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3章
    ,!

    陆小曼一脸感激地看着钱三运,柔声道:“钱书记,谢谢你了。我回去就和方大同说,让他做亲戚的工作,尽快让此事妥善解决。”

    钱三运点头道:“这样最好,我也不希望到时候和方书记的那位亲戚对簿公堂,私下里解决对大家都有利。”

    “钱书记,你现在和方大同都是镇党委书记,平时交集比较多,下次有机会请你来我家坐坐,大家吃吃饭、聊聊天。方大同这个人有时候说话不注意方式方法,但心地并不坏,你们之间会有共同语言的。”

    “陆镇长,方书记我是高攀不上啊,我刚来高山镇工作时,他是我的上级。眼看着,方书记就要提拔为副县级领导干部,又是我的上级了。”

    “钱书记,方大同成为副县级领导干部,八字还没一撇呢。”

    方大同虽然能力有限,但背后的靠山不容忽视。虽然吴德能退居二线,但余威仍在,况且吴德能的弟弟吴德勤是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直接管干部的。从背后的靠山来说,方大同升任副县级比胡业山更有优势。

    年终岁尾,镇里事情特别多。作为镇党委书记,钱三运就像一个卯足了劲的陀螺,不停歇地转。走访困难群众、慰问离退休老干部、部署春节期间安全生产及信访维稳工作,都是每年春节前夕镇里的例行性工作。

    钱三运本人是反感迎来送往的,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比如,每年春节前夕,各乡镇都会给县里的一些强势部门如财政局、地税局、发改委、交通局的领导班子成员和部分关键岗位人员送些土特产,以增进感情交流。土特产因地制宜,有的乡镇有水产养殖场,就送鱼;有的乡镇有农副产品加工企业,如麻油、包装蔬菜什么的;实在没有土特产的,就花钱买年货大礼包。高山镇每年送的土特产要么是山核桃,要么是蘑菇木耳野茶什么的,反正每年采购土特产都是一笔不小的支出。

    镇里给县里送,县里给市里送,市里给省里送,这在以前是公开的秘密,也是各级强势部门公务员的一项年终福利,这种现象直到八项规定出台后才得以彻底遏制。

    这些强权部门得罪不得,比如财政部门,转移支付多点少点,全凭他们说了算。钱三运思前想后,为了来年高山镇各项工作能够得到这些强权部门的大力支持,不但要送,还要送得比往年多。他和陆小曼商量,给县里强势部门领导班子成员每人送一张一千元的购物卡,对一般人员送一张五百元的购物卡。相比较其他乡镇每份礼品不过百元,高山镇这次是下血本了。不过,羊毛出在羊身上,来年跑资金、跑项目时,加倍要回来。

    春节前夕,钱三运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迎接省外经集团董事长王笑谈一行。

    由于一场暴风雪,王笑谈一行的高山之行整整滞后了十多天。为以免夜长梦多,钱三运在暴风雪停后不久就给曹小兵打了个电话,敲定了王笑谈一行来高山镇考察并签订协议的具体日程。

    由于肩负曹小兵的重托,王笑谈这次高山之行声势浩大,两辆小汽车,一辆考斯特中巴车,整整来了二十多人,几乎囊括了公司的所有高层,一些关键岗位上的中层领导也都来了,可以看出,王笑谈对开发高山镇旅游资源是非常重视的。当然,这种重视,主要原因并不是由于高山镇旅游资源是多么丰富,而是曹小兵的缘故。

    王笑谈是官场老油子,明明来高山镇是受曹小兵之托,却未流露出片言只语,堂而皇之的说辞就是开发高山镇旅游资源,符合省外经集团的战略目标,不仅能加快省外经集团的多元化发展,还能推进山区整体脱贫开发,于国于民于公司都是非常有利的。

    王笑谈一行来高山,青山县高度重视,不但县几大班子负责人悉数到场,胡若曦还邀请了副市长王连全参加签约仪式。

    在王笑谈、王连全、胡若曦等人的见证下,副县长孟青代表青山县政府、查海泉代表省外经集团庄重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

    王笑谈在讲话中说,计划在高山镇投资五亿元,分三期开发,其中,第一期投资一亿五千万元,主要是建设一家集度假、健身、休闲、娱乐、餐饮、住宿为一体的商务型温泉度假酒店,配套建设药膳浴、名酒浴、spa疗养馆、漂流河、人造沙滩、大型温泉洗浴中心等。二期投资开发万亩竹海、相思林,三期投资开发虎洞水库、神山旅游。三期全部投资完成后,高山镇将成为云川市乃至江中省负有盛名的旅游目的地,并力争在较短时间内,将高山镇旅游景点打包申报aaaaa级风景名胜区。

    每年春节前夕,青山县按照惯例都要举办一场春节联欢会,参加的节目都是由乡镇和县直各单位选送的,今年也不例外。胡若曦对举办春节联欢晚会非常重视,亲自关注晚会筹备情况,并听取钱三运的建议,主动申报了一个节目——古筝独奏《春江花月夜》。

    腊月二十八晚上,青山县大剧院。一年一度的迎新春春节联欢晚会在这里隆重举行。

    作为压轴戏,胡若曦一出场,就惊艳无数观众。坐在观众席上的钱三运情绪也非常激动,一个劲地鼓掌。

    胡若曦一身古典女子打扮,身穿白色绣着淡粉色的荷花抹胸,腰系百花曳地裙,手挽薄雾烟绿色拖地烟纱,风鬟雾鬓,发中别着珠花簪。她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眼眉之间点着一抹金调点,撩人心弦,果真是一位绝色佳人!

    演奏开始,胡若曦柔柔浅笑,发辫轻扬,缓缓抬起螓首,淡淡一笑,右手轻抬,微转螓首,甩出水袖,水袖敲遮去脸庞,颇有些尤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觉。玉手纤长,一拨,如缓流的溪水,清清静静,溪水潺潺,花影摇曳,暗香浮动。

    乐曲犹如天籁之音,观众们如痴如醉,一曲终了,仍久久回味,以至于当有人鼓起掌来,才知道乐曲终了,顿时掌声雷动。

    胡若曦这次演出获得了巨大成功。青山县的干部群众这才知道,这位年轻的县委县政府一把手,不仅是位风姿绰约的美女,还是位才女。有少数质疑作秀的观众的声音也被淹没在如潮水般的好评中。

    演出结束那天晚上,钱三运住在书香门第的那套出租屋里。他躺在床上,给胡若曦发了条短信:演出非常成功,观众好评如潮,祝贺你!

    胡若曦很快就回复了短信:三运,这与你的提议与鼓励是分不开的,谢谢你!

    钱三运回复:你今晚穿古装的样子真美,在那一瞬间,我仿佛有了时空交错般的感觉,还以为你是从古代穿越而来的。

    胡若曦回复:是吗?三运,很难得穿上古装,当时心里还没有底,听你这么一说,我就坚信我选择的这套古装效果还是很不错的。

    钱三运是个血气方刚、精力旺盛的青年,年底一段时间,忙得连轴转,以至于都没有闲暇时间想女人,身体的**似乎冬眠了。就在今晚,冬眠的**苏醒了,就像一个火星,点燃之后熊熊燃烧,且呈燎原之势。舞台上一袭古装的胡若曦给他的视觉冲击力太震撼,他很想将这个才气美色兼备的女子搂抱在怀里,即使什么也不做,只是抱一抱,也能让他暂时的熄灭身体的欲火。

    钱三运鼓起勇气,斗胆给胡若曦发了一条短信:若曦,今晚是不是很累?要不要我帮你做个推拿?

    这条短信其实并不暧昧,暧昧的只是称呼,目的就是试探胡若曦的反应。如果胡若曦不说话,或表示异议,他就打装题;如果她没有明确反对,他就趁热打铁,乘胜追击。

    令钱三运惊喜的是,胡若曦并没有表示反感,而是说:三运,都十点多了,来我这是不是方便?

    胡若曦来青山后,一直居住在青山宾馆。山宾馆是国有宾馆,产权归属于青山县政府,由县直机关事务管理局负责管理运营。青山宾馆位于风景秀丽的县城环碧公园内,这里碧水环绕,闹中取静,既具都市的繁华,又有雅静的田园秀色。居住在青山宾馆好处很多,安全、僻静、饮食都有保障,但也有不利,那就是不能很好地保障个人**。

    钱三运回复:青山宾馆对外开放,也是公务接待定点宾馆,我即使出现在那里,也很正常。

    胡若曦回复:既然这样,你在青山宾馆开个房间,我到时候去你那做推拿。

    钱三运兴奋得一拍大腿,还是领导见识高人一筹啊。胡若曦居住的房间一直是固定的,如果里面动静太大,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但换个房间就完全不一样了。

    钱三运回复:好的,我到了之后告诉你房间号。

    钱三运给青山宾馆前台打了个电话。由于是年末,宾馆生意非常火爆,单间、标准间都没了,只剩几个豪华套间。

    豪华套间就豪华套间,钱三运想,反正我又不差那几个钱。江州绿之坊食品公司现在效益非常不错,就像个摇钱树,这点开房费简直就是九牛一毛。

    钱三运入住青山宾馆的豪华套房后,给胡若曦发了条短信,告知她房间号,并大胆说:若曦,你今晚穿古装的样子真的是太美了,你能不能再穿一次,我好近距离欣赏?

    胡若曦的回复令钱三运激动不已:好的,三运,我将古装带过来,当面穿给你看。

    虽然不是第一次为胡若曦做推拿,且与她发生过实质性关系,但是,今天晚上,钱三运心里非常激动。他有一种预感,今晚一定会和胡若曦发生点什么。

    钱三运将房门打开一个缝隙,探出脑袋,向走廊处张望。

    不多时,胡若曦穿过走廊走了过来。

    如果钱三运不是和胡若曦很熟悉的话,乍一看,是很难认出她就是胡若曦。

    胡若曦穿着一件大红的羽绒服,羽绒服的帽子罩在头上,戴着一副墨镜,手上还挽着一个纸袋,应该是古装在里面。钱三运明白,胡若曦之所以这身打扮,为的是怕被熟人看见。

    待胡若曦走近,钱三运向她招手示意,胡若曦什么也没说,像一只敏捷的兔子,从门缝里钻了进来。

    钱三运关上房门,并从里面反锁住。为了掩人耳目,房间里的电视声音开得恰到好处,既不吵人,又能很好地掩盖屋里人说话的声音。

    胡若曦放下羽绒服的帽子,并摘下墨镜,将豪华套间仔细打量了一番,有些惊讶地问:“三运,今天怎么这么大方,竟然桌华套房?这房间真大,多少钱一晚?”

    钱三运可不想说,是因为没有单间和标准间才定豪华套房的,当然,不是他不想定豪华套房,而是他没有这方面的意识。

    “没有几个钱,若曦,为了你,我花再多钱也值得。”钱三运故意说些暧昧的话,目的是进一步观察胡若曦的反应。

    胡若曦对钱三运暧昧的称呼及话语并不反感,而是关切地说:“三运,你现在是镇党委书记,大权在握,可不能搞权钱交易,这样对你的前途非常不利啊。如果今后缺钱花,直接和我说。”

    胡若曦一句关心的话,让钱三运不禁想入非非:缺钱花找你?难道我真的像坊间所说的,是你的面首?不过,能成为你这样美丽的女人的面首,我心里一百个愿意。

    “若曦,我从来不搞权钱交易。那次陈灵儿找到我,希望我能对高山镇街道到磬石山村的公路项目网开一面,并送了我一张十万元的银行卡,被我严词拒绝了。”

    “陈灵儿向你行贿?”胡若曦显然有些惊讶,“她这是在害你啊,下次我要好好批评她。我看在与她是老相识的份上,和你打招呼,算是帮她的忙,但没想到她使用不合格原材料,并偷工减料。你做得对,不管是什么人,既然承包工程,就要确保工程质量,否则,我们对不起国家、对不起人民,也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