪,并且持续好几天。我明天得赶回青山了,要不然,大雪封路,我就是想回去也回不了。”

    “三运哥,回不去更好啊,天天呆在我家里,有吃有喝有玩的,回去有什么好?”

    “那怎么行呢?媛媛,记得五六年前,我还在上高中的时候,家乡连续下了几天大雪,导致了一场雪灾,有的房屋被压塌,交通也全部瘫痪。今年有可能像那年一样,我得回去做好准备,和干部群众一起抗雪灾呢。”

    媛媛有些失望地说:“那好吧,你心里只有工作,没有我这个妹妹。”

    钱三运赔笑道:“媛媛,下次我抽个时间,和大乐,还有叶阿姨一起去附近的景点玩,保证说到做到。”

    媛媛惊喜地说:“好呀,三运哥,你可不能说话不算话啊。对了,我们去哪个地方玩呢?”

    “媛媛,去哪里玩,由你来决定。”

    “好的,三运哥,等我和大乐商量好了,再告诉你。”

    “好的,就这么定了。媛媛,天气预报说,从明天晚上开始,江州有一场中到大雪,而且要持续好几天,明天一早记得回来!”

    媛媛平安无事,叶莺莺紧张的心情舒缓了很多。上楼后,叶莺莺将钱三运引领到一个卧室,柔声说:“三运,晚上你就睡这个卧室吧。被子都是新的,而且,前两天天气晴好,被子都晒过了,现在还能闻出阳光的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