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7章
    ,!

    钱三运心急火燎地往镇医院赶,在半路上,接到汇报,说余少勇伤势过重,经抢救无效死亡。

    快到镇医院门口时,钱三运听见院内喧嚣嘈杂,哭声震天。这时候,甘日新给他打了个电话,用玩笑的语气说:“钱书记,高山镇最近挺热闹的嘛,大年三十发生特大杀人案,才过了元宵节没几天,又发生恶性案件,以后我们县刑警大队干脆搬到你们高山镇算了。”

    钱三运斥责道:“我都烦死了,你还有心思幸灾乐祸?”

    甘日新说:“钱书记,不和你开玩笑了。不过,我得提醒你,高山镇老是发生类似的恶性案件,不仅对高山镇的形象有影响,也或多或少对你的仕途有所影响。”

    “是的,甘队长,我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下一步,我将从整治社会治安和整顿机关作风两方面入手,最大限度减少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生。”

    余少勇的父母亲、爱人和年幼的孩子跪倒在余少勇的尸体旁,哭得是肝肠寸断。虽然余少勇曾经是苏启顺的帮凶,这次他调戏女服务员被杀又给高山镇抹了黑,但是,钱三运的心情还是很沉重,不为别的,只为他悲痛欲绝的家人而感到难过。

    见到钱三运,余少勇年迈的父母亲一下子跪倒在他的面前,大哭道:“钱书记,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我们就少勇一个儿子,他三十多岁就走了,这还让我们怎么活啊?有人说少勇酒后调戏妇女,他就是调戏妇女也罪不至死啊!”

    白发人送黑发人,钱三运完全能够体会余少勇父母亲的心理感受,他连忙将他们搀扶起来,劝慰道:“二老请起,你们要相信政府,这起事件一定会有一个公正的说法的。”

    余少勇的爱人梨花带雨般哭成个泪人,她哽咽道:“钱书记,我和少勇结婚七八年了,他是什么人我最清楚,他孝敬老人,对我和孩子也很照顾,以前并不是很爱喝酒,只是副镇长被免后,心情郁闷,常借酒消愁。说实话,说他调戏妇女,我真的不敢相信,更何况,就像我公婆说的,他就是调戏妇女,也罪不至死啊!那个女人怎么那么歹毒,狠心将他刺死了,这让我们孤儿寡母的怎么过日子啊!”

    在事情的真相还未明朗前,钱三运只能说一些安慰的话,并不能做任何表态。

    围观的群众议论纷纷,表情不一,有同情的,有无动于衷的,但更多的还是幸灾乐祸。出于“仇官”心理,老百姓对官与民的纠纷,倾向于站在民这一边,而不管事情的是非曲直。更何况,余少勇据说是调戏妇女被刺身亡,在大多数老百姓看来,这是罪有应得、死有余辜。

    县刑警大队的民警随后赶到。余少勇的尸体被拉走了,法医要进行尸检。

    经过调查取证,余少勇被刺身亡的真相浮出水面。

    余少勇被免副镇长职务后,以普通工作人员的身份在镇财经办工作,以前是苏启顺的亲信、手握一定权力的副镇长,现在沦落为普通工作人员,巨大的反差让他度日如年,平日不太爱喝酒的他常常借酒消愁。

    余少勇受处分后,饭局应酬明显减少,宣委倪邦富和余少勇交情不错,参加饭局时常将余少勇也拉上。这次,是镇计生办主任方来友请镇村干部吃饭,倪邦富也将余少勇带上了。

    镇人代会不久就要召开,镇机关干部早就知道,这次镇人代会要补选副镇长,很多人蠢蠢欲动,方来友自然也不甘寂寞。他请客表面上是说和镇村干部增进交流增加感情,真实意图人们都心知肚明,就是为人代会选举提前拉票。

    镇人代会选举副镇长是差额选举,候选人是由组织确定的,但是,可以通过另选他人的方式当选。方来友是高山镇政府的老人,是多朝元老,在镇农林水办、党政办、计生办等多个正股级岗位历练过。如果方大同还在高山镇当党委书记,他成为副科级干部并无悬念。然而,方大同一走,方来友也跟着失势了。一朝天子一朝臣,方大同不是钱三运的亲信,要想获得提拔显然很难,只能剑走偏锋,借助于人代会选举时搞点小动作了。(我当年在镇政府工作时,一位担任农林水办主任的同事在镇人代会选举时,不是候选人,却通过另选他人的方式成功当选副镇长。)

    参加聚餐的有十几个人,除个别人没喝酒外,这些人一共喝了两瓶黄酒,六瓶白酒。镇中大酒店不仅有餐饮,还有娱乐休闲。酒足饭饱后,一行人又去ktv包厢唱歌。

    刺死余少勇的服务员叫董阿娇,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姑娘,长得很标志,身体发育很成熟,特别是胸前耸立的高峰,让很多男人眼馋。

    其他男人眼馋最多就是开几句玩笑,并不敢动手动脚,但余少勇酒壮怂人胆,不但用言语挑逗董阿娇,还使劲拉着她的手,让她陪他来个情歌对唱。

    董阿娇虽然是名服务员,但不是三陪小姐,她当然不会陪余少勇唱歌,并借口自己有事,想要离开包厢。余少勇硬是拽着她不放,董阿娇就有些生气。余少勇威胁道,我们是花钱来这里消费的,就你这服务态度,我可以让你老板立刻炒了你!

    董阿娇赌气地说,我就是辞职也不陪你唱歌!有村干部在旁边起哄,说你余少勇有本事让她陪你唱歌,我晚上请你吃饭,地点还在镇中大酒店!

    余少勇一时精虫上脑,一把将董阿娇搂在怀里,嬉笑道:“姑娘,陪我唱支歌,我给你小费,好不好?”

    董阿娇气愤地说:“我说过,我不是三陪小姐!赶快松手,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余少勇眯着眼睛说:“姑娘,一点也不温柔嘛。就你这凶巴巴的样子,以后很难嫁得出去哦。”

    余少勇不但不放手,一只手还有意无意触碰到了她高耸的山峰,这彻底惹怒了董阿娇。她使出浑身力气,猛的挣脱了余少勇的怀抱,顺手拿起身边桌子上的一把水果刀,对着余少勇的颈部、胸部就是一顿猛刺。

    包厢空调温度高,余少勇衣服穿得并不多,加之猝不及防,一眨眼的工夫被董阿娇连刺多刀,顿时鲜血直流。宣委倪邦富上前去拉,手臂中了一刀。其他几个人一起上,将近乎疯狂的董阿娇控制住了。但是,由于余少勇要害部位被刺,当时就瘫倒在地。几个人手忙脚乱地将余少勇送到镇医院,由于出血过多,余少勇在手术台上就断了气。

    董阿娇被警方带走了。钱三运前段时间猛补了法律知识,知道董阿娇这种情况虽然是正当防卫,但很明显防卫过当,应当承担一定的刑事责任。

    然而,与此同时,有好事者将此事捅到网络上,将董阿娇刺杀余少勇的情节大肆渲染了一番,舆论几乎呈一边倒——说董阿娇是烈女,余少勇是淫官,董阿娇刺杀余少勇是为民除害,余少勇罪该万死。网络上还出现《阿娇曲》、《浪淘沙 阿娇》、《董阿娇传》、《董阿娇列传》、《烈女董阿娇传》、《侠女董阿娇传》和《生女当如董阿娇》等大量赞美董阿娇的作品。

    有一位很有名望的时评专家评论说:“余少勇之死,也是时下一些**官员糜烂生活的一个写照:堂而皇之地出入风月场所,明目张胆地索要特殊服务,肆无忌惮地调戏良家妇女,无耻到了极点,堕落到了极点。”

    十多年前,网络虽然不像今天这么普及,还算不上是网络社会,但网络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网络舆论导向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政府部门决策,影响着公检法部门依法依规处理此类事件。

    网络舆论的持续发酵不仅让钱三运,而且让胡若曦也倍感压力。胡若曦主持召开县委常委会,研究董阿娇刺杀余少勇事件的善后事宜。

    对于此事件,胡若曦感到很气愤,她在县委常委会上说,董阿娇事件再次说明,重视党员干部的生活细节,从源头上防微杜渐,对反腐倡廉、保持干部队伍纯洁是多么的重要!

    县委常委会做出了几项决定:一是让县宣传部门密切监测舆情发展态势,并及时跟踪、整理舆情材料,此外,宣传部门要整合资源和力量,全力做好网络舆论引导处置工作,主动引导网上舆论热点,及时引导网上舆论、回应网上关切、主动发声,牢牢把握网上舆论工作主导权。

    二是要痛下决心、深入整改,举一反三、深挖细查,立即在全县范围内开展一次全方位、深层次的纪律作风大整顿,对全县干部身上存在的作风之弊、行为之垢进行一次大清洗、大扫除、大整顿,推动干部作风彻底转变、精神状态全面提升。

    三是对相关责任人严肃处理。免去倪邦富的高山镇党委委员职务,责令高山镇党委政府按照干部管理权限对相关责任人严肃处理,责令高山镇党委书记钱三运向县委县政府做出深刻检讨。

    县委常委会一结束,钱三运就接到了胡若曦的电话,获知了县委常委会上研究的议题。

    胡若曦说:“三运,在县委常委会上,县委副书记周海洋认为,你作为党委书记,对此事件应该负重要领导责任,应该严肃追究你的责任,他建议免去你的镇党委书记职务,以平息网络舆论的不满情绪。也有一两个常委对周海洋的观点表示赞同,但我坚决反对,说你去高山镇任职时间太短,此事件又具有突发性。不少常委支持我的观点,最后,我主动提出,让你向县委县政府做深刻检讨。”

    对于周海洋在县委常委会上的所作所为,钱三运一开始有些惊讶,但仔细一想,又很正常。苏启顺是周海洋的亲外甥,在与钱三运的权力斗争中,一败涂地。周海洋自然要迁怒于钱三运。

    “谢谢你,胡书记,我知道周海洋是在打击报复我。但是,苏启顺被免职,归根结底还是他自作自受,不仅经济上有问题,作风上也有问题。而且,要不是你手下留情,苏启顺不仅仅是免职那么简单,很可能要蹲几年班房。周海洋对我发难,说到底,还是对你发难。”

    “是的,三运,自从苏启顺被免后,周海洋对我的态度也有了很大转变。以前,我们合作很好,但现在,书记办公会、县委常委会在研究一些重大事项上,他经常提出质疑甚至是反对意见。而且,我也听说,周海洋最近经常往市里、省里跑,想官升一级。我身兼县委代书记、县长只是市委的权宜之计,不可能长久的,下一步,我很可能要转正为县委书记,而县长一职就要让出来了。周海洋无论是从资历、能力都很可能接任县长一职,但是,我怕他成为第二个吴德能。”

    “是啊,胡书记,官场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周海洋以前选择与你合作,是想取得利益最大化,但现在,随着吴德能退居二线、他亲外甥又离开官场,形势发生了一些变化。但我认为,在他未成功成为县长前,不会与你撕破脸的,毕竟你是青山县一把手,上面决定县长人选,还是要听取你的意见,除非,他的后台特别强大。”

    “对,暂时应该不会,我就担心他真的成为县长后,会和我闹不和。如果将精力投入到权力斗争,既烦心,又不利于工作开展,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三运,你也不要有什么心理包袱,不要受此事件的影响,网络舆论就是这样,等下一个网络热点来了,网民的注意力就会转移的。”

    的确如胡若曦所说,没过几天,某省幼儿园发生一起幼儿被人砍杀的恶性案件。官方消息说,当时现场有31人受伤,有4名孝不幸身亡,受伤儿童已全部送往医院抢救。犯罪嫌疑人很快就被警方抓获,经突击审讯,犯罪嫌疑人是因为报复社会才对无辜的孩子下毒手的。

    对无辜孩子下毒手,是不能容忍的,网民义愤填膺,纷纷谴责这一丧尽天良的暴行。随后,全国又发生了几起有影响的事件,董阿娇刺杀余少勇这一事件渐渐远离了网络漩涡的中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