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0章
    ,!

    叶莺莺将被子整整齐齐地铺在床上,然后掀起一角,坐在了床上。

    “三运,晚饭时,曹小兵一再邀请我去东江县投资,说会给予绿之坊食品公司最大程度的土地及税收优惠。我当时没有表态,事实上,到目前为止,我压根儿就没有去公司上过一天班。”

    钱三运由于身子虚弱,半靠在床头上。他盯着叶莺莺,缓缓说道:“叶阿姨,这你不用担心,我会给你名分的。”

    叶莺莺俏脸一红,有些疑惑地问:“什么名分?”

    钱三运嘿嘿一笑道:“绿之坊食品公司副总经理,等公司壮大后,将来成立集团公司,让你干董事长兼总经理。”

    “三运,前阵子在家陪媛媛,全部精力都用在她身上,感觉时间过得很快。现在,媛媛恋爱了,不需要我陪了,在家里的时间也少了,我一个人在家无所事事,闷得慌。特别是年后,媛媛就要复学,在家时间会更少,所以我想找份工作打发时间。说实话,我对当什么经理、董事长,并没有多大兴趣。再说了,我也不一定能够胜任。”

    “叶阿姨,别担心,凡事都有一个过程。先熟悉情况,了解市场行情,你聪明能干,之前又有管理经验,我相信你会做得很好的。人尽其才,才尽其用,绿之坊食品公司需要你。另外,还有一件事,就是我要将绿之坊食品公司全部的股份转让给你。当初要不是你的八百万,收购食品公司一事很可能就夭折了。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将股份转让给你,是物归原主。”

    “三运,我记得你有一次和我谈过这个话题,领导干部不能直接经商,这肯定是一个趋势,我也能理解。但是,我还是那句话,当初的八百万是借给你的,我从来没有当公司股东的想法。当然,三运,如果你真的将全部股份转让给我,我就做公司名义上的股东,利润分成全部归你,我一分钱也不要。说实在的,我并不差钱。”

    “那这样吧,公司如果有利润分成,钱你负责保管,我需要钱时,再从你这里拿,好吗?”

    “好吧,利润分成这块,我单独开个银行账户,我也不会从里面拿钱的。”

    “叶阿姨,这是我们两个人的钱,你尽管用,不需要和我说的。”

    钱三运刻意强调“两个人的钱”,让叶莺莺不禁浮想联翩。

    叶莺莺低头不语,钱三运说:“叶阿姨,年底天气寒冷,雨雪天气多,上班时间你自己把握,想去就去,不想去就在家办公,没有人能够约束你。不过,年后你恐怕要将主要精力投入到公司经营管理上去,绿之坊食品公司的发展壮大还依靠你呢。”

    叶莺莺点头道:“好吧,我先试试看,干得好就干,干不好就主动让贤。三运,是明天去绿之坊食品公司吗?”

    “我最迟明天下午就要赶回青山,就明天上午吧,等下我和黄品成联系下。”

    叶莺莺起身站了起来,说道:“那好吧,三运,早点休息吧。”

    这间卧室并没有独立的洗浴间,喝酒之后,钱三运很想冲个澡,便说道:“叶阿姨,我想冲个澡,你看在哪里合适?”

    “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呢?冲个澡之后神清气爽。这层楼有个公共洗浴间,只是没有空调,大冬天的冲澡,容易冻感冒。这样吧,你去媛媛房间,她那里有独立洗浴间,她晚上敲不在家。我先将空调打开,等温度上来,你就可以冲澡了。”

    叶莺莺走出了房间,过了一会,又回来了,有些抱歉地说:“三运,媛媛的房门上了锁,钥匙被她带走了。这死丫头,自从和大乐恋爱后,越来越注重自己的**空间了。”

    钱三运微微一笑道:“叶阿姨,你要适时转变观念,媛媛是大姑娘,不是小女孩了,自然要拥有自己的独立空间。”

    叶莺莺说:“是啊,媛媛从那段不愉快的阴影里走了出来,又像以前那样,无忧无虑、开开心心的,我的内心里就平和了很多。对了,三运,你干脆到我卧室里的洗浴间洗澡吧。我那里不但能冲澡,还有个大浴盆,可以泡澡。”

    钱三运吞吞吐吐地说:“这,这合适吗?”

    叶莺莺淡然一笑道:“洗澡有什么不合适的?三运,你脑子里整天都在想啥啊?”

    钱三运斗胆说了一句:“脑子里整天想的都是阿姨。”

    叶莺莺俏脸一片酡红,期期艾艾地说:“你,你又在瞎说了。”

    叶莺莺不同于其他的女子,在钱三运眼里,就是神一般的存在。钱三运也不敢戏谑她,便说道:“好吧,那我去你的卧室洗浴间泡个澡。”

    叶莺莺想了想,说道:“这样吧,三运,我先将我卧室空调打开,然后我先冲个澡,等洗浴间温度上来了,你再泡澡。你喝了酒,不能受凉。”

    钱三运的心头涌出阵阵暖流,感激地说:“叶阿姨,你真体贴人。我听你的,你洗澡,我先打个电话给黄品成,安排明天上午去绿之坊食品公司的有关事宜。”

    叶莺莺娉娉袅袅地走出了房间。钱三运注视着她离去的背影,不由得咽下口水。她纤细的腰肢,翘起的臀部,近乎完美的身材,对于任何一个男人都有着巨大的杀伤力。钱三运心中一遍遍地呐喊:叶莺莺阿姨,总有一天我会征服你的!

    钱三运拨通了绿之坊食品公司经理黄品成的电话,说出了自己将全部股份转让给叶莺莺,并让叶莺莺去公司工作的想法。黄品成自然不会有异议,毕竟,他在公司中的股份比例只有5%。而钱三运的股份比例是55%,叶莺莺的股份比例是5%。如果将股份全部转让给叶莺莺,那她就控制了公司60%的股份,是当仁不让的头号大股东。

    不过,钱三运也承诺,黄品成仍然干总经理,这相当于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在叶莺莺不熟悉公司情况和市场行情的情况下,贸然换帅不是个明智的选择。再说了,钱三运心中早就有了想法,等将来成立集团公司后,叶莺莺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黄品成还干绿之坊食品公司经理。

    在当今社会,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行的。作为一名领导干部,通过贪污受贿这种方式挣钱虽然并不困难,但存在很大的风险。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很多领导干部最后东窗事发,轻则丢官,重则锒铛入狱,前车之鉴,后车之师,钱三运对陈灵儿说的词典里没有受贿二字,绝不是信口开河,而是有感而发。

    钱三运一直以来就有这种想法:挣钱,而且用隐秘的、相对合法的方式挣钱,这样既能确保从政时能够做到廉洁自律,不贪污一分钱,不收受一分钱贿赂,不让政治对手抓住任何经济方面的把柄,又能确保自己有钱花,花得心安,即使有朝一日不再从政,也能舒舒服服过日子。

    现在看来,这种想法已基本实现。在江州奇石馆那边,已经完成了股权变更,所有股份转移到香芹婶子名下,而且,表面上不再与奇石馆有什么瓜葛。再成功将绿之坊食品公司股份转让给叶莺莺,他就与商界斩断一切联系。将来即使有关部门来调查,也查不出什么问题。

    这个卧室与叶莺莺的卧室同在一层楼上,相距并不远,又是在夜晚,声音特别的空旷。忽然。钱三运听到叶莺莺的浴室里传来一声娇俏的惊呼,紧接着就是“扑通”一声闷响,他连忙走了出去,见叶莺莺的那间卧室门是虚掩的,而洗浴间的门是紧闭的。

    钱三运敲了敲洗浴间的门,问道:“叶阿姨,你怎么啦,没事吧?”

    “哎呦,三运,我摔倒了,好疼。”洗浴间里传来叶莺莺痛苦的呻吟声。

    钱三运心里很紧张,不知道叶莺莺究竟伤势如何,听她痛苦的呻吟,应该伤得不轻,唉,怎么就那么不小心呢?

    钱三运试着推门,门是反锁的,根本推不开。

    “叶阿姨,能方便开门吗?”钱三运大声说道。

    “三运,我身子不能动弹了!”

    “叶阿姨,要不我踹门吧!”

    “不需要踹门的,我卧室梳妆台中间那个抽屉里有串钥匙,你挨个试试,有一把是洗浴间的。”

    “好的,叶阿姨。”钱三运快速走到梳妆台前,打开中间那个抽屉,果然看到一串钥匙,加在一起有十几把。

    钱三运很顺利,在试第三把时就打开了洗浴间的门。

    眼前出现的一幕让钱三运目瞪口呆:叶莺莺浑身**,洁白无瑕的身子瘫倒在浴室的地面上,她一只手撑着地面,正努力地挣扎坐起,另一只手里握着一件粉红色的丝绸睡袍,睡袍大半已湿透。她的左脚上穿着一只拖鞋,右脚却赤着脚,拖鞋已经飞到洗浴间的一角。看得出来,叶莺莺是洗浴完毕,准备穿衣服时,不慎滑倒的。

    在钱三运开门的一瞬间,叶莺莺将睡袍无力地搭在腰腹间,遮挡住关键部位,与此同时,她的两只手也慌忙捂住胸部,不过胸前的丰满依然遮挡不住,在指缝间溢出乍泄的春光,颤微微地抖动着。

    钱三运无心欣赏这惊心动魄的美色,他很担心叶莺莺是不是受到重伤,经过短暂的惊滞后,他快步上前,蹲在叶莺莺的身边,焦急地问道:“叶阿姨,现在感觉怎么样?疼得厉害吗?”

    叶莺莺眉头紧锁,脸上现出痛苦的神色,娇声说:“三运,快闭上眼睛,扶我起来,哎呦,好疼啊。”

    钱三运听话地闭上眼睛,伸出双手,抱起叶莺莺娇嫩香滑的身子,然而,一只手敲碰到她背后的痛处。叶莺莺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号,双手猛然抱住钱三运的脖颈,丰满的胸部紧贴在他的胸膛。

    钱三运只觉一股暖流穿透胸口,瞬间漫过全身,顿时心旌涤荡。他深吸一口气,努力克制自己身体的骚动,快步抱着叶莺莺走出洗浴间,小心翼翼地将她平放在卧室的床上。

    虽然是寒冷的冬天,但卧室里空调的温度已经上来了,温暖如春。

    钱三运缓缓抽出包裹叶莺莺的睡袍,用被子盖住她**的身体,柔声问:“叶阿姨,是不是很疼?”

    “很疼,特别是后背疼得厉害。唉,洗浴间地面台湿滑,我洗好之后,在衣架上拿睡袍时,不小心滑跌倒了,后背撞在马桶边沿上,感觉全身像散了架一样,试过几次,就是爬不起来。”

    “叶阿姨,能不能让我看看?”

    叶莺莺犹豫片刻,娇羞地点点头。在钱三运的帮助下,她艰难地翻过身,趴在床上。

    钱三运掀开盖在叶莺莺上身的被子,查看伤情,只见她雪白的后背上,多出几处青紫的淤痕。他伸出手来,在其中一处青紫处轻轻按了按,叶莺莺扬起雪白的脖颈,嘴里发出凄楚的哀求:“三运,别碰那里,疼。”

    钱三运神色凝重,眉头紧锁,低声道:“跌得很严重,有几个地方已经出现淤血,要不要现在送你去医院?”

    “这大晚上的还上医院?”叶莺莺犹豫道,“我看就算了吧,应该只是皮肉伤,梳妆台上有瓶红花油,先涂涂再说。过了今晚,如果还疼痛得厉害,明天一早就去医院吧。但愿没有伤筋动骨,否则,伤筋动骨一百天,够我折腾的了。”

    “叶阿姨,不去医院能熬得过去吗?可不能硬撑着!”

    “先撑会再说吧,还好,马桶不是钝物,否则,我就完蛋了。三运,不好意思,明天不能去绿之坊食品公司,改日再去吧。”

    “没事的,叶阿姨,大雪天就要来临了,你天天上班,我真的很担心你的安全。春节之前,你就安心待在家里,哪里也不去。如果实在无聊,就让媛媛陪你出去转转,或者,打我电话,我陪你聊天。”

    “你是镇领导,每天都很忙的,哪有时间天天陪我聊天?明后天,我让媛媛帮我买几本经营管理方面的书籍,趁着这年底闲暇时间好好充充电。”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叶阿姨,我去拿红花油,帮你涂上,你暂时不要动。”

    叶莺莺乖巧地点了点头,一动不动地趴在床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