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8章
    ,!

    董阿娇刺杀余少勇事件后,高山镇党委政府根据县委常委会决议,对涉事相关责任人严肃追责。方来友被免去镇计生办主任职务,参加聚餐的其他镇村干部都受到相应程度的组织处理。

    随后,钱三运主持召开高山镇社会治安突出问题整治暨干部纪律作风整顿动员大会,安排部署社会治安突出问题整治暨干部纪律作风整顿工作,进一步推进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创新,加强干部队伍建设,提升机关服务能力和水平,提高群众安全感和满意度。

    钱三运指出,为切实提高全镇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能力和水平,大力整治社会治安存在的突出问题,积极推进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创新,高山镇将用两个月的时间打一场社会治安突出问题整治攻坚战,紧紧围绕“平安高山”建设,牢牢盯住社会治安突出问题,实现人民群众安全感满意度“双提升”。以“强责任、正作风、严纪律、树形象”为主题,针对干部队伍中普遍存在和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开展为期两个月的全面整顿,进一步加强干部队伍建设,有效提升机关服务能力和水平。

    这类会议以前镇里也不止一次地开过,但更多的是流于形式。这次不一样,高山镇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连续发生两起在社会上有影响的恶性案件,不仅给高山镇抹了黑,也给青山县抹了黑。这次会议是为贯彻县委常委会会议精神召开的一次非常重要的会议。

    会议出台的一些举措动了真格,如从即日起,非招商引资等特殊情形,工作日一律不得饮酒,违者按照规定严加惩处,绝不姑息迁就。还有,要求镇机关干部及镇直单位不仅不能缺岗缺位,更要端正工作态度、严守纪律规矩,对无故缺勤、上班时间从事与工作无关的事项、对待群众冷漠及作风粗暴等问题,一经发现,不仅给予书面通报、诫勉谈话及纪律处分,还扣发一定金额的奖金福利。

    按照会议要求,副科级以上干部每人联系一个村,要放下架子,沉下身子,与农民交朋友、结亲戚,帮助群众解决生产生活上的难题,第一时间发现影响社会稳定的倾向性、苗头性问题。

    钱三运联系的村是竹林村,就在刚刚过去的大年三十,张抗抗杀死三人,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钱三运决定抽出三天左右时间,在竹林村蹲点,吃住在农户家,倾听群众心声,了解社情民意,发现问题线索。

    就在钱三运决定去竹林村蹲点前夕,余少勇的遗孀带着年幼的女儿来到了他的办公室。余少勇的遗孀名叫刘晓静,是个三十多岁的少妇。上次在镇医院,钱三运已经见过她,但并没有特别留意她的长相,因为她当时情绪激动、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这次,刘晓静的出现让钱三运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她长得不算特别漂亮,却有一种独特的气质。这种气质是端庄、娴静、温婉、柔顺的统一体,唯一不足的是,她的脸上流露出浓浓的哀伤。也难怪,丈夫尸骨未寒,作为遗孀,悲痛的心情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钱书记,少勇是家里的顶梁柱,现在,少勇死了,我们家的顶梁柱也轰然倒塌了。不管怎么说,少勇以前在镇里工作多年,也做了一些工作,希望镇政府能从人道主义出发,给予我们这个家庭必要的关心和照顾。”刘晓静虽然外表文静,但说起话来有条有理,思路清晰。

    刘晓静的要求虽然不算过分,但也不是太合理。余少勇不是因公殉职的烈士,不是倒在工作岗位上,他调戏妇女被刺杀身亡,不仅对高山镇、青山县的形象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也给钱三运和胡若曦增添了很大的麻烦。现在,她来要求照顾,如果遇到脾气暴躁、蛮不讲理的领导,不发火就不错了,哪会给予她照顾。

    但钱三运不是那种作风粗暴、蛮不讲理的领导,他能理解刘晓静及一家人的心情。将心比心,他不可能当着刘晓静的面说一些伤害她及她的家人情感的话语,而是柔声说:“少勇同志虽然因为一时糊涂酿成大错,但是,他曾经为党为人民工作过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也很同情你们这个家庭。你说说看,需要镇党委政府给予你们家庭什么样的关心和照顾?”

    刘晓静是有备而来,她不慌不忙地说:“钱书记,我们也不会狮子大开口,提出一些无理的要求。我们有三项要求:第一,恳求镇里给我年幼的孩子办理遗属补助。”

    刘晓静提出第一条要求后,并没有接着说第二条,而是静静地看着钱三运,希望能听到他的表态。

    “可以。”钱三运答道。按照相关规定,余少勇未成年子女可以享受遗属补助。

    “谢谢钱书记,我的第二项要求是,希望镇里能帮助我调整工作岗位。我目前在县化工厂工作,但工厂效益并不好,工资都难以发放到位。少勇死了,一家人的生活重担都压在我一个人身上,我需要有稳定的收入,养活一家人。”

    县化工厂就坐落在高山镇,是老字号的国有企业,最近几年年年亏损,职工工资都难以做到足额及时发放。余少勇死后,刘晓静一家人如果没有稳定的收入,生活确实难以为继。想要为刘晓静调整工作岗位,并不困难,但是难就难在社会舆论。

    钱三运试探着问:“你希望调整到哪里工作呢?”

    刘晓静答道:“钱书记,在哪里工作无所谓,只要有稳定的收入来源就行。我是石工学校文秘专业毕业的,中专学历,学历虽然不高,但一般性工作还是能够应付的。”

    钱三运说:“镇里将建立一个为民办事服务大厅,将面向社会公开招聘几名工作人员,工资待遇比照镇里聘用人员,你有这方面的意愿吗?”

    刘晓静的脸上掠过一丝欣喜,说道:“钱书记,我目前这个状况不可能挑肥拣瘦的,只要有稳定的收入来源,我都愿意。只是,钱书记,为民办事服务大厅面向社会公开招聘工作人员,我能应聘成功吗?”

    钱三运笑道:“事在人为嘛。”

    镇里招聘几名工作人员,并不是正儿八经的事业编制,身份只是镇聘人员,工资待遇比正式干部要少一大截。这类招聘程序只是走走过场,录取谁都是提前内定的,钱三运作为镇党委书记,想要录取刘晓静,只要和负责招聘的工作人员打声招呼就行。当然,他不可能在刘晓静面前说这些。

    刘晓静接着说:“钱书记,我提出的第三个要求是,希望镇政府能从人道主义出发,补偿我们这个家庭丧葬费及一次性补助。”

    钱三运沉思片刻,然后说:“这个问题我暂时不能表态,因为这事不是我一个人能够说了算。下午镇里要召开党委扩大会议,我在会上将你的这个想法提出来,是否补偿、怎么补偿、补偿多少,需要集体研究决定。这样吧,一有消息,我第一时间联系你。”

    “谢谢钱书记!不瞒你说,以前少勇在世时,经常在我面前说你的不好,说要不是因为你,他的副镇长职务就不会被免去。但是,今天与你打交道,才发现少勇是戴着有色眼镜看你的。你很通情达理,作风很务实,是个好领导。”

    钱三运笑道:“感谢你的理解和夸奖。我希望你能振作精神,忘记过去,面向未来,好好工作,快乐生活,也希望少勇的父母亲身体健康,希望你的孩子能够健康茁壮成长。”

    刘晓静有些感动,对着年幼的女儿说:“萱萱,还不谢谢钱叔叔!”

    萱萱约莫五六岁的模样,是个漂亮可爱的小姑娘。她对着钱三运深深地鞠了一躬,甜甜地说:“谢谢钱叔叔!”

    钱三运笑道:“萱萱很可爱,也很懂事,好好培养,一定会有出息的。”

    刘晓静再次道谢,然后带着女儿离开了钱三运的办公室。

    下午的镇党委扩大会议,其中一个议题就是研究余少勇死后的善后事宜。

    钱三运声情并茂地说:“余少勇同志在镇政府工作多年,虽然犯了一些错误,但也干了一些工作,这些应该一分为二地看。现在,余少勇同志走了,他的家庭情况大家也很清楚,他的遗孀在化工厂工作,工资都发不出来,家庭生活非常困难。他的父母亲年事已高,又没有什么经济来源,女儿又还年幼,对于这样的家庭,我们于情于理都应该拉一把。我提议,对他的家庭给予一次性困难补贴。具体补偿多少,大家可以发表意见。”

    参加会议的都是镇副科级以上干部,他们有的与余少勇关系密切,有的与余少勇有过这样那样的矛盾。与余少勇关系密切的当然赞成钱三运的提议,与余少勇有矛盾的,也不好提反对意见,毕竟人都死了,即使有恩怨,也随着余少勇的死而烟消云散了。

    江志强是个官场老油子,他表示赞同钱三运的提议,说不管怎样,少勇同志曾经与我们共事一场,现在,他的家人生活困难,镇里理所当然要帮一把。他提议,给予余少勇的家人一次性丧葬补贴及困难补助两万元。

    陆小曼是镇长,也是女人,她同情心泛滥,说道:“我赞同钱书记的提议,但是,两万元一次性补助是不是少了点?我个人认为,三四万元左右比较合适。当然,具体补偿多少,大家可以再议一议,最后由钱书记定夺。钱书记是一把手,是我们的班长,我们要时时处处维护他作为一把手、班长的权威。”

    上次钱三运在处理菜市场钢结构大棚垮塌事件中,放了方大同一马,陆小曼心存感激,这次她不但赞同钱三运的提议,还顺便拍了一下他的马屁。

    别人拍马屁倒无所谓,陆小曼这个曾经冷艳的女人拍马屁,钱三运觉得很受用,便故作谦虚地说:“我是一把手不假,但我反对搞一言堂,大家都可以发表意见,充分发扬民主嘛。”

    镇党委副书记王立强说:“我同意陆镇长提出来的补偿三四万元的标准。我要说的是,这事要注意保密,否则,如果传到网上,我们又要陷入被动了。”

    钱三运点头道:“王书记说得对,对余少勇的家人给予必要的困难补贴,虽然并不违规,但是,如果被人发到网上,我们的工作就很被动了。现在的网络,鱼龙混杂,什么样的网民都有,有时候很正常的一件事,弄得不好,也会引起轩然大波的。我建议,给予余少勇的家人一次性补贴五万元,大家如果没有反对意见,就一致通过。”

    其他人当然没有反对意见。余少勇已经死了,谁愿意与一个死人过不去?

    镇党委扩大会议结束不久,钱三运打电话给刘晓静,简要说了发放一次性补贴的事。听说补贴五万元,刘晓静又惊又喜,这个数额显然出乎她的预期,她当时估计能有个一万元就谢天谢地了。

    如果余少勇是因公殉职,补贴五万元并不算高,但是,余少勇是非正常死亡,还给高山镇乃至青山县惹出那么大的麻烦,能补贴五万元已经非常不错了。

    刘晓静当然知道,镇政府一次性补贴她五万元,主要是钱三运争取的结果。如果一把手不同意,别说是五万元,就是五千元也很难。刘晓静在电话中再三地向钱三运表示感谢。

    钱三运在安排好工作后,启程赴竹林村,开始为期三天的蹲点调研活动。作为镇党委书记及本轮镇政府干部蹲点调研活动的倡议者,钱三运决定做好表率,不搞形式主义,不搞花架子,不搞轰轰烈烈的大场面,静下心来,沉下身子,与老百姓打成一片,努力取得实实在在的成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