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6章
    ,!

    春节长假后的第二天,钱三运主持召开镇机关全体干部会议,部署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各项工作。往年,镇里要到正月十五元宵节以后,各项工作才能逐渐走上正轨,今年工作节奏明显加快了。

    新官上任新气象。钱三运的观点是,在不违法违规的前提下,尽可能多为干部职工谋福利,但工作必须要做好。

    镇街道到桃花村、磬石山村的公路拓宽改造项目恢复施工。高山镇到东江县的公路项目,经过前期调查论证和可行性研究后,已完成立项,后续工作省市有关部门正紧锣密鼓地开展,高山镇积极配合做好前期准备工作。省外经集团组织的专家组来到高山镇,完成了景区价值评估报告和旅游开发规划,下一步,就是正式签订开发合同。

    对于钱三运来说,这三项工作是重点工作,是一把手工程,也是他亲自主导的,他不但多次听茹报、做出指示,还亲自参与,以示领导重视。

    当然,重点工作远不止这三项。但钱三运认为,主要领导就是要抓大事,谋全局,带好队,掌好舵,不用事无巨细,不必事必躬亲。既要学会抓权,又要学会放权。有抓有放,既有驾驭全局的能力,又能让下属的积极性得以充分发挥。

    菜市场钢结构大棚倒塌后,钱三运采取律师介入与陆小曼协调的方式,让方大同的那位亲戚退回了工程款二十万元,并赔付伤者医疗费五万元。虽然问题解决不算圆满,但基本符合钱三运的预期,既让豆腐渣工程的制造者付出了一定的代价,平息了群众及部分干部的不满情绪,又很好地照顾了陆小曼的面子,维护了班子的团结。

    在很多党政机关及政府部门,领导班子成员不团结,干部被迫选边站队,内部派系林立,你敲你的锣,他打他的鼓,各吹各的号,各唱各的调。内讧严重,注定是干不好工作的。

    远的不说,方大同当党委书记时,和镇长苏启顺不仅面和心不和,有时候甚至在会议上针锋相对,互不相让。钱三运当镇长时,苏启顺想搞一言堂,处处对其排斥、打击、压制,最后钱三运迫不得已,才绝地反击,让苏启顺败走麦城。

    现在,钱三运力图改变历任高山镇党委书记和镇长不和的沉疴痼疾,坚定维护领导班子团结,争取上下齐心,群策群力,共同将高山镇的事情办好。

    出于这种想法,钱三运在菜市场钢结构大棚垮塌事件中见好就收,不搞打击报复,不让矛盾激化。陆小曼是个明白人,知道钱三运在此事件中已经给了她和方大同很大的面子,对他心存感激。

    菜市场重建工程是民生工程,与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拖延不得。春节后,钱三运就让陆小曼全权负责菜市场钢结构大棚重建工程。这是个明智的安排,既体现了对陆小曼的充分信任和放权,也确保了工程质量。相信在有前车之鉴后,陆小曼一定会特别注重工程质量。

    梁诗韵通过教师招考,通过择岗来到高山镇,被分配在镇中心小学。

    在来高山镇报到的头一天,梁诗韵就与钱三运取得了联系。听梁诗韵说,由于不想换一个新的环境,加上县城幼儿园水准更高,她没有将儿子带过来,继续留在原幼儿园就读,由爷爷负责接送。

    钱三运特意给镇中心小学校长打了电话,说梁诗韵是他的亲戚,希望尽可能地在工作上和生活上给予她关照。

    那时镇中小学人财物三权都在镇里,校长对于钱三运的吩咐非常上心,当即将梁诗韵叫到了校长办公室,征求她对教学安排的意见,并询问她在生活上有什么困难。

    镇里有所公办幼儿园,就设在中心小学,由中心小学管理。梁诗韵向校长提出来,想教幼儿园孩子们。校长有些惊讶,但还是满足了她的愿望。

    梁诗韵选择教幼儿园,喜欢孩子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考虑到家庭实际困难,教幼儿园不需要备课,放学比小学早,人也相对自由。她家在县城,儿子还小,丈夫又常年瘫痪在床,绝大多数晚上要回县城家里。

    校长还为梁诗韵安排了一间单身宿舍。

    梁诗韵将自己安顿下来后,上街置办了一些厨具和生活必需品。镇中心小学并没有教师食堂,单身女教师自己单独或者合伙做饭,单身男教师大多去镇政府食堂搭伙。

    镇中心小学坐落在镇政府后山附近,距离镇政府不到五百米,来去都很方便。镇政府食堂伙食大为改善,价格也很实惠。这些教师去镇政府食堂就餐是个不错的选择。

    新学期开学不久的一天中午,梁诗韵又主动给钱三运打了个电话,感谢他给校长打招呼予以关照。

    钱三运在了解梁诗韵的教学、住宿和就餐情况后,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诗韵,其实我更希望你能在镇政府食堂就餐,那样我就能经常看到你了。”

    “钱书记,你那么想看到我?”

    “是啊,是不是改变主意,不自己烧饭,来镇政府食堂搭伙?”

    “我看还是算了吧,我们接触频繁,影响不好,我倒没有什么,你是政府官员,有些别有用心的会胡乱猜疑的。”

    “诗韵,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可不怕别人说什么。再说了,我又不会说出我们之间的真实关系。”

    “钱书记,我们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梁诗韵的问话让钱三运忍俊不禁,是啊,他俩究竟是什么关系呢?这个问题的确不好回答,可又不能不回答,便模棱两可地说:“我和你的校长说了,你是我的亲戚。”

    “钱书记,校长问过我,说你和镇里的钱书记是什么亲戚关系,我随口答道,他是我表弟。”

    钱三运笑道:“诗韵,很机智嘛。要不,下次我去学校看望你这个表姐?”

    “钱书记,我看还是算了吧。住在我宿舍隔壁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处女,这个人爱嚼舌头根子,看到男人和女人私下里说几句话,就认为两人有不正当男女关系,还到处乱说,听同事说,有几个家庭因为她传播的流言蜚语闹不和呢。”

    “这种人心理变态,活该她四十多岁嫁不出去。这样的人怎么能为人师表,应该将其调离教师队伍。”

    “她以前是教师,因为体罚学生受到处分,前几年被调整到校图书馆当管理员了。”

    “哦,是这样啊。诗韵,现在每天早出晚归,来回奔波,一定很辛苦吧?”

    “是啊,所以我恳求钱书记能尽快帮我调回县城!”

    “诗韵,当时教师招考时有言在先,说在乡镇中小学任教时间不得少于两年,你才来,就想着回去,我恐怕很难帮上你这个忙。”

    “钱书记,我又没说现在就回去,比如这个学期结束,或者这一学年结束。凭钱书记的能量,只要你成心想调我回县城,那一定是有办法的。”

    钱三运哈哈大笑道:“诗韵,你太高估我的能耐了吧?”

    “我一点没有高估,是实话实说。钱书记,我说一句话,你别生气啊。”

    “我这个人心胸宽阔,你就是骂我几句,我也当是反向激励。”

    “钱书记,你帮我那么大的忙,我感激你还来不及,怎么会骂你呢?既然你如此大度,那我就说了啊。我听人说,你和女县长关系非同一般,说你是她的情人。”

    钱三运笑道:“诗韵,这不会是居住在你宿舍隔壁的那个长舌妇说的吧?”

    “不是,她只盯着我们学校的男女教师。”

    “诗韵,这种流言,你会相信吗?”

    “实话实说,我有点相信,但又不完全相信。所谓无风不起浪,或多或少还是有一点影子的。”

    “诗韵,三个人所传的谣言与三个人所说的事实给人的可信度是一样的。谣言止于智者,有人在背后说我们不是亲戚关系,而是情人关系,你相信吗?”

    “当然不信,钱书记,这话是你胡编乱造的吧!难道真有人怀疑我们之间的关系?”

    “诗韵,其实我们周围很多人都像你的那个老处女同事一样,对一些风流韵事感兴趣,总以为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关系亲密,就是情人关系。我曾经在胡县长身边工作过,她对我也很关照,所以呢,有些居心叵测的人就散布谣言,说我们之间有暧昧关系。当真相在穿鞋的时候,谎言已经跑遍了全城。”

    “钱书记,对不起,我刚才不该说这些。不瞒你说,我之所以这样说,是有私心的,就是希望你能想办法将我调回城里。老公常年瘫痪在床,儿子又离不开妈妈,我在镇上教书确实很不方便,早出晚归真的太累。钱书记,如果你能满足我的愿望,你让我干什么都行。”

    钱三运开玩笑道:“干什么都行?如果我让你做我的情人,你也愿意?”

    电话那头的梁诗韵心如撞鹿,她虽然已有心理准备,但这话从钱三运嘴里说出来,对她的心理震撼还是挺大的,她愣了好一会儿,才期期艾艾地说:“钱,钱书记,你这个玩笑开大了吧?”

    钱三运没有正面回答梁诗韵的问题,而是说:“诗韵,才来几天就回去,我也不好帮你说话,先熬过这个学期,到时候我就以你的家庭情况特殊向县教育局的领导求求情,看他们能不能特事特办,将你调回县城。说实在的,我还真的舍不得放你走。”

    梁诗韵心中慌乱,说道:“谢谢你,钱书记。我早晨起来得太早,现在想午睡一会。钱书记,你中午也睡会吧,拜拜。”

    钱三运本来躺在床上,还有些睡意,但经过这么一番聊天后,他反而睡不着了。

    梁诗韵是个美丽可人的少妇,也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子,这从她多年来对长期瘫痪在床的丈夫不离不弃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

    凭钱三运的第六感觉,如果真要梁诗韵做他的情人,她也不会拒绝的,毕竟,他帮过她大忙,她有一颗感恩的心,而且,她还有求于他。可是,他觉得自己有乘人之危之嫌,像一种**裸的交易,算不上特别卑鄙,可也不太高尚。可是,如果不占有她,他又觉得难以抑制自己的渴望,男人都是希望占有全天下所有的美女的。梁诗韵娇小玲珑的身影在他的眼前晃动,挥之不去,抹之不尽。

    钱三运忽然眼前一亮,还是采用掷硬币的老办法。正当他掏出一枚一元硬币准备旋转时,手机铃声响了。一看来电显示,是党政办主任杨小琴打来的。

    钱三运想入非非,莫非杨小琴像以前那样,要来我的宿舍与我共赴**巫山?

    钱三运一接电话,才发现自己的想象力过于丰富了。杨小琴在电话中焦急地说:“钱书记,你的手机怎么一直占线呢?”

    钱三运可不想说刚才在和梁诗韵煲电话粥,便问道:“杨主任,是不是有急事找我?”

    “是的,钱书记,几个镇政府干部中午在镇中大酒店吃饭喝酒后,又去ktv唱歌,余少勇大概是调戏了女服务员,女服务员抓起水果刀就刺,将余少勇和宣委倪邦富刺伤了,其中余少勇被刺中喉部和胸部,伤势很严重,刚被送到镇医院抢救。”

    钱三运一惊,连忙问道:“现在两人伤情怎样?有没有报案?”

    杨小琴答道:“倪邦富只是手臂上挨了一刀,不碍事的,但余少勇咽喉和胸部被刺,流了很多血,当时人就昏迷不醒了,估计不一定能抢救过来。事后,女服务员自己报了警,现在镇派出所将她控制了起来,县公安局等下要来人。”

    “好的,等下我去医院。”

    挂断电话,钱三运气不打一处来,自己殚精竭虑推进各项工作,有一些人花天酒地不说,还到处惹是生非。现在倒好,惹出了这么大的事,这不仅是给他添麻烦,更是给高山镇抹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