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7章
    ,!

    几天后,胡若曦一个电话将钱三运叫到办公室。

    “三运,现在高山镇的重点工作开展得怎样?”胡若曦面带笑容,盯着钱三运。

    “胡书记,各项重点工作开展得都很顺利。”钱三运将镇里重点工作做了简要汇报,然后说,“担任高山镇党委书记已有半年,各项工作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胡若曦愣了愣,说道:“高山镇各项工作可圈可点,你作为党委书记,功不可没。三运,这次让你来,就是想和你商量一件事。”

    胡若曦虽然是县委书记,是钱三运的顶头上司,但是,由于两人关系特殊,她并没有以上级领导的口吻说话,而是使用了“商量”这个字眼,体现了对钱三运的尊重。

    胡若曦顿了顿,接着说道:“刘传坤不再适合担任县委办副主任,县里最近准备调整他的工作岗位。县委办另外几个副主任都不是我信得过的人,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你最适合。如果你没有什么不同意见的话,我准备将你调到县委办,任县委办主任。”

    胡若曦说完,用期盼的目光看着钱三运。

    胡若曦的这个想法或多或少出乎钱三运的意料。能在胡若曦身边工作自然是他很希望的,但是,他又舍不得离开高山镇,毕竟高山镇的工作局面刚刚打开,很多工作等着他做。而且,他曾在何胜利市长面前表过态,高山镇一日不脱贫,他一日不离开高山镇。

    胡若曦看出了钱三运的踌躇,微笑着说:“三运,是不是不想来县里工作?”

    钱三运说:“胡书记,说实话,我很想在你身边工作,不过,如果离开高山镇,我还有些遗憾,那就是没有能够兑现在何市长面前许下的承诺。高山镇各项工作起色很大,用日新月异这个词语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但是,距离脱贫解困为时尚早。我就怕何市长到时候批评我说话不算话。”

    胡若曦哈哈大笑起来:“三运,你真实诚!领导日理万机,哪会记得你说过的话?不过,你的想法是好的。虽然高山镇暂时还没有脱贫,但毕竟你做了很多基础性的工作,比如大力发展特色种养殖业、旅游业和竹编产业,交通设施建设也有很大的突破,这些工作对于高山镇脱贫解困是至关重要的。你即使离开了高山镇,也照样可以为高山镇的脱贫解困做些工作啊。”

    “好的,胡书记,我听你安排。”

    “你正式来县委办工作还需要几天,这两天将开会研究人事任免事项。”

    “胡书记,刘传坤将被调整到什么样的工作岗位呢?他虽然犯了错误,但是,他的工作能力还是很强的,如果调整到冷门岗位,不利于发挥他的特长。我在想啊,能不能将他调整到财政局、人事局之类的单位担任副职?”

    胡若曦有些惊讶地问:“刘传坤的事情你都知道了?他告诉你了?”

    钱三运点头道:“是的。依我看,他只是犯了男人都会犯的错误,一棍子将他打死,对他来说是不公平的。”

    胡若曦莞尔一笑道:“三运,你这是帮他求情吗?其实,我并不想严惩他,但是,他的爱人坚持要求将他调整到冷门岗位,他又无法做通爱人的工作,只能委屈他了。我昨天和他谈过话了,准备将他调整到宗教局当副局长。”

    “宗教局?以后和尼姑和尚打交道了?”

    “是的,宗教局局长再过两个月就要到龄退休了,到时候,可以将他抹正,我和刘传坤谈过了,他没有什么意见。”

    “如果能将他由副科提拔为正科,也是对他的安慰。”

    “县宗教局目前包括领导之内只有六个人,工作也很清闲,刘传坤到宗教局工作,对他、对他的家庭来说,并不是件坏事。当然,如果他表现出色、家庭稳定,将来还是有机会被委以重任的。”

    “谢谢胡书记的关心,我替刘传坤谢谢你z书记,今天怎么不见了江倩?”

    正是由于两人的特殊关系,钱三运才敢和胡若曦拉家常,如果只是普通的上下级关系,借钱三运十个胆也不敢在县委书记面前乱问乱说。

    “小江今天去市政府办报到了。暂时说是借调,但是,你知道的,作为何市长秘书的女朋友,她正式调走只是时间问题。”

    “胡书记,那你现在没有秘书了?”

    “这几天,小江上班不正常,我也能理解她的心情。她的一些工作都是刘传坤在代做,也算是他站好最好一班岗吧。明天,我的新秘书就要来报到了。”

    “胡书记,新秘书是从哪个单位调过来的?”

    “东河乡政府调来的,叫王春妮。刘传坤物色的,说这个小姑娘不仅文笔好,其他各方面的能力也很出众。”

    “王春妮?”钱三运的脑海中顿时出现了一个长发披肩、明眸皓齿的漂亮姑娘,他曾经有机会追求她,但是,后来被张青林追到了。他不知道,现在王春妮和张青林是否已经分手了。

    “三运,你认识王春妮?”见钱三运惊讶的神色,胡若曦问道。

    “认识,以前我参加了一个小城镇建设培训班,和王春妮是同学。”

    “哦,是这样啊。”

    离开胡书记的办公室,钱三运想去看望刘传坤。在走廊上,他撞见了杭强。

    钱三运在担任县政府办副主任期间,与同是副主任的杭强关系并不好。这次杭强太阳从西边起山,主动和钱三运打了招呼。

    抬手不打笑脸人。既然杭强主动打招呼,钱三运也不好板着脸,微笑着说:“杭主任来县委这边有事?”

    杭强皮笑肉不笑地说:“钱书记,你大概不知道吧,我从县政府办调到县委办了。”

    钱三运说:“那恭喜杭主任。”

    杭强不以为然地说:“这有什么好恭喜的?还是副主任,没有提升。”

    话不投机半句多,钱三运与杭强确实谈不到一块去,他不喜欢杭强这个人,觉得他太虚伪、太阴险。不像刘传坤,虽然毫不掩饰对权力的向往,但是,他是性情中人,是可以结交的。

    刘传坤正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大白天就无精打采,说明他最近心情不好。权力是官场男人的第二生命,即将由领导身边红人到严重边缘化的宗教局副局长,相当于政治生命快走向终点,他哪能开心得起来?

    钱三运敲了敲门,刘传坤有气无力地说:“进来。”

    “刘主任,大白天的在想心事还是回味梦境?”

    听见钱三运的声音,刘传坤慌忙睁开眼,坐正姿势,苦笑道:“钱书记,你别嘲笑我了,我最近比较烦啊。”

    “小情人去了云川,舍不得?”

    刘传坤警惕地看了一眼门外,见没有什么动静,轻声说:“钱书记,说话小声点,如果让外人听到了,就不好了。”

    “刘主任,别紧张,我在进门时,已经观察了周围环境,才会和你说这个。”

    “小江离开了青山,说不想她那是假话,但是,你也知道,我现在哪敢再和她保持亲密关系?蓝蓝知道了,准会和我离婚!我可不想离婚。钱书记有所不知吧?我即将调到县宗教局,专门和尼姑和尚打交道,造化弄人啊!权力没有了,如果老婆也没有了,我就几乎一无所有了。”

    “我听胡书记说了,宗教局局长再过两个月就要退休了,到时候你就可以抹正了。”

    “宗教局就那么几个人,管几座寺庙,就是干一把手局长,又能怎样?不过,还是要感谢胡书记的关心。如果副科升正科,也算是实现了我的一个梦想吧。”

    “对了,刘主任,杭强这次也调到县委办了?”

    “钱书记,你有所不知吧?杭强是新来的县委副书记张义端拐弯抹角的亲戚,他调到县委办后,直接服务张义端副书记。”

    “张书记我不认识,这个人为人怎样?”

    “我看不是什么好鸟,我阅人无数,什么样的人只要打过几次交道,就能知道他的为人。张义端是个笑面虎,乍看平易近人,其实笑里藏刀。钱书记,以后和他打交道可要提防点。”

    “哈哈,他是领导,我是下级,他用得着和我玩阴的吗?不过,还是谢谢你的友情提醒。刘主任,有事先告辞了,以后到了新单位,我为你接风洗尘。”

    刘传坤说:“这就走?到我家坐坐吧,让蓝蓝烧几个菜,我们兄弟俩喝几杯,说不定我还能借此和蓝蓝结束冷战呢。”

    “清官难断家务事,你和安股长的事,我不掺和。我回高山了,下次有空再聊。”

    钱三运下了县委的小楼,驾驶员就在楼下的停车点等他。上了车,没走出县政府大院,看到李银桥迎面走来。

    钱三运让驾驶员停车,摇下车窗玻璃,对着李银桥喊了一声:“银桥。”

    李银桥见是钱三运,停下脚步,欣喜地说:“钱书记,你好。”

    钱三运没有下车,对着车窗说道:“银桥,现在是常务副县长秘书了?”

    李银桥打开车门,钻了进来,说道:“钱书记,我来和你说件事。”

    钱三运心领神会,让驾驶员将车驶出县政府大院,在前面的停车场停下了。

    “钱书记,你知不知道新来的县委副书记张义端是谁?”

    钱三运摇头道:“不知道,听说是从市农业局副局长的位置上平调过来的。”

    “钱书记,我在小城镇建设培训班上,就打听到张青林的爸爸是农业局副局长,妈妈是商人。前天我突然想,新来的副书记是从市农业局副局长任上调过来的,又是姓张,会不会就是张青林的爸爸呢?一打听,坏了,还真是的。”

    钱三运大惊,连忙问道:“消息可靠?”

    “绝对可靠。本来我是想打电话告诉你,刚好看见你,就和你说了。”

    李银桥这个人虽然身材矮小瘦弱,但头脑活络,消息也很灵通,他既然言之凿凿说张义端是张青林的父亲,那一定错不了。

    真是冤家路窄,当初公务员考试时,张青林的家人使用卑鄙手段陷害钱三运,导致笔试面试成绩都是第一的钱三运未能通过考察,而让第二名的张青林顶上。后来在省小城镇建设培训班上,钱三运和李银桥将正在嫖娼的张青林抓了正着,还故意将王春妮也带到抓嫖现场。从此,张青林和钱三运的积怨越来越深。(由于小说写作跨度时间过长,跟读的老读者可能忘了以前章节内容,抓嫖内容详见第189章。)

    “钱书记,我还了解到,张义端和孟青关系很好,两人是省委党校研究生班同学。如果要是让张青林知道,我现在是孟青的秘书,他还不想方设法让孟青吵我鱿鱼?”

    “那倒不会吧,你跟了孟青也有一段时间了,怎么说也有感情,为了这事炒你鱿鱼,我看可能性微乎其微。”

    “但愿如此吧。钱书记,提前和你说了,如果我被孟青炒了,我就当你秘书。”

    钱三运笑道:“镇党委书记哪有秘书?再说了,我不久后就要调到县委办工作了。”

    “钱书记,调任县委办主任?”

    “是的,不过,在文件没下发之前,你可不要到处说,影响不好。”

    “放心吧,钱书记,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我心里很清楚。如果我在县政府办这边混不下去了,到时候我跟着你混。”

    钱三运没有正面回答李银桥的问题,而是问:“银桥,你知道张青林和王春妮现在是什么情况?”

    “我听陈佳佳说,他们早就分手了。李银桥春节期间已经和另外一个女孩结婚了。”

    “他们为什么分手呢?”

    “听陈佳佳说,抓嫖事件后,王春妮原谅了张青林,但是后来,可能是张青林见异思迁吧,也有可能是其他原因,两人分手了。”

    “这种事是个人**,除非是推心置腹的朋友,局外人是很难知道真相的。银桥,现在和陈佳佳进展如何?”

    “陈佳佳对我感觉还不错,但是,她的父母亲并不同意我们相处,说我长得不帅。长得不帅怎么啦?他们的女儿长得也不漂亮!两情相悦才是最重要的。”

    “多让陈佳佳做她父母亲的思想工作,一旦成了陈家的乘龙快婿,你的仕途之路就是坐上火箭,也用不着担心孟青炒你鱿鱼。”

    “钱书记,不瞒你说,我开始追陈佳佳时就像你所说的,看重的是她的家庭背景;但从与她的相处中,觉得她的长相虽然一般,但心地善良,也很可爱,更重要的是,她没有那种‘官二代’的通病:霸气、娇气、傲气,我现在发现自己是真的喜欢她了!我决定,找个机会,将生米煮成熟饭,看她父母亲不求着让我娶她!”

    钱三运心中笑道,就你们俩极不相称的体重,除非她自愿,否则,想通过用强的方式占有她,成功概率太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