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2章
    ,!

    邵润田支支吾吾道:“这个,这个……”

    钱三运明察秋毫,知道邵润田或多或少了解一些情况,但是又不方便说。

    “邵镇长,是不是有什么顾虑?直说无妨嘛,我会替你保密的。”

    “钱书记,那我就大胆说了啊,菜市场钢结构大棚是方大同书记的一位亲戚承建的。”

    “方大同的亲戚?”钱三运喃喃道,怪不得刚才陆小曼姿态放得很低,并一再强调大棚垮塌的最主要原因是天灾,看来她对此是知情的。

    “是的,这事虽然不是我分管的,但我知道一些。当时在搭建大棚时,有懂行的就私下里说了,所用的钢材是劣质的地条钢,钢材的强度和韧性都不符合要求,而且还存在偷工减料行为。这样的大棚能扛住两天的大雪,也算是奇迹了。”

    钱三运沉默不语,根据每个豆腐渣工程后面必有**这个规律,可以初步认定方大同从中收了好处。

    不过,钱三运很纠结,一旦对大棚垮塌事件严肃追究,肯定会查到方大同头上,如果方大同不是陆小曼的丈夫,那很好办,正好可以借机打击方大同,本来他和方大同就有个人恩怨。可是,偏偏方大同是陆小曼的丈夫,打击了方大同就是打击了陆小曼,且不说他一直垂涎陆小曼的美色,就是对她没想法,书记镇长闹不和,对做好镇里各项工作工作也没有什么好处。

    不过,事故认定是一方面,责任追究又是一方面,如果能查实方大同在大棚垮塌事件中负有责任,正好可以掌握一个随时打击方大同和陆小曼的把柄。

    从镇政府出纳会计秦薇薇那里,钱三运了解到,菜市场钢结构大棚并没有进行招投标,由时任镇党委书记方大同直接指定工程承包人。秦薇薇说,大棚承建人并没有合法资质,就是一个小老板找了几个师傅,花了十多天就建好了,并且,工程款拨付非常快,工程还未完工,所有款项就已拨付到位,并且,总费用在原定的五十万基础上又追加了五万元,说是工程成本增加。

    高山镇纪委书记是由镇党委副书记江志强兼任的。具体负责纪委工作的是才提拔不久的原政法干事吴克标。

    江志强由于有把柄在钱三运手里,对于钱三运是言听计从,而吴克标一直是钱三运的心腹。因此,钱三运牢牢控制了镇纪委。他深知,无论是镇党委书记,还是县委书记甚至市委书记,都要将纪委这块权力牢牢控制住,刀把子要确保掌握在自己手上,关键时刻能够确保对政治对手展开致命一击。

    镇纪委副书记吴克标来钱三运的办公室汇报工作。

    人逢喜事精神爽,吴克标现在是春风得意,谈了女朋友,并从政法干事提拔为镇纪委副书记,虽然还不是副科级,但毫无疑问,老领导钱三运升任镇党委一把手,他提拔为副科级也是指日可待。

    “钱书记,我来汇报调查进展情况。县质量技术监督局的专业技术人员对钢结构大棚所使用的钢材等材料进行了鉴定,并出具了鉴定报告,鉴定报告显示,钢材是不合格的地条钢。”

    钱三运点点头,说道:“就这些吗?”

    吴克标接着说:“还有,此次菜市场改建工程一共花费五十五万元,工程承包全是由原镇党委书记方大同一个人说了算,没有进行工程招投标,没有经过集体研究,违反了三重一大的有关规定。”

    “方大同和苏启顺素来不和,方大同一个人拍板菜市场改建工程,苏启顺难道不提反对意见?”

    吴克标神神秘秘地说:“钱书记,据我了解,当时方大同和苏启顺达成了默契,方大同拍板菜市场改建工程,苏启顺拍板水利兴修工程。两个人各自捞好处,谁也不干涉谁。”

    “瓜分利益时,两人出奇的精诚团结,在工作中,两人又唱对台戏,真是奇葩的一对!国家利益、人民利益就被某些人当做了利益交换的工具!”

    “钱书记,我们约谈了负责菜市场改建工程的小老板,他承认所用的钢材是劣质产品,但否认给过方大同好处,调查陷入僵局。方大同现在是城关镇党委书记,我们镇纪委并没有权力对他展开调查,再说了,陆镇长是方大同的爱人,这事有些棘手啊。我在想啊,如果要调查方大同,最好让县纪委出面。”

    “克标,你已经做得很不错了,这事暂时到此为止,不再深究。你现在所做的,一是保密,二是要保管好现有证据材料。下一步干什么,等候通知。”

    “好的,钱书记。”吴克标起身站了起来,可是又不愿意走,似乎想说什么,又难以启齿。

    钱三运笑道:“克标,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吴克标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钱书记,是私事。”

    “私事?最近和小余进展怎样了?结婚时我要讨杯喜酒喝。”

    “钱书记,我和小余感情挺好的,就是,就是她的妈妈不是太通情达理。”

    “那就想法设法搞定未来的丈母娘嘛。”

    “钱书记,小余妈妈说我不是公务员,她女儿是公务员,我还是事业编制,觉得我在这方面配不上她。”

    钱三运顿时明白了吴克标话语中的意思。吴克标是事业编制,人事关系还在镇农技站,现在镇政府工作,虽然是镇纪委副书记,但说白了,只是借调。事业编制要想成为公务员,无外乎两种途径:一种途径是参加公务员统一招考,但竞争激烈。另一种就是转为公务员,但前提是,必须升任副科级领导干部。

    “克标,好好干工作,副镇长余少勇被免职后,镇里缺少一位副镇长,明年春镇人代会期间要补缺,你还是有希望的。”

    吴克标高兴得一蹦三尺高,激动地说:“有钱书记这句话,我就很放心了。钱书记,我向你保证,一定好好工作,不折不扣完成你交给的任务。”

    钱三运微笑着说:“凡事都有变数,我可没有保证你百分之百当选副镇长哦。”

    吴克标说:“钱书记,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从今天起,我就要与镇人大代表处好关系,争取开人代会时他们投我的票。”

    “克标,与镇人大代表处好关系没错,但不要搞什么歪门邪道。记住这句话,实干才有为,有为才有位。你工作干得出色,群众公认度高,领导会为你考虑的。”

    吴克标屁颠屁颠地走了。

    余少勇被免职后,镇里缺少一位副镇长,钱三运的最初想法是让杨小琴顶上。在镇政府,只要当上党政办主任,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成为副科级是早晚的事。

    现在,吴克标也希望成为副镇长,僧多粥少,最好的办法就是将本镇科级领导干部调出去。这是一个腾笼换鸟的好策略,让自己人上,让那些不太听话的走人。当然,最完美的结局就是让那些不太听话的干部官升一级走人,既能纯洁自己的队伍,又能让他感恩戴德,可谓一举两得。

    考虑到县里即将调整一批干部,钱三运想通过胡若曦的关系提前谋划这件事。他决定抽个时间去县里,当面向胡若曦汇报工作,并请求她在干部提拔上能给予高山镇适当倾斜。

    陆小曼在闻听菜市场钢结构大棚使用的是劣质的地条钢后,主动找到了钱三运。

    “陆镇长,我正好要找你呢。菜市场钢结构大棚使用的钢材经权威部门检测,确定是劣质的地条钢,也就是说,菜市场改建工程是豆腐渣工程,据我初步了解,这个工程当时是方书记一手主导的。”

    钱三运既将问题点出来,又不一下子说透,目地就是想观察陆小曼的反应。

    “钱书记,方大同作为镇党委书记,拍板菜市场改建工程并无不妥吧?”

    陆小曼表面上很镇定,但是,神色之间还是流露出一丝慌乱。即使方大同未得到一点好处,但作为镇党委书记和主要决策者,也是要对这个豆腐渣工程承担一定责任的。

    “陆镇长,据我了解,菜市场改建工程未进行招投标,也未经过集体研究决定,完全是方书记一个人拍板决定的。”

    “钱书记,你说的也许是事实,你我作为镇领导,也知道镇里很多工程并未严格执行相关规定。说实话,上面的很多规定束缚了我们的手脚,如果事事都按规矩来,我们什么工作也干不好,有些时候,我们做适当的政策变通,将政策执行的原则性和灵活性相统一,这样能够更好地开展工作。”

    陆小曼说的也是实情,上面条条框框太多,如果凡事都要不折不扣地执行,无异于捆住了自己的手脚,无法做到创新,有时候,做些适当的变通,也是现实需要。但是,适当的变通是有条件的,也是有限度的,不能将其与搞一言堂、打政策的擦边球、胡乱决策甚至违法决策混为一谈。

    “陆镇长,在工作中做些适当的变通,我看未尝不可,但是,五十多万元的菜市场改建工程,就凭方书记一句话给了亲戚,这个变通,也太没有底线了吧?”

    陆小曼一愣,连忙问道:“钱书记,你说方大同的亲戚承建了菜市场改建工程?”

    钱三运猜测,陆小曼对菜市场改建工程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知道是方大同拍板的,但是,并不知道其中可能存在的猫腻。钱三运和方大同曾共事过一段时间,对他算不上非常了解,但也了解一些,他最大的特点就是不近女色,没有绯闻,再漂亮的女人,他可能都不用正眼去看。不知道他是隐藏得很深,还是性取向有问题。

    “是的,千真万确。”钱三运淡然一笑道。

    陆小曼蹙起眉头,低头思考,过了一会,她扬起一张俏脸,轻声问:“钱书记,菜市场大棚垮塌事件,下一步准备如何处理?”

    “陆镇长,这事情有些棘手啊,我也很纠结呢。如果将此事暂时搁置下来,无法向群众交代。试想,投资五十多万元的民生工程成了豆腐渣工程,群众会怎么说我们?但是,如果深究,恐怕会拔出萝卜带出泥,对方书记不利啊。”

    钱三运的言外之意很清楚,在菜市场钢结构大棚垮塌事件中,方大同不但有领导责任,而且还有**嫌疑。

    陆小曼有些慌乱地说:“钱书记,可不可以采取折中方案?比如,让菜市场改建工程的承包人赔偿一部分损失?”

    “陆镇长,我已经让人找出了这份合同,合同条款规定得很清楚,因工程质量原因造成损失,由施工方负责赔偿。我已经让镇法律服务所介入此事,不但要让施工方赔偿这次人员受伤的损失,还要追回工程款。”

    “钱书记,工程款已经拨付到位,全部追回恐怕难度不小吧?”

    “嗯,全部追回难度不小,但追回一部分还是能够做到的。菜市场与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必须尽快启动菜市场钢结构大棚重建工程,不然,百姓会骂娘的。”

    “是的,菜市场重建工程必须要确保工程质量,合同上应该明确规定,只有经权威部门检测合格,才予以拨付工程款项。钱书记,听说市里要在青山县提拔两名副处级领导干部,方大同也想搏一搏,毕竟,男人的权力欲都是很强的,我也能理解他的想法。在此节骨眼上,如果深究菜市场钢结构大棚垮塌事件,对他或多或少会有些负面影响,钱书记能不能网开一面,让此事到此为止?刚才听你说,菜市场改建工程的承包人是方大同的亲戚,我回去让他做做这位亲戚工作,尽可能多退回一些工程款。”

    “陆镇长,我就是考虑到你是方书记的爱人,才和你商量这件事,如果贸然将此事向县纪委汇报,那对方书记来说就太被动了。在方书记可能提拔的关键时期,我可不能给方书记上眼药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