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3章
    ,!

    三天蹲点结束后,钱三运根据蹲点期间所掌握到的情况,做出了几项决定。

    一是派出由镇派出所副所长谭晓明为组长的工作组赴竹林村,调查核实张氏兄弟祸害一方的所作所为,为下一步打击村匪路霸及宗族恶势力工作打好基础。工作组赴竹林村之前,钱三运亲自与谭晓明谈话,鼓励他敢想敢做,扎实做好前期工作。

    钱三运还暗示,镇党委将向县公安局建议,调整镇派出所主要负责人。谭晓明是个聪明人,一下子明白了钱三运的意思,表示将竭尽全力做好前期调查摸底及取证工作,不负领导期望。

    二是派出由副镇长邵润田带队的考察团,去外地考察两到三个竹编工艺品市场。王冬生、赵海玲夫妇如愿以偿成为考察团成员。

    三是安排镇长陆小曼跑一趟县交通局,争取将镇上到竹林村的公路纳入到今年的村村通计划并实施,以改变竹林村交通设施落后的现状。

    全镇纪律作风大整顿同步推进。为了取得实实在在的成效,钱三运指派镇纪委副书记吴克标加大明查暗访工作。

    抓了几个典型,并按规定给予惩戒后,一些观望的干部职工意识到这次是要动真格的,不再敢顶风违纪。

    由于工作繁忙,钱三运很多周末都是在高山镇度过的。这个周末,他决定挤出时间去趟云川,兑现承诺,好好陪陪叶倾城。春暖花开,适合踏青,钱三运计划陪叶倾城去郊外走走。

    也许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周六早晨,钱三运准备动身去云川时,叶倾城打来了电话。

    “三运,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梦中你说今天要来云川陪我出去玩,我就是想验证一下,你今天是不是真的来云川?”

    “我确实是有这个想法,但我实在走不开啊。”钱三运故意撒了个谎,目的就是想到时候给叶倾城一个惊喜。

    “三运,你说话不算话!年前就说要来云川,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还是不见你的人影。你再不来,我就要换男友了!”叶倾城气鼓鼓地说。

    钱三运嘻嘻笑道:“换男友?倾城,你已经是我的人了,你的全身都打了我的烙记,别人敢要吗?”

    “哼!要我的人可以排很长的队!这世上的男人,只有你不珍惜我!三运,不和你说了,我得上班了,要不然就要迟到了。”

    平心而论,钱三运对叶倾城关心不够,体贴不够,有时候,他也感到很愧疚,他不是一个合格的男友。但感情是个很玄的东西,吴国庆一直单恋叶倾城,叶倾城却对他没有感觉,而他对叶倾城谈不上有多爱,叶倾城却爱他死心塌地。

    钱三运当上镇党委书记后,座驾由旧桑塔纳换成了新买的帕萨特。那个年代还没有出台公车管理的规定,公车私用现象很普遍,也不算是什么违纪行为。

    钱三运并没有乘坐公车去云川。一方面,他想带头作表率,另一方面,他想有自己的**。

    由于交通状况不佳,钱三运赶到云川市人民医院已经是中午了。

    医院食堂门口,很多人围成了一个圈,就像是看马戏似的。钱三运也很好奇,停下脚步一看究竟。

    正值午餐时间,食堂门口人流量特别大。里三层外三层都是人,很多人踮起脚尖向圈中央张望。

    钱三运从人群中挤了进去,看见一个大男孩单膝跪地,手捧一大束鲜艳欲滴的玫瑰花,正在向一个女孩求爱。

    女孩身穿粉红色护士服,背对着钱三运,护士服很宽大,钱三运看不见她的正面,也无法看到她真实的身材。

    钱三运忽然觉得那大男孩有些面熟,仔细看了看,不正是苦苦追求叶倾城的吴国庆吗?

    不错,是吴国庆,钱三运虽然只见过他一面,但由于他身份特殊,所以记下了他的容貌。

    吴国庆知道叶倾城不爱他,现在彻底死心,转而追求别的同事?也好,虽然钱三运从来没有将吴国庆视为自己的竞争对手,但是,也不希望有个男人天天纠缠叶倾城。

    吴国庆正在进行表白,钱三运突然听到了“倾城”两个字,脑袋顿时就像被炮弹击中,快要爆炸了。

    吴国庆是向叶倾城表白?不可能吧,倾城从来没有爱过他!

    吴国庆继续说:“倾城,第一次见你是在十年前的今天,那时的你,还是一个豆蔻年华的纯洁少女。我永远记得,那天我和爸爸去了你家,是你开的房门,你穿着一套白色的百褶裙,笑容甜美,就像从天上下凡到尘世间的小仙女。那一刻,我就发现自己不可救药地喜欢上了你。只要闭上我的眼睛,满脑子都是你的身影,你的微笑,你的容貌。我是一个腼腆的男孩,明明知道很喜欢你,可是,就是不敢向你表白,在很多个夜晚,我都是枕着你的名字入眠。那段时间,我正在准备高考,本来成绩名列前茅的我因为单相思,成绩有所下降,高考揭榜,本来能上清华北大的我,只考上了一所并不是太好的医科大学……”

    叶倾城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就像武侠小说中被武林高手点了穴道一样。叶倾城想干什么?难道是要接受吴国庆的求爱?可是,她明明不爱他啊!

    旁边有两个女孩在小声嘀咕。一个女孩说:好戏在后头,我和吴国庆在同一个科室,吴国庆这次求爱是经过精心策划的,就是想给叶倾城一个大大的惊喜。吴国庆单恋叶倾城多年,叶倾城却只愿意将他当哥哥。

    另一个女孩说:叶倾城如果不爱吴国庆,又怎么会接受他的求爱呢?我并不看好后面的结局。

    听两个女孩的对话,钱三运的心情稍微宽松些。对于叶倾城来说,这只是一耻意外的求爱,她事先并不知情。她有不爱吴国庆的权力,但是,吴国庆有爱他的权力。

    求爱的**部分到了。吴国庆大声说:“倾城,在我看来,你就象一座冰山,而我却是一根小小的火柴。但无论我的火焰多么的渺小,我都要把你融化。倾城,我今天鼓起勇气向你求爱,我宁愿做过了后悔,也不要错过了后悔。倾城,能给我照顾你、呵护你一辈子的机会吗?”

    这时候,一边的啦啦队齐声呐喊:“叶倾城,嫁给吴国庆!叶倾城,嫁给吴国庆!”

    有两个吴国庆的同事或朋友拉起了横幅:叶倾城,吴国庆永远爱你!

    钱三运多么希望叶倾城拒绝吴国庆的求爱:吴国庆,你明明知道我不爱你,为什么设计出这么一出求爱场面?强扭的瓜不甜,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难道不懂吗?

    哪怕叶倾城什么也不说,转身离去,钱三运心里也好受些。然而,令钱三运失望的是,叶倾城就像个木头人,一动不动地定格在那里,什么拒绝的话也没说。

    钱三运看不到叶倾城的面部表情,不知道她是喜是忧是激动还是心慌。正在这时,吴国庆突然站了起来,用力将叶倾城抱了起来,在空中旋转出几个优美的弧度。人群中顿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钱三运的脑袋也跟着旋转起来。他有一种天昏地暗的感觉,胸口隐隐作痛,一只手捂着胸口,蹲在地上,头顶冒着冷汗。站在身旁的一个姑娘看他这副模样,以为他身体有疾病突然发作了,关切地问道:“你没事吧?”

    钱三运摇头道:“没事,就是难受。”

    姑娘说:“这里就是医院,如果你哪里不舒服,可以去看看医生。”

    钱三运强撑着站了起来,感激地看了她一眼,道了一声谢,向外走去。

    姑娘以为他是要看病,很热情地说:“往前走到路口处,向右转,就是门诊部,中午有医生值班的。”

    在钱三运的身后,“叶倾城,嫁给吴国庆”的声音整齐划一,此起彼伏。

    钱三运茫然地走进街心公园里,靠在木头长椅上,几滴泪水滚落脸颊。他不知道对叶倾城的爱有多深,不知道与其他女人相比,叶倾城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是高是低,但是,在吴国庆向叶倾城求爱的那一刻,他的腿脚发软,浑身打颤,五脏六腑仿佛被掏空了似的。

    钱三运恍恍惚惚,不知过了多久,手机铃声响了,是叶莺莺打来的。

    “三运,在干什么呢?”

    “没事,闲着。”

    “三运,你是不是想让我一直在家闲着?”

    “叶阿姨,真不好意思,前一阵子太忙,这两天总算闲了。要不,我下午去江州,明天陪你去绿之坊食品公司?”

    “好的,不过,我现在不在江州,晚上才能赶回来。”

    “叶阿姨,你在哪里呢?”

    “今天是周末,我和媛媛、大乐在江州周边的一个景点游玩。”

    “叶阿姨,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呢?我也想和你们出去散散心。”

    “你最近不是忙吗?三运,听你说话的语气,有气无力的,是工作太累还是心情不好?”

    钱三运苦笑道:“工作太累吧。”

    挂断电话后,钱三运这才发现自己饥肠辘辘了,去了附近一家面馆,吃了一碗牛肉拉面。

    钱三运在江州奇石馆附近租住的三室一厅出租屋,在他离开江州之前已经退房了。那里曾经是他和柳月儿的乐园,柳月儿走后,已经没有继续租房的必要了。

    江曼婷在江州的房子一直是空的,成为钱三运去江州时的主要落脚点。下午乘车去江州后,钱三运去房子里睡了一觉,醒来后,已是傍晚时分了。叶莺莺并没有打电话过来,估计还没有回江州。一般来说,叶莺莺如果回到江州,是要让他过去一道吃饭的。

    闲得无聊的钱三运打开了抽屉里的视频光盘。这几张光盘是以前从甄大福的别墅地下室里缴获的。

    光盘并没有看完,看这些光盘就相当于看岛国动作大片,相比之下,这些偷拍的视频堪比岛国爱情大片。上次钱三运还从视频中发现了何胜利与情人偷情的画面。

    这些视频都不是很长,也许当初甄大福在剪辑视频时,只将最**、最清晰的部分留下来。钱三运再一次观看何胜利偷情的视频,这视频并不是在夜总会拍摄的,和何胜利颠鸾倒凤的女人很年轻,不像是风尘女子。何胜利外表看起来温文儒雅,但在床上放得开,花样百出。这个与何胜利偷情的年轻女人是谁?甄大福又是怎么偷拍到的?这些谜底恐怕一时难以解开。

    钱三运继续观看以前还未看过的光盘。视频中出现的绝大多数男女主角,钱三运并不认识。看着看着,钱三运有了重大发现,竟然看到了方大同。看背景,应该是在酒店里。方大同的视频图像很清晰,他应该正对着摄像头的位置,正拿着大毛巾擦身上的水滴,看样子是刚从洗浴间出来。洗浴间是透明的玻璃墙,从镜头中隐隐约约可以看出洗浴间有一个人在洗浴,只是由于摄像头角度的原因,看得很不分明。

    钱三运将视频暂停,好好梳理方大同与甄大福之间的关系。

    钱三运想起来了,甄大福未被胡长发伤害之前,曾经去过磬石山村考察奇石资源,方大同当时是全程陪同,据甄大福的说法,方大同是他的好友。(小说写作时间跨度较长,有些跟读的读者可能忘了以前的情节,可以回看第211章。)

    到目前为止,甄大福偷拍的所有视频都是男女偷情的画面。因此,这段视频极有可能就是方大同在江州寻欢作乐时,被甄大福偷拍的。

    只是,钱三运非常纳闷,以他对方大同的了解,方大同并不是一个好色的男人,即使是再漂亮的女人,他似乎都不拿正眼去看。这样的一个男人,怎么可能有把柄被甄大福抓住呢?

    钱三运猜测,难道方大同在江州有一个情人,他只爱这个情人,除了这个情人,其他的女人长得再漂亮也进入不了他的法眼?

    钱三运很快将这个猜测否定了,从他与初恋女友姚晓晴相恋时的亲身体会来看,一个男人可以做到不出轨,不背叛自己的爱人或情人,但是,他不可能对美女视而不见,除非他的性取向有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