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0章
    ,!

    叶倾城说:“三运,对不起,吴国庆策划这出戏,我一点也不知情。当他单膝跪地的时候,我都懵了,还以为自己身处梦中。”

    钱三运说:“倾城,你知道吗?当吴国庆突然抱起你的身子旋转的时候,我整个人也天旋地转起来。”

    “三运,真的对不起。当我意识到那不是梦,而是现实时,我想拒绝他,可是又不忍心。我并不爱他,但他偏偏对我一往情深。”

    “倾城,你当时不会是被他的深情告白打动了,所以才不想拒绝吧?”

    “三运,我也不想骗你,他深情告白的时候,我是有那么一丝感动。但是,你是知道的,我并不爱他,以前他曾经多次向我表白,我都没有接受他,这次我怎么会接受他?吴国庆爱我爱得癫狂,那天我如果断然拒绝,他也许会走极端的。”

    “爱情不能强求,强扭的瓜不甜,吴国庆难道不懂?”

    “有时候,我也很害怕他的这种近乎偏执的爱。有一次,他对我说,他今生非我不娶。我说,天涯何处无芳草,你又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他竟然笑着说,倾城,如果我得不到你,也不会让别人得到你的。我当时质问他是什么意思,他说是开玩笑的。三运,我看他并不是随口说说而已,而是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

    钱三运也震惊不已。吴国庆的这番话不像是开玩笑,如果真的有这种想法,那就太可怕了。这世上有这种想法的人并不止吴国庆一个,新闻上也经常披露由这种想法而导致的恶性案件。如果吴国庆走极端,那么……钱三运不敢往下想了。

    钱三运这才感到,自己是错怪叶倾城了。叶莺莺分析得一点没错,叶倾城之所以没有当场拒绝吴国庆的求爱,一方面是她不忍心,另一方面也是她不敢拒绝。

    “三运,怎么不说话了?我知道我那天的表现让你很心碎,真的对不起。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是爱你的。今生今世,我只爱你一个人,任何人也别想将我从你的身边抢走。”

    “倾城,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我错怪你了,你也有苦衷。”

    全镇中小学校舍摸排工作结束,经统计,全镇共有两所村小学校舍是危房,三所小学校舍虽然不是危房,但需要维修加固。

    钱三运召开会议,专题研究这一事项。会议开得很顺利,经集体研究,镇里拨出专项资金,对两所校舍是危房的小学进行重建,对另三所小学校舍加固维修。

    会议要求,要本着特事特办的原则,简化手续,倒排工期,力争在新学期开学前,两所学校的孩子们能在宽敞明亮的教室上课。会议强调,要确保工程质量,绝对不能出现豆腐渣工程,只有经过权威的第三方质量检测验收合格后,才能拨付全部工程款项。

    自从去年钱三运启动引税工作以来,镇财力不济的状况得到明显改善。此外,镇里出台了控制招待费、包车费的办法,镇里这两项支出大幅度减少。开源节流,镇里才有足够的财力进行农村小学校舍兴建和加固维修。

    两天后,高山镇召开镇村干部会议,宣布县委关于高山镇主要领导的人事调整事项。东河乡党委书记胡东升任高山镇党委书记,钱三运不再担任高山镇党委书记职务。

    同时,从刘传坤那里得到消息,他已经到县宗教局任副局长了。刘传坤自我解嘲地说,钱主任,青山县有几座有名的寺庙,下次我陪你一道去看看。

    离开高山镇前夕,钱三运打了个电话给梁诗韵。对于钱三运的调离,梁诗韵感到很惊讶,语气当中流露出淡淡的忧伤。她说:“钱书记,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调走了。当初选择来高山镇任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你在高山镇,现在你走了,我一个人在高山镇,心里很失落。钱书记,想办法将我也带走吧。”

    钱三运安慰道:“诗韵,我会想办法让你尽快返城的。”

    梁诗韵问:“钱书记,尽快是多久啊?”

    钱三运打趣道:“也许是今年,也许是明年,也许是三年五载,主要看你表现了。”

    梁诗韵一愣,说道:“看我表现?你这算是一种暗示吗?钱书记,你帮我疏通疏通关系,打点关系需要花钱,你直说,我会给你的。这几个月,每日早出晚归,不仅太累,又照顾不了丈夫和儿子,真是苦不堪言啊。”

    钱三运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诗韵,我不要你给我钱,我只要你。”

    梁诗韵一狠心,说道:“钱书记,你想要我,我就给你,你说,什么时候要?”

    钱三运无言以对,他实在没有想到梁诗韵竟然说出这番话,也许,她太渴望调回县城了。

    梁诗韵说:“钱书记,怎么不说话了?”

    钱三运说:“诗韵,我不知道说什么。等我县委办那边的工作稳定后,我就想办法将你调到县城。”

    “那你不要我了?”

    “这个时候要你有种趁火打劫的感觉,又像是一种**裸的交易。这事以后再说吧。”

    “趁我现在没改变主意,你还有机会,也许,你将我调回县城,我又改变主意了。”

    “不怕,反正你迟早是我的,我有这个信心。”

    这下轮到梁诗韵无言以对了。

    钱三运办理完交接手续,镇里举办了一扯送宴,欢迎胡东升调到高山镇,送别钱三运去县委办。

    欢送宴上,气氛很热烈,机关干部轮番向钱三运敬酒。钱三运是性情中人,喝了不少酒,还好,没有现场直播。

    离开高山镇那天是周五,按照胡若曦要求,钱三运在下周一正式到县委办报到。作为县委办主任,其实是没有真正的休息日的。胡若曦的这种安排,其实是关心钱三运,好让他在繁忙的工作即将到来之前,能够放松两天。

    正在钱三运琢磨周六周日如何度过时,赵一佳给钱三运打来了电话,说她明天上午有空,可以和他谈代言事宜。过了明天上午,恐怕又要等好几天了。

    钱三运心中想,名人就是名人,时间紧凑,也很任性,现在已是周五晚上,明天上午见面,对于还在青山县的他来说,的确有些仓促。还好,他明天有空,要不然,这次见面要黄了。

    钱三运和赵一佳商量了见面时间和地点,最终确定时间是上午十点,见面地点是江州一家很有特色的茶楼——湖隐茶楼。

    钱三运将与赵一佳见面的事,第一时间告诉了叶莺莺。叶莺莺很欣喜,赵一佳是她喜欢的主持人,《快乐大赢家》是她最爱看的综艺节目,即使不考虑代言事宜能否谈得顺利,就是能见到心仪的主持人,也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

    周六,钱三运起了个大早,他要搭乘早班车去江州。即将见到知性美女赵一佳,他心中有些小激动。

    湖隐茶楼在翡翠湖畔。钱三运虽然没有去过,但是,他以前散步时路过此地,对其位置还是了然如胸的。

    到达翡翠湖畔不到九点,时间还早,钱三运决定先在湖畔附近溜达溜达。

    湖畔不远处有座不大的广场,由于是周末,人气很旺。跳舞的、打太极拳的、唱歌的,很是热闹。

    广场的一角,一个身有残疾的侏儒坐在带有滚轮的平板车上,手拿麦克风,就着一台破旧的音响大声唱着《男儿当自强》,歌声并不动听,还有些走调,但是他很投入。他面前放着一个破旧的脸盆,里面零零落落放着路人的施舍。在城市的各个角落,随处可见这样的卖艺人,只是像这样的歌手并不多见。他本来就是一个侏儒,又身有残疾,老天爷似乎对他极不公平,为他关掉一扇门后,又残忍地关掉窗户。

    钱三运站在广场上,听着侏儒歌手不算精彩的演唱:誓奋发自强,做好汉,做个好汉子,每天要自强……

    这歌声感动了钱三运,他从兜中掏出一张一百元的钞票,弯下腰,轻轻地放在侏儒歌手面前的脸盆里。侏儒歌手激动万分,在歌声的间歇连声道谢。几个围观的男女青年张大嘴巴,惊叫道:“土豪!太有钱了,出手就是一百!”

    钱三运一声不响地离开了广场,背后仍然有几个人对他指指戳戳:“这年轻人不是‘官二代’就是‘富二代’,你看他出手多阔绰,一下子就给了一百元!一百元啊,在物价上涨这么厉害的今天,还是能买一大堆零食或蔬菜的!”

    在公路一侧的斑马线旁,一大堆行人聚拢在一起,围成了一个椭圆形。又有什么把戏呢?

    钱三运下意识地瞟了一眼,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瘫倒在地上,面色苍白,像是晕倒了。

    路人都在看热闹,却没有一个人出手相助,甚至不敢靠近老人。当然,这并不能怪罪于路人的麻木不仁,怪只能怪某些人的恩将仇报泯灭了社会那点仅存的善良和正义,报纸、网络上隔三差五就出现路人救助跌倒或者晕倒的老人反遭讹诈的新闻,本来就爱明哲保身的人们更不愿意平白无故惹出事端来。

    救人还是不救?钱三运难免有些纠结。当然,他的纠结并不是怕讹诈,其实,众目睽睽之下,老人即使讹诈,他也不会害怕。他担心的只是不明白老人得了什么急病,以前在报纸上看过,在此情况下如果不问青红皂白的救人,又没有专业知识,可能会适得其反的。

    钱三运走到老人的身边,蹲下身子,看见老人浑身抽搐,意识已经不是很清楚了。时间紧急,如果拖延下去,老人会有生命危险的。他不再犹豫,用力抱起了老人。

    围观的人群一下子散开了一个豁口,钱三运拦停了一辆的士,将老人抱上了车。

    “师傅,去省立医院!”钱三运急切地对出租车师傅说。

    省立医院是江州市规模最大的医院之一,距离老人跌倒的地方也是最近,街上人来人往,车子走走停停。

    老人意识模糊,不能开口说话。钱三运的手触摸到了老人口袋里一个**的东西,是一部手机。钱三运拿出老人的手机,搜索通讯录中的号码。号码并不多,大都没有名字,而是记着诸如“大儿子”、“二女儿”、“孙女儿”之类的称呼。

    钱三运拨通了几个电话,但好说歹说,对方就是不相信,认为他是骗子。

    钱三运火了:“我现在是用你爸爸的手机打的,你手机难道没有来电显示吗?”

    不料对方答道:“也许是我爸爸手机丢了,被你捡到了;更何况,现在有个来电号码任意选软件,你想用什么号码打给我也行!酗子,你不要再骗人了,这种骗局太小儿科了!我爸爸身体好得很呢,怎么会突发疾病?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等下你就开口和我谈钱了。这样吧,你让我爸爸和我说话,如果我听到他的声音,我就相信你!”

    钱三运哭笑不得:“你爸爸要是能开口说话,我还用打电话给你们吗?”

    对方竟然将电话挂断了,当钱三运重拨时,对方直接拒接了。

    “酗子,这老人不是你的亲人啊?”出租车师傅扭过头,瞟了一眼,问道。

    “老人晕倒在大街上,无人搀扶,甚至没有人打急救电话,我好心救他,不料他的子女认为我是骗子,真郁闷!”

    “这也不能怪他的子女啊,怪就怪现在骗子太多了!”

    “师傅,能不能再快点?你看这老人病情严重,再不快点,恐怕会有生命危险的!”钱三运催促道。他一来担心老人的安危,二来担心与赵一佳见面迟到。

    出租车司机很无奈地说:“酗子,没有办法呀,我也希望车子更快些呀。”

    然而,让出租车司机和钱三运都意想不到的是,前面好像发现了交通事故,堵车了。

    “酗子,真不好意思,堵车了,估计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我看你还是抱老人去省立医院吧,这儿离省立医院也就一站多的路程,穿过前面的马路,转个弯就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