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1章
    ,!

    钱三运从梳妆台上找到红花油,坐在床上,打开瓶盖,将红褐色的液体倒在掌心,缓缓涂在叶莺莺后背的淤痕处。

    钱三运学过推拿按摩,力度掌握得恰到好处,既能让红花油涂得均匀,又不至于力度太大。纵使这样,叶莺莺还不时发出几声痛苦的呻吟声。

    “叶阿姨,是不是很疼?”钱三运柔声问道。

    “哎呦,疼,三运,轻点啊,阿姨受不了。”

    “叶阿姨,说明书上说,只有让红花油充分吸收,才会有好的治疗效果,如果只是涂在肌肤上,效果会大打折扣的。叶阿姨,你再忍一忍,过一会儿就会好点的。”

    叶莺莺咬紧牙关,坚持着不再发声。

    按摩一段时间之后,叶莺莺的疼痛已经渐渐消减。

    “三运,现在感觉好多了,不用按摩了。”

    钱三运没有停手,目光从她的细腰间滑落,停在那白皙娇嫩的翘臀上,手指不自觉地滑了过去。

    叶莺莺的身子如同触电一般,俏脸一片绯红,娇羞道:“三运,那里,那里一点都不疼,不用按了吧。”

    钱三运舍不得收手,手掌轻轻揉捏。叶莺莺脸颊红得发烫,伸出一只纤纤玉手,轻轻握住他的手腕,柔声道:“真的不疼了,三运,不用再按了,让阿姨躺会。”

    钱三运无可奈何地收回手,讪讪笑道:“好的,叶阿姨,你先休息会,如果等会还疼得厉害,我就送你去医院。房间里温度很高,背部不用盖被子的,要不然,红花油会粘到被子上。”

    叶莺莺点了点头,轻声说:“三运,你不是说要泡澡吗?”

    钱三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怕打扰你休息。”

    “没事的,三运,你泡你的,不碍事的。”

    钱三运犹豫片刻,说道:“好吧。”

    钱三运走进洗浴间,关上门,将浴盆的水放满,躺在浴盆里。想着刚才看到的叶莺莺旖旎的一幕,不禁心旌荡漾,浑身热血沸腾。如果说,上次意外看到她沐浴,是一个重大突破,那么,这次他与她有了身体上的接触,关系明显进了一层。下一次,会是什么?

    在钱三运眼里,叶莺莺始终是神一般的存在。他不敢对她有过激的动作,这与他对待别的女人完全不一样。比如,胡若曦,那天夜里,他果断霸王硬上弓,事后看来,得到了就是得到了,也没有付出什么代价。

    由于欲火难耐,钱三运在浴盆里自卸武装,暂时将熊熊燃烧的责扑灭。

    泡了个澡,感觉浑身轻松,酒劲已消失大半,钱三运走出洗浴间时,发现叶莺莺微闭着双眼,恹恹欲睡。

    听见脚步声,叶莺莺的身子动了动,微微睁开双眼,轻声说:“三运,我差不多快要睡着了。”

    “叶阿姨,不好意思,打扰你休息了。”

    “没事的,三运,现在感觉疼痛消减了很多,多亏了你啊。”

    “叶阿姨,我其实学过推拿的,手法还可以。如果你不想休息的话,我帮你再做个推拿。”

    “明天吧,我现在很想休息。三运,你也早点休息吧。”

    “好的,叶阿姨。”

    钱三运微笑着看了叶莺莺一眼,退出了房间。

    当清晨第一缕曙光投进屋里的时候,叶莺莺还在熟睡中。她正在做一个梦,梦见逝去的丈夫胡长发。

    梦中的胡长发很年轻,阳刚帅气,媛媛还是一个四五岁的小天使,在公园草地上嬉笑追逐,胡长发逗女儿玩、追着女儿,而她穿着一袭曳地长裙,抱肩站在一旁,笑魇如花地看着快乐活泼的女儿和如同大男孩般的丈夫。

    从梦中醒来,叶莺莺回忆梦中的情景,不禁泪湿枕巾。

    为了能够得到她,胡长发不惜与甄大福决裂,应该说,在刚结婚及女儿出生那几年,胡长发对她是一心一意的,她也是爱他的。只是后来,男人的劣根性慢慢暴露了出来,他开始在外面拈花惹草,这让她对他心灰意冷。

    “长发,不管怎样,我们夫妻一场,每年清明,我都会到你的坟前祭拜你的。”

    叶莺莺幽幽地叹了口气,思绪依然停留在往昔快乐的日子中,无数支离破碎的片段如潮水般从脑海中涌过,泪水潸然落下。

    一夜之后,后背的疼痛消减了很多,已经感觉不出明显的疼痛,只是有时候还有些隐隐作痛。

    叶莺莺从床上爬了起来,掏出纸巾擦去泪痕,用手理了理散乱的秀发,拉开窗帘,室内顿时亮堂起来。

    叶莺莺站在窗前,透过窗户向外望去,别墅院落的墙上,停着几只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麻雀,正在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院落里,腊梅花开得正艳。

    日子每天都是新的。忘记过去,面向未来。叶莺莺心中默念着。她看了看时间,已经八点多了。梳洗完毕,准备下楼吃早饭时,听到钱三运休息的那间卧室发出不大不小的鼾声。

    叶莺莺抿嘴一笑,大懒虫,还不起床?难道昨晚做贼去了?

    卧室的房门是关着的,但是没有上锁,叶莺莺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的空调是开着的,虽然是严寒的冬天,但室内温度很高。

    钱三运有裸睡的习惯,他在睡觉时,也没想到会有人推门而入。由于怕热的缘故,被子已经被他蹬掉了,一部分被子脱落在地,他背对着她,大半个屁股露在外面。

    叶莺莺抿嘴一笑,蹑手蹑脚地走近床边,准备去将被子拾起来。然而,就在此时,钱三运翻了个身,仰面躺在床上。

    叶莺莺突然后悔不该贸然闯进来,更不该拾被子,因为她猛然发现昂然耸立的庞然大物,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她俏脸一片绯红,耳根发烫得厉害。幸好,钱三运的鼾声并没有停歇,要是被他发现,那可就羞死了。她屏佐吸,轻轻地将被子盖在他裸露在外的身体上,然后蹑手蹑脚地走出了卧室。关上房门,她靠在门外的墙上,心脏仍然扑腾扑腾跳个不停。

    钱三运赶回高山镇的那天傍晚,纷纷扬扬的大雪从空中飘落,到后来,雪花不是飘落,而是倾泻而下。很快地,大地一片银装素裹。

    路上的车辆行人明显少了很多,只有穿着冬装的顽童在雪地里蹦呀、跳呀,开心极了。

    钱三运查了天气预报,这场暴风雪要持续好几天。对于孩子们来说,大雪给他们的生活增添了欢乐,但对于年轻的镇党委书记钱三运来说,持续的暴风雪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暴风雪来了,街道到桃花村、磬石山村的道路就要停工,省外经集团董事长王笑谈一行暂时也来不了,更令人头疼的是,如果持续的暴风雪导致雪灾,那就会给人民的生产生活带来严重不利影响。

    钱三运未雨绸缪,召开全体镇村干部会议,宣读了《高山镇应对极端天气战时行动方案》,明确党政主要领导亲自挂帅,全镇分六个行动责任专班,四个保障小组,二十四小时干部轮流值守应对,各级干部、职能部门职责再明确,包保到位,责任到人。

    大雪连续下了好几天才停歇,路面上的积雪深度最多达到三四十厘米。由于提前有预案,镇中小学全部提前放假,低保户、贫困户暂时从破旧的房子里搬了出来,避免大雪压垮房子后,对人身安全造成损害。

    街道到桃花村、磬石山村的公路拓宽工程暂时停工后,几台挖掘机被镇政府临时招来铲除街道路面上的积雪。镇公路站之前储备了一些工业用盐,现在派上了用场,撒在路面上用于融雪。镇机关干部也在钱三运的带领下,走上街头铲雪。在较短时间内,街道主要路面的积雪被清除,受到群众的普遍赞誉。要知道,五六年前的那场暴风雪,四五天之后,街道上还有一层厚厚的雪,上冻之后,车子在上面打滑,极不安全。那一年的雪灾,仅高山镇街道就发生两起车祸,造成一死一伤。

    在邻县东江县,由于缺乏应对暴风雪的预案,一辆满载小学生的校车,侧翻进一条沟渠里,官方报道是造成死亡两人,重伤三人,轻伤十多人。不过,据当地群众说,实际死亡六人,政府部门瞒报了。

    这场雪灾,高山镇总体来说应对措施得当,没有造成太大损失。但是,也有一些不和谐的音符。其中,最突出的就是镇菜市场钢结构大棚在大雪第三天下午发生大面积垮塌。

    这个钢结构大棚是今年下半年镇里投资五十多万元改造的。镇菜市场有个特点,主要是集中在上午交易,过了中午,就冷冷清清,偌大的菜市场没几个人了。

    钱三运在接到菜市场垮塌的报告后,非常震惊。他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听周边群众说,垮塌之前看到菜市场有几个人,其中还包括两个孝。不过,不能确定垮塌时他们是不是还在里面。

    时间就是生命。钱三运组织人力开展施救。经过一番紧张的施救,除了一个流浪汉身受重伤外,没有发现有其他人被掩埋。

    经过仔细核对,确认在垮塌之前在大棚里的几个大人和孝安然无恙,他们奇迹般地在垮塌时走出了大棚,躲开了一场飞来横祸。

    钱三运不禁一阵后怕,如果大棚是在上午交易高峰时垮塌,那很可能会导致几人、几十人的惨重伤亡,他不但官职不保,还会因为失职渎职被追究行政责任甚至刑事责任。

    钱三运指示,尽快将流浪汉送到医院,不惜一切代价抢救,所需费用由镇政府买单。有人提出质疑,一个不知道家在哪里、精神不正常的流浪汉,用得着享受这种待遇吗?

    钱三运当时就大发雷霆,流浪汉也是人,造成他身受重伤的主要原因是钢结构大棚是豆腐渣工程,作为建设方,镇政府难辞其咎。

    在医护人员的大力抢救下,流浪汉脱离了生命危险。

    按照抗击雪灾预案,菜市场是代镇长陆小曼分工负责的。

    钱三运将陆小曼叫到办公室,语重心长地说:“陆镇长,我们都是福将啊,要是菜市场在上午人流高峰时垮塌,造成重大人员伤亡,我们恐怕要在看守所里过年了。”

    陆小曼说:“是啊,钱书记,听到菜市场垮塌的消息后,我的头都大了,幸好是在下午,并没有造成重大人员伤亡。这都怪我麻痹大意,以为大棚是今年才搭建的,没有组织人员检查大棚是否牢固,如果提高警惕,提前发现安全隐患,及时清理棚顶积雪,就不会发生这起事件了。钱书记,我向你深刻检讨。”

    这是陆小曼第一次在钱三运面前摆出一副低姿态。钱三运感到很惊讶,虽然陆小曼有失职的地方,但毕竟未酿成严重后果,其实没有必要摆低姿态的。

    “陆镇长,你也不用自责了。初步判断,菜市场钢结构大棚是豆腐渣工程,这才是罪魁祸首。我已安排镇纪委的同志严肃查处这件事,并请县里有关部门的专家对菜市场钢结构大棚进行质量鉴定,一旦查实是豆腐渣工程,将按照规定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

    “钱书记,我不认为菜市场钢结构大棚是豆腐渣工程,罪魁祸首应该是这场持续好几天的暴风雪。由于大棚顶部的积雪未被及时清理,积雪越来越厚,越来越重,大棚不堪重负,最后垮塌了。”

    “陆镇长,我并不完全赞同你的观点。大棚垮塌事件固然是天灾,但更是**。今年的大雪的确罕见,但是,五六年前的那场大雪并不比今年的小,那一年菜市场大棚就没有垮塌。全县十几个乡镇菜市场大棚都没有垮塌,独独我们高山镇的大棚垮塌,而且,还是今年才建的,要说没有质量问题,打死我也不相信。”

    陆小曼舒缓了语气,说道:“那好,等检测结果出来再说吧。”

    陆小曼前脚刚走,副镇长邵润田后脚就踏进了钱三运的办公室。

    “钱书记,我向你汇报工作,这次暴风雪共导致全镇十多处民房倒塌,但所幸并未造成人员伤亡。镇里将按照相关政策对这些倒塌民房的农户进行补助。”

    钱三运点点头,问道:“邵镇长,菜市场钢结构大棚是今年下半年才搭建的,才几个月时间,就被一场暴雪压垮了,我怀疑有质量问题,你怎么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