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8章
    ,!

    代县长周海洋因为苏启顺的事怪罪钱三运,县委副书记张义端是仇敌张青林的父亲,胡若曦书记的新秘书王春妮又是张青林的前男友,那次抓嫖王春妮对钱三运耿耿于怀。想到这些,钱三运不禁一阵苦笑,以后日子恐怕很难太平了。

    回到镇里,刚进办公室,一个农民打扮的老头怯生生地敲门进来了。

    “请问是钱书记吗?”老头显然有些拘谨,办公室门口挂着标牌“镇党委书记办公室”,坐在办公桌旁批阅文件的不是钱三运,还能是谁?

    “是的,我就是,请问你是——”

    “我是盆形村小学校长姚世兵。”

    “姚校长,你好,请坐。”钱三运站了起来,很客气地招呼姚世兵在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钱书记,你是高山镇人民真诚拥戴的好书记,自来到高山镇后,干了很多好事、实事,老百姓都一一记在心上。老百姓都说你是高山镇有史以来最肯为老百姓办实事、办好事的好干部。”

    姚校长一看就是憨厚老实人,他的称赞是有感而发,而不是刻意的吹捧。钱三运不禁感叹,金杯银杯不如百姓的口碑,老百姓都是很纯朴的,眼睛是雪亮的,当官的哪怕为他们做了一点点实事、好事,他们都会记在心上。

    钱三运很清楚,姚校长来镇里找他,应该是有事相求,可是,按照管理权限,如果有什么想法和要求,应该向镇教委提,而不是越级找镇党委书记。

    钱三运微笑着说:“俗话说,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我作为镇党委书记,为老百姓做一些实事、好事,是职责所在,是理所当然的。感谢高山镇百姓能给予我这么高的评价,真的是受之有愧!姚校长,你这次找我,应该不止是表扬我吧?”

    姚世兵说:“钱书记,今天来你这儿,就是希望你能抽出宝贵时间去趟我们盆形村小学,看看孩子们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上学的?”

    钱三运皱眉道:“姚校长,听你的意思,盆形村小学教学条件很差?看来我是失职了!说实话,我来高山镇任职后,全镇所有的村都去过,但是,并不是每所学校都去过。现在刚好有空,我陪你去趟盆形村小学。”

    钱三运当即打电话给副镇长吴克标,让他一道去盆形村小学。吴克标当选副镇长后,分管文教卫。

    盆形村是高山镇最偏僻的村之一,距离镇街道有二十多公里,道路是石子路,由于年久失修,路面坑坑洼洼的。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是这条道路的真实写照。

    青山县是国家级贫困县,高山镇是贫困乡镇,虽然用扶贫专项资金拓宽改造了镇街道到桃花村、磬石山村的道路,镇街道到竹林村的道路已经纳入村村通计划,但是,还有好几个村交通状况较差。改善村级道路状况任重而道远。

    盆形村小学位于半山腰上,车子并不能直接到达小学。从村部步行到村小学,需要二十多分钟。

    盆形村百姓住房以瓦房、草房偏多,楼房很少,可以看出,这个村整体上处于贫困状态。

    钱三运担任镇长、镇党委书记以来,将在桃花村试点的发展特色种养殖业推广到全镇,并出台多条激励措施。盆形村也有不少种养殖户享受到镇里的资金和政策扶持。

    看到村小学的极其简陋的办学条件,钱三运深深震惊了,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居然还有这么差的校舍:围墙大半已经倒塌,倒塌处用树枝和碎砖瓦将校园与外面隔开;操场不仅面积小,还不平整,一些孩子正在老师的带领下做广播体操,一个小录音机正在播放体操录音带,唯一的体育设施是一个水泥堆砌的乒乓球台;有五六间破旧的瓦房用作教室,教室的墙面脱落严重,还有不少裂痕,看起来让人触目惊心,屋顶上通通亮,下雨时需要用脸盆接水。这样的校舍不用鉴定就可以知道是危房。

    老师们没有宿舍,没有食堂,他们的家都在村里,早出晚归,中午啃馒头充饥。

    钱三运心情非常沉重,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可是,在他眼皮底下,竟然还有教学条件如此差的学校,最关键的问题是,要不是姚校长主动要他来看看,他根本就不知情。

    钱三运陷入深深的自责中,自己作为镇里一把手,对于教育关心不够,不仅很少去学校检查工作,连听汇报的次数都极少。姚校长虽然从头到尾都是说表扬他的话,但是,让他过来看现场,本身就有批评镇政府的含义。

    “姚校长,你们学校有多少师生?”钱三运问道。

    “老师4个,小学共有5个班级,共一百二十名学生。”

    “五个班级只有四名老师,老师工作量确实很大。老师们工资待遇怎么样?”

    “钱书记,只有我和另外一位杨老师是公办教师,其他两名老师都是代课教师,山区交通不便,老师们都不愿意过来。我们公办教师待遇高些,代课教师工资很低的。”

    “姚校长,学校教学条件这么差,教室还是危房,以前你们有没有向镇教委、镇政府汇报此事?”

    “当然汇报了,可是,每次不是说资金有困难,就说研究研究,以后就没有下文了。偶尔也会拨个一千两千的,但这点钱根本就是杯水车薪。不瞒你说,这几年,我们老师还自掏腰包维修校舍,当然,我们老师收入本身就不高,还要养家糊口,也不可能投入太多的钱。”

    “姚校长,附近最近的村小学离这里有多远?”

    “最近的应该是竹林村小学,距离这里大概有**里路。现在有的地方搞教育布局调整,撤并农村中小学,集中力量办学,但是,这在我们盆形村实行起来难度很大。我们盆形村是典型的山区村落,地广人稀,生源比较分散,如果将我们学校撤并到竹林小学,孩子们上学会非常不便。你想想看,一二年级的孩子才七八岁,让他们走**里的山路到竹林小学就读,不仅走不动,安全问题也是一个大问题。山里经常有野兽出没,万一遇到坏人,那就麻烦大了。”

    钱三运点头道:“农村中小学教育布局调整,应该因地制宜,不能搞一刀切,在交通状况没有明显改善、社会治安问题没有根本解决的前提下,贸然实施学校合并,后患无穷。最根本的方法还是要加大教育投入,另外,要出台各种措施鼓励老师去农村中小学任教、支教。”

    钱三运顿了顿,接着说:“姚校长,盆形村小学校舍不能再用了,一日也不行!万一校舍倒塌,伤了孩子们,责任就大了!”

    姚世兵为难地说:“可是,钱书记,如果不在这里上课,我们又在哪里上课?记得在前年,校舍没有维修加固前,我们晴天就让孩子们将课桌椅搬到操场上上课,下雨就让孩子们放假。”

    “这哪行呢?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孩子们怎么能安心学习?我看盆形村村部办公条件就很不错,五六间大瓦屋,这样吧,在新校舍没有建成之前,让孩子们全部到村部上课。”

    “钱书记,那村干部去哪上班?”

    “姚校长,孩子上学是大事,村干部上班再重要,抵得上孩子们的上学?这么多年,在村干部的眼皮底下,小学校舍条件这么差,他们不闻不问,难道他们就没有一点责任?我当镇长、镇党委书记也有半年多时间,从来就没有听过村干部向我汇报这个问题!走,我们现在就去村部,让他们今天就腾地方!”

    钱三运到了村部,阴沉着脸,村两委一班人心里直发怵。他们心里清楚,这个钱书记虽然很年轻,但是能耐很大,权威很大,威望也很高。钱书记如果将村干部免职,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村干部虽然工资不高,但实惠不小。好不容易挤进了村干部队伍,哪个愿意出去?

    钱三运一脸严肃地说:“我刚才去了盆形村小学,学校的教学条件让人触目惊心,校舍是随时都可能倒塌的危房。你们作为村干部,对这么重要的问题视而不见,是严重的失职!”

    村长战战兢兢地说:“钱书记,我们其实早就知道校舍是危房,但我们村集体经济收入有限,实在没有太多的钱翻新校舍。在你没来高山镇任职之前,我们也多次向镇党委政府主要负责人汇报了此事,但几乎没有效果。镇主要领导要么说镇里财政困难,没钱建新校舍,要么打太极,说研究研究。到了后来,我们不再提此事了,因为提了也是白提。”

    “照你这么说,我是错怪你们了?”钱三运舒缓了说话的语气,转而问姚世兵,“是这样的吗?”

    姚世兵点头道:“情况属实,去年有一次我和村长去了镇里,当时找了镇长方大同,方大同说镇里没钱。前年我和村书记找了胡业山书记,胡书记说研究研究,等他调离高山镇,也没研究出一个结果来。”

    钱三运心中想,方大同就是一个碌碌无为、能力欠缺的庸官,胡业山虽然有能力,但心思都用在玩女人身上。但是,就是这样的人,一个被提拔为县委常委,一个被任命为副县长。

    钱三运有些后悔,不该帮胡业山这样品德不高的人说话。不过,转念一想,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胡业山自从当上县卫生局局长后,帮了不少忙。当上副县长后,肯定还有很多事要求他帮忙。

    在官场上,很多领导提拔干部,主要不是看他的能力有多强,品德有多好,在百姓心目中的威望有多高,而是看他是不是自己的人。一朝天子一朝臣,每个人都热衷于提拔自己的亲信,自己的人用起来既顺手又放心。

    钱三运说:“过去的事谁是谁非,我也不想再追究了。现在,我决定,在新校舍没有建成之前,村部搬出去,另找地方办公,村小学整体搬到村部上课。”

    钱三运一言九鼎,村干部如果和他抬杠,那是不识时务。村长当即表态:“我们村部今天就搬走,我家房子就在附近村庄,房间多,腾出两间给村部临时办公,并且,我们将积极协助镇里做好小学校舍兴建工程。”

    “好,村长识大局、顾大体,值得称赞。”钱三运将目光转向副镇长吴克标,“吴镇长,你尽快将全镇中小学的校舍状况摸排一下,我计划明天下午召开会议,专题研究这个问题。”

    “好的,钱书记,我下午就安排人检查所有的校舍状况,明天上午报结果。”

    离开村部前,钱三运再三叮嘱村干部,一定要在今天将村部搬出去,明天协助村小学搬进来。

    在回去的路上,钱三运心情很沉重地说:“克标,镇里这些年,每年的招待费和包车费都是上百万,却舍不得投钱改善农村中小学的办学条件,看了盆形村那摇摇欲坠的校舍,真的感到很寒心啊。”

    吴克标说:“是啊,我看了也很心酸,农村孩子真不容易。钱书记,在你的领导下,我相信这种状况很快就有改观的。”

    钱三运不无伤感地说:“克标,改善农村中小学办学条件,也许是我在高山镇党委书记任上为百姓做的最后一件实事了!”

    吴克标一惊,连忙问道:“钱书记,难道你很快就要调走了?”

    “是的,胡书记已经找我谈话了,说要调我任县委办主任。”

    “钱书记,那恭喜你啊。县委办主任可是一个人人向往的好职位。这个职位虽然不太容易出政绩,但由于经常和各级领导打交道,获得提拔的机会也很多。最近这么多年,县委办主任都提拔为县委常委。”

    钱三运道:“克标,说真的,我没有想过提拔这些事。当官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民做事。可是,有很多人,当官的目的不是为民做事,而是为了自己的私利。克标,你现在是副科级领导干部了,不要一心想着如何升任,而是要想办法实实在在为百姓做一点好事、实事。在现行体制下,你干得好不一定能获得提拔,但是,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你做了一点事,群众都会记在心上的,也会打心底感谢你的。”

    (最近由于身体不适,明天请假一天,5月1日0:15准时恢复更新,感谢读者朋友们的一路陪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