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4章
    ,!

    钱三运继续观看视频。

    不多时,一个刚洗浴过的男人从洗浴间走了出来。这是一个很年轻的男人,皮肤白皙,身材匀称。要不是方大同很亲昵地在他的屁股上捏了一下,钱三运不会相信,方大同会对同性有兴趣。

    接下来发生了不堪入目的一幕。

    关掉视频,钱三运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真的难以置信,方大同竟然是个同性恋或双性恋,怪不得他没有什么绯闻,也从来不对漂亮的女人产生兴趣。

    钱三运以前在网上看过一篇文章,说在20年前,看一个人还能分得出男女,但是现在,很多时候仅仅看外表是分不出男女的;现在社会上有一些男人看得像女人,女人看得像男人;再仔细观察一下,看看很多人的服饰、化妆、发型、动作、语言等等方面,怎么都觉得男人不像男人,女人不像女人。世界上同性恋比例最高的前三位国家是:加拿大(18%)、荷兰(17%)、西班牙(14%);不计算中国,同性恋数量最多的前三位国家是:美国2多万(9%),巴西1400多万(7%),日本1200多万(10%);而中国的几个地区是:香港65万多人(9%),澳门4万多人(7%),台湾230多万人(10%)。如果我们保守一点估计,按照全球最低同性恋比例5%来计算,中国13亿多人,至少就有6000多万人是性取向有问题的人群。其实,这篇报道说得并不是很准确,很多同性恋者仅从外表是看不出来的。

    钱三运读大学时,有一次在江中医科大学上卫生间,在卫生间的木板隔栏上,他看到很多同性恋约会的小广告,他当时就震惊了,没想到大学校园这么开放。

    钱三运只对女性有兴趣,但是,他对同性恋持宽容态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只要不干扰别人正常生活,不危害社会,他有什么样的性取向,完全是他的个人自由和权力。

    钱三运不由得想到了陆小曼。方大同性取向有问题,他和陆小曼的夫妻生活恐怕不会太和谐的。对于女人来说,有这样的老公,的确是件很悲催的事。

    钱三运暗暗感激甄大福,正是由于他处心积虑的偷拍,才能让自己获知了何胜利及方大同的秘密。虽然视频中出现的绝大多数官员都不认识,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及接触面的日益广泛,越来越多的官员不仅在视频中,也将会在现实中出现在钱三运的面前。

    叶莺莺还是没有打来电话,钱三运有些担心她的旅途安全,发了条短信:叶阿姨,到家了吗?

    叶莺莺过了十几分钟才回复了一条短信:不好意思,刚刚在车上睡着了,快要到家了。三运,明天什么时候去绿之坊?

    钱三运回复:叶阿姨,上午吧。

    叶莺莺回复:好的,三运,明天早晨我和你联系,今天太累了。

    钱三运回复:叶阿姨,早点休息吧,愿你晚上做个好梦。

    叶莺莺回复:三运,谢谢你。

    一想到叶倾城,钱三运就感到一种巨大的失落与感伤。她明明有男友,为什么面对吴国庆的求爱,却不拒绝?难道被吴国庆的痴情打动了?这也难说,吴国庆煞费苦心精心打造的求爱场面,又有几个女孩不为之心动呢?

    钱三运觉得,吴国庆这个人性格太偏执,明明知道叶倾城有男友,明明知道叶倾城一直将他当哥哥,却一直苦苦追求她。这样的人,容易走极端的。

    这个夜晚,钱三运感到很难熬,他躺在江曼婷的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他的身体装满了太多的**,就像一口池塘,已经涨满了水,需要发泄,他一度想找个兼职女郎发泄一番。好友王石在就有很多江州兼职妹子的联系方式,有模特、学生妹和白领。

    但在关键时刻,他还是忍住了。用这样的方式报复叶倾城,似乎有些下作。他选择与江曼婷煲电话粥。听江曼婷说,女儿今年大学毕业想去澳大利亚留学。

    江曼婷说,如果女儿能去澳大利亚留学,她也想去那边陪读。

    钱三运说,姐,我可不希望你去澳大利亚久住,澳大利亚不是北京,太遥远了,我希望我想你时就能随心所欲地去看你。

    江曼婷说,三运,我去澳大利亚的想法只是说说而已,现在我的当务之急是将大哥的公司管理好。不过,说实话,如果女儿能去澳大利亚留学,一个人在异国他乡,我真的很不放心。澳大利亚是个适合移民的好地方,如果有可能,我也许会随女儿去那边定居的。

    钱三运不无伤感地说,姐,虽然这只是设想,但我心里还是很难受,很舍不得你离开。

    江曼婷安慰道,小傻瓜,八字还没一撇呢。不过呢,趁着我还在国内,要多多爱我,等我走了,你想爱我也困难了。

    钱三运说,姐,我现在就想爱你!

    江曼雁挑衅似的说,三运,来啊,我在床上等你。

    钱三运说,好啊,你等着,我要杀你个人仰马翻!

    这个电话粥煲了一个多小时,直到手机烫手,两人才依依不舍地挂断了电话。

    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钱三运忽然想到这句诗,不由得笑了。

    第二天上午,叶莺莺驾驶着一辆奔驰汽车,载着钱三运去了江州绿之坊食品公司。

    这辆奔驰汽车原来是胡长发的座驾,那次在湿地公园的风月亭附近,钱三运第一次见到了这辆豪华奔驰汽车,也第一次见到了叶莺莺。

    黄品成等公司高层在绿之坊食品公司门口迎接。在简单的沟通后,黄品成主持召开公司中高层管理人员会议,宣读了任命叶莺莺为公司副总经理的任职文件。对于叶莺莺这个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副总,公司上下真诚拥护。

    会后,钱三运与黄品成谈了转让全部股份给叶莺莺的事,黄品成自然不好说什么,表示会全力协助办理股权转让及变更工商登记等事宜。

    中午,公司高层在酒店聚餐。这顿饭,既是叶莺莺的欢迎宴会,也是钱三运的散伙饭。无股一身轻。钱三运很快就不再是绿之坊的股东,名义上不再与商界有任何瓜葛,这可以让他轻装上阵,在官场这个格斗场上好好地搏一搏。

    午餐气氛热烈,也许是多种情绪感染,钱三运喝了不少酒,以至于酒席刚刚散去,他就吐得一塌糊涂。

    喝了红酒的叶莺莺俏脸粉红,煞是好看。她关切地说:“三运,我让你少喝点,你不听,现在喝多了,要不,你就在酒店开个房间睡一觉?”

    钱三运舌头打转,支支吾吾地说:“不,不行,叶阿姨,我下午一定要赶回去,明天一早要上班。”

    叶莺莺笑道:“三运,你睡一觉再回青山,并不影响你明天一早上班啊。”

    黄品成在一旁说:“叶总,我来开两个房间吧,你也休息会,酒后不能开车。”

    叶莺莺说:“好吧,开两个钟点房就行。”

    黄品成和叶莺莺将钱三运送进房间。

    黄品成先走了,叶莺莺正要走,却被钱三运一把抱住了:“倾城,你不能走。”

    叶莺莺嫣然一笑道:“三运,你酒真的喝多了,我不是倾城,我是你的叶阿姨。”

    “我骗我!明明你就是倾城,还说你是叶阿姨!”

    “三运,让我将房门关上吧,外人看到了不好。”被钱三运紧紧抱住的叶莺莺呼吸都有些困难,她借机哀求道。

    “不行,你是想借机逃跑吧?关门我也不会放你走的!”钱三运力气大,一把抱起了叶莺莺,走到房门附近,砰的一下将房门关上了。

    “三运,你是不是失恋了?”叶莺莺曾经听钱三运说过叶倾城,今天见他这番举动,猜测他应该是感情受了挫折。

    “还好意思说我失恋?你口口声声说爱我,为什么要接受吴国庆的求爱?”

    叶莺莺断定,钱三运是真的失恋了,怪不得今天他喝了那么多的酒,敢情就是借酒消愁。

    其实,酒醉心明,钱三运是故意趁着酒劲与叶莺莺亲昵。如果叶莺莺不反对或半推半就,那正合他意。如果叶莺莺反应激烈,就找个合适的时机放手,事后向她道个歉,解释一下这是由于酒醉及失恋的双重因素所导致的短暂失忆,叶莺莺就是知道钱三运是故意为之,也不好说什么。

    叶莺莺从来没有醉过酒,没有体会过醉酒的感受。胡长发意外身亡后,她由于悲伤出现了暂时恍惚。所以,当钱三运在演这一出戏时,她竟然没有看出来。

    “倾城,不要离开我,好吗?你永远是我一个人的,什么人也不能将你从我怀里夺走!”钱三运说着说着,就将叶莺莺抱到床上,想亲吻她。

    叶莺莺左躲右闪,就是不让钱三运得逞,哀求道:“三运,别这样,我不是倾城,你认错人了,快放手吧。”

    钱三运哪肯轻易放手?他用双手托住叶莺莺的脑袋。叶莺莺的头再也不能乱动了。

    看着叶莺莺娇艳如花的俏脸,钱三运心动不已,对着她粉红的嘴唇就吻了下去。

    叶莺莺无法闪躲,也不想闪躲,从最初的紧张、激动,到后来的主动张开嘴,一切是那么的顺理成章。

    钱三运得寸进尺,手在叶莺莺的身上乱摸,还伺机脱她的衣服,这时的叶莺莺才如梦初醒,惊慌失措地说:“三运,我不是你的女友倾城,我是叶莺莺,叶阿姨!你可不能这样对我!”

    见叶莺莺反抗,钱三运也不敢乱来,她装作恢复记忆的模样,傻傻地盯了叶莺莺几分钟,有些羞愧地说:“叶阿姨,真的对不起,我以为你是倾城。”

    叶莺莺从床上坐了起来,低着头,用手轻捋散乱的秀发,轻声说:“三运,你喝醉酒,认错人,我不怪你,你和倾城究竟怎么啦?”

    钱三运不敢隐瞒,将吴国庆向叶倾城当众求爱的事说了一遍。

    叶倾城沉思片刻,然后说:“三运,从你刚才的描述中,并不能确定倾城是否接受了吴国庆的求爱。但是,据我分析,倾城接受吴国庆求爱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倾城真正爱的人是你。至于倾城为什么不当场拒绝吴国庆,应该是怕伤害他,也担心他事后会做出过激的事来。三运,看得出来,你很爱倾城。”

    “叶阿姨,说实在的,我对倾城关心不够、体贴不够,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很爱他,但是,看到吴国庆向倾城求爱,倾城并没有拒绝时,我突然有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倾城就是答应了吴国庆的求爱,我也不能怪她,要怪就怪我。之前,倾城是一心一意爱我,而我,在爱她的同时,心里还装着别人,这是不对等的爱,对倾城是不公平的。”

    叶莺莺皱眉道:“三运,除了倾城,你还爱着别的女人?男人都是很花心吗?”

    “是的,男人的感情像藤,一根藤上可以结几个瓜,女人则是瓜,一个瓜只依附一根藤。”

    “三运,你说你还爱着别的女人?是什么样的女人让你如此迷恋呢?”

    钱三运心中说,我就是个多情胚子,除了倾城,恋着的女人多着呢,但是,并不能告诉叶莺莺这些,便说道:“我一直单恋一个女人,她比我大,算是我的长辈吧,在我眼里,她像雾像雨又像风,总让人捉摸不定。我感觉她心里是有我的,可是,她又和我保持若即若离的距离,她不是热情似火,却又不是冷若冰霜,她对我既像长辈对晚辈,又像妻子对丈夫,我实在猜不透她的心。”

    叶莺莺低声道:“你爱她多点还是爱倾城多点?”

    “应该是爱她多点吧。”

    叶莺莺摇头道:“得不到的东西永远是最珍贵的。当你有一天真的得到她的身体时,你就不会有这种感觉了。男人都是这样,媛媛爸爸当初追求我时,各种心思都想尽了,还信誓旦旦地说今生今世只爱我一个人,可是后来呢?还不一样在外面沾花惹草?三运,你酒喝多了,休息一会吧,我走了。”

    钱三运忽然一把拉住叶莺莺的手,恋恋不舍地说:“叶阿姨,我不想你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