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5章
    ,!

    叶莺莺轻轻挣脱钱三运的手,莞尔一笑道:“三运,我回我的房间休息一会,等你睡醒了,我开车送你去汽车站。”

    “叶阿姨,能不能多陪我一会儿?我很舍不得你现在离开。”

    叶莺莺浅笑道:“三运,我想陪你,但是我不敢啊,看你刚才的样子,如狼似虎,恨不得将我吃掉c啦,就这么定了,等你睡醒后,我开车送你去汽车站。”

    叶莺莺如一团迷雾,瞬间被一阵风吹散了,不见了踪影。

    钱三运心中默念道:叶莺莺,总有一天,我要吃掉你,让你臣服于我!

    不久后,万众瞩目的青山县领导班子调整终于尘埃落定。

    胡若曦成功将“代”字抹去,成为青山县委书记。正如胡若曦所说的那样,县委副书记周海洋被任命为副县长、代县长,胡若曦不再担任县长一职。

    市农业局副局长张义端任县委副书记。

    副县长孟青被任命为县委常委,成为常务副县长。

    城关镇党委书记方大同升任县委常委。

    市直单位干部夏元庆调任青山县委常委、统战部长。

    县委常委林冬生和张炳生调到市直单位工作。

    县公安局局长叶青天、县卫生局局长胡业山被任命为副县长。

    至此,青山县共有县委常委十一人,分别是:县委书记胡若曦、代县长周海洋、县委副书记张义端、组织部长陈官山、纪委书记王闽、常务副县长孟青、政法委书记陈敬、人武部长张冲、宣传部长夏巧云、城关镇党委书记方大同和统战部长夏元庆。

    这次人事调整,胡业山多方奔走,终于如愿以偿当上副县长。方大同虽然没有当上副县长,却成为县委常委,县委常委还管人事,实权并不比副县长小。

    在高山镇,镇人代会召开在即。这次人代会将选举镇长和副镇长。

    陆小曼当选镇长应无悬念。

    由于镇党委宣传委员倪邦富在董阿娇刺杀事件中被免职,杨小琴被任命为高山镇党委委员。

    杨小琴虽然接替倪邦富担任宣委,但是,仍然兼任党政办主任。镇内设机构人员职务任免在镇党委政府的权力范围内,不需要县里同意。

    吴克标被列为副镇长候选人。

    钱三运统揽全局、协调各方的能力显著增加,这次镇人代会选举,非常成功。所谓成功,就是完全体现了上级领导的意图。

    陆小曼高票当选镇长,吴克标成功当选副镇长。

    镇派出所副所长谭晓明经过一段时间紧张和忙碌的工作,查明了张小四三个哥哥的各种违法行径。

    张小四的姐夫、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大队长贾平川深得叶青天信赖,叶青天替贾平川讲了话。张小四的大哥张大强被行政拘留十天,退还违规收取的过路费。张小四的二哥张小龙涉嫌盗窃,但由于主动坦白,被从轻发落,罚款二千元。张小四的三哥张小三被行政拘留十五天。

    虽然张氏兄弟没有被严惩,但他们的嚣张气焰得到遏制。钱三运虽然对此结果不太满意,但也无可奈何。在官场上,有很多斗争与妥协,很多事情的处理结果实际上都是相互妥协的产物。

    镇街道到桃花村、磬石山村的道路经验收合格后,已经竣工。镇街道到竹林村的道路已经纳入县村村通计划,年内有望开工。

    高山镇到邻县东江县的公路项目、省外经集团投资建设的高山镇温泉旅游项目进展顺利。

    副镇长邵润田考察回来后,向钱三运详细汇报了考察情况,并列出了发展竹编产业所面临的机遇和挑战。钱三运指出,要抓遇,迎接挑战,鼓励王冬生和赵海玲夫妇率先将竹编工艺品做起来,等赚钱了,村民们就会自发地从事这个行业。发展竹编产业,政府要引导而不是强迫。

    根据钱三运指示,镇里出台了鼓励竹编产业的文件。文件中最大的亮点是,镇里出钱在江州竹编市场租赁一间门面,将高山镇的竹编工艺品推向市场。

    王冬生是竹林村有名的篾匠,这次考察回来后,不费什么工夫就做出了一批工艺品。王冬生挑选了几件精美的工艺品送给了钱三运,感谢他对竹林村竹编业的大力支持。

    王冬生的竹编工艺品在江州竹编市场销售非常火爆,产品供不应求。王冬生在自己制作竹编工艺品的同时,还大量收购村民们的竹编工艺品,再卖到江州,赚了不少钱。夫妻俩一合计,成立了海林竹编工艺品有限公司

    青山县化工厂的搬迁工作正式摆上议事日程。在胡若曦的大力主导下,青山县化工厂将搬迁到东河乡的工业园区,对于原化工厂的工人,采取提前退休一批、自谋职业一批、新厂留用一批的方式予以妥善安置。

    青山县化工厂不仅是高山镇最大的污染源,还占用了大量的集镇土地,浪费了较大一部分的温泉资源,它的搬迁为高山镇集中精力发展旅游业扫清了障碍。

    高山镇各项事业稳步推进,社会安定和谐,钱三运踌躇满志,他要兑现在何胜利市长面前许下的誓言,高山镇一日不脱贫,他一日不离开高山镇。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

    这天,钱三运在桃花村检查指导特色种养殖业工作时,接到了县委办副主任刘传坤的电话。胡若曦不再担任县长后,刘传坤的工作职务也随之变动,从县政府办副主任转任县委办副主任,级别一样。如果不出大的意料的话,下一步,他有望转正,官升一级,成为县委办主任,完成从副科到正科的华丽转身。

    “钱书记,不好了,事情败露了!”刘传坤说话的语气很焦急,也很紧张。

    钱三运一时没明白什么事情败露了,在他的印象中,好像没有和刘传坤合谋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便问道:“刘主任,怎么弄得这么紧张?什么事情败露了?”

    “钱书记,我和江倩的事情败露了!”

    原来是刘传坤和江倩的婚外情败露了,看来,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刘主任,一个男子汉,遇事这么慌张,能干成大事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能有多大事?慢慢说。”

    “钱书记,我能不慌张吗?蓝蓝和她姐姐联手将我捉奸在床,我想抵赖也抵赖不了!蓝蓝在现场并没有什么过激行为,但是,今天一上班,她竟然去了胡书记的办公室,将我和江倩的事说出来了,还要求将我从县委办调离!眼看着,不久就要抹正,现在全黄了!”

    “刘主任,你现在的当务之急,一是耐心做安股长的工作,二是向胡书记求情,保证痛改前非,毕竟,安股长比较冷静,没有将此事外扬,胡书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此事就算过去了。”

    “钱书记,胡书记今天找我谈话了,我态度很好,真诚认错,毕竟在她身边工作过一段时间,她也原谅了我。但是,蓝蓝态度坚决,强烈要求胡书记将我调离。”

    “刘主任,我听了半天,没听明白你到底想表达什么?难不成让我帮你做安股长的思想工作?”

    “那倒不是,蓝蓝坚持要我离开县委办,远离权力中心,她说男人有权就变坏。她还说,如果我不离开县委办,她就和我离婚,我不想离婚,所以就答应她的要求。”

    平时说话条理清晰的刘传坤,今天有点语无伦次,说来说去,钱三运都没听明白他究竟想表达什么。

    “刘主任,其实这世上比权力更重要的东西有很多,比如亲情、爱情。安股长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就是想要一个完整的家,男人嘛,手中权力大了,歪门邪道的想法也就多了,远离了权力中心,即使有**也无法实现了。”

    “可是,钱书记,我舍不得放弃手中的权力啊,好不容易跌倒了爬起来,又要跌倒,我心里难受,闷得慌。钱书记,能不能帮我在胡书记面前说说情?将我调到一个油水单位,比如财政局、人事局,还干副职也行。”

    钱三运哈哈大笑道:“刘主任,到目前为止,你还是县委办副主任,是胡书记身边的红人,你有什么要求直接和胡书记提就是,为什么拐弯抹角找我?胡书记会听我的?再说了,胡书记就是有心想将你调整到一些热门单位,你老婆会善罢甘休?你能保证她不闹事?”

    “钱书记,你救过胡书记,你在她面前说话分量远比我重。钱书记,求求你了,这次如果我再跌倒,这一辈子都爬不起来了。”

    “好吧,刘主任,我帮你在胡书记面前说说话,但是,攘外必先安内,你先得搞定老婆。”

    原来,自从刘传坤与江倩成为情人后,两人经常约会,安蓝蓝是个心细的女人,感觉丈夫很反常,但她不露声色,暗地里观察。

    有几个细节,让安蓝蓝怀疑,丈夫是不是有外遇了。

    一个细节是,安蓝蓝发现丈夫身上有淡淡的香水味。另一个细节是,有一次偶然发现丈夫后背上有淡淡的口红印迹。

    而且,刘传坤夜不归宿的次数明显多了起来,他堂而皇之的理由是,工作太忙,经常加班,还要值班。

    有一次晚上,安蓝蓝悄悄来到刘传坤的办公室门口,见里面黑咕隆咚的,没有一点动静,很显然,他并不在加班。

    安蓝蓝去了值班室,也没有看见刘传坤的身影。下楼后,她躲在一角给刘传坤打了个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到家,刘传坤说正在赶写一个材料,明天胡书记就要,今晚要熬夜写,晚上恐怕不能回家了。

    正是这次暗访,加深了安蓝蓝对刘传坤的怀疑。

    这一天晚上,安蓝蓝接到了一个神秘电话。打电话的是一个男人,用低沉的声音说,你是刘传坤的老婆吧?你老公和小情人正在金色年华大酒店806房间逍遥快活呢。

    说完,那个神秘人就挂断了电话。如果安蓝蓝在此之前不对刘传坤产生怀疑,这个神秘电话她很可能会置之不理。正是由于对老公高度怀疑,加上这个神秘电话,安蓝蓝决定,今晚前去一看究竟。

    安蓝蓝的姐姐就住在附近小区,一个电话将姐姐也叫来了。两个人直奔金色年华大酒店。

    为了稳妥起见,安蓝蓝设法打听出来,刘传坤的确就住在806房间。她心中慌了神,虽然老公很有可能在房间里与别的女人在一起鬼混,但是,她不希望这是真的。她的额头上渗出豆大的汗珠。

    姐姐安慰道,蓝蓝,你怎么啦?是不是紧张?

    安蓝蓝说,姐,我心慌,真的不敢面对传坤与别的女人在一起。

    姐姐说,如果真的发现传坤与小婊子在里面鬼混,打死那个小婊子!

    安蓝蓝忽然想到了那天晚上,由于酒多误上了钱三运的床,从而失贞一事,严格来说,自己也背叛了刘传坤,为什么用双重标准对待呢?她摇头道,算了,一个巴掌拍不响,刘传坤与别的女人偷情,不能全怪那个女人,也不能全怪传坤,我也有责任。

    上了八楼,安蓝蓝趴在806房间门口,听见里面传来噼里啪啦声和女人的呻吟声,她有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

    安蓝蓝正在琢磨怎样骗开房门时,敲看到有个服务员正在挨个房间送报纸和水果点心,便轻声说,你好,能不能帮我将806房间门打开?我门卡忘在里面了。

    服务员很谨慎,问了安蓝蓝房间是谁开的,安蓝蓝说出了刘传坤的名字。服务员核实后,打开了房门。安蓝蓝和姐姐快速地进了房间。

    房间里出现的一幕让人脸红心跳。刘传坤就像一个英勇无比的骑士,骑在一匹马身上,正在快马加鞭。

    见突然闯进来两个人,而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老婆和妻姐,刘传坤顿时傻了眼,停止了动作。

    江倩闭着眼,口中大呼小叫的,正在兴头上,哪知道屋里进了两个人。刘传坤忽然不动了,她有些不解,关切地问:传坤,是不是太累了?累了就在我身上趴一会,等下再做。

    刘传坤结结巴巴地说,我,我老婆来了。

    江倩笑道,传坤,在说梦话?你老婆怎么会来这里?

    刘传坤说,真的来了。

    江倩睁开眼,看见两个女人站在屋里,一个女人手叉着腰,虎视眈眈的。另一个女人泪流满面,呆呆地站在一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