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5章
    ,!

    钱三运一愣,问张玉洁:“你说张抗抗这个人挺不错的?挺不错的一个人怎么连杀三人?”

    张玉洁道:“我是张抗抗的邻居,自然对他非常了解。他这次之所以杀人,就是想报仇。在他十三岁时,他的妈妈被王家人打死了。他在现场目睹了这一惨剧,仇恨的种子就在心里生根发芽。中学毕业后,张抗抗去新疆当了几年特种兵,他当兵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强身健体、锤炼报仇的本领。他今年三十岁了,一直不肯结婚,为的就是报仇,怕杀人后牵累妻儿。张抗抗不像那些穷凶极恶的歹徒,逢人就杀,这次他只杀与他家有仇的王家父子三人,并没有伤害无辜,连王大军的妈妈都放过了。”

    “这么说来,张抗抗在未被抓获之前,不会伤害无辜群众的?”

    “绝对不会,我太了解他了。我们是邻居,小时候我就是他的小跟屁虫。他这个人虽然话不多,但是心肠好,乐于助人。他当了特种兵,会武术,我们一群酗伴当年就缠着他,让他教我们武术。昨天晚上,我还和他聊了一会,发现他心事重重,我还开玩笑,问他是不是失恋了。他冒出这么一句话:我这辈子恐怕都不会谈恋爱了。我当时很惊讶,问他:抗抗哥,你不会是感情受了挫折吧?他摇摇头,没有说话。唉,我当时哪知道他要寻思报仇啊,他妈妈死了已经十七年了,要是知道他要报仇,我无论如何要劝阻他。”

    “张玉洁,你觉得张抗抗杀人后会潜逃到哪里呢?”

    “这个还真不太好说,他是这里土生土长的,非常熟悉这边的环境,再说,这里地形复杂,有山有竹林,他如果真的想潜逃,我们很难找到他,我估计他逃跑只是临时起意,也许过一段时间,他会自首的。钱书记,要不我帮你们当向导?我既熟悉这边的环境,又认识张抗抗。如果侥幸看到张抗抗,刚好劝他自首。”

    “好啊,你当向导我们是求之不得呢。”

    张玉洁这个美女自告奋勇当向导,搜捕小组的成员自然都很高兴。

    路过几个村庄,见村民们不是在准备过大年,而是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谈论张抗抗杀人事件,他们的脸上都现出惊恐的神色,孝子们都紧紧围在大人的身旁,不敢独自在外玩耍。

    竹林村不仅有连绵不绝的竹林,还有水库、瀑布、山丘、古树,都处于原生态状态,如果加以开发,绝对是一个令游客流连忘返的风景名胜区。

    张玉洁一路上透露了很多张抗抗杀人的细节。

    “张抗抗很少去母亲坟前,听村民说,前几年他去过一次,纸钱点着后,他就哭了,哭得很伤心,这些年就再也没有去上坟了。”

    “我大妈当时亲眼目睹了张抗抗杀害王大军的一幕。我大妈在上坟回去的路上走在王家兄弟前面,她距离王大军只有一二十米远,王大军又在王大发身后一二十米远。大妈刚走到村里水泥路边一个商店门口,想进去跟人打个招呼,一转头,看到一个人戴着长沿帽子与黑口罩,戴着黑手套,手持一把尖刀向王大军捅过去,瞬间,刀就捅在了王大军的腰上,王大军随即就滚到了路边的旱沟里,那人跟着也快速跳进沟去,王大军已经仰面朝天躺在沟里。那人朝王大军肚子上连续捅了至少十几刀。大妈当时就吓蒙了,下意识地大喊:杀人了!杀人了!赶紧救命!但没有人出来。大妈快步躲进路边一户人家里。她还带着两个小孙子,孩子吓得哇哇大哭。大妈透过窗户朝外看,看到那人杀红了眼,从沟里跳出来,又往王大军身上补了几刀,之后就大摇大摆地往下走,跟正常人一样。这时,大妈才认出杀人者是张抗抗。”

    “张抗抗杀人的时候,我三叔就站在杀人现场一二十米外的马路边,他看得很清楚。事后听三叔说,事情太突然了,都没看到抗抗从哪里出来的,他戴着口罩与帽子,先杀了王大军,后杀王大发,他们两个都没有吭声就死了。后来抗抗就跑到王大军和王大发的父亲王一新家,村里很多人都看到了,但是由于太害怕,没人敢拦他。”

    “张抗抗杀七十岁的王一新时,王一新的老伴正在厨房里切肉。张抗抗在将王一新砍成重伤后,指着他老伴说,你是个女的,我今天不杀你。”

    “我爸爸当时在家里帮妈妈准备年夜饭,并不知道王家人被张抗抗杀了。张抗抗杀人后从家里走出来时,我爸爸刚好看到了,见张抗抗手里拿着汽油瓶,走到王大军的小汽车前面,先是砸汽车,随后把汽油烧在汽车上。在张抗抗砸车时,爸爸也跑到了车跟前。汽油倒完后,张抗抗打算烧车,爸爸对张抗抗喊道:抗抗,你这是干啥呢?大过年的,你搞这些!张抗抗瞪了我爸爸一眼说:叔,你别管我!我爸爸看到张抗抗后腰上别着一把三十公分长的不锈钢刀,非常锋利,刀上还有血迹,心里害怕,也不敢多说。张抗抗将车点燃后,就跑掉了。他边走边说,17年前的仇终于报了,杀了三口人,今年过年可热闹了。我爸爸这时才知道,张抗抗已经杀了三个人。我爸爸听到张抗抗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最遗憾的就是没能够将王大富杀掉。”

    “王家老二王大富,大年三十这天不在家,逃过了一劫。王大富在县城一家企业上班,前年离了婚,今年又在磬石山村谈了一个女朋友。昨天晚上,他去女朋友家,一直没回来。”

    钱三运神色凝重地甘日新说:“张抗抗是报复杀人,王大富这次逃过一劫,一定要想方设法将他保护起来,否则,万一被张抗抗找到了,那可是凶多吉少。张抗抗当过特种兵,会武艺,一般人不是他的对手。”

    甘日新当即将这一情况向县公安局局长叶青天做了电话汇报。

    钱三运问张玉洁:“张抗抗妈妈十七年前被王家人打死了,你了解一些内情吗?”

    张玉洁说:“我们是邻居,当然知道一些。”

    “张抗抗的妈妈在村里是个热心人,村里有红白喜事,她都爱去帮忙,而且干活实在,把活都做得非常好。但是她有一个最大缺点,就是脾气不好,只要有一点不顺眼,她就会骂人。听我妈妈说,张抗抗妈妈被打死的那一年,还和其他村民发生了口角。张抗抗的妈妈就跑到人家耍赖,拿了一床被子,铺在稻草上,睡在人家堂屋里,持续好几天,吃在那里,晚上还在人家门口拉屎。听乡亲们说,张抗抗妈妈骂人时,拿一个热水瓶坐在那里,边喝水边骂人,可以一天到晚地骂,骂人的话也很脏,什么话都敢骂。”

    “当年张抗抗妈妈被打死之前,张家和王家的关系其实挺好的,张抗抗的爸爸和王一新还是干兄弟,干农活时,两家人都是互相帮忙。后来两家为什么失和,村里流行这样一种说法:王一新是靠贩卖猪肉起家的,一度将张抗抗的爸爸带上一起做,后来,王一新对张抗抗的爸爸不满意,就不带他了,就是这件事导致张抗抗的妈妈对王家有了意见。然后,两家人经常为鸡毛蒜皮的小事争吵个不休。那一次,两家人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又吵起来了。张抗抗的妈妈爱骂人,什么脏话都说得出口,还朝王家人身上吐口水,两家人便有了肢体冲突。张抗抗的妈妈接过家里人递的一根扁担打了王大军一下,当年的王大发还是个未成年的愣头青,顺手从柴垛里抽出一根手腕粗的木棒,对着张抗抗妈妈的头上就是一棒。挨了一棒的张抗抗妈妈当天晚上就死了。”

    “张抗抗妈妈死后,警察将王家人都抓走了,第二天,除了王大发,其他人又被放回来了。后来,王大发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但实际上只做了四年牢,另外三年是监外执行。张抗抗的爸爸当年对这个判决结果很不满意,认为杀人要偿命,一命抵一命,应该判处王大发死刑。此外,他还认为那一棒是王大军打的,王家人故意让王大发顶罪,因为未成年人在判刑时会轻不少。他到处上访,要求改判。上访没有什么效果,直到张抗抗当兵后,怕对儿子有不利影响,才没有上访。”

    “张抗抗当兵后,有一次他所在的团在大礼堂开了一个大会,在这个几千人的大会上,团领导点了张抗抗的名。原来,入伍后,班长问新兵为何要来当兵,张抗抗说他是想锻炼身体,给他妈妈报仇。张抗抗的这个想法就被逐级反映上去,一直反映到团里,团领导让指导员、连长、班长做他的思想工作。这事我们村里人都知道,因为当年村里有个酗子和张抗抗是同一年的兵,在同一个团。”

    万亩竹海,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中午简单吃了点后,又开始在张抗抗可能藏身地四处搜寻。

    不得不说,青山警方办事效率还是挺高的。下午,在各个村庄路口,都张贴着通缉令。

    “钱书记,我大胆预测,张抗抗一定会自首的。”张玉洁忽然说。

    “为什么?”钱三运惊讶地问。

    “出于我对张抗抗的了解。”张玉洁莞尔一笑道,“张抗抗不是穷凶极恶之人,从他不伤害无辜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他觉得王一新的老伴是个女人,不值得杀,说明他良心未泯,他杀王家父子就是为了报仇。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不肯结婚,就是不想拖累家人。现在回想昨天与他的聊天内容,知道他已经意识到没有未来。杀人以后,躲得了一时,但躲不过一世,他心里其实比谁都清楚。”

    “张玉洁,张抗抗明知逃不了,又为什么在杀人之后逃跑呢?”

    “也许是出于一种本能吧。反正我预测他要自首,而且不在今天,就在明天。不信我们打赌?

    钱三运笑道:“打赌?什么赌注?”

    张玉洁想了想,说道:“一顿大餐。”

    钱三运笑道:“好,没问题。”

    在一旁的甘日新插话道:“我可以蹭饭吗?”

    钱三运说:“当然可以。”

    甘日新哈哈大笑道:“开个玩笑而已,我可不想当电灯泡。”

    张玉洁面泛红晕,轻声说:“我可没说,就我和钱书记两个人吃大餐。”

    下午四点多时,甘日新接到指挥部通知,说张抗抗已经投案自首了。

    钱三运惊讶地问:“甘队长,不会吧?真的被张玉洁言中了?”

    甘日新说:“千真万确!指挥部说,张抗抗主动从竹林里走了出来,来到村部,向那里的警察自首。”

    张玉洁兴奋地鼓起掌来:“太好了,太好了,我赢了!钱书记,你欠我一顿大餐啦!”

    钱三运大笑道:“张玉洁,我输掉这顿大餐心甘情愿,张抗抗不归案,老百姓不心安,搜捕人员也无法回去与家人团聚。”

    傍晚时分,接受审讯后的张抗抗被带到案发地点指认杀人现场。张抗抗个子不高,但身材壮实,皮肤黝黑,他戴着手铐与脚镣,被一个警察用铁链牵着,周围一大批全副武装的武警战士负责押解并维持秩序。

    围观的村民非常多,有本村的,也有邻村的,都来围看。张抗抗归案,他们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张抗抗指认现场的时间很短,前后只有二十几分钟,先是指认了王家老大、老三被杀现场,后来又被警察带到王一新家门口指认。

    在王一新家门口,张玉洁挤在围观的人群中,看到张抗抗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还跟围观村民们打招呼,就跟平常打招呼一样。邻家大哥哥转眼间成了身负三条人命的杀人犯,张玉洁鼻子陡然一酸,泪水涌了出来。她大声说:“抗抗哥,你一路走好,我会抽时间看你的。”

    张抗抗回头看了张玉洁一眼,哭了。

    现场指认完毕,张抗抗就被带上警车带走了。

    天色已经完全暗淡了下来,钱三运坐在车里,看着万家灯火,顿时百感交集。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此起彼伏,灿烂的烟花腾空而起,这是一个不平凡的除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