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6章
    ,!

    以泪洗面的是安蓝蓝,双手叉腰的是安蓝蓝的姐姐。

    刘传坤羞愧地脱离了江倩的身体,心慌意乱地看着安蓝蓝,就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孝,正在等待父母亲的惩罚。

    如果换成别的女人,准会如饿虎扑食般扑在奸夫淫妇的身上,拳打脚踢牙齿咬拽头发,但是,安蓝蓝不一样,她瘫坐在椅子上,泪水像断了弦的珍珠,哗哗地往下掉。

    越是这样的女人,越能让男人陷入深深的自责中。如果是一个泼妇,刘传坤也许会出现逆反心理,但是,此时的安蓝蓝不是泼妇,而是一个楚楚可怜的弱女子。

    安蓝蓝的姐姐则在一旁训斥刘传坤:“知人知面不知心,想不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你太让蓝蓝失望了!蓝蓝既要上班,又要照顾老人和孩子,还要做家务,你呢,在外面逍遥快活!”

    江倩胆战心惊的,极其害怕安蓝蓝动手打她,她躲在刘传坤的身后,窸窸窣窣地穿衣服。

    安蓝蓝终于说话了:“老刘,真的没想到你会变成这样的人,是不是男人有权就会变坏?她是谁?你是怎么认识她的?”

    刘传坤慌乱地说:“她是我的同事小江,是胡书记的秘书。”

    安蓝蓝问:“小江,你有男朋友吗?”

    江倩慌慌张张地说:“有,他在云川。”

    安蓝蓝继续问:“看你的年龄也不大,传坤都四十多岁了,你们怎么到一起了?”

    江倩低声说:“蓝蓝姐,年龄不是问题吧,你不要怪传坤,是我主动勾引她的,因为我觉得他是一个好男人。”

    一边是通情达理的老婆,一边是对自己一往情深的情人,刘传坤左右为难。见江倩主动揽责任,刘传坤更加羞愧,说道:“蓝蓝,是我不好,见异思迁,这事不能怪小江,要怪就怪我太花心了。”

    安蓝蓝冷笑道:“看得出来,你俩感情挺深的嘛,你护着我,我护着你。要不这样吧,老刘,明天我们就离婚,成全你和小江!”

    江倩是真心真意爱刘传坤的,如果让她在刘传坤与男友吴方才之间选择一个结婚,她会毫不犹豫选择刘传坤。听安蓝蓝说要离婚,江倩半信半疑地说:“你们不会是真的要离婚吧?”

    刘传坤的心态与江倩并不一样,他喜欢江倩,这是事实,但是,让他与安蓝蓝离婚娶江倩,他很难做到。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这是很多男人的理想,也是刘传坤的理想。

    “别,别,别离婚。”刘传坤显得很慌乱。平心而论,安蓝蓝是一个好妻子、好母亲、好儿媳。长得漂亮不说,既温柔又贤惠,用别人的话说,这样的女人打灯笼也找不着。

    安蓝蓝的姐姐插话道:“你不想离婚,那你就要和床上这个小**分手!”

    安蓝蓝的姐姐性格泼辣,说话尖刻,她直呼江倩是“小**”,刘传坤无比尴尬,可是又不敢辩护。江倩的脸红一阵白一阵青一阵,就像川剧里的变脸表演。

    刘传坤不想离婚,可又不想与江倩分手,更不好当着江倩的面说分手,那样会深深伤害她的心。自从与江倩有私情后,她从未提出过任何要求,没有让他离婚娶她,没有向他索要好处,每次都是偷偷摸摸与他相会,默默付出。在床上,她也很配合,无论他想要什么样的姿势,什么样的花样,她都尽力满足。可以说,她是最完美的情人。

    见刘传坤不说话,安蓝蓝的姐姐得理不饶人,继续说:“刘传坤,你现在就向蓝蓝道歉,承认错误,并保证从此以后与小婊子一刀两断!”

    安蓝蓝劝阻道:“姐,不要骂她小婊子,给她留点自尊吧。”

    安蓝蓝心中苦笑,自己不也一样与钱三运发生了**关系,如果按照姐姐的说法,难道自己也是婊子?

    安蓝蓝的姐姐不解地说:“蓝蓝,你就是太心善了!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正因为你这么心善,人家才会抢你的老公!”

    安蓝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这事也不能完全怪小江。”

    安蓝蓝走到床边,盯着胆战心惊的江倩说:“小江,我今天既不打你,也不骂你,就是想告诉你,和一个有妇之夫发生婚外情,既不道德,也不是你想要的生活。传坤也许是一时动了真情,但是,让他放弃家庭,选择与你结婚,恐怕很难做到。这不仅是传坤,也是所有出轨男人的通病,只图新鲜,新鲜劲儿消失后,他也要玩消失了。”

    江倩低头不语。刘传坤刚才的表态已经很明了,他不想离婚,虽然他并不是在玩她,但正如安蓝蓝所说的,他不会给她想要的生活。

    安蓝蓝转而望着刘传坤,缓缓说道:“老刘,你太令我失望了!我现在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真的很爱小江,我成全你们,明天我们就离婚。如果你选择回归家庭,我对你既往不咎,但决不允许再犯同样的错误,否则,什么后果你应该是很清楚的。”

    刘传坤哀求道:“蓝蓝,我不想离婚,你原谅我吧!”

    安蓝蓝冷冷地说:“那就是说,你选择和小江一刀两断?能做到吗?”

    刘传坤瞥了一眼江倩,见她眼眶里泪水直打转,有点于心不忍,便低下头,一言不发。

    江倩忽然说:“蓝蓝姐,对不起,是我不好,不该插足你的家庭。我保证,从今以后,和传坤一刀两断!谢谢你的宽宏大量,你是一个好女人,传坤应该好好珍惜你!”

    安蓝蓝的宽宏大量的确感动了江倩。

    江倩曾经见过抓奸场面,出轨男人的老婆带着亲朋好友前往现场抓奸,不仅用恶毒的语言谩骂老公的情人,还殴打她,侮辱她,甚至粗暴地扒掉她的衣服,让她在大庭广众之下出丑。这个晚上,当安蓝蓝和姐姐前来抓奸时,她顿时就懵了,头脑一片空白,极其害怕偷情女人被殴打被凌辱的一幕在她身上重演。如果是那样,还不如死了算了!以后哪有脸见家人、见男友、见朋友同事?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安蓝蓝不仅没有打她,而且从头到尾没有骂她一句,甚至没有说一句重话。这样的女人太宽宏大量了!江倩甚至想,如果自己未来的老公出轨被她捉奸在床,她很难做到像蓝蓝那样冷静与宽宏大量。

    安蓝蓝面对老公出轨,没有大哭大闹,原因是多方面的:第一,她本来就是一个通情达理的女人。第二,她自己也和钱三运出过轨,心中有愧。她曾经觉得很对不起刘传坤,现在总算扯平了。第三,她很理智,此事情闹大,对所有人都没有好处。第四,越是显得通情达理,越能让刘传坤和江倩感到羞愧,反之,如果闹得太凶,有可能真的让他俩结成一条心,这是她不愿意看到的。她对刘传坤还有感情,再说,为了孩子考虑,不到万不得已,她都不想离婚。

    安蓝蓝淡淡地说:“小江,记住你今晚说的话,你走吧。”

    江倩走了。安蓝蓝冷冷地望着刘传坤,说道:“你为什么背着我与小江私通,是嫌我不够爱你,还是想寻求刺激?”

    刘传坤低着头,就像一个犯了错误甘愿认罚的孩子,轻声说:“蓝蓝,你是个好女人,我不该背着你与小江私通。你问我出轨的原因,我想应该是寻求刺激吧。结婚时间长了,爱情就会演变成亲情,夫妻间就缺乏新鲜感了,就想寻求一种夫妻生活所没有的新鲜刺激感。”

    安蓝蓝说:“你老实说,除了小江,你还有没有与别的女人有过私情?”

    刘传坤矢口否认:“没有,绝对没有,我可以对天发誓!”

    “发誓就算了吧,你以前有过什么,我既往不咎。但是,这种事情不要再发生!走,回家吧!”

    刘传坤一脸狐疑地问:“就这么回家了?”

    安蓝蓝冷笑道:“难道你还想在这里过夜?”

    刘传坤讪讪笑道:“不了,不了,我们回家吧。”

    回家后,刘传坤忐忑不安,他的判断是,老婆之所以在宾馆房间保持克制,就是不想将动静闹得太大,但回家后,老婆很可能会和他撕破脸皮的。

    出乎意料的是,安蓝蓝并没有和他吵闹,甚至没有说一句话。

    当晚,安蓝蓝和刘传坤分床睡。安蓝蓝如此平静,让刘传坤一时猜不透,他害怕老婆一时想不开,会有什么三长两短。半夜里,他悄悄推开老婆的房门,钻了进去,在月光淡淡的幽辉下,发现安蓝蓝泪流满面。

    刘传坤心中无比愧疚,爬上床,安蓝蓝没有阻止,一言不发。他悄悄吻干她脸上的泪痕,她没有闪躲。

    他忽然有了**,想用身体征服她。细细算来,他有近两个月没有和她**了。然而,当他撕扯她衣服的时候,一直默不作声的安蓝蓝突然发话了:“你将力气全部用在小江身上,现在还有体力吗?”

    刘传坤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有,有**了。”

    安蓝蓝说:“可是我没有**!以前我有**的时候,你总说自己工作太劳累,身体疲倦,我信以为真,现在谜底终于揭开了。你走吧,不要打扰我,我想静静。”

    刘传坤的身体刚刚燃烧起来的**之火被一盆冷水扑灭了,他无可奈何地说:“蓝蓝,你大人大量,原谅我吧,我保证痛改前非,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安蓝蓝挥挥手,说道:“你走吧,我很累,让我静静吧。”

    刘传坤退出了房间,临走前,还不忘说一句:“蓝蓝,别太往心里去,晚上早点休息,明天早晨我起来做早餐。”

    天亮以后,安蓝蓝非常平静,就像什么事没有发生似的。刘传坤以为,只要自己不再与江倩有私情,老婆就会原谅他的。

    刘传坤猜对了其一,但没猜到其二。安蓝蓝的确是想原谅他,但是,她竟然在上午悄悄去了胡若曦的办公室,要求胡书记将刘传坤调离县委办,最好调整到一个冷门单位,如档案局、统计局等。

    胡若曦很惊讶,老婆都是希望老公步步高升,安蓝蓝却反其道而行之。本来,刘传坤工作能力不错,她有意将他提拔为县委办主任。

    安蓝蓝淡淡一笑道,胡书记,权力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很重要,但是,家庭更重要,我可不希望自己的男人拥有了权力,却放弃了家庭。

    胡若曦心中猜出个七八分,刘传坤应该是出轨了。

    安蓝蓝也不隐瞒,透露了刘传坤和江倩有私情的内幕。

    胡若曦说,怪不得小江今天一早向我请假,说身体不舒服,原来是因为这事啊。这小江,外表文文静静的,真看不出来她竟然和刘主任扯到一起了。小江是何胜利市长秘书小吴的女朋友,我有次问她,为什么不让小吴将你调到云川?她的回答是,她觉得我人好,想继续在我身边工作。看来,她说了假话。

    安蓝蓝说,胡书记,恳求你看在我渴望家庭和谐稳定的份上,将刘传坤调离县委办。男人有权就变坏,虽然说得有些极端,但也不是毫无道理。刘传坤虽然保证与小江保持距离,但是,难保今后他与小张、小王有私情,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远离权力中枢,我宁愿要一个没有权力的男人,也不愿意要一个身处高位却四处沾花惹草的男人。

    胡若曦说,我理解你的心情,你今天和我说这些,说明你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答应你的要求。

    安蓝蓝千恩万谢,离开了胡若曦的办公室。

    安蓝蓝走后,胡若曦打电话让刘传坤过来,严厉批评了他。

    看在刘传坤在他身边工作过一段时间的份上,胡若曦说,如果你不能说服你的爱人改变主意,那么,我就要按照她的要求,将你调整到冷门岗位。这对你来说,对你的家庭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

    刘传坤的头都大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老婆竟然使出这么一招。前任张县长倒台后,他也跟着失势,失势之后才能真正感受到人情冷暖。好不容易跌倒了爬起来,现在又要跌倒,而且,这次跌倒,很可能一辈子都爬不起来了,他真的很不甘心。

    离开胡若曦的办公室后,刘传坤向老婆求情,让她改变主意。但是,安蓝蓝态度坚决,让他在调离县委办和离婚之间选择一个。这时候,刘传坤才真正意识到,他离开县委办已成定局,县委办主任这个头衔对他来说只是个遥不可及的梦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