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4章
    ,!

    钱三运说:“若曦,你是知道的,我以前将磬石山的奇石卖到江州,赚了点钱,手头并不缺钱。再说,我对贪污受贿是绝缘的。”

    钱三运只谈奇石馆,绝口不提绿之坊食品公司,不想将自己的底和盘托出,否则会牵涉出江曼婷、叶莺莺,不但三言两语说不清,还会让胡若曦产生不必要的联想,容易弄巧成拙。

    胡若曦说:“上次和你说了,要切断与磬石山奇石生产基地之间的联系,至少形式上要切断,做到了吗?”

    “做到了,谢谢你,若曦。”

    空调制热效果很好,一会儿工夫,房间里就渐渐感到热了。胡若曦脱掉羽绒服,挂在衣架上。

    胡若曦穿着粉红色的毛衣,胸部高高耸起,浑身散发出淡淡的香水味。她美貌如花,一副小女人的模样,特别惹人怜惜。

    钱三运一时冲动,一把抱住了这个美丽的女人,动情地说:“若曦,想死你了。”

    胡若曦对钱三运出格的举动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感,相反,她乖巧地依偎在他宽阔的胸膛,喃喃道:“三运,其实我也想你。”

    钱三运亲吻她,她报以热烈的回吻。他将她抱到大床上,正要脱她的衣服时,胡若曦娇声道:“三运,让我先洗个澡,好吗?”

    钱三运坏笑道:“若曦,我们一起洗鸳鸯浴,好不好?”

    胡若曦娇羞地说:“不好。”

    钱三运也不勉强,笑眯眯地望着胡若曦走向了洗浴间。

    钱三运躺在床上,静静地听着洗浴间哗哗的水声。

    过了一会,胡若曦走出了洗浴间,头发依然湿漉漉地披在肩头,身上只披着粉红色的浴巾,两条白皙修长的**都露在外面。

    钱三运可以清晰地看到她裸露在外的白皙娇嫩的身子,以及胸前引人遐思的一道沟壑,柔声说:“若曦,你真美!”

    胡若曦面泛桃红,顾左右而言他:“对了,三运,你不是想让我穿古装给你看吗?我带来了,在那个纸袋里,你拿过来。”

    钱三运很听话地将搁在桌子上的纸袋拿了过来,从里面拿出今天晚上胡若曦演出时穿的那套古装。

    “三运,这套衣服是我量身定做的,穿起很合身。今晚没有看够吗?”

    “我要近距离欣赏你穿古装的样子,看你永远也不会厌倦。”

    “三运,闭上眼睛,转过身去,可不许偷看啊。”

    钱三运转过身,微微闭上双眼,胡若曦开始窸窸窣窣地穿衣服。

    “好了。”不知过了多久,胡若曦轻声道。

    钱三运回过头一看,一个绝世古典美人如弱柳迎风般站在那里,她肌肤娇嫩、神态幽雅、美目流盼、桃腮带笑、气若幽兰,说不尽的温柔可人。

    钱三运一把将胡若曦搂在怀里,低吼道:“若曦,你真美,你是我的!从今以后,我不允许第二个男人碰你!”

    胡若曦吃吃笑道:“三运,你还挺霸道的嘛。吃着碗里的,还望着锅里的。”

    “我不管,我就是要霸道地占有你!”

    “三运,倾城如果知道你我这样,她会很伤心的。”

    “那也没有办法。男人的感情像藤,一根藤上可以结几个瓜,而女人的感情像瓜,一个瓜只依附一根藤。”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都顺理成章。

    如果说,钱三运第一次占有胡若曦是霸王硬上弓,第二次她是半推半就,那么,这第三次,胡若曦则是主动的。

    女人就像花朵,男人则是雨水,长期得不到雨水的滋润,会枯萎的。胡若曦正值如狼似虎的年龄,老情人身陷囹圄,丈夫有名无实,长期孤身一人。这个夜里,她是久旱逢甘雨,整个身体和灵魂都得到了充分的滋润。

    除夕临近,钱三运感觉自己就是个孤苦伶仃的孩子,没有父母,没有兄弟姐妹,甚至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家。

    叶倾城打来了电话,说希望他能到云川过年。钱三运犹豫半晌,还是答应了。大领导在除夕之夜与困难群众一起过大年,那是与民同乐,他暂时还未达到这种行政级别。

    计划赶不上变化。大年三十上午,钱三运在安排好春节期间各项工作后,正准备启程前往云川时,突然接到竹林村村长(即村委会主任,村民习惯称为村长)张小四电话汇报,说就在不久前,本村村民张抗抗在村里行凶,造成两名村民当场死亡,一名村民身受重伤。张抗抗在行凶后潜逃。

    钱三运非常震惊,大年三十发生重大恶性案件,还能让村民们过一个安定祥和的春节吗?他连忙问张小四,向公安机关报案了吗?伤者送到医院抢救了吗?

    张小四回答,有村民已经拨打110了,伤者已经紧急送往医院了。

    大年三十发生突发**件,作为镇党委书记,也别想去云川安安静静过年了。他当即打了个电话给叶倾城,说镇里突发重大恶性案件,不能来云川过年了。

    叶倾城显然很失望。钱三运安慰道,倾城,等此事告一段落,我会挤出时间去云川好好陪你。叶倾城转忧为喜,说道,三运,你到时候可不要说话不算话啊。钱三运说,怎么可能?我钱三运什么时候骗过你?

    挂断电话,胡若曦的电话就打过来了。胡若曦说,刚刚接到县公安局局长叶青天汇报,说高山镇发生重大刑事案件,犯罪嫌疑人潜逃。在全县人民喜迎春节之际,发生这起恶性案件,社会瞩目,百姓关注,影响很不好,必须尽快将犯罪嫌疑人抓获,否则百姓们就没办法安心过年了。

    胡若曦说,县里已经紧急抽调武警、公安赶赴高山镇,在犯罪嫌疑人可能藏身之地,展开地毯式摸排。高山镇也要组织干部群众配合警察搜查,她将在高山镇坐镇指挥。

    竹林村地形复杂,那里是万亩竹海所在地,方圆十几里都是密密麻麻的竹林。犯罪嫌疑人如果躲入竹林里,无异于大海捞针。

    竹林村距离镇街道有十几里路,这条路虽然是石子路,但由于上半年才整修过,路况还可以。

    钱三运和陆小曼等镇干部坐车到了竹林村。

    犯罪嫌疑人作案地点位于村部不远处的一个村落。远远望去,那里黑压压的站了很多人。

    竹林村村长张小四身材魁梧,看起来精明能干。村支部书记今年突发脑中风,瘫痪在床,村里大小事务都是张小四在负责。

    见钱三运来了,张小四迎了上来,焦急地问:“钱书记,你们来啦,警察怎么还没有到?”

    “应该快了,县城距离这里比较远,镇派出所没有来人吗?”

    “还没有呢。你们镇领导都来了,镇派出所还没来!这出警速度,也是无语了。”

    “张主任,现在是什么情况?”

    “钱书记,伤者已经送往医院抢救,其他村干部在出事的那个村庄维持秩序,我在村部等候你们。”

    张小四话音刚落,前面路口响起刺耳的警笛声,钱三运还以为是县公安局来人了,但一看,只有一辆警车,便猜测应该是镇派出所来人了。

    果然,身材瘦弱的镇派出所所长方永强带着几个警察和联防队员来了。见到钱三运,方永强有些尴尬,支支吾吾地说:“钱,钱书记,你早啊。”

    钱三运最不喜欢背叛朋友的人,他板着脸,冷哼了一声,不满地说:“怎么出警这么慢?人命关天啊,怎么就没有一点时间观念?犯罪嫌疑人如果再次行凶,责任谁来承担?”

    方永强红着脸说:“钱书记,大过年的,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起杀人案,所里只留下两三个同志值班,大部分同志都放假回家过年了,临时召集人员需要时间啊。”

    方永强说的也是事实,钱三运也不想再责备,便掏出手机给甘日新打了个电话,问县公安局的同志什么时候到。

    甘日新说,已经过了高山镇街道了,估计最多十分钟就能到。

    甘日新还说,这次县公安局抽调四十多名警力来到高山镇,县公安局局长叶青天亲自挂帅。此外,县武警中队还出动了二十多名警力,准备在案发地点附近召开拉网式搜查。

    趁着这短暂的间隙,钱三运从张小四那里大致了解了张抗抗杀人的有关情况。

    张抗抗今年三十岁,多年前在新疆当过几年特种兵,退伍后在外地打工,至今未婚。大年二十七,张抗抗返乡过年。

    受害者是张抗抗的邻居。被杀的两个人一个叫王大军,一个叫王大发,是兄弟俩,重伤的那个人是他们的父亲王一新。

    高山镇农村有大年三十祭祖的风俗,张抗抗在王大军、王大发一行上坟返回途中,持刀先后向两人连戳数刀,随后又持刀赶往王一新家,持刀对坐在堂屋门口的王一新连戳数刀,致王大军、王大发兄弟俩当场死亡、王一新重伤。然后张扣扣返回自己家中,拿上菜刀和事先装满汽油的酒瓶,将王大军的小轿车玻璃砍破,在车后座及尾部泼洒汽油焚烧之后逃离现场。

    钱三运不解地问:“张抗抗为什么要下此毒手?他们和王家有什么深仇大恨吗?”

    张小四说:“在十多年前,张抗抗十三岁的时候,他的妈妈和王家因为琐事发生争吵,被那时尚未成年的王大发打死了,王大发后来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王家赔偿张家三千元,张家觉得处理不公,认为王家有后台,徇私枉法。张抗抗杀人应该就是报复杀人。”

    钱三运问:“王家有什么后台呢?”

    张小四答道:“王家兄弟三人,王大军是老大,王大富是老二,王大发是老三。当年,王大军是高山镇副镇长,也算不上是多大的官,不过,总比普通百姓强。现在王大军是云川市经济开发区副主任。今天案发时,王大富去女朋友家了,正好躲过一劫,要不然,很可能会遭到张抗抗的报复。”

    这时候,张小四接到电话,说王一新在医院抢救无效,不治身亡。

    钱三运神色凝重,这大过年的,一下子就死了三个人,而且凶手在逃,如果不尽快将其捉拿在案,村民们人心惶惶,根本就无法安心过大年了。

    县武警中队和县公安局的人都陆续赶到竹林村。村部成了指挥部,胡若曦亲自坐镇指挥。在了解案发经过后,经验老到的县公安局局长叶青天有条不紊地部署拉网式搜查工作。

    所有警力及干部群众被分成若干搜查小组,每组十多人,有武警、警察、镇村干部及村民。

    作为镇党委书记,钱三运本来不需要亲自参加地毯式搜查工作,但他自告奋勇要求加入到搜查队伍中去。镇长陆小曼则被留在村部,负责做好后勤保障工作。

    钱三运和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甘日新在一组。在案发的村民组,他意外看到了回乡过年的张玉洁。

    钱三运知道张玉洁是竹林村的,但没有往这方面想,是张玉洁主动和他打招呼的。

    脱下警服的张玉洁,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如果不仔细看,还真的难以发现。

    “钱书记,我就知道,出了这么大的案子,你一定会来的。”张玉洁笑意盈盈地说。

    “张警官,警察过年不需要值班吗?”

    “我们袁所长很会体谅人,准了我几天假,我大年初三上班。”

    “当警察真的挺辛苦的,你看,这大过年的,这么多警察不能和家人团聚,如果不尽快抓到凶手,今天晚上就要在荒郊野岭过年了。张警官,你怎么也在这看热闹?”

    “钱书记,你左一句张警官,右一句张警官,听起来很别扭,能不能直呼我名字?我的名字叫张玉洁!”

    钱三运笑道:“好吧,我叫你张玉洁,你也可以直呼我的名字钱三运。”

    张玉洁狡黠的一笑,说道:“那可不行,你是镇领导,是家乡的父母官,我还得规规矩矩叫你钱书记。”

    “好吧,随你的便。你认识杀人凶人张抗抗这个人吗?”

    “何止是认识!你刚才问我为什么也在这里看热闹,我其实就住在这个村民组,还是张抗抗的邻居呢。我家、张抗抗家和王大富家都在一排,张抗抗家位于中间。钱书记,其实,张抗抗这个人挺不错的,他连杀三人,我们都感到很惊讶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